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第 28 章
        第二十八章

         岱川记忆不错,从缪缈脸上初露峥嵘的脸蛋上隐约看出了一丝熟悉。

         他之前见过……

         过了会,岱川脸上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缪缈趴在杯壁上一动不动地装死,尽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只为了让眼前的大Boss最好能忽视自己。

         可是……事与愿违。

         岱川靠在身后的软垫上,斜斜地用眼睨着趴在杯壁上的缪缈,轻启薄唇道——

         “文家。”

         缪缈小半截浸在水里的小腿肚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看向面前深不可测的岱川,眼里一点点泻出难以抑止的惊恐。

         原来,他已经猜到了。

         这样大变活人,活人变小人,按道理来说岱川就算不觉得惊恐也会有那么点好奇吧。

         但是眼下……是个什么情况?

         岱川说完话后便合上眼,靠在靠背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缪缈半身浸在茶水里,看了看眼前的岱川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狼狈,刚刚岱川将她丢进茶杯里让她从里到外浇了个透心凉。

         缪缈左看看右看看小心翼翼地从茶杯里抽出一条腿搭在杯口,动作缓慢尽量不惊动眼前闭目养神的男人。

         可是缪缈不知道,从她出水的那一刻,岱川已经知道了,听着耳边的声音,岱川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指节大的小人艰难地爬出比她还高的茶杯。

         怎么想怎么有趣。

         缪缈艰难地从茶杯里爬出来,一身湿淋淋地跪坐在小几上,好在天气炎热哪怕浑身湿透了也不会觉得冷。

         缪缈盘坐在小几上,拿眼瞅了瞅眼前的岱川,又扭头瞅了瞅不远处的车门,心里快速计算着自己逃出生天的可能性。

         岱川睁开眼就看到缪缈那双晶莹剔透的眼睛灵活地乱转,他不消一眼就知道缪缈心里的小算盘。

         “外头有十二影卫在各个方向守着,你逃不出去的。”

         啊咧?

         缪缈扭头看向居高临下看着她的岱川,渐渐品味出了岱川其中的意思。

         简而言之就是——外头都是老子的人,你这幅德行还是少动点歪心思。

         心累……

         可缪缈哪怕听懂了还是对着岱川眨巴眨巴眼睛,一副很傻很天真的模样。

         “呵……”

         岱川轻嗤一声,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马车渐渐停下,门口的孔甲立在车边开口道:“爷,到了。”

         “嗯。”

         岱川应了句后将坐在桌子上的缪缈又像捻宠物似的,拎起她的后衣领往手掌上一丢就往外走去。

         期间里在车边的孔甲没有对岱川手里的缪缈投以多余的一眼,甚至是余光都不曾飘过缪缈。

         主上的占有欲,他还是不要挑战为好。

         孔甲静静立在一旁就像一个隐形人般,岱川手托着缪缈经过孔甲面前时,突然开口道:“把东西送到我房里来。”

         “是。”

         两个人似是而非的对话让缪缈忍不住在心里猜测他们说的到底是什么。不过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她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东西肯定和她有关。

         终于要对她施以酷刑严加拷打了吗,果然她猜得没错,岱川这种大变态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地放过她。

         可是缪缈不知道的是,有些事情她猜中了开口却没猜中结局。

         岱川带着缪缈进了自己的屋子,期间一进屋,缪缈就被屋内华丽奢华的装修布局给小小地惊了一把。

         书上说,岱川喜欢天下中的极品,身边物什都是极品,吃穿用戴皆是普通人一辈子都摸不到的珍宝。

         缪缈一进屋见到屋内的装饰也算是体会到了有钱人的奢华生活,这还只是岱王爷临时落脚的地方都已经那么舒坦奢华,那么他的大本营不知道其中到底有多少奇珍异宝。

         说实话,如果不是岱川性子过于让人捉摸不定,她说不定都要求着嚷着要抱大腿了。

         缪缈最后留恋地看着眼屋内金光闪闪的琉璃宝瓶,闭上眼准备做一个真正的勇士直面淋漓的鲜血。

         可没想到岱川将她放在桌子上后就坐在她面前的凳子上,和她玩起了大眼瞪小眼。

         两人面对着面,一时间屋内落针有声。

         “哈……哈……哈啾!”

