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 这里到底是哪里
        阳文毕竟是现代人,与一堆死人在一起终究有些害怕,在周围转了半天没找到洛雪半点儿影子之后,他决定往山下走,也许能遇到些什么人,打听下这里是哪里。

         由于没穿鞋子,山路磕得脚有点疼,阳文踉踉跄跄的往山下走。山风一吹,身上仅有一个件薄袍子也被吹得君子坦蛋蛋,他不得不伸出手抓住衣襟抱在身上。

         忍不住开始思考刚才发生的事情,很明显可以确定的是他穿越了。但是洛雪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选择自己?她曾说:终于等到你了,她的意思在等自己?然后那个突然出现的长角怪人又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认识自己,好像还有仇的样子。最关键的问题是这里是哪里?洛雪又去了哪里?带着自己穿越,为何只有自己在这里,却不见了她的影子……

         就这样边走边想,没多远阳文的脚后跟就生疼生疼的,他本就是个宅男,缺乏锻炼不说,更没有赤脚走路的习惯,按照平时的走法,脚跟不疼才怪。就在他打算先休息一下,学着刘皇叔编个草鞋什么的时候,远远一声声呼喊。

         “少主!少主!”

         阳文立刻想到死在后面的那些人,大概是找他们的人来了,正在阳文想要不要躲避一下避免麻烦的时候,一个穿着葛衫管家模样的男人已经飞快的飞掠过来,其身上灵光像火焰一样燃烧。

         ”这是什么能力?“

         只见那人一纵就是三四丈远,阳文想要躲避已是不及,于是乖巧的让到路边。哪料那人却是收了能力直接朝他就冲了过来,阳文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人一把抱在怀里。

         ”少主!急死我了,你没事太好了。“

         这时阳文已经想到发生什么事,他这是被人误认是他们少主了。谁让阳文跟那个死的少爷长得一样,现在又穿着那人的衣服呢。

         阳文有点尴尬道:”这位老先生,你误会了,虽然我跟你家少主长得有点像,但是我不是你们家少主,你要找的人如果是这件衣服的主人的话,他已经遇难了……但是,但是,我跟这件事是没有关系的,我只是路过的,因为莫名其妙到这之后一丝不挂,所以就借了件衣服穿,并不是存心冒犯你们家少主,所以还请原谅……“

         ”少主?“那管家模样的老人松开阳文,仔细打量了他的脸一番,最后还摸摸他的额头:”你伤着头了?“

         阳文有些无语,他大概也能想到这件事恐怕不好解释,立刻道:”老先生,或许你不太相信我的话,但是我真的看到你们家少主已经遇难了,也确实跟我长得很像,对了,你们去那这看一下就明白了……“

         管家还是不屈不挠道:”少主,我是祝伯啊,我们见过几次的,你没有印象了?“

         擦,真当我是脑子坏了失忆是吧。

         阳文也不解释了,道:“你们的同伴都遇难了,总不能让他们曝尸荒野吧,还是先去收殓一下吧。”

         祝伯立刻道:“还是少主想得周到。”

         这时又有几个红色的影子很快放大,阳文一看吓了一跳,只见七八个身着红色劲装的大汉骑着像马一样大的红色巨狼飞奔了过来,那大汉个个虎背熊腰,胳膊比阳文的大腿都粗,又身着同样的衣服,看起来像是什么武林门派的样子。那红狼更是不得了,粗壮的下颔和利爪一看就是碎石夺命的利器,靠近阳文的时候它们还凑过鼻头闻闻,那腥臭的口气一闻就是吃肉长大的。

         大汉们跳下巨狼中气十足的大吼一声:“少主!”

         阳文也懒得再解释自己不是他们的少主了,有气无力的摆摆手,算是招呼,心想,一会儿见到你们少主的尸体比我说什么都强。

         看到人到齐了,祝伯道:“诸位,刚才少主说兄弟们就在前方遭的毒手,不能让兄弟们有家归不得,我们得把他们的遗体带回去好好安葬。”

         众人又是大吼:“是!”

         祝伯一摆手,众大汉立刻又跨狼飞奔起来,其中一个还大手一挥就把阳文提上狼背。那红狼动作极其粗暴,阳文感觉天颠地簸,真是比坐过山车刺激多了。

         原本阳文走了十来分钟的路,大汉们两分钟不到就到了,大汉又一挥手,阳文就跌坐在地上,祝伯赶紧把他扶住。

         阳文还晃晃晕乎乎的脑袋,平衡一下身体,道:“看到了吧,你们少主已经去了,我只是个路过的……”

         还没说完他就发现一众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阳文心中咯噔一下,尼玛,不会误会是我干掉的吧。

         “大家别误会,我真是路过的,我啥也不知道,衣服只是顺路的,这些人不是我杀的……”

         越说大汉们看他的眼神越奇怪,还有人已经开始摇头叹息了。

         祝伯的更是眼泪汪汪。

         “老先生,我知道你很伤心,但是还是请你冷静一下,你们家少主真不是我杀的,你看我身如豆芽菜,手无缚鸡力,绝对不可能打得过他们……”

         祝伯这时已经不再听阳文在讲什么,大臂一张就朝阳文扑了过来。

         阳文想躲根本躲不开,吓得大叫一声:“啊……”就感觉被人紧紧的抱住。

         但是等他啊了半天这后,却发现并没有发生什么痛苦的事。

         “少主,老奴没有照顾好你,愧对庄主和夫人啊……”

         “哈?”怎么还当我是他们少主?

