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第 35 章
        第三十八章

         岱川离开了!

         一股汹涌澎湃的激情在缪缈心底激荡,岱川离开了,那这天下就是老虎离山猴子称霸王,这小小的一间屋子还困不住她!

         【叮——系统重启中——】

         再一次听到熟悉的系统提示音,缪缈感动得热泪盈眶,这些天一直孟不离焦焦不离孟地黏在岱川身边,无论她怎么呼唤系统都没有任何回应,这让她的心一直悬在半空中不得安生。

         好在岱大变态离开了后,系统终于回来了,她一直半空中的心终于得以落地了。

         【叮——系统重启成功,远离干扰源系统自行恢复数据——】

         缪缈有些紧张,生怕系统要是出了任何的问题,那她在这异世之间的保障就少一分,尤其是她现在还莫名其妙引起了岱川大变态的注意,她以后的日子只会更加艰难,而她能依靠也就只有把她带到这个世界的系统。

         【叮——系统数据恢复——

         姓名;缪缈

         年龄:十五

         身高:3cm

         等级:【先天】

         功德点:5996

         魅力点:10

         经验值:9223/10000

         个人物品:【如意锦服】【叉烧包】【水】【古代地图】【身高定制包×3】【洗髓丹】【神秘礼包】(该物品等级不够无法打开)】

         咦?她怎么会有五千多的功德点?

         缪缈典型的记吃不记打,她之所以会被岱川发现的原因就是因为她仗着自己身子小,穿梭于一整个永州城内到处给人送回,虽然因此挽救回了许多的生命,同时不小心也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缪缈幽幽一叹,可即使如此她也不后悔,力所能及的事情却能挽回那么多条生命,哪怕再重来一次她也是这样的选择。

         【叮——恭喜宿主点亮【仁者之心】专属技能,请不要大意地在圣母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吧!】

         缪缈:……呵……呵:)

         【叮——宿主触动【仁者之心】,请宿主想办法拯救永州百姓。】

         缪缈一脸懵然,系统的每个字她都听清楚了,可是连在一起她怎么就弄不明白了呢。什么叫做拯救永州百姓,她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更别说还要去救一城的百姓,想都不用想是不可能的事情。

         【叮——宿主完成任务后会有丰厚的奖励,其一能掩盖住宿主体内奇香。】

         缪缈越听越糊涂了,赶紧低头左闻闻右闻闻,她身上有香味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另一头,渭城街上。

         孔甲驾着车,沉默片刻最终道:“主上,客栈里没留人。”

         岱川在车内闭目养神,听到孔甲的话没有睁眼只是笑笑,孔甲的言下之意,无非是客栈里除了他们两个知情人之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那个小东西存在,若是那小家伙不安分趁机逃了出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故此孔甲才有如此唐突之言,无非是提醒他罢了。

         岱川毫不在意地勾唇却没有笑出声,“无事。”

         孔甲闻言默了默,识趣地没再接话。主上决定的事情不需要置疑,他们只要绝对服从。在此之前,他们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岱川在车内不知道想了什么,笑得春花羞愧对秋月,妖气横生,“有嗜香蝶在,那个小家伙哪怕是逃到天涯海角我都能把她揪出来。”

         轻飘飘的一句解释却让孔甲眼底乍起风云,嗜香蝶是主上在一处深谷险境中找到的神物,那出险地十去十不回,天险要处经年累月吸收日月精华凝成的宝贝,其一就是那满山遍野的嗜香蝶,只食带香气的食物,外形十分精巧绝伦美丽妖孽。

         而山谷里另一宝贝,除了嗜香蝶之外就是它们誓死也要守候百年难得一遇的风花。风花取自风华之意,据说只生长在灵气充溢的地方,享受万碟拥戴,极其罕见不说,模样是十分稀奇的透明色,只有遇风的时候才会随风瑶曳吐露芬芳。

         满山谷的嗜香蝶估计就等着风花成熟,却没想到被岱川一行人猎奇先下手为强,顺手还抓了嗜香蝶回去饲养。这世界上对风花的香味最熟悉的就是嗜香蝶,风花的香味对嗜香蝶有极其致命的诱惑力,有嗜香蝶在不可能找不到风花。

         而风花除了自带奇香之外,传闻还有让人容颜不改的奇效。虽说传闻大都不可信,但风花对女人确实有着滋阴美颜的功效,服用者不但会自带奇香,最重要的是身子会愈发娇嫩容色极研。

         他们得到这株风花纯属侥幸,孔甲以为,这株风花主上会给在京城的那位,可谁曾想到主上居然在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就这样给了那个来历不明的小家伙服用。

         孔甲抬头望望天,这暗门头顶的一片天要变了。

         岱川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让孔甲内心翻涌纠结,把风花在不知不觉间灌入那小家伙的嘴里,主要是那小东西身上秘密太多,普通的追踪方法估计对她不甚起作用,他能想到的最合适的就是嗜香蝶。

