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章 称职的好皇后!(2)
        江氏噎了一下,不冷不热地答道:“回皇后娘娘的话,我姓苏。”

         姓苏?这么说是改随母姓了。

         我抬眼细看江氏,见她身材虽然平板如昔,可面色却比上次见时红润不少,此刻虽做宫女打扮,却也是神态自若,不卑不亢,颇有大将之风。

         弱女做得,王妃做得,宫女也做得,这也算是个复合型人才了。

         我有意邀她进后宫发展,便试探地问她道:“苏姑娘在这里待得可习惯?”

         江氏唇角微勾,“有什么惯不惯的,皇上叫我在哪里,我就在哪里罢了。”

         三句话不到就把齐晟抬了出来,生怕我不知道她与齐晟之间关系似的。

         我叹了口气,真情实意地劝她说道:“映月,你这样没名没分地跟着他不是长久之计,跟着我回后宫吧,太皇太后和太后那里有我去挡,总能给你一个名分的。”

         江氏看我片刻,却是讥诮地笑了,说道:“皇后娘娘,有名有份又能怎样?困在后宫尺方的天地里,与其他女子争宠,每日里盼着他的临幸,成为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吗?谢皇后娘娘好意,映月不愿意。”

         果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啊!

         我无语,看她也不像是能心平气和与我说话的样子,索性也不和她费这个口舌了。

         又坐了片刻,写意从外面进来,先瞥了江氏一眼,这才凑到我耳边说道:“皇上和那几位大人都用了粥,奴婢帮着送进去的,看样子像是也快散了。依奴婢看,娘娘不如这个时候过去,也好与那几位大人碰个面。”

         写意说完了,还冲我挤了挤眼睛。

         我非常认同的她这话,做好事不留名的时代还没到来呢,再说我又没有写日记的习惯。我点了点头,再顾不上理会江氏,忙带着写意起身出去。

         写意掐的时间刚刚好,我这里刚走到正殿门口,就看见那几位朝臣从殿内鱼贯着出来。我忙停下了步子,往旁边让了让,然后端着第一夫人的范,微笑着看向他们。

         走在最当头的是当朝宰相,后面还跟着一串子的尚书,这伙子人刚喝了我这个皇后送来的粥,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忙都上前来给我行礼。

         我赶紧免了他们的礼,又关切地问了他们几句闲话,这才叫他们下去了。

         茅厕君比他们晚了片刻,最后一个从里面出来,眉宇间带着淡淡的笑意,温声唤道:“皇嫂。”

         多日不见,茅厕君依然玉树临风,风采如旧。

         我有心与他说上两句,可碍于周围眼线太多,只好略略地点了点头,说道:“楚王殿下辛苦了。”

         茅厕君微微欠了欠身,答道:“职责所在,臣弟不敢妄称辛苦。”

         我顿了顿,又问道:“好些时日不曾见过杨严了,他可还在盛都?”

         茅厕君的嘴角便有些上扬,“还在,他一直想着要进宫探望皇嫂,说是早前皇嫂吩咐他找的东西已经寻到了……”

         他正说着,早前进去的那个小内侍已是在门口唤道:“娘娘,皇上请您进去。”

         茅厕君便停下了话,冲我笑了笑,又拱了拱手,这才转身离去了。

         我整理了一下心绪,跟着那小内侍进了殿。

         殿内侍立的人极少,齐晟正坐在御案后翻看着奏折,听到我进来只撩了撩眼皮,然后就又把视线放到了手中的奏折上,淡淡问道:“粥是你熬的?”

         我微微一愣,顿时明白过来写意为了给我买好,定是将那粥描述成了皇后亲手熬制的。我忙点了点头,答道:“是。”

         齐晟又说道:“太甜腻了,下次少放些糖。”

         下次?我这里还发愣呢,齐晟那里却是抬眼向我看了过来,问道:“有事?”

         我这才回过神来,“……没事。”

         于是,齐晟复又低下头去了。

         我瞧他看得这样专注,又觉得自己站这也挺尴尬的,便又说道:“皇上忙吧,臣妾先回去了。”

         齐晟头也没抬,只不冷不热地“嗯”了一声。

         我忙转了身往外走,临出门时又听得齐晟突然说道:“云西正在用兵,国库紧张,皇后看着把后宫的用度裁减一下,以做国民表率。”

         我怔了下,回过身对着他恭顺地应了一声“是”,这才走了。

         待出了大明宫,一直紧跟在我身后的写意忽地几步蹿了上来,难掩兴奋地叫道:“娘娘,娘娘,皇上叫您明日再来呢。”

         我心中一直琢磨着齐晟说的那几句话,闻言脚下顿了顿,转头惊愕地看着写意,“他什么时候这么说了?”

