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楚帝再现
        一个人要背负多沉重的耻笑,才能挣扎在光明与黑暗里无声的期盼又沉沦的绝望?

         肖苏生不知道,她看不见云瑶华轻轻一笑风姿绝伦的美丽,却看见了赢无双那双眼睛中蕴含的无声痴狂。

         说什么将相王侯,说什么美人如梦,只怕他眼里只有那个天凤王朝最美丽最尊贵的女子。

         云瑶华从容的入驻主桌,风无梦便坐在她的下首,风无梦是风姿绚烂的女子,有无数人心倾,虽然为武将,却也精通琴棋书画,她的剑舞更是一绝。

         云瑶华唇角含着淡淡的笑:“无梦,今日春风宴,你可讴歌舞剑一首?”风无梦自然知道云瑶华这般做是为了什么,她离京五年,原本的威望只怕都没了,如今先以奇门手段一扫各家闺秀的自视甚高,再以风华倾城之美惊鸿一面,如今再指使一下在场地位最高的受邀女子以艺娱己,看似张狂,实则有度,连三品大员武将,还是个绝色的女武官,只怕这么一幕走起之后,云瑶华在这些女子心中也竖起威望了。

         在皇室式微的今天,她先在京都闺门中独树一帜,盛名之下,自然有无数人会对她好奇。

         “公主殿下厚爱,自然可以。”风无梦虽然在私底下可以和云瑶华肆无忌惮,但是明面上她定然要给予云瑶华足够的尊重。

         美艳与英气同在的女子从容淡笑,抽出长剑一个翻身走入宴场中央。

         那英华卓绝的风姿几乎惊艳了在场的所有女子。

         “长歌大漠风尘起,兵谏直上惊云月……”那剑舞凌厉而华美,透着一股子叫人心惊的冷凉,实在叫人惊艳,那歌声也是极其嘹亮的,靡靡艳艳中透出激昂,花魂月下,红颜英朗。

         一如风无梦给人的感觉,明明是绝色的美人,却不在闺房,素手芊芊舞枪弄剑,靡艳的风情透着不逊男儿的豪迈英气,实在诱人的很。

         歌舞毕,云瑶华轻轻鼓掌,舒朗的眉目似淡笑云烟的风情,她淡淡道:“多年不曾见,无梦的风姿比之当年更是绝伦,不愧是我朝的第一女将,只怕这些年未嫁独身的心狠,让不少男儿心碎了吧!”云瑶华如此说话也不算放肆,她身为如今的唯一皇嗣,当年又才高八斗文武皆第一,令人惊艳的颜色至今仍旧未从某些人眼中心里褪色离去过。

         风无梦暗暗无奈了一把,实在头疼云瑶华私底下那这个取消她不算明面上还拿这个打趣她,虽然这能给她添面子,可是她实在不想要这样子被人羡慕。

         她是武将,当在战场建功立业封候拜将,让无数男子心悦诚服,无数女子向往追随。

         风无梦灵眸一转,是水色月冷般的清宁,然而轻轻一笑,妍媚的风情中生出夭夭的绚丽茂盛。

         “殿下打趣我了!”一挑眉头,斜飞的眼风魅色横生,看她明明笑得绚烂,然而眼底却藏着一层冰凉的平静和淡淡的无奈,惹得云瑶华心中实在觉得有趣。

         “做过来吧!”云瑶华呵呵一笑,命人搬来一套宴桌,让她跪坐在自己下方,这一亲近的举动让在场闺秀又是羡慕不已。

         赢无双坐在云瑶华的左下首,一直沉默不已的饮着酒,俊美绝伦的冷漠容颜透着寒意,却也无法抵挡闺秀们的倾慕之意。

         他不是锦绣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有绝世之容,风华之姿,更是当朝第一世家的嫡子,虽然二十余岁仍未娶妻,却依旧是许多闺秀的意中人。

         可是在场谁都看得出来,他一双眼睛只看着云瑶华。

         肖苏生暗暗发愤,她觉得云瑶华已经把赢无双当成自己的影子了,可是那样风姿绝世的公子,为什么狠得下心看不见他的痴情?她不妒云瑶华胜过她千万的绝色容颜,却嫉赢无双那双清冷空灵的眼睛只看得见她。

         云瑶华饮酒正值甘处,忽然觉得有一阵冷光凝视着她,顺着感觉不动声色的看去,只看见一个容颜极美的少女悲怨的看着她。

         这种目光她不陌生,当年在楚宫中她独得楚长笑宠爱,每每出现妃嫔眼中,得到的便是这般目光。

         只是她为何会是这般目光?无趣的撩弄手中的酒杯,云瑶华出神的猜测着,也许是云泥之别的嫉妒,也许是情恨难圆的悲愤,究竟哪一种,她有点儿好奇,当初凤京之中恋慕她的高门公子极多,然而五年过去为她独身不娶的男子唯独赢无双一个,赢无双当年可是和她哥哥云遥歌并称帝都两大美男子,倾慕之人无数,赢无双倾慕她的事情可谓人人皆知,较之云遥歌,赢无双身份稍低,可是痴情的脾性更让许多闺秀难以自控的倾慕。

         可惜……这世道女子难做,痴情的女子更是难做。

         暗中忽然又一顾杀气袭来,云瑶华绽开了一副潋滟的笑容,四面的乐器声突的停下,闺秀的尖叫声四起。

         黑衣刺客从不知名的角落趁机而出,刺杀了不少闺门娇女,云瑶华面色一寒,笑得越发美丽而冰凉。

         随手从侍卫手上拔出一把制式大刀,华艳的衣裙随着她的翻身在空气的流动中翩然起舞,美人横刀,那冷厉而肃杀的艳美直击人的心脏。

         她的眼中带着几分讥讽,凝视着款款从大殿门口走入的黑衣男子。

         那从容不迫的雍容天成,那轻描淡写的瑰姿艳逸,非龙章凤姿不能形容,一见之下叫人心口都是一阵震撼的没了心跳。

         又是他!在她想放过他的时候逃了不说,还一次次的挑战她的的极限不断出现在她面前,就不怕真有一天她不念旧情把他杀了吗?

         冷笑一声,云瑶华冷然道:“无双,你可知这世道的君子和伪君子之别为何?”

         “公主请讲!”

         “君子便是知道自己再想要什么,道德底线的束缚和自我约束也不会让他们去做违背自己内心良知的事,可是伪君子的良心可是被狗吃了。”

         这分明就是指桑骂槐的说他,楚长笑悠悠然的听入耳中,漫不经心的神色不经意透露出一丝狠历:“猫儿再怎么叫还是猫儿,只是生气的时候不好顺毛,不仅不好顺毛,还会咬人呢!要是猫儿咬人……华儿,你说该怎么办?”

         这一声华儿叫的格外暧昧,云瑶华却不动气,只是呵呵冷笑,快笑出一坨冰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