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心动
        精于算计的老鼠精,活了几百年从未做过一次赔钱买卖。是行业里出了名的铁公鸡,一毛不拔。可是这次,却因为恩情二字,不但分文未挣,还白白搭进去几百个老鼠窝,可谓损失惨重。

         即便如此,老鼠精也未见一点肉痛模样。只是为了狗妖族的家事,担心忧愁。

         这倒是有些出乎幽冥的预料,不由得高看了鼠族一眼。

         这世间的事,总会那些个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偶尔发生。不然,活着,岂不是没了味道。

         幽冥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地址,带着苏莫堂而皇之的走出妖界,重新回到人间。看着街道对面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忙于拉客的莺莺燕燕。幽冥觉得,入眼的不过都是些红粉骷髅,完全提不起一点兴趣。

         在人间幽禁了一千多年,幽冥无聊的当过朝廷官员,参加过革命,出过国,留过学,考过古,甚至做过生意。可是这些在他眼中无非都是一些闲来无事,打发时间的调剂。不管他怎么折腾,身边从未留过一个女人。

         女人,幽冥完全没有一点感觉,没有一点欲望。

         可是今天,苏莫与老鼠精对战的身姿,总是在幽冥的脑中晃来晃去,搅得他有些心烦意燥。

         这种脱离掌控的情绪,让幽冥感到从未有过的新奇而又慌张。令他迫切想要确定或者证明些什么。

         幽冥和苏莫上了那辆小破车。密闭的空间里,阵阵淡淡的幽香,似有若无的直往幽冥的鼻子里乱窜。幽冥蹙着眉头,盯着苏莫白皙粉嫩的侧脸,有种想要上去咬上一口的冲动。

         “吻我一下。”

         苏莫不明所以,有些懵懂的看向幽冥。她不太确定,自己刚刚有没有幻听。毕竟,吻我一下,这种话,怎么想,都不该是幽冥这种冷血无情的神魔吐出口的。

         “什么?”

         幽冥失了耐心,不管苏莫会有怎样的反应。直接伸手按住苏莫的后脑,对着苏莫微张的嘴唇吻了上去。柔软美好的触觉,是幽冥从未有过的体验。一瞬的失神,幽冥闭上眼,只管任性妄为的强取豪夺。

         “呜……”苏莫被人夺了呼吸,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她越是挣扎,幽冥的吻变得越加粗暴肆意,从碾压变成撕咬。

         鲜血的味道在口腔中弥漫,嘴唇上火辣辣的刺痛,刺激了苏莫恍惚的神经。

         一道寒冰符,将幽冥逼退开来,在幽冥和苏莫之间,车棚上瞬间布满悬挂了尖锐的冰凌。

         苏莫擦了擦嘴唇,“你干什么?”

         幽冥火红的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苏莫,粗重的呼吸声,缓解不了加速的心跳。

         他反应了。

         这种认知,让幽冥感到茫然却又兴奋。一千多年,他第一次,对着一个女人,有了男人该有的反应。不知是哭还是该笑,亦或是哭笑不得。第一次,动了情,竟是喜欢了这么一朵带刺的玫瑰。

         以幽冥这段时间,对苏莫的了解。如果此刻,他直言不讳的表白,多半会换来苏莫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想要驯服这匹野性十足的胭脂马,看来还得下些功夫。

         幽冥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自己迫切想做些什么的欲望。故作镇定的胡扯,“我想喝血。”

         苏莫蹙一下眉头,“想喝血去买血浆。别打我的主意。”

         幽冥转过头,看向车外,没接苏莫的话。

         苏莫也便不再开口。

         车内的气氛有些沉闷,幽冥的心情却是从未有过的好。以至于苏莫半路停车,给留在家里的苏渭买了一斤虾饺。幽冥都没出声阻拦。

         对于苏渭那只老狐狸,幽冥可没一点好脾气。想要让他突破猫身的束缚,重新变成人形,还真得给那个懒家伙,下剂猛药不可。

         对于家这个字,幽冥从未有过任何感觉。不记得自己的过往,不记得自己究竟犯了何等过错,竟被幽禁在人间一千多年的幽冥。又怎么会明白家为何物?体会得到拥有一个家是怎样幸福温馨。

