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第 34 章
        第三十七章

         那天闹过之后,缪缈十分自觉地没有再折腾,不为其他,最近岱川有些不同寻常,哪怕没有人告诉她,可她能从卷宗传递进来的频率看出,最近着渭城并不太平,而岱川不可能莫名其妙离开永州,他肯定所图不小。

         缪缈想到这缩了缩脖子,她不怕岱川起坏心思,就怕殃及无辜波连到她,她现在这幅模样哪怕一阵风都能把她吹跑,更别提岱川深不可测的心思,那天他要是看她不顺眼了,她的小命可就没得玩了。

         所谓险中求富贵,这次说不定就是她离开这个圈禁的好时机!

         缪缈暗搓搓地想,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哗啦啦的响,等待那一刻趁机逃离,和岱川分道扬镳,桥归桥路归路,从此天高任鸟飞。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十分骨感。

         岱川终于不在蜗居在小小的客栈里,哪怕这个客栈别有洞天,其内的屋里哪怕看似普通的小摆件都有大学问,不用多说,这间房子估计就是岱川在渭城的根据点,一个距离京城那么远的渭城里岱川的据点都能装修得如此奢靡,由小见大,岱川背后的财力堪称富可敌国。

         缪缈知道这点后,心情更加微妙了,她至今都不知道她到底是哪里露出了马脚,因为未知所以恐惧,缪缈一直不敢轻举妄动,一直在等待着最适合的时机,一举成功逃离岱川的身边。

         可她左等右等,岱川却一直闭门不出,她根本就没有机会联上系统,更别提要逃出去的事情了。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自从宗卷传递的频率上升之后,岱川终于有所行动了。

         这天缪缈一大早就被有人说话的声音吵醒,她躺在床上却没有用,尽量保持着呼吸的平稳,她的身子实在是太小了,如果不是自己胡乱蹦跶,极少会有人时刻将注意力盯在她身上。

         缪缈继续装睡,竖起耳朵听着外间传来的人声,她有种预感,她久久苦等的机会就要来了。

         “主上,近日那边有动静了。”

         “呵……这就等不了了?”

         “国不可一日无君,京城那边压不住了。”

         “外忧内患,不解决内患偏想着外忧,自找的。”

         显然,这句话也就只能是岱川这样的身份才能说出来的话,哪怕孔甲心底里也十分赞同,可他却不能对主子的事情评头论足,哪怕他没把岱珏放在眼里,可那人的身份却不是他可以随意质疑的。

         孔甲低头没有搭话,岱川将手里外头传递来的消息看了看,“我那小侄子既然对他父皇的死耿耿于怀,这次祭天也冲着我而来,若一直闭门不出他岂不是要无功而返?罢了,于工于私这趟门怎么都是要跨出去的。”

         孔甲低头,听任岱川的吩咐。

         缪缈听到这内心狂喜,岱川终于要出门了!

         按捺住心底的激动,缪缈继续侧耳听着门外两人的商谈。

         “这永州境地百年难得一遇的干旱……我那小侄子至少得折腾点名堂出来,也不枉千里迢迢跑着一趟。”

         孔甲闻言不由将脑袋垂了垂,这些日子,关于永州境地干旱的具体情况一点点地如飞雪般涌进这间屋子,入了主上的眼那他就不可能置之不理,只是天灾人祸,若是人祸那还好说,但天灾这种自古以来只能听天由命的灾难,凡人通常只能有心无力。

         “你先下去准备,最近这渭城……不太平。”

         孔甲点点头无声地退了下去,缪缈听到岱川朝屋内走来的脚步声,赶紧放松身子控制着呼吸,脑袋里却在不停地高速运转。

         这估计就是她唯一能逃出去的机会!

         她不知道岱川最近到底在忙什么,从之前的只言片语之中,不难推测出。岱川来渭城估计带不了多久,等事情一解决岱川就会离开,之后他们会去哪里她不知道,随意更要好好把握这一次的机会。

         岱川进屋没去别处,径自走向了缪缈特指的小床边,拔步小床上安安稳稳地睡着一个恬静的小姑娘,脸上是蜜桃般的粉嫩,嘴角似乎挂着一抹甜蜜而美好的笑。

         缪缈被岱川看得发毛,岱川盯着她看这一小会,她的后背不知不觉间冒出了一层毛汗,好在岱川似乎没有发现她装睡,盯着她看了一会后转身离开。

         缪缈就连呼吸都不敢有丝毫的松动,就怕岱川听出来她就完蛋了。

         这一天,岱川好像往常一样,只是在岱川洗漱的时候,孔甲抱着一身衣服走了进来,将手里的衣服放在一旁转后就发现小小的缪缈盘腿坐在桌子上,歪着她的小脑袋看着他。

         孔甲笑了笑却没有说话,他知道最近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小东西深得他们家主上的偏宠,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岱川对她的事情无分大小事事关心,她现在用的一切都是岱川一手一脚操办出来的,他从来没见过他家主子对哪个人那么上心过。

         哪怕这个小东西来历不明,主上依旧我行我素,就差将人捧到天边上去了。

         缪缈目送孔甲离开,侧头看向他放在桌子上的衣物,发现这套衣服不同常服,衣袍上用精巧绝伦的绣针勾勒着五爪金龙,就连龙须都绣得栩栩如生,缪缈心头一震,岱川要出门了!

