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章 妖术
        点了点头,长老抬手一挥,一个个字迹出现在半空,而上面所说之事,与马立铭息息相关,“马立铭没有完成宗门任务,多日不曾回宗门禀报此事,需接受处罚。”

         皱了皱眉头,马立铭看向任广晨,在来到暗影宗时,对方并没有告知自己,没有完成任务要被处罚,而任广晨面露歉意的同时,开口对着老者说道,

         “长老,弟子没有将事情说清,还请长老从宽处罚。”

         “老夫只是执行而已,这个处罚是掌门先前定下,所以老夫也无能无力,”长老淡淡的说道,发现马立铭想要转身离开,便接着又道,

         “阁楼上方的字迹,只要出现一次改变,就会与居住此阁楼内,弟子的性命息息相关。”

         听到此话,马立铭站住脚步,本以为离开宗门,便不用接受处罚,可此刻却有一种危机感,赶忙闭上双目,发现脑海中出现了一幅画面。

         在画面中,有一座刻有伏字的阁楼,四周很是空旷,但在阁楼上方一把巨大的长剑悬浮,而且还在慢慢的下落,每下落一点,马立铭的心头都会感觉到危机,加剧一些。

         看来确实如长老所说,如果长剑落在阁楼上,自己也不敢保证有什么后果会发生,想到这里,马立铭转过身,开口说道,

         “不知如何处罚?”

         “在三日后,抵挡住长剑一击。”

         “如果成功,马福腾的任务,宗门会取消吗?”

         “宗门任务乃天命所定,如果能将刻有字迹的岩石毁坏,自然会取消,如果不能,那任务会继续执行。”

         已经知晓了答案,马立铭便离开了阁楼,而任广晨紧随在后,同时口中不断的埋怨自己,不过马立铭知晓,虽然与其有些关联,但这一切大多是因为自己没有完成任务。

         没有过多久,马立铭便回到自己的阁楼内,看着四周熟悉的一切,快步来到阁楼的三层,在无数的卷轴开始寻找。

         就在此时,传来一阵脚步声,原本已经离开的任广晨来到了三层,并开口说道,“马师弟,望淼峰可还记得?”

         “望淼峰......”摸了摸下巴,马立铭在脑海中思索,突然抬起头疑惑的看向任广晨。

         “想必马师弟已经想起,望淼峰选举盟主已经过去一年有余,但明日便是三大宗门比试之日,可去观摩一下。”见到马立铭的表情,任广晨面带微笑的说道。

         “师兄可否告知,长剑一击有多么厉害。”

         “在加入宗门后,所有的宗门弟子都会完成任务,就算是没有完成也会相邀同门,一起完成,所以并没有出现处罚之事,因此师兄才忘记告知,而长剑一击,虽说没有见过,但是在每次阁楼刻上字迹时,都会感受到长剑的强大。”沉思了片刻后,任广晨开口说道。

         看来在一段时间内,完成宗门任务,便可不必接受处罚,可宗门却让自己去杀害大伯,这怎能完成,为了日后大伯安危,也必须毁掉刻有大伯姓名的岩石。

         见马立铭皱眉思索,任广晨开口告辞以后,便转身离去,而马立铭也来到书架旁,打开一个个卷轴。

         半日后,马立铭走下三层,盘膝坐在铺榻上,看着桌面上放着一个古朴的卷轴,在心中想道,“看来抵御长剑并不很轻松,而卷轴中记载的是所有制作毛笔的方法,可想要制作出金色的毛笔,必须要找寻到合适的材料,不然无法施展出蛊术符咒的威力,什么样的材料,才是制作金色毛笔的最佳选择?”

