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秘密
        事关安琪,苏莫显得有些失了分寸,远比自己处于危险当中更加紧张。和安琪在一起的过往,总是控制不住的在脑中回放。大笑的安琪,伤心的安琪,抱着自己说好无聊的安琪。安琪,安琪……不好的预感是那么的强烈,隐隐的苏莫感觉到这件事并不是一般的绑架案,那么简单。

         废弃的工厂内,幽冥查看了几名死者的尸体。死者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女性,穿的时尚暴露,死前并无挣扎的痕迹,没有受到过任何侵犯,身上值钱的首饰都在。只是在脖颈上有深深的两个咬洞,全身血液都被吸干,一滴不剩。

         吸血鬼!

         幽冥的目光闪了闪,将手指轻轻按压在死者的太阳穴的位置。脑中曾现出死者最后的记忆。高档酒会,如贵族般绅士的西方男人,还有西方男人与同伴低语时,说出的三个字,“生死盘。”

         生死盘!

         幽冥收回手,觉得这个名字,是那么的熟悉。一些遗失的,模糊不清的记忆,在脑中一闪而过。引得幽冥头痛欲裂,生死盘,生死盘……有什么呼之欲出。却又总是无法扑捉。

         “幽冥。”苏莫走到幽冥的身边,因为过于担心安琪,没有察觉到幽冥异常的脸色。“安琪被绑架了……”苏莫向幽冥叙述着安琪的事。幽冥故作镇定,假装无事般,耐心的听着苏莫的话。头脑中却在拼命的回想着关于生死盘的一切。

         生死盘!

         生死盘!

         它对自己似乎很重要。

         “幽冥,帮我想想办法,我脑袋好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总能做些什么的,是不是?”

         幽冥迷茫的双眼渐渐有了焦距,眼底闪过不易察觉的决绝和冰冷。那是义无反顾的决绝,不容一点反驳,那是漠视一切的冰冷,冷的没有任何感情。像是终于找到一个方向,或是明白了自己的目标,幽冥的心中有了自己的计较。只是这些他永远不会对苏莫提起。

         幽冥抱住过于紧张的苏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放松,安琪是在自己家里失踪的,你可以先去她家。用追魂术试试,说不定能够找到安琪。”

         “对啊,我怎么把这个忘了。”

         “苏莫。”幽冥用力握了握苏莫的手指,“这些女孩子应该是被吸血鬼咬死的。我得尽快找到那些东西。安琪哪里,我不能陪你去了。你自己一定要小心。”

         苏莫点了点头,“你去忙吧。我没事。”

         “如果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用术法通知我也可以。”

         “好,我知道,车我开走了。”

         “嗯。”幽冥目送着苏莫开车离开了废弃工厂。才转身越过工厂的高墙,消失在半空当中。

         有一件事,幽冥一直没有告诉苏莫。安琪和将臣深爱的那个女人乔珠长得一模一样。除了性格不同,便连灵魂都拥有同样的气息。如此相同的两个人,绝不会是巧合,她们之间必然有着某种联系。第一次见过安琪之后,幽冥便传信给了阴间的阎王,让他帮忙调查此事。在阴间最机密的文件中,阎王找到了关于安琪来历的记载。

         安琪是将臣爱人的二重身。也就是说,安琪实际上是活在世界上的乔珠。只不过原身和二重身,可以有自己独立的性格喜好。所以说安琪是乔珠又不尽然。

         出现在A市的将臣,不可能注意不到这个和乔珠长得一模一样的安琪。也许将臣也曾试图接近过安琪,想要从她的身上找到当年乔珠的影子。

         只可惜,安琪和乔珠长得在一样,却也不是同一个人。乔珠性格温婉,一生只爱过将臣一个人。安琪私生活混乱,只要是感觉可以的男人,随时都可以上床。

         这样的安琪是将臣无法接受的,在将臣眼中,也是对故去的圣洁的乔珠一种亵渎。

         从得知有人残食婴儿内脏和灵魂,到获悉狗妖族宝物凝血珠被盗。直到看到了消失已久的将臣现身。幽冥已经猜到了将臣下一步想要做什么。

         他是想用凝血珠凝结在一起的婴儿内脏和灵魂为媒介。通过这种媒介将安琪的身体和灵魂,同乔珠的尸体融合,牺牲安琪来让乔珠复活。

         这一切都很有意思。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二重身,但不是每一个人的二重身都会与原身分离。通常情况下,这几乎是完全不能的。

         可偏偏什么术法都没有的乔珠的二重身,却成功的从她的身体里被分离出来。而是通过阴差们的重重筛查,投胎转世成了安琪。

         幽冥也曾猜想,这一切都是拥有强大术法的人,故意在暗中操控的。他也曾好奇是谁,又有怎样的目的,才会操控这一切。

         可是当那份关于安琪的秘密文件,送到幽冥面前时。便是什么都无所谓的幽冥,都不由得被深深震撼。文件上批复的位置上,赫然出现了两个字,“幽冥”

         而那再熟悉不过的笔迹,绝对如假包换,是幽冥的亲笔。

         就是说,那所谓的幕后黑手便是幽冥自己。究竟在他失去的那些记忆里,藏着多少秘密,有多少事情是由他亲手策划,而又被彻底遗忘了。

         那时,便是站在身边毕恭毕敬的阎王。

         幽冥都莫名的产生了杀意。他急于想要掩盖什么,或是潜意识中拒绝排斥着什么。

         可是挣扎过后,幽冥并没有对阎王出手。因为他对阎王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信任。他相信,阎王对他的恭敬服从都是发自真心。

         而今日突然获知的,生死盘,这三个字。像是一颗丢进平静池塘的石子,打破了池塘的平静。打开了幽冥头脑层层紧闭的大门的第一道锁。

         他似乎终于明白了,当年自己将乔珠的二重身从她身体里抽离,让她转世投胎做人的目的。

         安琪就是他自己故意留下的鱼饵,目的便是要钓将臣这条大鱼。

         布置许久的计划,决不能在最后的关键时刻,功亏一篑。安琪必须消失,乔珠也必须复活。

         至于苏莫,幽冥嘴角上翘,流露出些许淡淡温柔,总不能让她太过伤心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