         一想到这,缪缈忍不住爬上孔甲放在桌上的摄政王服,乐呵呵地在上边开心地来回打滚,末了还在衣服上踩了两脚,顿时觉得心头一股郁气消散了不少。

         缪缈从衣服里抬起脑袋,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褪去顿时凝结在脸上,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面前的岱川,顿时整个人都僵在原地不知所错。

         这人走路都没声音吗?!

         岱川发尾还在滴水,淡漠地看了眼在他衣袍上发呆的缪缈,一时间了懒得开口,转身到一旁的贵妃椅上躺下,任一头长发垂在一旁,水珠从发梢悄然滑落,滴在地上的转眼就消失得了无痕迹。

         缪缈呆眼看着躺在贵妃榻上闭目养神的岱川,才敢明目张胆地打量起岱川。

         男人一袭白色中衣,墨色的发垂在一旁摇曳,哪怕闭上了眼睛静静躺在那依旧让人错不开眼,这个男人的精致无关性别,是一种妖孽到发丝都在张扬的美。

         惊心动魄。

         缪缈到了这种时候才有闲心打量起岱川的长相,无外乎岱川的长相在原著里是第一美的存在,就连女主都比不过的浑然天成的美。

         之前她一直太过紧张了都没有好好看过岱川,果然不愧是原著里单就美貌而言的无冕之王,就连身为女子的她都自叹不如,有些人单凭一张脸就能称霸天下,指的就是岱川这样的人。

         孔甲送进来的摄政王朝服并不是放的无矢之地,岱川在贵妃椅上躺了会等头发干了后,拿起了桌上的朝服,转身之前还意味不明地看了眼一旁眨巴眨巴大眼睛的缪缈,随手弹了弹衣服上面压根不存在的灰,留给缪缈一个潇洒的背影。

         他不会是看到了她刚刚在他衣服上特地踩了几脚吧……按道理来说应该不会啊,以岱川的性格,他要是看到了她的小动作,那她现在还能像现在这样好端端的胡蹦乱跳,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样想着,缪缈没有发现屏风后的人已经换好了衣服朝她走来,她还兀自陷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岱川看到桌上的小人儿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索性没有开口,双手环胸靠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桌上的小东西。

         缪缈小动物的直觉突然惊醒,抬眼看去,发现岱川已经换好了衣服静立在她面前。眼地迅速闪过一丝惊艳,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岱川之前散发穿白衣自有一股放荡疏狂在其中,如今换上了摄政王特定的朝服,那张过于妖孽的脸被金龙衬托着,更显渊渟岳峙器宇不凡。

         人靠衣装马靠鞍,岱川本身就是让人膜拜的存在,加之朝服上身,岱川身为皇家人的贵气显露无疑。

         岱川没有错过缪缈眼底闪过的情绪,心情大好地上前将人捧在手心里,伸手点了点小东西的小脑袋,笑说:“今天有事要出门,你在家里乖乖等我回来。”

         缪缈装傻,心底却是一片火热,岱川没有要带她出门的意思,那么这样一来,今天就是她重获自由之日!

         岱川没有得到回应,眼神渐渐有些危险,嘴上依旧温柔甜蜜地问:“小东西,你一定会在家乖乖等我回来的,对不对?”

         缪缈歪头,故意地装傻充愣。

         岱川一笑,“那好。我把你一起带出去也无妨,只是可能要委屈一下你了。”

         缪缈倏地瞪大眼睛,如小鸡啄米似的狂点头,乖巧地跪在岱川的手掌心双手放在肚脐上方,一脸纯真无害的小表情真诚地看着岱川。

         岱川轻笑,“怎么不装傻了?”

         缪缈嘴角的笑一僵,嘿嘿地傻笑准备糊弄过去。

         岱川将人放在她自己的千机拔步小床上,边道:“小东西,你就给我乖乖呆在这里别乱跑,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缪缈充耳不闻,像个提线木偶任凭岱川摆弄。

         谁知岱川突然低下头凑近她,鼻翼间全是他身上如兰似麝的香味,缪缈脑袋一糊,就听到岱川冷冰冰的声音——

         “千万别乱跑,不然你就向漫天神佛祈祷别再落在我手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