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和好
        接连一个星期,每天晚上幽冥都会准时消失,然后再准时出现。苏莫不再因为这件事和幽冥争吵,而是每天在幽冥离开的时候,一个人在院子里练习掌控手腕上的墨镯。希望能够尽快和它达到人镯合一的境界。

         第八天,幽冥准时离开了宅院。苏莫一个人在院子中挥动着手中的轩辕,苏磊的电话打了进来。苏莫接起电话,苏磊焦躁道,“族长你在哪?”

         苏莫呼吸一窒,感觉到似乎有不好的事发生,“在苏家村怎么啦?”

         “族长你快回来吧!A市出事了。”

         “什么事?”

         “有一个叫做蓝月亮的酒吧,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聚集了不少吸血鬼。我们的同事摸了进去,也莫名其妙的失了踪。那些用来对付血族的方法都试过了,不过好像对这些吸血鬼完全没有作用。我们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

         苏莫收起轩辕,看向塑魂穴的方向,“这件事太爷爷知道吗?”

         苏磊气恼道,“我早想给族长打电话。可是太爷爷一直盯着。出了这么大的事,苏家又怎么能够置身事外。”

         “好,我知道,这就赶回去。”

         “我们等你。”

         苏莫叫住苏磊,犹豫了一下道,“我回去的事先不要告诉太爷爷。太爷爷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我们。”

         苏磊无奈的出了一口长气,“我知道。可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如果由着事态严重下去,谁又知道,下一秒被吸血鬼变成同类的人,会不会是苏家的子孙?”

         苏莫沉默了一下笑道,“不要和太爷爷吵。不要看他现在是小孩子便欺负他。”

         苏磊哭笑不得的挂了电话。刚刚还阴郁的心情忽然晴朗了不少。那个年纪轻轻的美女族长,还真会恶人先告状。只要她不气太爷爷,谁还能气得了那个老顽固。

         苏莫收拾起背包,在村口等待着幽冥回来。幽冥远远便看到等在村口的苏莫,冰冷的没了一点温度的心,渐渐回暖。

         “在等我?”幽冥宠溺的微笑,伸手温柔的理了理苏莫脸前的乱发。

         “A市出事了,我必须尽快赶回去。安琪的事……什么时候结束了?”

         苏莫眼中的谨小慎微,还有脸上一闪而过的不自在。让幽冥心口一闷,伸手将苏莫紧紧揽进怀里,愧疚道,“对不起。以后不会和你吵架。你想回去,我就陪你回去。”

         “那安琪……”

         “我心里有数。”

         两人上了车,幽冥不准苏莫开车。让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休息。他亲自坐在驾驶位,连按了三声喇叭。原本的道路,突然一分为二。那个莫名出现的道路,只能目视五六米,在向前便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方向和道路。

         “这是?”苏莫诧异的指着那条多出来的道路,觉得这世界还真是神奇。总会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是她所不知道的。

         幽冥自得的笑了笑,开车走上那条路,“这是黄泉路,就是阴间的高速公路。平时就算是阴间的高级公务员,没有任务,也不能随便使用。这条路最大的好处就是快,看看时间,五分钟。五分钟之后,我们就可以回到家里睡觉。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不差这一晚,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再去处理。”

         苏莫紧握住把手,这种超出人体极限的速度,让她多少有些不适。幽冥侧过脸,看了看苏莫不好的脸色,伸手抓住苏莫的另一只手,用力的握了握。“别紧张,放松。有我在身边不会有事。”

         苏莫点了点头,为了分散注意力,开口问道,“苏磊说蓝月酒吧突然出现了不少吸血鬼,派去暗中调查的警察也失了踪。你觉得这件事会不会和将臣有关?”

         “将臣是僵尸王,做了那么久的僵尸,始终遵守着不扰协议。从未打破过那个平衡。真正犯事的,往往都是那些因为突然得到了某种神奇的能力,便目空一切,本性肤浅的人。”

         苏莫隐约猜到了什么,却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在苏莫还在为自己的想法,感到莫名其妙和苦恼的时候。幽冥调转方向盘,眼前忽然一亮。强烈的光线,晃得苏莫不得不抬手去挡。

         在睁开眼,车已经停在小区的停车位。苏莫下了车,看了看自己熟悉的小区。没等来得及感叹黄泉路的神速。幽冥已经迫不及待的拉着苏莫直接回家。

         拿出的手机,还未等拨出号码。幽冥便不悦的一把将苏莫的手机抢了过去。

         “先什么都别管,晚上的时间都给我。”

         “我只想告诉苏磊一声……”

         “你现在告诉他,只会把他吓到。你想怎么解释?飞回来的?”

         “啊!幽冥……”

         一进家门,幽冥直接抱起苏莫,奔进房间,将她丢在床上。狂热野性的吻,不容一点喘息的,拦截住苏莫的所有呼吸。

         这是隔了一个星期之后的,第一次亲热。苏莫觉得头脑一阵又一阵的眩晕。这种浅尝辄止,根本无法让人满足,只会让人饥渴的更加抓狂。

         在苏莫觉得全身燥热难忍的时候,幽冥忽然伸手捂住了苏莫的眼睛。眼前的黑暗,让苏莫自然而然的进入了幽冥创造的梦境。还是这个房间,这张床,原本无法完成的事。在梦里全部做了个彻底。

         睁开眼,苏莫伸了个懒腰,精神充沛,身体也没有一点不适。梦始终都只是一个梦。只是一个不存在的虚幻。

         苏莫和幽冥出现在特别调查小组的院子里,属实给一筹莫展的苏磊吓了一跳。苏磊连忙把幽冥和苏莫请到会议室,向他们说明了情况,提供了所有资料。

         苏莫聚精会神的翻看着苏磊收集的人员名单和个人资料。幽冥则完全不感兴趣的喝着咖啡。

         一杯咖啡没等喝完,得到消息,赶回来的苏渭便火急火燎的冲进了会议室。刚刚憋了满肚子的训斥的话,在看到幽冥的时候,统统忘了个干净。

         十四岁的俊美少年讨好的走到幽冥身边,战战兢兢道,“大人……”眼神却一个劲的往苏莫身上飘,时不时的向她打眼色,请求支援。

         苏渭的小动作又怎么会逃得过幽冥的眼睛,幽冥放下咖啡杯,似笑非笑的看着苏渭,“这个身体,这个年纪,还习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