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9.说他肾亏?
        吴秀华看到陆墨轩一身军装,两眼霎时亮了起来,开口的话里头带着浓浓的激动。“太好了,部队里来了人,我们的田地有救了!”

         吴秀华话音刚落,安若就看到一*肩上扛着镰刀锄头的村民脸上溢满愤恨急匆匆地往田地方向走去。

         安若神色一紧,这些村民是想要和镇政府干架?

         洪晓梅和吴秀华身体绷得紧紧的,然后洪晓梅转身进了屋和赵红亮说了几句,最后洪晓梅手里头也拿着把镰刀准备出去。

         安若眼看着洪晓梅要走,立即伸开双臂拦住她。“阿姨,你们这样做太冲动了,事情非但解决不了,最后还会闹得不可开交!”

         陆墨轩走上前来,大手一伸将安若抬起的双臂给按了下来。“让她们去。”

         陆墨轩这话无疑是在鼓励洪晓梅,洪晓梅和吴秀华对看一眼,随即火急火燎地快步走了出去。

         安若看着气定神闲的陆墨轩,扬起拳头就在陆墨轩的胸膛上打了一记。“陆墨轩,万一镇政府也派了很多打手过来,村民肯定会吃亏。”

         安若说完后,抬脚就往前走。

         刚走了几步,安若的手就被陆墨轩一把拉住。

         安若转过头来,还没有说话,手上就袭来一股大力,紧接着,安若被陆墨轩拉着急速走出了院子,直接奔向田地。

         一阵阵吵闹声不断从田地中传来,安若远目一望,只见一大群人站在田埂上,正在激烈地争论着什么,安若跟随陆墨轩的脚步越走越快,前方的局势越来越不稳定,马上就有擦枪走火的架势。

         安若和陆墨轩快要接近人群的时候,村民和镇政府的人打了起来,一个村民抡起镰刀就往一个人身上砍去,霎时间被砍的人鲜血流了一地。

         镇政府的人看到同事被砍,手上动作也狠了,对着村民就是拳打脚踢。

         陆墨轩眉头一皱,然后放开安若的手,身形一闪,步伐极快地闪入了人群中。

         安若只听到嗷嗷呜呜几声大叫,不多时,人群就安静了下来。

         有很多村民和镇政府的人躺在了地上,除了几名受伤严重的,其他都只是受了点轻伤。

         看着站在人群中央周身散发浓烈气势的陆墨轩,安若的心为之一震,金黄色的光晕一圈圈洒落在陆墨轩的周身,笔挺的侧身刚毅不已。

         村民和镇政府的人看到突然冒出了一个穿着军装的人,心里都颤抖了下。有好多先动手打人的村民心里不安了起来,是他们先动的手。

         而那些镇政府的人心里也并不舒坦,征用田地本来是小事一桩,他们可以从中捞点油水,但这事一旦摆在台面上,他们轻则被撤职重则要去蹲牢房。

         陆墨轩刀锋一样的眼神在站在最前面几个人身上扫视了一圈,然后对着镇政府的人说道,“征用农民土地,要出示市政府的文件,镇政府没有这个权利。你们有没有文件?”

         安若看到田埂上躺着头上冒血的人,立即掏出了手机,拨打了120。

         如果镇政府没有走相应的程序就征收农民土地,肯定没有好果子吃。解决这事的最好办法就是通过法律途径,用武力解决终归是不好的。

         安若手机放到口袋里后,抬起脚走进人群,站在陆墨轩的身边。

         镇政府的几个人脸上都露出了诚惶诚恐的表情,而一旁的村民唇瓣抿地紧紧的,惨白不已。

         安若抬头问向陆墨轩,“你怎么对他们说的?”

         现在周围的人表情一个个就像被吓傻了一样,安若视线在人群中扫了一圈,发现了洪晓梅和吴秀华,她们两人的表情也不是太好。

         陆墨轩看了安若一眼,出口的语调很低沉,“我刚才打了个电话通知了市里国土局的人,也顺带打了个电话到分军区去。”

         陆墨轩这话说的慢悠悠的,但里头的意思却是相当骇人。国土局和分军区,军政一起来调查这件事!

         安若眼睛一眯,镇政府估计要从头到脚换血了。一批官员要落马,搞不定还要牵扯到市政府的人。

         洪晓梅带着惊慌的口气支支吾吾出声,“我们几个乡亲刚才激动了点才出的手,行行好,别抓他们去蹲大牢,土地是我们的命,要不是镇政府这样逼人,乡亲们也不会动手。”

         一众乡亲纷纷附和,有几个人弯下腰,紧张地看着几个受伤村民的伤势。

         陆墨轩什么话都没有说,动作十分利索地蹲下,手揪起受伤村民的衣摆,哗啦一声,宽长的布料被扯了下来。

         陆墨轩用布料在村民受伤的头部饶了几圈,然后打了一个结。

         如法炮制,不一会的功夫,几个受伤的村民还有镇政府的人全都被包扎好了伤口。

         临时制作的止血绷带只能减缓流血的速度,陆墨轩站起身,拿出手机就要拨打120。

         安若走上前一把按住陆墨轩的手,“我已经打过了,120动作快的话,现在就在路上。”

         陆墨轩眉眼一挑,拿着手机在安若的头上轻轻一敲。“老婆,你真的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安若嘴角抽了抽,陆墨轩再次挑战节操的底线。

         安若抬手拉住陆墨轩两边嘴角,硬生生将他嘴边的笑意给抹平。“陆墨轩,你脸皮比城墙还厚!”

         陆墨轩抬手拉住安若揪住他脸的手,“城墙这点厚度,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上校大人,我们只是奉了上头的命令来办事的。做出决定的不是我们,这事如果真查出什么来,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几个镇政府的人十分快速地说着,左右脸颊一边红一边白,和小丑有的一拼。

         安若抢先帮陆墨轩回答了,“你们知道无故征收土地触犯法律,非但不举报还帮着上司办事。现在就想推脱责任?还有……”

         安若看了眼在场的村民,继续说道,“以后遇到这种事情,不能凭一时冲动,要采取正确手段。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法律会还你们一个公道。”

         一众村民被安若说教地连连点头。

         陆墨轩双手环抱于胸前,这事一了,他就要和安若好好算账。说他没精力生孩子,变相地说他肾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