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躯体
        当土包到达十丈大小后,忽然炸开,只见一只体形硕大,身上全是一个个拳头大小的疙瘩,四肢很是短小,却很是粗壮,而身后没有尾巴,整个身体趴伏在地面上的巨兽,出现在面前。

         看着巨兽,马立铭感觉到一种压迫,而能让其有这种的感觉的,只有拥有命旋六层以上修为的命修,也就是说,巨兽体内拥有命力。

         “据说此地有凶兽保护食材,但是来到此地数回,都没有发现,而此刻的巨兽想必就是保护食材的凶兽,”任广晨在此刻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

         “凶兽很厉害吗?”边有才听到此话,又想起在森林中发现的兔子,胆怯的问道。

         “到底厉害不厉害,谁都不知晓,但是石块内的承阴宗弟子,想必就是被凶兽杀害,”虽然在回答边有才的问题,但是任广晨的双目却在看着凶兽。

         如果说承阴宗的弟子是被凶兽杀害,那为何在石块内,想必是在上次山峰开启时,进入此地后没有来得及离开,可是躯体居然一点腐烂的迹象都没有。

         虽然拥有命力,但是被杀害以后,命修的肉身和凡人的肉身并无两样,也会在一定的时间内腐烂,剩下骸骨,所以马立铭心中很是不解。

         凶兽转了转红色的眼珠后,硕大的身躯开始向前移动,速度很快,而身上的疙瘩还在一个个爆开,同时黄色的液体从爆开的疙瘩内流出,一股恶臭的味道充斥四周。

         提起真气,马立铭赶忙跳到一旁的石块上,而任广晨沿着石柱爬上顶端,而边有才知晓,虽然凶兽的身形很大,但只是在地面上爬行,想必不能跃起很高,也想躲闪到一个高处,不过修为只有命旋二层,所以躲闪的速度比马立铭和任广晨慢了许多,刚想攀爬上石柱,凶兽便已经到达近前,同时张开长长的嘴巴,向着边有才的双腿咬来。

         怪叫一声,边有才舍弃石柱,继续向着远方跑去,只见边有才的身形,上窜下跳,而凶兽好像不达目的不会罢休,始终跟随在其身后。

         “为什么老是我这么倒霉,大哥快救救我啊!任广晨你倒是下来啊!”一边躲闪凶兽的攻击,边有才一边开口喊道。

         其实马立铭并没有悠闲的在石块上欣赏,而是将凶兽所有的攻击全部记住,就好比凡人的武林高手在比试时,只要对方刚刚摆出架势,便可轻易化解。

         就在凶兽张开大嘴,再次咬向边有才时,马立铭忽然从石块上跳下,闪动几下身形后,便来到凶兽近前,同时将真气加持在双掌上。

         只见马立铭的双手,被五色真气包裹,下一刻便击中凶兽的身体,但是散发恶臭的黄色液体,在此刻却是喷洒出来。

         在措不及防的情况下,马立铭身上的衣裳沾满了黄色的液体,虽然双手被五色真气包裹,但是黄色液体很是厉害,轻易的穿透真气,洒落在马立铭的手掌上。

         一种灼热的感觉传来,马立铭低头看去,只见双手在此刻慢慢的被黄色液体腐蚀,虽然速度不是很快,但是这样下去,手上的血肉必定会被全部腐蚀掉。

         皱了皱眉头,忽然想道不远处的潭水,马立铭赶忙向着潭水跑去,只听‘扑通’一声,马立铭便一头钻进潭水中,同时手上的黄色液体也被潭水快速的冲洗,下一刻,灼热感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凶兽,如果没有潭水,想必自身根本无法将黄色液体弄掉,想道这里,马立铭来到岸边,想要跃出水潭。

         但是凶兽在此刻却舍弃了边有才,直奔潭水而来,马立铭赶忙双臂用力,快速的跃出水潭,不过身形还在半空时,凶兽已经到达近前,同时张开口,等待马立铭从半空落到嘴中。

         如果修为在高一些,或许还可以在半空改变方向,但是修为只有命旋五层的马立铭,根本无法做到。

         无计可施的马立铭只能一点点的接近凶兽的大口,可是就在距离大口只有一臂远时,忽然感觉到一股奇异的力量出现在下方,同时传来任广晨焦急的话语声,

         “马兄速速离开,我只能坚持片刻。”

