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一窝一个公主!(4)
        绿篱忙对着那三人说道:“三位嬷嬷快些起来,只要娘娘能平安诞下皇嗣,各位便都是有功之臣,日后少不了荣华富贵的。”

         那三人这才惶恐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没等站直了腰,就听得绿篱又继续说道:“这才对嘛,娘娘是个直爽脾气,才与几位嬷嬷把话都讲透了的。大家别害怕,娘娘待人可是极宽厚的,上次宫里的梳头丫头把娘娘的头发扯落了好几根,娘娘也不过是只叫人打了她四十棍,都没……”

         我连忙掐了绿篱一把,止住了她下面的话。

         丫头啊,掉几根头发就能打人家四十棍,四十棍都能打死一个壮汉了!就这还叫待人宽厚?绿篱,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

         果不其然,那三个稳婆腿上一软,又都跪下了,吓得身子也跟着哆嗦起来。

         我一看总怎么下去也不行啊,只得又亲自出马安抚她们道:“行了,都起来吧,这会子害怕也没用了,既然大伙的命都捆一条船上了,就都齐心协力同舟共济吧!”说着又指了当中那个模样最为干练的婆子说道:“吴嬷嬷,以你为主,她们两个为辅,赶紧地吧!”

         话音刚落,却又是一阵阵痛袭来,这次却比上次还要厉害,就跟潮水一般涌了过来,连带着还向下扩撒了过去,痛得我忍不住向后仰倒过去。

         绿篱忙又攥住了我的手,急声叫道:“娘娘,娘娘,你挺住,挺住啊。”

         我擦,我挺你个头啊,我挺住挺不住也得生啊!说这废话有用嘛!

         关键时刻还是老同志显示出了高超的职业素质,那吴稳婆估计是把事情都想明白了,噌地一下子从地上窜了起来,二话不说掀了我裙子就做起了产科检查,过得片刻就听得她沉声说道:“娘娘别慌,这是刚开始的阵痛,离生还得有段功夫,您先攒着些气力。”

         她说着又转头交代绿篱道:“绿篱姑娘,一会子娘娘过了这阵痛,咱们扶着她下床来走一走,这样子生得更快一些。”

         另外两个稳婆也回过神来,应和道:“就是,就是,下来走一走,宫口开得快。”

         我这里早已是疼得七荤八素的,若不是碍着面子,都恨不得哭爹喊娘的了,哪里还有功夫想什么宫口宫门的,只觉得过了好一会,那痛感才下去了,然后就被她们几个架着下了产床,在殿里溜达起来。

         正咬牙溜达着,就听得写意在殿外惊喜地喊道:“娘娘,娘娘,太后娘娘来了,太后娘娘来了。”

         我正一肚子怨气没地方撒,闻言便没好气地叫道:“请到正殿里歇着去!”

         片刻之后,写意又满是欢喜地喊道:“娘娘,娘娘,太皇太后来了,太皇太后来了。”

         我咬了咬牙,强忍着怒火,吩咐:“也请到正殿里歇着去!”

         谁知刚过了没一会儿,外面又传来写意激动高昂的声音,“娘娘,娘娘,皇上回来了,皇上回来了!”

         擦啊!我说你至于激动成这个样子吗?不就是齐晟来了吗?我听你声音还以为是玉皇大帝要下凡了呢!

         我这里阵痛发作的更加频繁起来,脾气是真忍不住了,便扬声骂道:“去去去,都到正殿里坐着去,你给他们支张桌子,凑在一起打马吊好了!”

         绿篱见我发火,忙在一旁劝道:“娘娘别急,别急,皇上他们也是看重娘娘,心里放心不下。”

         身旁吴稳婆还嫌不够乱一般,又紧着交代我道:“娘娘,您别这样张嘴吸气,容易腹痛的,您得这样……”她说着,还给我做起了示范。

         就这样足足折腾了一夜,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在地上溜达了多长时间,什么时候上了产床,中间又被加了几顿饭。待到外面天色渐明的时候,我那阵痛已是连上了趟,疼到后面连神智都开始不清起来。

         昏昏沉沉中,像是绿篱在我耳边念叨:“娘娘,娘娘,皇上一直在外面守着,您别死忍着,放开了嗓子哭喊几声,也好叫皇上焦焦心。”

         他再焦心有个毛用啊?能换他进来替老子生娃娃吗?

         我疼得实在是太厉害了,连叫喊的劲都没有了,只恨不得司命那厮现在能提了我的魂魄走,哪怕是进地府的油锅里洗个澡也比这会子舒服一些。

         又有人过来强行地掰开了我的嘴,也不知道塞了什么辛辣的东西到我嘴里。

         还有人在用力地往下推着我的肚子,厉声喊着:“用力!顺着奴婢的手用力!”