         孔甲心里翻涌的小心思他虽说不是十分清楚却也能猜到些许,淡淡开口:“专心驾车。”

         孔甲赶紧敛神,应了声是专心驾车一路直奔。

         两人口中的缪缈却陷入了麻烦之中。

         缪缈在岱川离开后被系统突然发出的任务弄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拯救永州城的百姓,她就算有心也无力去做这件事。

         【叮——系统会辅助宿主完成任务,请宿主要不担心。】

         缪缈嘴角抽抽,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自然规律的事情她又能有什么办法,她还是先逃出这个鬼地方再说,要是岱川突然回来那谁都逃不掉。

         缪缈想到这赶紧下床,抱着柱子一点点往下滑,她不知道岱川留了什么后手,所以行动方面只能谨小慎微,要是又被抓起来的话,以岱川死变态的性格她这辈子都不要想离开岱川半步。

         好在一切顺利,缪缈仗着自己人小,靠着墙边鼠洞的一路逃出了那间神秘的客栈,等走远了缪缈才松了口气,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可是,她怎么觉得哪里有些奇怪呢?她逃出来实在是太简单了,以岱川的性格而言,他不可能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让她逃出来,可她既然那么轻松地逃了出来,岱川肯定留了后手。

         可这后手到底是什么呢?

         缪缈突然想起系统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她身上有奇香?

         越想心底越不安,缪缈问:“囧囧,你之前说我身上有奇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味道?”

         【叮——宿主数据不稳定,整体水平波动不平,具体情况需要等数据稳定后才能分析。】

         缪缈越发觉得不对劲了,系统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她一直安分守己,问题的源头既然不是出现在她身上,那么肯定就是岱川捣的鬼。

         恍惚间,缪缈想起岱川临走之前在她耳边留下的那句话——“千万别乱跑,不然你就向漫天神佛祈祷别再落在我手里。”,缪缈浑身一个激灵,瞬间有了种不太好的预感。

         她就说她怎么可能那么轻而易举地就从那里逃了出来,她心中一直隐隐的不安原来就在这,岱川估计在她不知道的时候给她吃了什么,这样一来,她就算是跑得再远也逃不出他如来佛祖的手掌心。

         岱川你个死妖孽!

         现在可怎么办,她绝对不可能再回去,她这一回去这辈子都不要想再逃出来了,若是不会去被岱川再抓到同样也不是什么好下场,她面前的两条路都是死胡同,到底解决的方法在哪里。

         【叮——宿主完成【拯救永州百姓】任务后会有丰厚的奖励,其一能掩盖住宿主体内奇香。】

         对啊,她怎么忘了还有系统。既然系统这么说了,那么只要在岱川找到她之前完成了任务,那么她就会获得奖励掩盖住身上的味道,理所当然的岱川也就找不到她了。

         前途瞬间一片光明,对于系统发布的任务她燃起了十万分的热情,只要完成了任务就能摆脱岱变态,她的时间不多,在岱川发现她不见了并且找到她之前,她必须完成任务拿到奖励才行。

         缪缈默默祈祷岱川越晚发现她不见了越好,而事实上却正好事与愿违——

         孔甲驾着车往城外去,却没想到收到暗门传递来的紧急消息,将手里的纸条递给车内的岱川,好半响才听到车内传来一阵轻嗤声。

         “不用去了,我们回去。”

         “是。”

         孔甲拉紧手里的缰绳,转了个头往来时的方向原路返回,就听到车内传出岱川不紧不慢的声音。

         “岱珏可真唱了一出好戏。”

         孔甲不语专心驾着车,主上被人摆了一道心情肯定不好,主上心情不好的时候最明智的办法就是降低自己存在感,这样才能侥幸保命。

         孔甲不知道的是,这世上总有那么些人是在用生命作死,岱珏算是其一,缪缈紧随这岱珏之后同样是作死小能手。

         渭城另一头。

         “皇上,你这又是何苦呢!”

         岱珏虚弱地躺在床上,左手上包扎着厚厚的白练,布上还渗出些许猩红,可见他受的伤口之深。

         “徐太医费心了,你是父皇身边的老人,朕相信你的能力,再说朕有分寸,这伤看起来严重却没有伤到要害,并无大碍。”

         徐太医摇摇头,痛惜道:“皇上你是九五之尊,何苦要受这等苦啊!再说了,您这样一闹,摄政王必定不会白白受下着弑君之罪,您又是何苦去招惹那个人。”

         岱珏眼神望着虚空,眼神缥缈,声音幽幽道——

         “那人深不可测,我总得知道他的底线在哪。”

         “为了朕的皇位,朕总得付出一些代价。”

         “岱、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