         阳文推开祝伯:“你先等等,让我看看。”

         祝伯小心的放开阳文,一副生怕他干出什么不理智事的表情。

         阳文根本不顾看祝伯的表情,而是仔细的观察周围,现在有人陪着,他也不再像刚才一样害怕了,而是仔细的把每具相尸体都看了一遍,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到了这里还被误会是他们少主了,因为那具富家少爷的尸体竟然不见了!

         难道他没死?说起来阳文还真没有仔细查看那具尸体,也许只是晕过去了,这不,地上还有他曾经趴过的痕迹。

         “老先生,也许你家少主他没死。”

         祝伯道:“少主,你当然没死啊,咱们赶紧回庄吧,天色要晚了。”

         阳文一拍额头十分无语,这误会真的是讲不清了。

         “我不是你们家少主!我叫阳文,来自于……另一个世界,xx大学刚毕业的学生,对了,你们这个世界肯定没有电脑,没网络,因特网,又叫万维网,肯定也没动画片,11区……”

         祝伯凄然道:“苍天啊,你为何对我烈阳山庄如此不公,收了庄主和夫人不说,还让少主得了失心疯,为何不把我这把老骨头代替少主收了去啊……”

         阳文见祝伯悲愤莫明,也不再也乱说什么,而是尽力心平气和道:“祝伯,祝伯,您别激动,先别激动,我是说,我是说如果,如果要说我是你家少主,有什么证据之类的。”

         祝伯悲伤道:“少爷,我从小看着你长大,还能认错人么?”

         阳文心道,你还真是认错了。

         但是表面上还是说:“除了样貌,样了长得像的人,也总会有那么一个两个。最好是那种别人都不知道的证据,比如身体的特征,痣之类的。”

         祝伯道:“痣?你脚心倒是有一颗小痣一般人都不知道。”

         这么隐秘,阳文立刻抬起脚板就看,光光的什么都没有。

         阳文喜出望外:“没有,我没有,现在可以证明我不是你们少主了吧。”

         祝伯摇摇头:“另一只脚。”

         阳文立刻以掰起另一只脚,一看,脚心真的有一颗痣。

         擦,不是吧,还真有,说起来,好像小时候见到老爸脚下有这么一颗,竟然遗传过来了!

         祝伯道:“庄主脚心也有这么一颗小痣,在山庄也只有我才知道,现在可以证明了吧。”

         阳文彻底无语了,连老爹都一样?真的是平行世界?

         阳文无奈道:“那我能问个问题么?这里是哪里?我又是谁?”

         一个大汉道:“少主脑子真的不好使了,这都三个问题了……”

         祝伯瞪了那大汉一眼道:“这里是烈阳山,少主你是烈阳山庄的少庄主。”

         阳文道:“那我的名字是不是叫阳文?”

         祝伯惊喜道:“少主,你想起来了?没错,你的名字就是阳文!”

         阳文呵呵一笑,他已经无力吐槽什么了,平行世界这种设定还是存在的……

         “好吧,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在找到你们真正的少主之前我就暂时先跟你们回去吧,不过有个忙需要你们帮一下。”阳觉得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点人帮忙也不错,于是决定先跟他们走,至要弄到一套衣服不是?

         祝伯答应得很爽快:“少主,你讲。”

         阳文道:“我来这里的时候,有一个朋友跟我一起过来的,现在跟她失散了,她可能还在这附近能不能帮我找一下?”

         祝伯奇怪:“朋友?少主哪里来的朋友?你不是……”

         阳文道:“唉,我不是你们少主,你们少主可能没朋友但是我有啊。”

         祝伯立刻答应道:“有,少主有朋友,我们立刻就找,马上就找,你别急,别急坏了脑子。”祝伯一边说一边吩咐人散开去搜索:“快去找少主的朋友,快。”

         其它的大汉你不情我不愿的四散开来。

         阳文心中暗道,我次奥,还是把我当成神经病啊。你们知道我要找什么人么,你们就在草丛里踢两脚就是找人么?这简直是把我当弱智糊弄啊。

         阳文只是继续道:“祝伯,我那位朋友是个女人,二十来岁,头发有这么长,很漂亮,哦,对了,名字叫洛雪,大家散开来喊喊说不定她能听到呢。”

         “洛雪?”祝伯一听这个名字立刻高兴起来:“都回来吧,都回来吧,人找到了,我们现在就回庄。”

         阳文急道:“你们还没找呢,怎么找到了?”

         祝伯兴高采烈道:“少主说是朋友我当是谁呢,洛雪小姐的话,她正在山庄做客呢,我们马上回去就能见到她。”

         阳文一听大喜过望:“真的?那我们快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