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第 30 章
        第三十一章

         缪缈倒不知这一路到底去哪里,只知道这一路上她简直受够了!

         岱川每天除了看宗卷剩下的就是玩她。

         没错就是玩她。

         例如现在——

         岱川睡醒后便带着缪缈在树林里溜达,缪缈趴在岱川的肩上,看着岱川莫名其妙地走进了野外的小树林。

         自从她上了马车后也没人告诉她这趟要去哪里,只知道岱川身边的那个低眉顺眼的男人不分昼夜地驾着车,到现在已经一天过去了,缪缈猜想她估计已经离开了永州境地,就是不知要去何方。

         岱川将缪缈带了出来,无非是觉得不好将人老闷在车里,遂将人带出来透透气。

         小丁说过,小动物们一般习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若是老闷在一个地方,很有可能会闷出毛病来,所以时不时地要将人带出来溜达溜达透透气。

         缪缈不知道自己托谢令尘的福小日子过得还算舒坦,不然的话,以岱川那个万事随心的性格,缪缈的小日子将过得十分艰难。

         岱川将人带到了树林里的一个小湖边,他在老远的地方就听到了流水潺潺的声音,由于天气炎热,虽然马车内装有特殊装置能通风换气,但是依旧不甚凉爽。

         于是岱王爷准备在这凉爽的小湖边,洗去这一身的暑气,全然不管小皇帝那边还等着他开始主持大局开坛祭祀。

         若是他自己不想做的事,没有任何人能逼他做。

         岱川走到湖边随手摘了朵小野花放在一旁平坦的鹅卵石上,然后扒拉下肩膀上的小东西将人放在花心正中间。

         看着缪缈安安分分地呆在花中,岱川满意地点了点头,微笑道:“小东西,你在这里好好呆着,要是我回来看不到你,呵……”

         一切的一切全部隐匿在那声轻笑声中。

         缪缈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地看着岱川,现在这算什么?大BOSS的少女心?

         缪缈盘腿坐在花心中间,她听说过画地为牢,却不知道还能这样,她现在是不能离开这朵比她没大多小的野花咯,难道没人告诉他路边的野花不要采么?

         缪缈一脸面瘫地看向岱川,伸出双手朝着岱川张开。

         开什么玩笑,老老实实呆在这里时刻警惕着周围神出鬼没的岱川和他身边的暗卫,她还不如时刻跟着岱川,然后再寻找机会逃走。

         打定主意的缪缈坚持要岱川抱走,一脸“别丢下别抛下我”可怜兮兮的表情,岱川微微一愣,倒也没想到一向孤僻的小东西会那么粘他。

         一时间突然又想到谢令尘的话,小动物一般没有安全感,喜欢黏在最亲近的人身边,最好的寸步不离的那种。

         岱川思及此不由笑了笑,眼前这个小东西他十分感兴趣,她身上的谜团等待着他一个个解开,一般岱川对于有趣的人和事耐心都特别好。

         所以哪怕缪缈一脸固执的看着岱川求带走,岱川也只是微微一笑便将人捞起,一大一小往一旁走去。

         缪缈不知道岱川突然下车走到小树林是为了什么,但是此时她正坐在岱川刚刚脱下的外罩上,眼睁睁地看着岱川一件件地脱去他身上的衣服。

         要是到了现在还不知道岱川准备干什么的话,她就是个智障!

         她还不如老老实实蹲在花心里等他回来呢!

         岱川脱下身上最后一件衣服,留着一条亵裤慢慢跨入湖中,留给身后的缪缈一个完美销hun的背影。

         缪缈偷偷吞了口口水,她以前跳舞的时候倒也不是没见过男生赤luo的上半身,但是跳舞男生一般都是文弱书生那类,肌肉也带着一股子优美的秀气。

         但是刚刚岱川那赤luo的上半身却让缪缈差点吹起口哨,好不容易按捺住自己内心的躁动,缪缈着实只能摸着良心说一句,岱大BOSS的身材简直帅到爆炸!

         岱川本来就不矮,只是那张超凡脱俗的妖孽脸蛋让人多多少少忽略了他自身的条件,但是刚刚缪缈亲眼看到了岱川那完美的腹肌和流畅的人鱼线,活脱脱地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经典代表。

         打住!

         缪缈忍不住啐了自己一口,就算岱川帅出了宇宙她也不能忽视了岱川自身的危险属性,该准备离开的还是要准备离开。

         缪缈打起精神,左顾右盼不停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就想看看能不能找出岱川说的分布在周围的影卫。

         可惜……

         压根什么都没有。

         也是,如果那么容易就被她发现……岱川也不会被誉为最扭曲变态但是又是书里实力最强的那个终究大BOSS。

         简直就是深不可测……

         她要从这样一个人的手里逃出去无异于上青天,但是哪怕再困难也要找办法,不然系统一直没发启动,她就一直受制于人。

         缪缈打定主意离开,可是又怕如影如随的不知在哪里的影卫……所以缪缈决定陆上行不通,她就试试水路,条条大路通罗马,总有逃离的那一条路!

         缪缈从岱川的外罩上下来,默默走到岸边看着不远处的岱川,阳光下岱川身上的小麦色的皮肤上晶莹的小水珠折射着水光。

         缪缈又呆呆看了好一阵。

         简直就是人间妖孽,一举一动蛊惑着人心。

         缪缈往着湖面出神,全然没发现湖面上平静得可怕。

         突然从水里蹦出一个人,溅了站在岸边发呆的缪缈一身水。

         缪缈随手抹了把脸,才发现原来是岱川恶作剧潜水到了岸边,然后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从水里窜出来,结果溅了她一身水。

         这下好了,她不得不下水了。

         反正都湿了。

         缪缈站在岸边看着如出水芙蓉般沾了水更妖孽了的岱川,伸出双手恬不知耻地求抱抱。

         岱川一愣,反应过来后对还没他大拇指大的小东西说:“这里的水对你而言太深,你不能下来玩。”

         缪缈不管,固执己见。

         岱川又想起,谢令尘好像说过,对待小孩子你越不让的事情他们越想做,所以只能让他们吃了亏才会长记性。

         岱川想到这便将岸上的缪缈拎起来放在手心,让她一点点接触水。

         可是……片刻后,岱川却发现他手心的小东西,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