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例不虚发】
        “成功了!”

         姜白一指之力,竟让坚固青石龟裂开了一道道缝隙,化为几块小青石分散开。下丹田一阵阵暖意传遍全身,特别是与食指相连的手阳明大肠经,仿佛打开了禁锢已久的闸门,磅礴脉气比以往雄厚了不知凡几!

         下丹田是精血汇聚之所在,开辟下元能够大大增加筋骨的力量,所以大多数修炼外功硬功的人都首先开辟下丹田。

         “力量比之前增加是五六倍,我自身的体质隐约也改变了,只不过尚不明显。”姜白从裂开的青石上站起身来,轻轻挥动着胳膊,“怪不得人们常说后天三境,提升一境就有着非凡的改变!我仅仅是初步感应到了下丹田,将其与手阳明经脉贯通,只能算作一元境入门的层次,身体就有了如此大的飞跃!若是今后开辟中元、上元两大丹田,不知道要变强多少,不过需要的时间恐怕要以几十年来计算了。”

         习武之人,开辟丹田是最为重要的环节之一。

         正常情况下,开辟一处丹田,首先需要意守丹田,用意念去感应。不同天赋的人所花时间不同,如果是练武的奇才也许只需要一个时辰,而愚笨之人一生不能感悟到丹田位置也是有可能的!不过通常来说,绝大多数习武之人在感应第一个丹田时往往要花上数个月时间。意守丹田成功后,就是感应经脉了,用意念引导丹田气通行脉道,至此才算一元境小成,这个阶段又要修炼上半年左右时间。秀秀的《落英十三剑》,小胖的《铁罗汉功》,都是这种先丹田、后经脉的修炼方式。

         “白眉师父的功法果然霸道,回去要通知秀秀小胖改用这个方法开辟丹田!”姜白感叹了一声。

         《庚金神指》里面修炼顺序与寻常完全相反,先要意守经脉,再随脉气贯穿一个个穴位,最终到达丹田,较寻常方法果然方便许多。姜白在修炼过程中,由于有着长达一个月疯狂戳树之举,右手食指及与其相通的手阳明经异常发达,所以灵机一动发明了“感受凉意”这个方法,让修炼成功的时间再次缩短!

         仔细算一算,自三月中旬姜白得到了《庚金神指》,连续戳树一个多月,完成了第一阶段,随后用白眉师父的方法逆向开辟丹田,尝试了十几天,最终小有所成,一元境正式入门,总共算下来不过一个半月的时间!

         “哈哈,我这样算不算天赋异禀呀!”

         姜白心情大好,放松地伸了个懒腰,望着滔滔不绝的沧水道:“这里景色多美,而且没什么人来打扰,最适合练功了,回去告诉秀秀小胖!对了,我先去荒庙一趟,收拾一下藏在那的东西。”

         ……

         红莲寺,客房。

         闻九娘穿着一条淡红绸缎长裙,斜倚着窗棂,双目轻轻闭着。

         此时敬香时间已过,寺院里恢复了往常的宁静,只有一声声木鱼敲击声隐约传来。

         “没想到,红莲寺果然是一处清静所在,除了敬香日敬香礼佛的人稍稍多了一些,平日里倒是真的安静祥和,难怪不少成名剑侠在年老之后都愿意青灯古佛了却残生,躲清静啊!”闻九娘抬起纤细手臂,轻轻伸了个懒腰,闭目道,“哪像我们天下镖局,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乱哄哄的,让人心里难以平静!”

         “九姨,你才三十岁,怎么人未老心先老,开始求清静了?”娇小少女此时换了便服,坐在桌案旁认真翻看着一卷薄书,带鞘长刀立在身边。

         “还不是给为们余家走南闯北地运镖,身心俱疲!”闻九娘佯装怒意,挥了挥手道,“还有,海韵你以后不许提我的年龄!伤心事啊!”

