<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6章 帝王的野心!(2)
        我已经是惊得说不出话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愕然地看着他。

         我擦,这还是齐晟吗?不会是言情男主附体了吧?

         齐晟看我这副模样,轻轻地嗤笑了一声,问我道:“怎么了?吓住了?难不成还以为只你一个会做戏?”

         我愣怔了片刻,这才由衷地赞叹道:“皇上果然非凡人,佩服,佩服,臣妾佩服。”

         齐晟讥诮地挑了挑嘴角,别过了视线。

         我不由得感叹,这男人下了床智商果然是提高不少啊。当然,我也要自我检讨,自己演技还是太过生涩,还需日后磨练,回头还应向绿篱、写意两个学一学哭戏,适当时候也可以向影帝同志讨教一下技巧。

         身旁的齐晟再没说话,只撩开了一侧的车帘,静静地看着车外愣神。

         福缘寺建翠山半腰处,已有四百余年的历史,香火一直十分鼎盛。马车上山不便,在山脚下便停了下来,齐晟先下了车,极好心的回身扶了我一把,然后便带着我随着上香的人群一同往山上走。

         我觉得拜佛这件事吧,心诚不诚先放一边,这礼数绝对都得到了。于是进了寺不管三七二十一,见佛像就拜,生怕再把哪个菩萨给漏下了没拜到。

         齐晟见我在佛前求得虔诚,偶尔也会随着我拜上一拜。

         拜到观世音菩萨座前的时候,身边齐晟嘴里也是低低地念念有词,我实在没忍住,便转头问他道:“你求什么?”

         齐晟双目微垂,模样十分虔诚,答道:“求我身侧之人与我所求相同。”

         这话有点绕,我咂摸了一下才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就觉得有些心虚,忙转过身去冲着观世音菩萨又拜了拜,暗暗祷祝道:菩萨,这事上您一定得向西方的同行多学习学习,也讲究一个女士优先。

         就这样见菩萨就拜,磕头磕到后面,我已是有些头晕脑胀起来,待拜完了普贤菩萨出来时,若不是齐晟从旁边拽了一把,我差点就要撞上了那殿门。

         齐晟微微皱着眉看我,问:“怎么回事?”

         我想了想,答道:“许是刚才心不诚,再回去拜一拜吧。”

         说完便又回身跪倒在蒲团上,认认真真地磕了三个头。

         齐晟终于不耐烦了,一把将我扯了起来,二话不说就拉着我出了佛殿。

         我琢磨着,这小子估计是又哪根筋抽了,索性也不问,只闭着嘴随着他走,不一会的功夫就绕出了寺院,进了后山。

         齐晟这才把步子放慢下来,却没松开我的手,只拉着我沿着山间石径慢步缓行。可即便走得这样慢,写意与做了小厮打扮的小内侍两人还是被落在了后面。那些在暗中保护的侍卫更是不用说了,基本上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了。

         我隐约明白过来,齐晟这厮是往这来和我约会来了。

         约会这事我以前倒是是经常做的,什么时候牵手,什么时候搂腰,早都熟门熟路了,眼下性别虽然变了,也不过是变攻为守罢了,不算什么难事。只是齐晟这厮心思太过深沉,从不做无用之功,他今天忽地这样反常,却叫我心中有些不安起来。

         别不是还有什么坑在前面等着我呢吧?

         这样一想,我更是紧张起来,哪里还有什么心思看风景,只用眼角余光瞥着齐晟,留心着他的一举一动。

         齐晟一路走着,一面随意地和我讲着某棵树是谁种的啊,某个石棋盘是谁用过的啊,某个石刻是谁留的啊……

         我跟着一道小心应对着,觉得齐晟句句话里都别有深意。

         又走了一会儿,齐晟忽地停下了,转身静静看我片刻,低低地叹了口气,说道:“回去吧。”

         我终于大松了口气,忙点头道:“好啊,好啊。”

         正要转头回去呢,却又忽听得前面传来一阵女子清朗的笑声,抬眼看了过去,就见几个打扮贵气的年轻女子被人簇拥着从山上下来了。

         待朝阳郡主那张明媚的小脸从人群中露出来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挖坑的终于来了。

         这个小美女,虽然与我接触不多,但是我对她却是印象深刻。

         第一次是在大前年元宵节家宴上,她美其名曰约我去看花灯,结果却领着我湖边小树林去捉奸去了,下场是那夜之后我被齐晟禁足三个月,宫中人人传说太子妃红衣撞邪。

         第二次是前年前往避暑行宫的途中,她将我从马车里糊弄出来瞧春光,结果却是带到了茅厕君面前,一番试探之后,茅厕君终于认定我是个假货,于是宛江之上,齐晟与茅厕君一番斗法,我差点被人在宛江里煮了饺子。

         这一次见面,小美女脸上先是闪过了意外和惊讶,紧接着,又灿烂地笑了。

         她这一笑不要紧,我只觉得周身一阵小风飕飕刮过,连带着头顶的太阳都失去了热度。

         我低声问齐晟:“你约来的?”