         还是夜里的一阵凉风过堂,缪缈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将两人间的沉默打断。

         岱川听到缪缈的哈欠声眼底亮光一闪而过,伸出手将她脑袋上的随手用布条扎起来的马尾轻轻一扯。

         三千墨丝倾斜而下。

         自从吃了那颗洗髓丹后,缪缈自觉头上那堆杂草般的头发渐渐越来越柔顺,摸起来的手感简直好得不得了。

         刚想着,就见一道黑影从自己脑门前掠过,只见岱川的手指轻轻搭在自己的脑袋上,食指和拇指摩挲着她的头发。

         动作轻柔,好像怕一用劲就弄坏了她似的。

         缪缈忍住不去蹭那温热的大手,心里不停地盘算岱川到底想干什么。

         这时候门口传来一阵规律的敲门声,岱川收起手指,淡漠地开口道:“进来。”

         话音刚落,就见孔甲端着一个乌木托盘脚步轻盈没有一丝声音地进了屋,将手里的托盘放在离缪缈最远的桌边上后,孔甲又像幽灵般无声地离开了。

         冷不丁的,缪缈突然打了个寒颤。

         岱川将眼前这个小东西的一举一动都纳入眼中,看到缪缈浑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岱川这才起身将托盘里的装了热水的小木桶放到缪缈的身旁。

         缪缈看着身边的木桶,又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岱川,还没来的急想明白其中的联系就被岱川扯开身上的衣带,一件件脱下。

         打住!

         缪缈回神赶紧护住了自己身前最后岌岌可危的衣服,刚刚差点她的清白就不保了!

         岱川好整以暇地看着缪缈眼里粲然的怒火,嘴角的勾起的弧度更大了。

         “怎么,还害羞了?”

         岱川嘴角挂着笑心情大好地开口询问道,缪缈听了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啐,不要脸。

         岱川看到缪缈那雪白的卫生眼嘴角笑得更开怀了,朝着缪缈伸出手准备抓着这个小东西。

         可是缪缈哪会那么乖乖就被抓住,在一张桌子上左爬右滚就为了躲开岱川的禄山之爪,小小的身子格外灵活像条泥鳅一样,岱川又不强行抓人省得弄伤了小东西倒不美了。

         一时间岱川确实有点捉襟见肘。

         岱王爷一生顺风顺水,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抓不到那个灵活滑溜的小泥鳅,岱川不由沉下脸,冷声道:“给我站住。”

         缪缈听到岱川夹杂着怒气的话忍不住脚步一顿,岱川见缝插针抓住了那个到处乱窜的小泥鳅。

         岱川手指夹住缪缈毫不怜香惜玉地将人往小木桶里一丢,可哪怕动作看起来粗鲁最后还是卸了□□分的力道。

         缪缈又呛了一大口水,这一回不是别人的漱口水而是结结实实自己的洗澡水。

         岱川居高临下地看着在小木盆里的不停咳嗽的缪缈,毒舌道:“没有二两肉羞个什么劲。”

         缪缈闻言不服,下意识挺胸却发现自己现在就是个贫乳萝莉,胸前还真没那二两肉……

         “是你自己洗还是我帮你?”

         岱川站在桌子旁边看着垂头丧气的小东西开口问道,满意地看到小东西一个激灵,恢复元气灵活地钻进飘满花瓣的小木盆里,一时间看不见人。

         岱川也是好脾气,小东西不见了他也不急,反正无论怎样她也逃不出方圆五里之外。

         没过一会,就见一只白皙光滑的手臂从花瓣中伸出来,一件件湿漉漉的亵衣便被甩出桶外。

         缪缈用行动证明了她的选择。

         开什么玩笑,岱川帮她洗澡,她可不像短寿。

         岱川轻嗤一声倒也没说什么,将托盘里孔甲准备好的迷你小衣放在木桶旁边便离开了房间。

         也不知道孔甲在那么短的时间里从哪里弄来那么小的衣服,不过作为岱川手下第一人,准备这些个东西对于他而言应该也不算什么难事。

         缪缈在木桶里憋了好久,直到实在憋不住了才冒出个小脑袋在水面上呼吸着新鲜空气。

         咦?岱川呢?