         听闻此话,马立铭知晓是任广晨施展道法,将凶兽定在了原地,下一刻,双脚踏在凶兽的巨大牙齿上,身形在半空划出一个弧线,便站立在三丈远的地面上。

         脚步刚刚站稳,巨兽便发出一声嘶吼,同时转过硕大的身体,用鲜红的双目看向马立铭,而身上的疙瘩在此刻全部炸开,恶臭的味道也更加的浓郁。

         而凶兽的身体也开始慢慢的站立起来,下一刻,通体散发出红色的光芒,不过双目却变的越来越清澈。

         没有过多久,凶兽身上的红芒慢慢的暗淡,当一切恢复如常时,只见凶兽已经站直身躯,四肢和人没有任何区别,而头颅却是绿色的,满嘴的獠牙,但双目却是黑白分明。

         看来凶兽和丑陋兔子一样,如果想要战胜,想必很难,但是离开此地的方法,自己又不知晓,马立铭快速的向着后方倒退,心中更是知晓此刻的凶兽比刚刚强大了许多。

         再次仰天发出一声嘶吼,凶兽快速的向着马立铭冲来,而且眨眼间便来到近前,同时双臂挥舞,直奔马立铭的胸口。

         没想到凶兽的速度比以往快了许多,马立铭再想闪躲,已经无法办到,可是凶兽的双臂在半空忽然停顿了一下,不过一瞬间,便再次落下。

         而就在此刻,石柱上方的任广晨,发出一声闷哼,原来凶兽手臂的停顿,是任广晨施展道法所为,可是却没有将凶兽定住。

         只听砰砰两声,手臂击在了胸口,而马立铭好像断线的风筝,直奔一旁的石柱飞去,下一刻,便撞在了石柱上。

         虽然石柱很坚硬,但是没有阻挡住马立铭的身形,只见石柱轰然破碎,而马立铭的身形继续向着后方飞出数丈远,才落在了地面上。

         单手捂住胸口,马立铭感觉体内的鲜血向着喉咙涌来,本想将鲜血压制住,但是胸口一阵阵的疼痛,让其根本无法压制。

         下一刻,张开口喷出数口鲜血,马立铭才感觉胸口舒适许多,但疼痛却是越来越清晰,双手支持着地面,慢慢的站起身。

         而凶兽露出得意的表情,再次向着马立铭而来,速度居然比刚刚还要快上一些,此刻的马立铭赶忙提起真气。

         不过胸口的疼痛,让马立铭不由得顿了一下,就是这顿了一下,凶兽便已经到达眼前,并伸出双臂抱向马立铭,而满是獠牙的大嘴也向着下方咬来。

         就在此时,一颗拳头大小的岩石,从远处飞来,正好击中凶兽的头颅,原本以为可以饱餐一顿的凶兽,被这颗石子击中后,不由得恼羞成怒,同时看向岩石飞来的地方。

         只见不远处的边有才举着左手,手中还有一颗没有来得及丢出的石子,而右手则在胸前不停的颤抖,当发现凶兽的目光,边有才左手的石子,发出砰的一声掉落在地面上,同时转身向着远处跑去,口中还在大声的喊道,

         “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大哥,如果我这凶兽杀害,那家里的一切都交给大哥了。”

         这一句话虽然很是普通,但是此刻的马立铭听到,心中不由得升起了暖意,在父母失踪以后,没有一人能关怀自己,而以往关心自己的大伯,也因为一件误会,而错怪自己。

         再次被凶兽追赶的边有才,虽然修为低下,但是躲闪的本事却很厉害,只见边有才一会围绕着石柱转圈,一会躲在石块的后面,居然过去了半个时辰,凶兽都没有伤到其分毫。

         本以为凶兽可以轻松的将自己灭杀,但是边有才发现与自己多想比不一样,当再次来到石块后面,边有才的心中很是得意,并且庆幸自己吃下一个花瓣。

         费尽周章都没有追赶上边有才的凶兽,已经愤怒至极,仰天发出一声咆哮后,从口中喷出一股黄色的液体。

         当液体洒落在石块四周后,传来一片嗤嗤的声响,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落在边有才的耳中,却很是刺耳。

         下一刻,石块便全部消融,边有才的身形也显露了出来,而石块内的躯体,双目紧闭的倒在地面上。

         无奈之下,边有才继续躲闪,而凶兽好像发现可以用这种方法快速的追到边有才,便将黄色液体一口口喷出,没有过多久,这里的石块便毁去了二十个左右。

         只见每一个石块内都有一名命修,所穿的衣裳各不相同,有承阴宗的黑色衣裳,也有武阳宗的白色衣裳,就连妖姬宗的女弟子,都出现在此地。

         这里大概有百个石块,如果每个里面都有一名命修,那此地就有百名命修,又有谁可以将这么多命修杀害,如果是修为高的前辈,那为何要留在此地。

         看着地面上躯体,马立铭心中想道,而脸上却露出疑惑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