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第 32 章
        第三十三章

         “小东西,你什么时候变大来看看?”

         被岱川那句突如其来的话问得一愣,缪缈不知道该反应了。

         什么叫做变大来看看?你他喵以为她不想变大么?还不是因为你个人形杀器在她身侧,不然她也不至于联系不上系统。

         缪缈嘴角忍不住抽抽,到最后还是默默不语装傻。

         而岱川在说完那句话后就闭目养神,好似刚刚放下这般重担炸弹的不是他而是别人一般,整个车厢里一片寂静。

         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缪缈没有说话,默默地躲在一旁暗搓搓地继续计划着逃跑路线。

         马车晃晃悠悠,离开小树林后孔甲便一路驾着马车朝着渭城而去,缪缈不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但是却能敏锐地察觉到岱川的情绪有些不对劲。

         都没有时间折腾她了,缪缈也不知道该开心还是不开心。

         不过临近渭城,车门前的孔甲开口朝马车内的岱川说道:“主上,到了。”

         “嗯。”

         缪缈看到岱川极其装逼地应了声就不再开口,缪缈都有点心疼在车外的孔甲,跟着这么一个阴晴不定的主子,简直就是一件让人心酸的事——

         永远不能从他这里得到明确的指示,一切都得是靠猜。

         这可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极其要求一个人的专业素养,不但要对事情有全局的了解,更要对岱川那阴晴不定的性子有个大致了解。

         果然,岱川应了声后就没再说话了,孔甲便也没再问,将车低调地驶进城内,找了一家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客栈,不知道孔甲进去说了什么,等缪缈随着岱川进去的时候,发现这间小小的客栈看似普通,却别有洞天。

         这一路上,缪缈对岱川变态的性子多多少少也有了点了解,看似对所有的事情都漫不经心,但她却从来都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

         这个男人不简单,所以一路来,没有系统的加持,缪缈压根不敢轻举妄动.

         躲在岱川的怀里,缪缈时不时探出个小脑袋,不知道是在好奇什么。

         岱川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小人,倒是好心情地开了口,“怎么,在想怎么逃出去?”

         缪缈大惊,这人简直就是她肚里的蛔虫王,她一挑眉就知道她下一步想干嘛,这日子可没发过了!

         她倒是乖巧,装傻充愣的本事一流,闻言默默躲进了岱川的衣襟里,看似消停但是内心不知多闹腾。

         岱川这个死妖孽,总有一天,她找到机会逃出去,从此桥路两隔,谁也不挨着谁!

         岱川轻轻一笑,带动了整个胸腔在微微震动,顺带着躺在他胸前的缪缈跟着震了三震——

         妖孽这是闹哪样?她错了还不行么?!

         在前头带路的店小二额上悄悄滑落一颗大豆,他之前就听闻过主上息怒不定,但是他刚刚明明听到了声音,主上……主上居然在自言自语!

         不得了了,主上的精神病越来越严重了!

         深切体会到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的道理,店小二将人带引入屋后就悄悄地离开了,留下缪缈和岱川两人大眼瞪小眼。

         缪缈不知道现在她到底在哪,更不知道岱川这个男人到这里来所为何事,但是她只知道,岱川从来不放无矢的箭,既然匆匆忙从永州赶到这里肯定是为了某件事情。

         托着下腮,小人儿鼓着腮帮子,不停地在脑袋里回想,她之前看小说的时候,记得永州干旱时期,好像那时候岱妖孽还是一个隐藏在幕后的大BOSS,好像压根就没提过他,而小皇帝这段时间做了什么,她记忆就有些模糊了。

         当时她只顾着YY岱王爷了,哪还管小皇帝的事,尤其是那时候女主还没出来,她更是快速翻过。

         现在心下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会穿进这本书里,她发誓一定拿出当初学院考核时背书的那股子劲,一定将书里面的一字一句都背下来!

         不知道缪缈的小脑袋里在想什么,岱川看了一眼就没兴趣了,无他,小东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丑得让人无法直视。

         笑得格外地……嗯,忘我。

         岱川没管身旁的小人儿,拿起屋内的宗卷开始看,最近小皇帝来渭城做了些什么,都见了哪些人,这些卷宗上都写得一清二楚,岱川手下那些人是搜集情报的好手,他看这些也是好奇小皇帝突然来这渭城干嘛?