         缪缈左瞧瞧右看看确认整间屋子里都没有那个慑人的大BOSS的存在,忍不住心中一激动轻轻吹了一声口哨后赶紧捂住了嘴。

         她要时刻谨记着岱川那个变态的听力。

         虽然不知道岱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既来之则安之,哪怕要砍头也等她好好洗个澡再说。

         缪缈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刚刚捯饬出身上新衣服的穿法后,岱川手提着食盒走了进来。

         缪缈无语地看着岱川,这人是掐着时间点进来的吧。

         岱川提着食盒慢慢走进看到坐在苹果柄凹槽处百无聊赖晃着脚丫子的缪缈,将食盒放在缪缈面前一层层掀开,不同的食物的香气扑鼻而来。

         缪缈眼睛微微一亮,这些天她为了存功德点可是一直啃着肉包子,虽然不饿但是嘴里淡得能出鸟。

         岱川将一众小糕点放在缪缈前面,这些点心还十分用心地做成了十分小巧的模样,哪怕缪缈现在是拇指姑娘的行态也能抓在手里吃。

         缪缈馋虫上脑就差狼嚎一声二话不说就往点心上扑去,却没想到没扑到点心却扑到了一个软软热热的东西上。

         缪缈抬眼一看,原来是岱川伸出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不让人吃东西会遭天谴的!

         缪缈横了一眼岱川,眼里带着岱川从未见过的神气和机灵。

         岱川微微一笑,压低声音就想海妖诱惑水手般地邪魅道——

         “小东西你想吃这些香香软软的小点心么,想的话回答我一个问题就给你吃一个。”

         缪缈大惊,果然,原来“严刑拷打”在这里等着她。

         用美食诱惑,简直卑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缪缈惊恐地看着岱川,她想得果然没错,岱川就是想从她嘴里套话。

         缪缈看着眼前岱川的大手,沿着手臂一直看到了岱川那张平凡无奇的脸上。

         那张脸不知道动过什么手脚,反正缪缈一点都看不出来有任何的破绽,若不是那身标志性的红衣,缪缈可能都认不出来。

         但是现在岱川那双美丽的眼眸正盯着她看,一时间缪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岱川双眼微眯,诱惑道:“小东西,回答我一个问题喂你吃一样东西。”

         喂?!

         缪缈睁大眼看着岱川,呵呵哒,要是他真喂她吃东西,大概她要夭寿吧……

         不是大概,而是一定夭寿呀!

         缪缈赶紧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岱川见了不由微微一笑静静看着她,半响后才开口语气缓慢却带着不知名的危险,说道:“不回答?”

         缪缈立马摇头,一脸的诚恳正直。

         岱川笑了笑,将面前的洗得香喷喷的小妖精捻在手心里,放到自己眼前两人又开始玩起了大眼瞪小眼的游戏。

         真无聊。

         缪缈虽然不知道岱川到底想干嘛,但是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目前她是没有任何生命危险,所以升起的警惕心也渐渐弱了下去。

         如果岱川真想撬出她嘴里的东西,招待她的就是铁链刑具,而不会一来又是洗澡又是新衣服,

         虽然这么一来,她更迷茫了。

         岱川看着手心上歪着脑袋看着他的缪缈,不知道眼前这个小东西在想什么,不过在他面前走神,她还是第一个。

         “小东西,回神了。”

         缪缈听到岱川的话赶紧回神看着他,一脸傻不拉几的迷茫表情。

         岱川伸出手用指尖戳了戳缪缈光洁的小额头,看着缪缈吃痛得立马捂住自己的脑袋,岱川笑得人畜无害。

         缪缈捂住脑门,忍住丢卫生眼的欲wang,低下头还是偷偷地瞪了一眼岱川。

         岱川玩够了慢慢坐在凳子上,靠在桌角旁懒洋洋地靠在桌子上,慵懒问道:“小东西你从哪里来?”