         抬手一挥,将卷轴收进戒指中,虽然不知晓用什么材料,但马立铭决定四下寻找一番,如果可以找到,在抵御长剑时,也会多出一些把握。

         站起身,马立铭走出阁楼,既然时日不多,便打算立刻寻找,可刚刚走出阁楼,就见到旁边的阁楼前站立着边有才的身影。

         边有才也见到了马立铭,但却没有和以往一般,而是转身回到自身的阁楼中,也没有理会对方,皱了皱眉头,马立铭向着通道走去,下一刻便离开宗门,飞向远方。

         浩瀚的天空中,一道遁光飞快的前行,但每当路过一个城镇,都会降落下遁光,在各个商铺中寻找一番,就算是黑夜降临,都无法阻拦马立铭的脚步。

         当前方出现一个方圆千丈大小的城镇后,遁光便再次降下,同时露出马立铭的身影,虽然四周一片黑暗,不能与白日一般,但对于命修来说,也可看清方圆三十丈的一切。

         所有路过的城镇都没有寻到制作金色毛笔的材料,看来凡人之中根本没有,不知眼前的都城内,是否可以找寻到。

         虽说自身没有找寻到材料,却听到凡人中的盟主,正是大将军府上的一名护院,如果要完成师尊的命令,必须找寻到这个盟主。

         想到这里,马立铭来到都城下方,只见城门紧紧的关闭,而上方闪烁着一个个亮光,拢目细看,足有数百名士兵,手上拿着火把,在城墙上来回走动。

         操控圆盘,马立铭腾空而起,下一刻便站立在都城内,因为已经深夜,所以四周的屋舍与阁楼没有丝毫亮光,仅有的亮光也只是一些商铺。

         以往早已知晓大将军府邸在何处,所以马立铭没有片刻耽搁,向着前方快速走去,对于此刻的马立铭来说,必须要尽快知晓答案。

         快要到达将军府时,马立铭停下脚步,只见将军府四周站满了士兵,而且还有一辆庞大的马车,在不远处静静的等待。

         这马车很是眼熟,貌似和参加论道大会时,三皇子所乘坐的马车一般不二,难道三皇子在将军府,可此时已经是深夜,为何还要来此。

         不明觉厉的马立铭,双脚用力,纵身一跃,便站立在屋顶上,同时四下看了看,发现有一间屋舍灯火通明,犹如白昼,便踩踏着脚下的瓦砾,向着拥有亮光的屋舍而去。

         没有过多久,马立铭便来到屋舍上方,同时掀开一片瓦砾,只见里面坐着两个身影,一个身穿便装,腰间挎着佩剑,面容冷峻,剑眉下一双璀璨如寒星的双眸,给人一种肃杀的气息。

         而另一个身影,穿着一身华丽的锦衣,手中握着扇子,皮肤白皙,虽然与马立铭相比,还差了许多,但是三皇子长年住在深宫,所以白皙的皮肤就算是与女子相比,都要略胜一筹。

         如果马立铭没有成为命修,没有悟出自己的道,此刻的皮肤,也不会如此。

         “顾文雄将军,可否让小王见一见盟主的风范,”坐在上位的三皇子,轻轻扇动几下扇子后,开口说道。

         “将霍傲请到大厅。”听闻三皇子的话语,顾文雄站起身对着外面开口说道。

         只是一会的功夫,一名男子便来到大厅,同时跪拜道,“见过三皇子,顾将军。”

         “快快请起,”从座位上站起,三皇子用双手将霍傲扶起的同时,开口说道,并用双目上下打量对方。

         眼前的霍傲,长相文静,如果不是知晓其是武林盟主,根本不能联想到对方会武术,但身材很是魁梧,短衣襟小打扮,身姿挺拔如苍松,气势刚健似骄阳。

         这个霍傲好像在哪里见过,如果自己所记不错,应该是边有才在马车上,抢夺扇子的那名书生,没想到只是数月不见,便拥有如此地位。

         一眼便认出霍傲的马立铭,在心中想到,而三皇子也已经让仆从搬来座椅,分主仆落座,不过顾文雄却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突然,霍傲大有深意的看了看上方,而三皇子不知为何也随之望去,所看之处,正是瓦砾被掀开的地方,而马立铭没有想到,霍傲居然会发现自己,略一沉思便纵身跳下屋舍。

         “什么人?快快保护三皇子和将军。”刚刚站立在地面上,四周便冲上来数名士兵,同时一阵吵闹的声响随之传来。

         没有理会四周,马立铭迈步向着大厅内走去,而士兵见此,赶忙连声警告,却发现马立铭依然没有理睬,也没有停下身形。

         所有的士兵互望了一眼后,并没有上前阻拦,而是随着马立铭的前行,慢慢的后退,可就在此刻,从远处走来一名身穿盔甲的男子,见到此幕后,厉声说道,

         “将贼人拿下。”

         只见所有的士兵,全部将手中长毛刺出,向着马立铭的周身而去,可就要碰触到马立铭的身体时,突然发现长毛无法移动分毫,就连身形都无法动弹。

         站在不远处的盔甲男子,以为士兵胆怯不敢前行,便快步来到近前,抽出佩剑,向着马立铭横扫而来,速度比士兵刺出长毛要快上许多。

         不过佩剑也同样在马立铭一尺远的半空,静静的悬浮,就算是盔甲男子使出浑身解数,都无法将佩剑收回和继续前行。

         “他会妖术。”

         从四周的士兵中,突然响起一句话语,而原本不明觉厉的士兵还想上前,但是听到此话,便露出惊容站立在原地,身形还在慢慢的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