         好吧,老子把吃奶的劲都使上了,拼了老命地用了把力气,就听得吴稳婆惊喜地叫道:“出来了,头出来了,娘娘再缓着点用力,好,好好……”

         就觉得腹中一空,似有什么东西从我身体中一下子滑了出去,撕裂般的痛感顿时消失了。

         片刻之后,听得几声清脆的拍击声,紧接着就响起了婴儿的啼哭声,又听得有人欢天喜地的叫道:“是个小公主,恭喜娘娘,贺喜娘娘。”

         不知怎地,我脑子里忽地闪过了三俗大师的那句话——一窝一个公主,一窝一个公主,最后一窝一气生了俩公主……我擦!老天,你真想着这么玩我的吗?

         我只觉眼前一黑,顿时没了意识。

         再醒过来时外面天色又是黑的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只觉得身体像被人拆散了又重新组装起来的一般,各处的关节都僵硬无比。

         齐晟正握着我的手坐在床边,见我醒来便倾身凑上前来,轻声问道:“醒了?可觉得好些了?”

         我脑子还有些混沌,愣怔了片刻,问道:“孩子生出来了?”

         齐晟微笑着点了点头,答道:“是个小公主,长得很像你。”

         一提“公主”两字,我立刻清醒了过来,见齐晟还攥着我的手,下意识地就抽了回来,随口应承他道:“哦,公主啊?”

         齐晟脸上的笑容就有些僵滞,默了一下才又说道:“奶娘已经抱下去喂奶了,我叫她们抱过来给你看?”

         正说着,绿篱端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从外面进来,见我醒了也是十分惊喜,忙疾步走上前来,叫道:“娘娘,您醒了?可是觉得饿了?奴婢给您做了鸡丝面,您吃一些吧。”

         齐晟那里还看着我,等待着我的回答,绿篱不知缘由,又问了我一遍要不要吃鸡丝面,我很有犹豫了一番,终于还是在吃饭与看孩子之间做出了选择,“还是先吃点东西吧。”

         齐晟眉宇间闪过一丝失落,却没说什么,只起身让开了床边。

         绿篱先把我从床上扶了起来,在我身后垫上了厚厚的靠垫,这才端着碗喂我吃东西。

         一碗热热的汤面下肚,我这才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

         绿篱拾了碗筷出去了,殿中又只剩下了我与齐晟两人,齐晟站在床前看我片刻,忽地低声说道:“你不知道,当我知道你这一胎生了女儿时心里有多么高兴。我想着,这总算能给彼此留更多一些时间了,也许这就是上天留给我们的一次机会。”

         他这几句话看似说得没头没脑,可其含义却是不言而喻。

         我心中明明十分明白,却又只能装作糊涂地抬眼去看他,问道:“皇上说什么呢?臣妾听不明白。”

         齐晟听了,嘴角上便泛起些苦笑。

         我本就觉得身体乏惫,实在没有兴趣和他斗嘴皮子上的心眼,索性又说道:“臣妾还是觉得疲乏难耐,想再睡一会儿,皇上也早些回去歇着去吧。”

         说完便自顾自地在床上躺了下去,就见齐晟又默默站了一会儿,这才转身走了。

         此后一连几天,后宫诸人纷纷到我宫里来恭贺我喜得公主。

         紧接着,宫外的那些公主、郡主、王妃、夫人之类的也都走马灯一般来我这里报到,就连赵王、楚王两个还是孤家寡人的难兄难弟,也叫人给我捎了贺礼过来。

         就这样,兴圣宫中一直热闹了少半个月才清净下来,这时候人们才突然发现,这些日子皇帝齐晟的身影却从来没有在皇后宫中出现过。

         宫中什么传言都有,经过绿篱的整理总结,可以归纳为两大类:

         一说是因这几日接连有云西的紧急奏报送来,齐晟实在分不出身来后宫之中。

         二说是因为皇后生了个公主,叫一直盼望子嗣的齐晟大为失望,于是化失望于力量,一心扑在了朝政之上,连女色都不沾了!

         绿篱一面给我绑着腹带,一面说道:“娘娘别听那些闲言碎语,那日得知娘娘生了个公主,皇上可是高兴得喜笑颜开的呢,当场就给小公主起了名字,奴婢还不曾见过皇上那样高兴过呢!依奴婢看啊,定是朝事太忙了,皇上才抽不出身过来看娘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