         贫道从东土大唐而来去西天取经……啊呸!

         缪缈闻言却不做声,又歪着脑袋一脸懵懂地看着岱川,

         “呵……” 岱川轻笑一声。

         过来良久就当缪缈以为自己蒙混过关的时候,岱川突然敛容,眼底没有一丝笑意,淡淡道:“别给我装傻。”

         缪缈闻言立刻收回脸上那副傻了吧唧的表情,朝着岱川微微摇了摇头。

         岱川见状,道:“不知道,还是……你不说?”语音到了后面有了一丝丝的危险气息。

         缪缈就像最能察觉危险的小动物,微微抬手指了指自己嘴巴,然后低下头心灰意冷地摇摇头。

         “哦?”岱川靠在桌子上更慵懒了,声音也带上了一丝丝的魅惑,道:“不能说话的小哑巴?”

         啊呸,你才是不能说话的哑巴!

         脑袋里这么想但是面上缪缈却是像无比低落似的,一直低着头动作极其轻微地点了点头。

         岱川意味不明地轻笑一声,好半响才悠悠道:“还真是一个小可怜呐……”

         一语双关,这句话里似乎还有别的更深的意思。

         缪缈不解,这是相信了她的话?

         不管岱川信不信,她那副可怜兮兮样子总归要做足了样子,缪缈低着头伸手抹了抹脸上,好像在拭去脸上的泪水。

         可是擦着擦着,鼻尖突然莽撞地窜进了一股香喷喷的桂花味。

         缪缈擦泪的动作忍不住一顿,微微抬起一点点头,看到眼前出现的比她两只手大那么一点点的桂花糕。

         想吃!

         缪缈闻着桂花的香味,喉间忍不住吞咽了一下。

         似乎听到什么,岱川脸上的笑更开怀了,好心道:“看你那么可怜,吃块桂花糕,嗯?”尾音绵长就像小时候吃的龙须酥,入口干脆回味绵长。

         可是不解风情的缪缈听到岱川那道诱人的声音,不但没有什么体味出其中的风韵,反而觉得肚子更饿了。

         她想吃龙须糖了。

         既然岱王爷都已经发话了,缪缈微微抬头两只手从岱川指尖抢下那块桂花糖,转过身背对着岱川像个小仓鼠躬着背一点点地啃着桂花糕。

         岱川不知为何,哪怕只是看着小东西一点点吃着东西他都觉得心情跟着一点点变好。

         呐,大概是因为这就是投食的快乐吧。

         岱川看着小东西快速把一块桂花糕吃完了,又乖乖地转了过来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

         刚刚果然没哭。

         岱川随手又拿起一块八宝酥递了过去,缪缈一把抢下来后又背对着岱川一点点啃了起来。

         嗷,没想到古代的点心居然那么好吃,比她以前吃的正宗太多。

         缪缈吃完后又默默转了回来,眼睛亮亮地看着岱川。

         可是好半响岱川都没有继续投食,缪缈等不及伸长脖子朝岱川身后的小盘子上面看,一伸一缩一伸一缩,像一只可爱的鸟宝宝等待着鸟妈妈投食。

         岱川好笑地看着缪缈这幅德行,眼底含笑地伸手帮缪缈拭去嘴角的残渣。

         缪缈看着岱川从她脸上扒拉下得渣粒,白皙的脸蛋突然一下子变得通红,将脸埋在手心里又将身子扭到了背后。

         “哈哈哈……”

         岱川不由放声大笑,这个小东西居然还害羞了。

         不过,小东西害羞的模样还蛮有趣的。

         孔甲立在不远处闭目养神,听到屋内传来的动静不由一愣,随后一向面无情的脸上突然勾起一抹淡笑。

         主上……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开怀大笑了。

         屋内。

         背过脸去的缪缈压根不是害羞,那时丢脸啊,那么大了居然还沾了饭粒在脸上,尤其是在大BOSS面前。

         丢脸啊!她真心不是故意卖蠢的!

