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议案
        在幽冥和苏莫休闲的坐在法国餐厅,品尝着美味的法国大餐,享受着他们难得的悠闲时光的同时。

         A市特别调查组的会议室内,国际驱魔协会的金牌驱魔师,国际刑警警员,国际安保组织协会副会长,A市市长,公安局长,特别调查组小组全体成员,宗教协会会员,还有特别邀请来的茅山第一百零九代传人,已然齐聚一堂。

         国家安全部特派员——白灵。将盖有国家安全部绝密钢章的文件分发到所有人的手上。

         关于如何驱逐进入我国境内的吸血鬼——德库拉的议案,在会议室内进行着激烈的讨论。

         躲在角落里的苏磊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低声对身边空荡荡的座位,小声咬着耳朵,“这种无聊会议,你也有兴趣?”

         脸色凝重的白无常,难得露出严肃的表情,“我对这种浪费时间的会议本身没兴趣,只对将有多少人死在我的辖区内有兴趣。”

         “你说那个国际安保组织协会的外国佬是什么意思?”

         白无常不削的嗤之以鼻,“梵蒂冈的吸血鬼猎人,谁不知道德库拉就住在罗马尼亚的古堡里。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除了和密党联手,压制魔党之外,还能真正意义的做出些什么?

         德库拉在欧洲自由自在的存活了这么多年,国际驱魔协会,国际安保组织,也只是睁一只闭一只眼,什么时候提出过要杀死他的议案。

         现在德库拉一踏入我国境内,他们便迫不及待的赶了来,急不可耐的要在我国境内围杀德库拉。他们如果真的这么有本事,就不会等到今天了。”

         苏磊因为白无常的话,陷入了沉思。欧洲历史上几次大型的捕杀吸血鬼事件,经过如瘟疫般惨重的伤亡之后,都草草收场,不了了之。而血族经过大叛乱之后,也就此分成三个党派,密党,魔党和中立党。

         密党是由七个吸血鬼氏族创立,也是如今吸血鬼中最大的党派,他们严格遵守着六大戒律。他们隐藏身份,在人类世界中生活,却从不轻易伤害人类。

         魔党是吸血鬼族群中最有学识的,他们精于魔法,既优雅又残忍。不受六大戒律管束,只崇拜鲜血,渴望着用血来统治整个世界。

         中立党则是吸血鬼族群中最为自由,又孤独的一族。他们喜欢独来独往,行踪飘忽不定,自由散漫,但从不伤害人类。

         不管血族族群分立成几派,他们都有共同的始祖德库拉。作为吸血鬼之父的德库拉。一旦在我国境内遭到围杀。势必会引起吸血鬼族群的誓死反击。为了保护他们的始祖,将会有大批吸血鬼源源不断蜂拥进入我国境内,吸血鬼和人类的战争一旦触发,那如同末日降临般恐怖的灾难,将不可避免的降临到我国人民的头上。我国人民将付出惨痛的代价,承受着全国覆灭的危险,来为国际安保组织协会的这个提议买单。

         想到人类用血肉之躯与吸血鬼与大战的场面,苏磊感到了一股股彻骨的寒意,源源不断的从心底冒出,流向四肢百骸。

         国际安保组织协会副会长,义正言辞的演讲之后。

         白灵镇静的将手中文件合上,平静对在座各位说道,“对于国际安保组织协会副会长提出围杀德库拉的议案,我方持保留意见。毕竟血族是起源于罗马尼亚,是属于欧洲的一个族群。

         在我国境内如此大动干戈的围杀血族,不是我国人民所乐见的。

         竟然是属于欧洲的族群,我们会按照惯例,将所有踏入我国境内的血族遣送回国,移交给你们的当地政府处理……”

         国际驱魔协会金牌驱魔人言语激烈道,“遣送?哈哈,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一个笑话。如果是在这里,围杀德库拉,我们驱魔协会,将会派来更多更好的驱魔师,赶来协助。但是如果是遣送的话?不好意思,恕我直言。我个人并不觉得,我们谁能够有这种能力,替德库拉做主安排他的行程。”

         白灵淡然一笑,“这位先生的话,说的很有道理。我确实不认为驱魔协会的金牌驱魔人们有这种能力。毕竟连梵蒂冈的吸血鬼猎人们都保持了缄默,没有在这次关于吸血鬼的会议上露面。足可见德库拉的强大,有多么的令人胆战心惊。”

         白灵言语中的奚落之意,让欧洲代表们十分不满,却又无言反驳。他们不急于一时的口舌之争,而是将赌注压在了赫赫有名,又无拘无束的德库拉身上。他们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左右得了德库拉的思想。

         虽然他们并不清楚,一直在古堡内隐居的德库拉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但是他们根据魔党内部传了的确切消息,敢十分肯定,不久将有大批的魔党成员,涌入A市。

         一直不安分的魔党,终于要向离开了密党守护的德库拉下手了。这对于一直生活在血族阴影下的人们来说,是一个令他们十分兴奋的消息。

         血族每一次内战,都会让他们族群死伤大半。如此一来,剩下的血族又将历经一次漫长的休养生息,才能恢复到如今的繁盛。

         在各方势力中夹缝求生的人类,急于想要保住自己的国家自己的种族,依然选择了最可笑的方式,企图来解决问题。妄想将自己已经抱在怀中的炸弹,丢向另一个人,来换取自己的平安。

         可悲的人类,却忘了。在天神,仙魔,鬼怪,异族的眼中,不管是南半球,还是北半球,不管是白种人,黄种人,还是黑种人。他们都属于一个族群,有着共同的一个名字叫做人类。

         会议散去。

         留下的我国人员,都保持着凝重的沉默。

         白灵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站起身,冲着在座的各位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剩下的事,也只能靠我们自己了。希望大家集思广益,能够想出一个可以将伤亡降低在最小的办法,将德库拉送出我国境内。只要德库拉离开我国境内,我相信国际安保组织,将会有另一份议案,来维持人类和血族的关系。”

         会议继续进行着。

         白无常没了听下去的心情,站起了,恍惚的穿过墙壁,离开了各抒己见的会议室。

         外面的夜色依然那么的美丽,迷人。

         可惜,习惯于夜的白无常,也没了那份欣赏的心情。接二连三的恶性事件,令一向雷厉风行的白无常都感到了疲惫不堪。

         她知道有一个人,也许会给彷徨无助的人类带来希望。

         可是,作为朋友,对自己接下来将要做的事,又感到深深的愧疚和自责。这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同时也是最痛苦的选择。

         可,这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两全其美?

         有的,只是一个又一个,令人无力而又痛苦的抉择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