         写意很是肯定地点头,“皇上亲口说下次啊,下次啊!”

         什么时候“下次”就等于“明日”了?

         我很是无语,可瞧她这一脸的雀跃,又不忍心打击她的积极性,正左右为难着,脑中忽地一亮,一下子想到了削减后宫用度的法子,想了想,便吩咐写意道:“也好,从明日起,你每日里都给大明宫送一次。”

         写意奇道:“娘娘不去?”

         我笑了,“我是皇后,哪里能次次都亲自去,有你去就够了。”

         估摸着这丫头觉得我说得有道理,郑重地点了点头,第二日果真端了一锅粥打着我的旗号送了过去。

         第三日,除了写意,黄贤妃那里紧跟着也煲了汤,亲自送了过去。

         第四日,陈淑妃、李昭仪等也不落人后地加入了送汤水的队伍。

         第五日,往大明宫送饭的队伍越发地壮大了起来……

         第六日,齐晟终于怒了。

         我被齐晟叫了去,用不阴不阳的话连挖再讽地训了几句,带着一脸的怒气回了兴圣宫,直接交待写意:“去,把宫里这帮子不消停的女人都给我叫了来。”

         写意看我面色不善,不敢说话,一溜小跑地去了。

         我闭着眼坐在椅子上,想着一会儿得好好地指着黄贤妃几个的鼻子骂一顿,怎么也得先把从齐晟那受得气撒出来才好,然后再考虑怎么把要办的事情都一下子解决掉。

         可真面对着那一帮子娇滴滴的女人,我这狠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用手指头将她们挨个地指点了一遍,最后只能长叹了口气,商量道:“能都活络点嘛?就不能换个这糕那糕的送送吗?非得送汤送水的?还笑!就说你呢,猪脚黄豆汤你也敢送,真当皇上坐月子呢?”

         黄贤妃赶紧用帕子掩了口,乖顺地低下头去,“臣妾知错了。”

         其余几个也俱都老实地承认了错误。

         见她们认罪态度还算诚恳,我满意地点了点头。能知错就好,剩下的就是怎么“改”的问题了。

         我首先强调了一下“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的主旨,然后又分析了一下“云西正在打仗,国家还很不富裕”的严峻形势,就“各宫如何给齐晟送吃食”这一问题进行了具体的安排部署后,又从此事发散开来,说道后宫日后的建设上来。

         众人听得很是入神。

         待我后面提出“皇帝轮宿制”时,李昭仪已是专注地连口茶都顾不上喝了,只端着茶杯呆愣愣地看我。

         陈淑妃瞪大了杏眼看着我,惊愕地问道:“皇后娘娘,您说以后要众宫平等,轮流着伺候皇上?”

         我郑重地点头,说道:“家和万事兴,只有后宫和谐稳定了,皇上才能不被后宫所扰,专心朝事。可人人都说要后宫和谐,姐妹友爱,这个和谐友爱如何而来?说直白了就得是雨露均沾。谁都是好人家的女儿,谁进宫也不是为了守活寡来的,大伙既然都是抱着同一个目的进得宫,没得旱得旱死,涝的涝死。”

         这大白话虽然粗俗,可它易懂啊,这话一说出来,众女眼睛里都快能冒精光了。

         黄贤妃紧张地盯着我,问道:“皇后娘娘既这么说,可是已有了安排了?”

         这事我考虑好几天了,还真有个大概的想法了。眼下听她问,便说道:“倒是有个想法,就是不太成熟,我说出来,你们大伙也跟着参谋参谋。”

         话音未落,她们几个已是异口同声地叫道:“娘娘快说。”

         我笑了笑,故意先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直到她们几个脸上都带出急色来,这才说道:“咱们皇上是个节制之人,满打满算宫里有名分的不过你们几人,咱们也别论什么大小位份了,轮着排吧,一人一天的,再给皇上留两天休息的空,也差不多刚好一旬了。前一阵子皇上忙,往后宫里来的少,以后总不会一直忙下去。咱们得把这个事情形成一个制度,皇上若是不往后宫里来也就罢了,来了就得按着日子往各宫里去,至于那天能不能沾得雨露……那就看各位自己的神通了。”

         话说完,殿内一片寂静。好半晌,黄贤妃才涨红着脸问道:“娘娘此话当真?”

         “真,自然是真,比真金白银都真!”我笑道。

         李昭仪思量了一下,怯生生地问道:“那以后再有新人晋位怎么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