         要怪就怪,点心太过美味,对,没错!

         岱川心情大好地将缪缈托起朝床走去,缪缈突然觉得自己悬空在半空中,眼睁睁地看着桌上小巧而精致的美食离她远去。

         心痛啊!

         岱川似乎察觉出缪缈心里的不舍,难得心情好地多说了一句:“晚上吃太多不消食。”

         小丁之前说过,养宠物一定不能让它们吃太饱,尤其是晚上,不然它们口不能言吃撑了肯定会难过死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岱川记住了这句话,以前他懒得养那些娇气又没用的宠物,他觉得太过无聊无趣,但是现在他觉得养一个娇气又没用的小妖精好像应该有点意思。

         作为喂养者,岱川觉得自己不让小东西再吃下去是正确的。

         缪缈不知道岱川心里的想法,只是突然想起现在已是接近凌晨,难怪她之前又累又饿。

         温饱问题一解决,缪缈坐在岱川温热的手心上有点昏昏欲睡,岱川将缪缈放在他的枕边后转身去桌子上找孔甲准备的小东西的床铺。

         等他拿着那羊脂白玉雕琢而成的迷你小床走到自己床边的时候,发现小东西已经趴在软绵的床垫上呼呼大睡。

         岱川小心翼翼将缪缈捻起来放到铺了锦垫软绵绵的床铺上去,看着小东西蹭了蹭她的小枕头,然后又甜甜地睡了过去。

         岱川现在与小女孩第一次收到芭比娃娃的心情有点相似,他的心情终于不再是以前那般平淡如水,而是平静的心湖上扬起了微微波澜。

         岱川将小被子帮缪缈盖上,第一次帮被人盖被子尤其又是那么小的小姑娘,岱川手脚有些不知轻重,一不小心蹭到了熟睡中的缪缈,差点将睡梦中的小人儿吵醒。

         好在缪缈砸吧砸吧嘴转了身后又甜甜地睡了过去。

         岱川安置好缪缈后便翻身上了床,不知为何,以前以他犀利的听力若是不以内力封闭一般是久久睡不着。

         但是今天他没有将听力封闭,而是听着身旁小东西轻轻浅浅的呼吸声,岱川也渐渐地睡了过去。

         百年难得一见,主上今天居然没有早起!

         暗影每天除了提高警惕观察周围的环境以及保护主上的安全外,他们唯一的乐趣就是用眼神八卦周围发生的新鲜事。

         不过千万不能出声,还是因为岱川那变态的听力。

         所以大家训练出来的眼神无声交流被用来交流八卦,若是岱川知道了这事,不知道他该作何感想。

         岱川倒也不是没醒,按照他的习惯来说早在太阳出来的那会他就醒了。

         若是往常闻言,他会到院内练功舞剑,但是今天他醒来看到枕边睡着了的小东西,晨间脑袋灰蒙蒙的一切瞬间染上了色彩。

         就像是初生的婴儿对世界的好奇,现在缪缈就是他的全世界,她的身上有着他怎么查也查不到的来历。

         好像她是凭空出现而来,突然而来哪天会不会突然离开?

         缪缈现在对于岱川而言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她身上的谜团他准备一个个亲手解开,这让他无趣的生活稍微有了点新奇的事情。

         所以在缪缈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岱川支着手撑在穿上微笑着看着她,缪缈有一瞬间的恍惚,刚想开口说话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赶紧闭上了嘴。

         岱川明显注意到了这个小细节,却还是若无其事地开口道:“小东西,早啊。”

         早你个头!一大早见到整个早晨都不美丽的!