         “先天真人,法相初成,早就突破了常人百二十年的寿元限制,九姨你何必在乎年纪?”余海韵头也未抬,依旧专注地读着桌上的薄卷。

         闻九娘闻言一笑,闭着的双眸微微闪动了一下。

         天下镖局,天下第一镖局。

         六十余年前,挎刀少女余海韵的祖父,“血刀”余庆亲手创立天下镖局,凭借一口化血神刀,硬生生杀出了东南西北四方镖路,使天下镖局伏首。

         余庆临死之时,因子女早亡,孙女余海韵尚未成年,便将天下镖局托付给自己两位亲传弟子,也就是如今镖局的大当家金家农、二当家尹西客。金、尹二侠在老镖主余庆撒手人寰之后,果然励精图治,认真经营镖局,十几年下来,非但没有堕了天下镖局的威风,反而创立四方四色镖旗,使镖局风头更进一层!

         东路镖青狮旗,旗主“神剑”葛兰葛大先生,一柄“太阿剑”威震东海;西路镖白蛇旗,旗主“今生莫见毒公子”林思哲,专使天下奇毒,西路群寇闻风丧胆;北路镖黑狼旗,旗主“刀剑双奇”贺无名,在天下镖局中武功最高,已经是先天第三重境界,位列神机阁《蟒》榜第十名;而南路镖赤鹰旗旗主,就是被余海韵唤作“九姨”的闻九娘,以智谋见长,专修眼功,江湖人称“神目”闻九娘!

         这次沧海之行,目标是使天下镖局鲸吞扬威镖局,闻九娘奉金、尹二位当家之命,同余海韵一起前来,半是指引,半是保护,毕竟余海韵是老镖主余庆的唯一骨血,也是未来天下镖局的继承人!

         “想不到斩仙飞刀还能这么用!”

         余海韵忽然兴奋地一拍桌子,俊朗面容上半是惊讶半是激动,赞道:“太白剑客不愧是郑夫子推荐的作者,笔力和想象力都非同一般!九姨,我捡到宝了!”

         “斩仙飞刀?”

         闻九娘皱了皱眉,上午二人逛街之时,余海韵的确买了一本郑夫子推荐的侠客小说,她对这种东西毫无兴趣,于是没有打听,此时听余海韵如此兴奋,不由得道:“难道这本小说主角写的是斩仙飞刀之主、陆压道人?”

         “的确是斩仙飞刀,主角却并非陆压,而是一个叫纪飞扬的痴情男子!”余海韵兴奋不减地解释道,“此人一生凄苦,幼时偶得陆压传承,练就斩仙飞刀,年纪轻轻就名列《兵器谱》第三位,被仇人陷害,心上人诗瑶死于自己怀中,悲恸之下他远走关外,从此再不踏入中原之地,如此便是十六年……”

         “他对诗瑶用情极深,即便身处北地,亦不能忘怀,相思入骨之时,便用斩仙飞刀雕刻出一个又一个诗瑶的雕像……”

         “雕像?这作者……”闻九娘愣了一下。

         那可是斩仙飞刀啊!

         横压一世的斩仙飞刀!至今在《兵器谱》排名第二位的斩仙飞刀!居然用来雕刻……

         “初读之下我亦觉得意外,可仔细想想又在情理之中。”余海韵目光明亮,轻轻说道,“古往今来,人们往往被斩仙飞刀的名头震慑,提到它,就想到它杀人无数,想到它横压一世,却忽略了它本质仍是一把刀!既然是刀,用来雕刻也未尝不可,何况是雕刻死去的恋人!不过……”

         余海韵拿起薄书,找到一段句子,嘴角微微勾起:“不过太白剑客这段句子写的不好,‘斩仙飞刀,横压一世。屠神屠魔,例不虚发!’

         读起来怪怪的,不够精简,我要写信建议他修改……”

         “斩仙飞刀,横压一世”是江湖上对陆压道人固有的评价,“屠神屠魔,例不虚发”则是姜白的续写,为了让主角和陆压有所区别。

         “纪飞扬痴情入骨,与世无争又总被破卷入,屠神屠魔什么的,和他的气质不服。至于横压一世,是陆压的专有美誉,不如删去!”

         余海韵兴致勃勃找出毛笔,蘸饱墨迹,在句子上轻轻一划,原句便删改成了:

         “斩仙飞刀,例不虚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