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太奶奶
        苏莫万万没有想到,安琪的失踪,女巫术的出现,竟然也会和那所谓的生死盘有关。

         按德库拉所说,女巫之所以会带走安琪,是为了打开生死盘。

         不管是谁,一旦开启了生死盘,便会拥有灭世的强大能量,从而得以重新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而那个开启生死盘的人,便将成为下一个世界的主宰者。如同现在的天神。

         德库拉的话,半真半假,苏莫觉得不能全信。不过她觉得德库拉说的开启生死盘的仪式,应该存在。女巫为了等那个合适的时间,安琪暂时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德库拉得知女巫找到了原身和二重身的结合体,嘴上说的轻松,但是苏莫看得出,德库拉也急于返回欧洲。

         德库拉顺水人情的邀请,将臣没有拒绝。知道将臣和德库拉之间不被人知的秘密。苏莫倒也觉得正常。

         不过苏莫却没有和德库拉,将臣同行的打算。她不会把救安琪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一个血族的身上。只要想知道,总会能打听到一些消息。

         苏莫最先想到的人是阎王,不过思忖后,又觉得阎王的身份特殊。不一定会尽数相告。如果想知道最新的消息,除了阴间,还有一个地方也许会是一个好的选择。

         刚离开德库拉入住的宾馆不久,苏渭便发出后面暗中跟随的黑色轿车。在A市竟然有人胆敢,和苏家老太爷玩这种把戏。简直如同老鼠撞到了猫身上,自己找死。

         苏莫无所谓的看着苏渭心情不爽拿出手机,一个电话拨出去。不一会儿,关于这辆黑色轿车的全部信息,都发到了苏渭的手机上。

         苏渭滑动着手机屏幕,啧啧两声道,“丫头,你猜猜是谁?”

         “德库拉?”苏莫回答的干脆。

         苏渭狡诈的笑了笑,“聪明!看来血族对你并不放心。你手里的轩辕剑就是悬在他们头上的利刃,随时会成为他们的心腹大患。”

         苏莫随意扫了一眼反光镜,“你再算怎么做?先找个地方收拾他们一下?”

         “一群上不了台面的小虾米,甩了他。”

         苏莫一脚踩住油门,像是游蛇般,在道路上不规则游走。其惊险程度,绝不亚于香港拍摄的警匪片。绕了好几个街道,终于甩了身后的尾巴。苏莫犹豫片刻,还是和苏渭说了自己的想法。本以为一向谨慎的苏渭不会同意她追查生死盘的事情。

         没想到,苏渭耐心的听苏莫说了自己的想法后,只是平静的说了句,“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太爷爷陪着你。”

         准备了一肚子的劝说之词,一下子都被苏渭堵了回去,反倒让苏莫觉得并不那么自在,“太爷爷……”

         “我也知道,苏家子孙早晚有一天会承受天命。却没有想到,千躲万躲,还是让我摊上了。一切都是命!即然是命,太爷爷便陪你走上一场,不管结果如何,丫头啊!你一定都要好好的活着。苏家我可交给了你,你可不能自己先趴下。”

         苏莫握着方向的手紧了紧,有些话心照不宣,不必多言。又一次来到通往妖界的街道。通过幕帐走进了妖界,下定了决心,苏渭作为苏莫的长辈,自然不能让苏莫看低了。长辈便得有长辈的样子,什么都该为孩子多分担些。

         苏渭心里盘算着肚子里的小算盘,轻车熟路的走在前面,直奔老鼠精开的醉仙楼。

         醉仙楼门口揽客的伙计,看到苏渭惊得险些背过气去。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逃回了店里。

         店伙计夸张的反应,让苏渭不免泛起了嘀咕。对着身边的苏莫问道,“太爷爷这脸难道有什么问题?”

         苏莫附耳悄悄道,“不是太爷爷有问题,也许是他认识这个身体的本尊。太爷爷,你可别忘了。你这个身体是从哪来的。”

         苏渭眨了眨眼,拍了一下额头道,“完了,麻烦了。我怎么忘了这肉身是只猫妖。也许这伙计还真认得他。”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现在我们只能一口咬死,只说长得像,千万别承认是偷用了人家的身体。”

         苏渭郑重的点了点头,“一言为定,你可千万别出卖我。”

         不须一会儿,那老鼠精的老板娘,匆匆忙忙的从店里跑了出来。看到苏莫先是一怔,然后看到苏渭竟是激动的热泪盈眶,跑上前,一把抱住苏渭又捶又打道,“你这个死鬼。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了回来?”

         一只老鼠竟然对一只猫如此热情,看来其中必有奸情。苏莫搓了搓泛起鸡皮的手臂,轻咳了一声道,“这位是?”

         苏渭立即意会了苏莫的意思,假装羞涩的,挣脱开老鼠精的怀抱,“不好意思,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真的不认识你。”

         “你竟然说你不认识我?你个该死的,挨千刀的死鬼。”老鼠精愤愤不平道,“我是你老婆,你竟然敢说不认识我。”

         “你是我老婆?”苏渭高不八度的声音满是惊讶。老鼠和猫,不用这么扯吧!

         老鼠精掐腰道,“我是你娶回家的第十八个老婆,要不是你硬抢亲,硬是把我抢了回去,你以为我愿意嫁给你?你个该死的,挨千刀,别人都说你死了,你究竟死哪去了?”

         一位猫妖太爷爷,苏莫还能勉勉强强的接受。毕竟苏渭会落到如此地步,和她脱不了干系。可是她可从未想过,还会突然冒出来一个老鼠太奶奶。这个玩笑可有些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