         缪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睡在岱川旁边,但是看到他一脸捉狭的笑意,缪缈低头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确认没有出差错后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极少有人知道缪缈的起床气,在她刚刚睡醒的时候,所有人最好离她三米远,因为一旦碍了她的眼后果很严重——

         笑笑笑,笑什么笑,披着一脸假脸还笑得那么淫dang,真不要脸。

         虽然“口不能言”,但是却丝毫不会干扰缪缈吐槽毒舌的脚步。

         岱川见小东西也醒了,便慢悠悠起身,缪缈面无表情地盯着眼前这个就连睡觉都穿着一身红衣的男人。

         死变态。

         岱川起来后穿戴好便走到床边将是一脸面瘫的缪缈捻进手心,两人一个笑脸盈盈一个面无表情,岱川开口和煦道:“小东西,洗漱后吃东西。”

         恋童癖。

         岱川不知道缪缈心里的毒舌吐槽,将一个小毛巾和小玉盆放到她面前,缪缈随手擦了擦脸依旧是那副要死不活的面瘫表情。

         岱川倒也没在意,满意地看着缪缈洗完脸便让人将早点端了上来。

         其中的缪缈的都是小碗小蝶小筷子,就连她的菜都是格外精细的小菜。

         由此可见……岱土豪是有多无聊,在短短的一夜之间就捯饬出这么一套。

         缪缈在吃饭的过程中终于慢慢品味出其中的不对劲,为什么从昨天洗澡的小木盆到今天吃饭的小碗筷,她怎么突然有种岱川要圈养她的错觉?!

         这个惊奇的猜测让缪缈喝了两口雪蛤银耳甜汤就吃不下了,她现在变小了食量也跟着变小了,所以吃的也不多,只是难为了岱川的厨娘要费尽心思做出那么小巧又精致的美食了。

         缪缈没喝两口就放在了碗筷,岱川见了突然开口说道:“怎么,不合胃口?”

         缪缈摇头没有说话,拍了怕自己圆滚滚的小肚子,示意自己吃饱了。

         岱川见了也没再多说什么,不过也没有开口让缪缈离开,岱川自顾自慢腾腾地吃着,缪缈干坐了一会准备离开小凳子的时候却被岱川眼风一扫,下意识地又乖乖回到了位置上坐好。

         每当缪缈准备有小动作的时候,岱川都会状似无意地扫来一眼风,以至于缪缈最终都只能一直乖乖地坐在她自己的小凳子上。

         不知是故意还是其他,岱川吃得十分缓慢,好像要把嘴里的粥嚼烂才能吞下去,缪缈无聊得就快要睡着了,最后看看肚子又饿了,居然不声不响地将自己面前的甜汤喝完了还吃了一小块千层酥。

         岱川嘴角勾起一抹笑,在小东西吃完了以后同时也放下碗筷,说:“既然吃完了,那我们就出去走走吧。”

         缪缈刚抹了把嘴就听到岱川的话,恍惚间好像意识道岱川之前的所作所为中的含义——

         他不会逼着她吃东西,但是总有办法让她自己主动吃完这些东西。

         心机啊!

         缪缈想明白了突然抬头看了眼坐在上座微笑看着她的岱川,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长满了心机,和他比心机她就是再修炼个百八十年都不够。

         想到这,缪缈突然更加坚定了离开这里的决定,想到那个依旧杳无音讯的系统,不由磨牙想到她和岱川一直都在一起,按照这个架势,难道她这辈子就和岱川耗在这里了?

         她、拒、绝。

         突然,缪缈眼前一亮,抬头看向岱川脸上是一脸便秘状,弓着背站在原地直跺脚。

         缪缈表现得如此形象岱川一见就明白了,于是开口道:“想如厕?”

         缪缈听了狂点头。

         岱川将人带到了一个小小的圆筒前,缪缈错愕地看着眼前的这个黑漆漆的圆筒,如果她没猜错这个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夜壶——只是缩小版的。

         岱川将人带对地方后便离开了,说实话,这种事情他还真没兴趣看。

         缪缈站在角落里离着岱川最远的对角线上在心里不停地呼唤系统,可是一如既往的,她的呼声都犹如石城大海般没有任何回应。

         缪缈不由有些急了,却也知道这其中最有可能的就是她和岱川之间的距离还是太近了,以至于岱川的个人磁场还是干扰到了她体内的系统。

         什么人啊这是,简直烦死了!