         祈福求雨?这个借口堵住天下悠悠之口还差不多,但是糊弄明白人却是不够的,小皇帝京城里一丢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都还没解决,居然有心跑到这地方来祭祀求雨,若真没有点不可说的由头,这天下之主的位置估计也该换人坐坐了。

         大晋不需要一个没有点城府的皇帝。

         岱川不怕小皇帝有自己的小心思,他就怕小皇帝没有那些个小想法,但是小皇帝的心思若是放在歪门邪道上了,他老人家估计又要不乐意了。

         缪缈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是怎样,岱川出门在外,却总能像变戏法似的变出各种各样适合她的东西。有时候是一小盘点心,有时候是精雕细琢的拔步小床,更甚至还有适合她穿的漂亮小襦裙。

         缪缈都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变出来的,她甚至都没看到岱川多说一句话,但是适合她的小东西小玩意却源源不断地朝她而来。

         这让迷你版没有任何人权还假装不能说话的令嘉有些不安,随着岱川对她越来越好,她心底的不安却越来越深。

         就好比,一个猪养在主人旁边,每天好吃好喝地供着,虽然这头猪是荷兰猪不能养肥了去卖,但是主人却依旧每天投食得不亦乐乎,这简直是让猪惴惴不安得吃嘛嘛不香啊!

         这头,缪缈和岱川两个刚刚吃完晚饭,当然基于两人之间的最萌身高差,令嘉坐在桌子上用着她那一套专属的小桌子小椅子小盘子,面对着岱川那张绝美到模糊了性别的脸,硬生生地吃了三碗饭才饱。

         秀色可餐这个成语放在岱川身上在适合不过了,那张脸看着她就能多吃一碗饭,虽然那三碗饭小得不能小了。

         吃晚饭,缪缈捧着小肚子在一旁消食,岱川看了一下午的卷宗,对于小皇帝那点小心思也算是摸得一清二楚了,倒也不急,抬头就看到小东西捧着肚子围着桌子边沿走,平衡感好像还不错,走在最外沿那么久也不见身子有任何晃荡。

         缪缈已经很久没练基本功了,想之前在舞团里,每天练功比吃饭喝水上厕所都还频繁,好在那些个枯燥无味的日子她也熬过来了,可还没等她享受功成名就的喜悦就到了这里,还格外悲催地落入死妖孽的手里。

         现在她只求岱川来这里最好是有急事要紧事,出去办事的时候不带上她,只要一旦能离开岱川一定远的距离,靠着系统,她一定能全身而退,到时候天大地大她就不信岱川的情报网再厉害也不能分布到角角落落,她安静如鸡地呆在一个小角落里,暗搓搓地攒功德点,等功德点一多,哪怕在这也是天高凭鱼跃,她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

         心头一松,缪缈脚下一滑,身子斜斜地朝桌子外倒去,桌子离地面的高度能摔死十个迷你版的她,用尽毕生学所扭回身子却还是阻拦不了惯性朝下而去。

         缪缈认命地闭上眼,想着她要是这样一摔说不定能再穿回现代,继续当她的舞者,那个站在舞台的中央最耀眼的存在。

         可没有想象中的风声,缪缈觉得自己跌进了一个温暖又软绵的地方。

         睁眼一看,岱川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软榻走到桌子前稳稳接住了往下坠的自己。

         果然,书上面说过,岱川这人深不可测,除去那张弱不禁风的脸蛋外,无论脑力还是武力,鲜少有人能和他一脚高下。

         “嘿嘿。”

         眼下眼下的情况,缪缈除了傻笑就是傻笑,主要是岱川看她的眼神实在是太恐怖了!

         深邃的眼,看得缪缈一阵发毛,哪怕当初她在湖里试图逃跑的时候都没见他那么恐怖的眼神,漆黑黑的眼里仿佛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风暴。

         缪缈虽然这些年来一直痴心舞蹈,但穿过来身子变得那么小后,身为小动物的第六感却仿佛点亮了感知危险的技能,现在的岱川就是一个威力巨大的大黑洞,要是她现在不怕死地再去撩一撩,估计能被揉搓得拆骨入腹,最后估计连根毛都留不下。

         缪缈缩了缩小脖子,一脸怯生生地看着岱川,虽然不知道人为什么那么生气,但是十之八jiu是和她有关,不然为什么岱川浑身上下萦绕着一股神魔皆杀的煞气。

         岱川看着手心里的小东西害怕地缩了缩脖子,突然笑出了声,但是那抹笑没有入眼底,抬起如雕刻般的玉指挑起缪缈的小下巴,“小东西,下次你要是再那么不小心,我就直接让你摔死算了。”

         缪缈闻言一愣,完全没想到岱川之所以那么生气是因为她刚刚不小心差点从桌子上摔下去,不可置信的同时还有那么一丢丢的惊讶,死妖孽这是在关心她?

         可没等缪缈想出个之乎者也所以然来,就听到岱川轻飘飘地说:“要真想死我也不拦着你,换个美点的死法也省得我看着闹心,要是在我面前摔得脑浆四溢,看得我心烦了……

         小东西你就是死了,我也能让你在九泉之下不好过。”

         岱川的话越说越小,最后几乎是贴着缪缈的耳边说的,暖暖带着他身上独特而又奇特的香味,却成功让缪缈原本红润润的小脸蛋瞬间失色。

         果然!她就说死变态怎么可能关心她!

         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