         齐晟微微摇了摇头,松开了牵着我的手。

         朝阳郡主抛下了那几个同行的少女,独自一人向着我与齐晟欢快地跑了过来。

         我眼角余光就看到四周一下子多出好几个身影来,不露痕迹地向着齐晟四周围了过来。

         齐晟微微抬了抬手,那些身影顿了顿,眨眼间就又消失在四下里了。

         我正惊叹这帮子暗卫如影如魅的身手呢,朝阳郡主已经是跑到了跟前,潦草地向着我和齐晟行了个礼,笑嘻嘻地问道:“三哥,三嫂,你们也来游玩吗?”

         齐晟在兄弟中排行老三,早年还是太子时,茅厕君也会偶尔叫他三哥,不过自从齐晟登基之后,他就已经跳出了兄弟们的排行,于是,就再没人敢叫他三哥了。

         朝阳郡主此刻这样称呼,说明两个问题:第一,这丫头脑筋活络,一看我与齐晟的打扮便知道我们两人私下里出来的,自然不愿意叫人识破了身份。第二,这丫头脸皮子也够厚的了,不管双方关系怎样,口头上是一定要亲热的。

         齐晟负着手,略略点了点头。

         朝阳郡主又笑着向我看了过来,撒娇一般地说道:“好些日子不曾见过三嫂了,三嫂也不邀我去玩,小侄女满月的时候我送的礼三嫂看到了吗?可是喜欢。”然后不等我开口,又上来抱住了我一只胳膊,笑道:“好容易在外面遇到了嫂嫂,不能轻易放过了。福缘寺里的素斋有名,我和一些朋友正打算去尝尝呢,好嫂嫂,你和我们一起去吧!”

         这样说着,手却在暗处悄悄地捏了捏我的手臂。

         我十分无语,暗道你挖坑就挖坑吧,为什么还要当着齐晟的面挖呢?这么巧合的相遇,这么不合礼的相邀……你坑挖得老大,又不带盖,就差在坑的四周竖上“此处有坑”的标示了,你叫我怎么去跳这个坑?

         我就有这跳坑的心也没这跳坑的胆啊!

         我赶紧挣脱了朝阳郡主的手,又往齐晟身边靠了一步,借此表明自己此刻坚定的立场,然后就抬头看着齐晟,等着他的反应。

         齐晟淡然地笑了笑,替我拒绝道:“家中有些事,你嫂嫂得同我一起回去。”

         朝阳郡主听了有些失望,往下拉了拉嘴角,但又很快乐和起来,巧笑着说道:“过几****去给老祖宗问安,到时候我再去看嫂嫂吧,三哥不会拦着我吧?”

         齐晟这回只弯了弯嘴角,连话都没答。

         朝阳郡主自己也觉得有些无趣起来,不过还是笑着扯了几句闲话,撒了两句娇,这才辞了我们走了。与她同来的那几个少女一直在远处等着,虽都做着看风景的模样,不过却不时地往这边瞄上一眼。朝阳回去了也不知道与那几个小丫头说了些什么,她们就都向我们这边瞧了过来,还有人用帕子捂着嘴笑了起来。

         齐晟视而不见,淡定地牵起了我的手,拉着我沿着另外一条山路往山下走去。

         待走出了几十米,绕过了两个弯,朝阳郡主那伙子人早就看不到了,我这才拽了拽齐晟,问道:“怎么会这么巧?”

         齐晟回身看向我,说道:“老九想见你,若是不出意外,他此刻也在这山中。”

         简简单单一句话,却惊得我差点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我和齐晟私服游翠山,这要传出去顶多算是个帝后情深的佳话,但若是我和茅厕君在这被人逮住了,那可就不是约会,成幽会了。

         见我惊讶,齐晟反而是笑了,问道:“你可想见他?”

         说实话,我是真想私下里见见茅厕君,毕竟有些话是没法叫人来传的,只能我们两个见了面才能说。

         不过我还没活够,当着齐晟的面,打死我都不会说自己相见茅厕君。

         我镇定地摇了摇头,很坚定地说道:“不想见。”

         齐晟笑了笑,转身又走。

         我在后面站了片刻,才又追了上去,叫道:“哎?”

         齐晟停了下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