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诅咒
        白无常不知该如何开口,这样的话似乎总是那么令人难以启齿。便是好友她也无权去替苏莫做任何决定,毕竟事关生死。而人活一世又有什么会比生死更重呢?

         此刻,她忽然理解了那个有些迂腐的苏白震。那位父爱如山般沉重的父亲,又是怀着怎样复杂的心情,留在人间,守着在郭家受着委屈的女儿,尽心尽力的教她练习术法的?

         有时,有些事,不是不懂,只是不愿接受。因为选择是那么难,那么疼。可是再难,再疼,却也不得不为之,这才是人生最苦!

         “我喜欢人间,这里每天都充满了希望,每天都会有意想不到的奇迹发生。总会有些人,有些事,让你感动。赐予人们走下去的勇气和力量。”

         “我以为你会过的很轻松。”

         “傻瓜!”白无常怅然苦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只是有的人习惯把它挂在嘴上,有的人习惯把它藏在心底。我的苦从未对别人说过。

         我曾爱上了一个人,可惜我们的爱却是被诅咒的。那一世之后,每一世我们都会相遇相爱,而每一世都注定我会死在他的手上,无一世例外。

         可是即使这样我依然期待着,期待着总会有一天会有奇迹发生。可是奇迹,是天神偶尔的仁慈,而我没有那么幸运。

         直到第五世,他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杀死了我。直到现在我依然清楚的记得,那把刀刺入心脏的感觉,又冷,又疼。”

         “你记得每一世的事情?”苏莫觉得不可思议。

         “是,因为那也是诅咒的一部分。永世相爱,永世相杀,而我永世不忘所有因果。”

         “那个男人是谁?”苏莫开始为白无常担心,诅咒似乎并不会因为她不轮回而停止。也许那个命中注定的人,也停留在阴间,等待着下一个杀死白无常的机缘。如果是这样,她总要做些什么,不能再让白无常被那诅咒折磨。

         “忘了!”白无常并没有告诉苏莫,那个人是谁的打算。苏莫看着冷漠,却很重情义。一旦被她知道那个人,谁知道她又会做出什么让人难以想象的事情。更何况她身边还跟着一个无所不能的大人。如果真的希望他有事,她便不会每一世都死在对方的手上,而是先下手杀了对方了。不忘,才是她最可悲的痛,因为注定她要为这受诅咒的爱情,付出全部。

         白无常举起饮料,喝了一口,看似云淡风起,心中却满是凄苦,“跑题了。其实我今天来,是想邀请你和我并肩作战的。”

         “收拾那个渣男?这种事不用你,我一个人就够了。”

         “他不渣,只是因为受了诅咒。所有事我都记得,可他却每世都得喝下孟婆汤。”便是与她同样留在了阴间,做了阴间的公务员,也因为喝下了孟婆汤,把她彻底忘了。

         “那是谁?”

         “德库拉。在血族在我国境内制造出更多麻烦之前,我准备把入境的血族全部打出去。”

         苏莫突然沉默了,眼前雷厉风行的白无常,那个总是风情万种游戏人鬼两界的一姐。

         竟会做出这个她最不该做的一个决定。

         虽然此时的苏莫因为没有得到苏家先祖手下的手札,并不知道那份在各界都有效的不干扰协议的存在。可是即使不知道这份协议的存在,她也能够想象的到身为阴间高级公务员的白无常,一旦私自干预人间事的严重后果。

         是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还是魂飞魄散?

         不管是哪一种,都不是苏莫能够接受的。

         苏莫知道以她现在的能力,并不是血族的对手。血族的厉害之处,一是他们拥有闪移般不可思议的速度,二是他们拥有不可预期的强大力量,三是他们有着难以想象的恐怖的自我恢复力。

         而这几点,都有效的压制了她术法的发挥。如果达不到用意念控制术法那种境界。和血族交手,无疑是以卵击石。

         苏莫理智的分析之后,更加肯定了白无常此次来,并不是邀请她参战那么简单。竟然她会想到自己,除了因为她们还好友之外,一定是她也知道什么自己并不知道的秘密。或者是她知道能够在短时间之内,将自己的术法提高到一个全新境界的方法。

         思忖片刻,苏莫决定先不为是否让白无常参战这种事,和她产生什么争执。想要阻止白无常做出什么傻事,最重要的是提升自己本身的能力。只有她自身能力足够强大,才有资格独自面对德库拉和他的那些血族。

         “现在的我并不是血族的对手。”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得到苏家祖先留下的手札。只要你从苏渭哪里得到了手札,你便能够得到提升能力的方法。毕竟,你是这一世背负有‘天命’的那个人。”

         “天命?”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你是哪个人。也许所有的答案都在苏家祖先留下的那本手札里。得到了它,我们便能知道很多事。”

         “除了我,历史上还有谁曾是背负‘天命’的人?”苏莫觉得不可思议,却对白无常的话又深信不疑。天命这种东西,一听便不是什么好事,她急于想要在漫长的历史中找出那么一两个同她一样倒霉的倒霉蛋。观史而知今,也许能够分析出自己未来的命运。

         白无常自然猜得到苏莫的那点小心思,站起身,不紧不慢的舒展了一下身体,看似漫不经心的说出一个名字,“姜子牙。”

         该说的话都说了,剩下的只能看苏莫自己的选择啦。不过以白无常对苏莫的了解,不管是为了姐妹情谊,还是为了那些无辜的生命。苏莫都不会拒绝她的邀请。

         白无常也不清楚苏家祖先留下的那本手札中记载了什么方法。能够让他们的后代在必要的时候,迅速拥有和神魔抗衡的强大力量。但是她相信,作为命定的“救世者”,作为姜子牙同门,作为元始天尊高徒后裔,苏莫注定会是人类历史上又一个如同神话般令人崇拜的传奇。

         而作为苏莫的姐妹,又是她对苏莫提出的邀请。她有责任,便是拼个魂飞魄散,也要尽力保护苏莫,保证她的安全。

         漫长的岁月啊!

         还有那无法摆脱的无情的诅咒啊!

         也许,魂飞魄散,才是她与他最好的结局。

         至少,这样他才会得到真正的自由。重新拥有爱的权利,得到爱所带来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