         可是,此刻,当他和苏莫开车回到这老旧的小区,站在门口,看着苏莫掏出钥匙开门,那种再简单不过的动作。都让幽冥从心里觉得温暖服帖。有了这般,简简单单,平平淡淡过下去的冲动。

         “给我配把钥匙吧。”幽冥盯着苏莫手中的钥匙,像是盯着一件期盼许久的宝物。因为他知道这把在普通不过的钥匙,对他幽冥的真正含义,绝不是仅仅用于开锁那么简单。而是他心甘情愿的牵绊。

         苏莫被幽冥强吻之后,便有意无意的避开幽冥的眼睛,不敢与他对视。明明不是她的错,她却像是被人捉了错处的孩子,心虚不已。

         幽冥一瞬不瞬的注视,苏莫不是没有感觉到。正是因为知道,才让她有种如芒在背的不适感。手心密密麻麻细汗,****滑腻。苏莫慌张的将门打开,没去看幽冥的脸,只是将钥匙丢给幽冥,“喜欢你就拿着,带着它我还嫌硌得慌呢。”

         苏莫耳根那淡淡的绯红,让幽冥心情愉悦,心中甘甜满溢。自然不会在意苏莫别扭的冷言冷语。

         某老猫闻声,懒洋洋的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蹲坐在沙发上晃着自己黄白相间的尾巴。

         苏莫将虾饺倒进盘子,匆忙的放在茶几上以供苏渭食用。便落荒而逃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苏莫唇上明显的红肿,暧昧的伤口,哪里逃得过老猫那双火眼晶晶。

         拥有丰富恋爱经验的老猫,很有娘家人的觉悟,兴奋的在沙发一阵抓挠,勾起一片毛绒线头。才忍住没有大笑出声,摇晃着自己肉墩墩的胖身子,走到幽冥身边,仰头直视。

         “幽冥大人,我作为苏家的长辈,想要和你谈谈苏莫。”

         幽冥慵懒的将双腿叠放在茶几上,看着难得如此一本正经的苏渭。讥讽的眼神,赤裸裸的嘲弄,不留一点情面。他幽冥的私事,轮不到任何人说三道四。不过他也好奇,一向见风使舵,明哲保身惯了的老狐狸,又再打什么鬼主意。

         “……”幽冥没有开口,已然默许。

         苏渭对于自己要谈的事,又多了几分信心,“幽冥大人,您不会忘了,你与苏家祖先签订的协议吧。”

         “记得。”

         “我们虽然不知道大人是犯了何等大事,才会被幽禁在人间一千多年。不过苏家人明着是负责监管大人的牢头,暗中却一直供奉大人,对大人尽心尽力……”

         幽冥眼神冰冷,“你究竟想说什么?”

         “苏家人如此,只是为了求得家中子孙平安。求大人念在苏家这么多年用心供奉的情分上,也为苏莫考虑考虑。不要让苏家为难。”

         “你想用苏莫换我一诺?”

         “求大人答应,不管将来发生何事,大人都会保得苏家人平安。还有……”苏渭顿了顿,眼中流露出难得的悲悯,“苏莫从小就离开苏家,这么多年过的也并不容易。她外表冷漠,内心却良善,对男女的事懵懵懂懂的不是很了解。大人若是真的喜欢她,就请大人真心的善待她。大人的生命无穷无尽,苏莫的一生却不过短短几十年,在大人漫长的人生中也只是昙花一现……”

         昙花一现,四个字,像是一击重锤狠狠的砸在了幽冥的心上。刚刚所有的幸福甜蜜,那些陌生美好而又让他期待的感觉,瞬间烟消云散。

         幽冥不禁紧握双拳,才能控制住自己险些失控的情绪。失去?还没有好好品尝,品出什么味道,难道便要失去?

         几十年!

         太短了些!

         和他无穷无尽的生命相较,还真如昙花般短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