         这样一来,她要逃出去的话只能找到机会离开岱川再重新启动系统,她相信只要系统能够重启,那么逃离这里就不是什么痴人说梦。

         想到了缪缈犹如拨开云雾见青天般的舒畅,从隔开的小里间神清气爽地走了出来,一步一步慢悠悠状似无意地朝着大门走去,却没想到离大门就差一步的时候,从后头突然传来一句懒洋洋的男声——

         “小东西,你这是想去哪里啊?”

         缪缈欲哭无泪,就差一步了!她不信岱川之前没有看到她,偏偏在她走了那么远就差一步的时候出声,这人简直就是一个老混蛋!

         缪缈回头后却是一脸笑嘻嘻的表情,回头看到屋内隐约的红衣轮廓,站在门口一时间有些踌躇。

         岱川在屋内翻过一页书,眼睛盯着书上的内容,嘴里却是对在门口的缪缈说着:“我说,你还要在门口站多久,饭后消食已经够了。”

         哦……

         缪缈拖着沉重地步伐朝着屋内走去,她现在就是那怎么也逃不出如来五指山的孙猴子,可惜她现在唯一的外挂出了故障,她只能一个人独自面对万恶的岱川岱王爷。

         听到小东西稍显沉重的步伐,和她之前轻快的脚步有了明显的对比,岱川嘴角上扬起一抹恶劣的笑。

         果然呐,欺负人的感觉还是最美妙了。

         岱川在屋内看书,缪缈在他脚边瞎转悠,这样的人生简直太无聊了!

         她要出去做好人好事,赚好多好多功德点,然后从系统那里买一颗能让岱川变小药丸,在岱川变小了以后她就用生长包变大,然后好好的“折磨”岱川。

         这么一想,缪缈在脑内YY了一下那副美妙的场景,从此以后,她赚功德点的目的不再是只有买生长定制包一个了,还有一个就是——赚钱买缩小药丸,把岱川变小,然后哦……□□他!

         啊哈哈哈哈,光想想都觉得兽血沸腾,所以她要去做好事啊啊啊啊!

         这样才能早日赚足功德点,翻身奴隶把歌唱,日日揉搓岱川这个渣渣!

         岱川偶尔从卷宗里抬头就看到自己脚边的缪缈笑得一脸……痴傻,不知道小东西脑袋里在想什么,笑得想一个傻瓜。

         如果被缪缈知道的话,她又要炸毛了,还好此时她没看到岱川看她那宛若看智障的眼神……

         就在两人处于奇妙的和谐的时候,孔甲从外面提步走了进来,侧身在岱川耳边小声低语了一阵,缪缈竖起耳朵也听不清一个字,只怪自己没有岱川那变态的听力。

         无奈之下,缪缈趁着屋内两人在说正事,自己悄悄溜到了门口,正好看到门口一群蚂蚁正在运粮,缪缈便蹲下身仔细看了起来。

         孔甲说完事后准备离开时经过门口正好看到了蹲在门口的缪缈,抬头看了看屋内的岱川,用眼神询问道是否要将人提进去。

         得到的回复居然是随她去,孔甲倒也没多说什么,微微颔首后便提步悄然离开,没有丝毫地惊动在专心看蚂蚁的缪缈。

         岱川恍惚还记得,小丁好像说过,当宠物沉浸于它们的世界时,尽量不要打扰它们,因为那时是它们最快乐的时候。

         缪缈要是知道岱川心里想的绝对和呵呵他一脸,她最开心的时候就是离他远远的时候,那时候的她才是最开心的。【微笑】

         岱川放下手中的案卷,走到门口的缪缈身边,蹲在缪缈身边陪她一起看蚂蚁。

         缪缈觉得一阵阴影来袭,抬头一看,映入眼帘的就是岱川那张倒过来依旧笑意满满的脸。

         缪缈一阵失语,她就想安安静静地看会蚂蚁,这都不行么?

         岱川看出了缪缈眼里的嫌弃,无辜地耸耸肩突然伸手又拎起缪缈的后领子,将人握在手心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门口看着那辆熟悉的马车,缪缈一阵出神,迷茫地抬起头看向岱川。

         岱川摸了摸缪缈的小脑袋,微笑道——

         “小东西,我带你去见见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