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孩子
        阿舞赶到的时候,皇上和皇后都在那里了,连太后也赶到了,所有的娘娘都在门口等着,阿舞站在后面看见血水一盆一盆的端出来,听见屋里在里面撕心裂肺的喊叫,突然心里有些期盼。

         皇帝不停的询问太医有没有事,太医说一切正常。折腾了半夜还没到天亮,就听见了一声婴儿的叫声,声音响亮而好听清脆,阿舞听着声音,望着前方,仿佛看见了天空边有一丝黎明的阳光,非常的、非常的亮。

         这时候,稳婆喜气洋洋地抱着孩子,出来说跪下:恭喜太后娘娘,恭喜皇上,恭喜皇后娘娘,生了一个小公主

         阿舞听见有许多人发出呼的气息!

         皇后也大笑说:恭喜太后,恭喜皇上,又得一位小公主!

         皇上还是很开心:小公主也好,小公主也好,这前几天已经把公主的名字取好了,就叫菱景。

         孩子刚生下来不能在外面抱太久,所以只给皇上,太后瞧了瞧,太后抱着孩子的时候,阿舞看了一眼,孩子粉嘟嘟的,还没有睁开眼睛,嘴巴,一张开就冒出个泡泡来……阿舞情不自禁的说:真可爱!

         阿颜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边,下意识的拉了她的手,阿舞回头对她笑了笑说:没关系。

         皇帝说:好了,孩子既然安全生出来,大家都回去吧,这么多人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等过两天,孩子能够出来见人了,大家再来看看,祥嫔生子有功,升为妃位,字瑞,等过几日再行册封礼。

         众人一一跪下,给皇帝跪拜:恭喜皇上喜得公主,洪福齐天!

         皇帝高兴地摆摆手:好好,真好!

         阿舞看见他喜气洋洋的脸,心想大概是真开心吧!

         再次回到伊人殿,阿舞还没有回过神来,眼睛里却是小孩子吐泡泡的样子,心痒痒的,不知不觉脸上全是眼泪,鸳蕊急忙走过来,惊讶地说:娘娘,这样喜气的日子,可不能哭!

         宁儿也走过来说:天都快亮了,昨夜一夜也没有睡,不如吃一些东西,然后睡一觉吧!

         阿舞笑着说:宁儿你刚刚有没有看见小公主,真的很好看!

         宁儿难过的点点头:看见了,看见了……

         哽噎了一下继续说:其实娘娘,有件事情奴婢早就想说了,只是最近的事情太多,一直没有敢开口!

         鸳蕊:什么事!

         宁儿痴痴地开口说:上一次太医为娘娘诊断的时候说,那个毒药里面加了许多,寒性的东西,可能,不会有孩子,其实我们家乡有许多女人,因为天气的湿冷的原因,大家穷穿的不好,所以许多女人一直怀不上孩子,都是因为体质不好,后来经过慢慢调理,有许多人也怀上了,奴婢在想娘娘要不然也调一调试一试,就算真的不能有孩子,能够,把身子调理好一些也是好的呀,若是能怀上孩子,那就更好了!

         鸳蕊眼睛一亮说:对呀对呀,自从上次整顿以后我们都没正式看过太医,太医来请脉娘娘也嫌麻烦都推迟了,但是到底怎么样还不一定!万一真的可以调理呢!

         宁儿接着说:还有,娘娘,其实,上一次来的那个姑娘,就是那个叫苏叶的,就是长得很好看的那个,鸳蕊不是调查了一下,说她是医馆出身吗?这么说来那个苏叶应该也会点医术,她又是女儿家,若是在这里,慢慢的,让她帮着调理会不会挺好!

         鸳蕊想了想:对啊,娘娘,若是我们去找太医调理,各宫都看着,多不好呀,可是我们这里有一个会医术的宫女,不如帮着调理,那说不定就会有机会,说不定以后真的有可能也能有一个小公主。或者小皇子也不一定啊!

         阿舞望着她们两人期待的眼神,缓缓的摇了摇头。

         宁儿还想说什么,鸳蕊拉住了她喝过一碗燕窝粥以后便上床去睡了!

         直到傍晚,她才醒过来,因为昨日事情发生太多,坐下仔细的吃过饭以后,她才彻底清醒过来,这时候红墙边上又有一丝霞光了,竟然睡了这么久,阿舞觉得浑身不舒服!又想起一堆事来!

         阿舞:鸳蕊,你去把那个白玉观音拿过来给公主送去,就说,恭喜祥嫔娘娘喜得公主。

         鸳蕊:皇上很重视这个公主,只送个观音会不会……

         阿舞:孩子还没长大,能避讳的都要避讳!

         鸳蕊:还是娘娘想的周到!

         鸳蕊回来的时候,阿舞已经把苏叶叫到了身边!

         鸳蕊急忙上前帮着问话。

         苏叶跪在地上,抬起一张小脸来,眉间微蹙,我见犹怜。

         阿舞:起来吧,站着说话就可以了。

         苏叶规规矩矩的磕头,举止大方,看着如大家闺秀。

         鸳蕊:娘娘今日叫你来,是看你做事还算老实,现在问你些话,你可要如实回答!

         苏叶:是,奴婢一定知无不言!

         鸳蕊:听说你是医馆出身。

         苏叶:回鸳蕊姐姐的话,奴婢家世代为医,奴婢的父亲在家乡也少有名气!

         鸳蕊:那你可懂医术……

         苏叶:奴婢从小跟着父亲学医,虽为姑娘家不能出去抛头露面,可是若是哪家小姐或者太太有需要,奴婢也能开一些简单的方子。

         鸳蕊喜上眉梢:真的吗?

         苏叶:奴婢不敢撒谎。

         鸳蕊:娘娘的身子你可知道。

         苏叶:奴婢并不知,但见娘娘脸色偏白,嘴唇偏红,应该是内寒却滞火!若是可以,奴婢可以给娘娘把把脉。

         鸳蕊:好!

         宁儿拿了手枕过来,苏叶恭谨的上前,两根白皙的指头按在阿舞的手腕上,阿舞见她手指如葱,比自己还早白皙一分,站了几刻竟有丝丝香气。

         阿舞:你用了香粉?

         苏叶把手拿下来:回娘娘的话,奴婢不曾用香粉。

         阿舞心一惊,看来太后真的费了不少心血,找了这样一个绝世美女来。

         鸳蕊:娘娘的身子怎样?

         苏叶眉间紧蹙,呢喃不语。

         阿舞:你大胆说吧!

         苏叶:娘娘血行不畅,内湿滞寒恐怕……

         阿舞:好了,我的身体我知道……

         鸳蕊:那还有的治吗!

         苏叶:娘娘需要多加调理,虽说不能完全改善,也回有些起色!

         鸳蕊:那……

         阿舞打断了她,又对苏叶说:你的本事我了解了,你长得这般美貌,又有医术傍身,恐怕琴棋书画也都会吧!

         苏叶:奴婢……

         阿舞:太后安排你来,我也不愿意坏了她的好事,再说你这样出色,也不能在我这里埋没了!

         苏叶吓得跪下:奴婢不敢妄想!

         阿舞:好了,没什么妄不妄想,我欲成全你,你可愿意!

         苏叶:奴婢,奴婢……

         阿舞:你可愿意!

         苏叶慎重的磕头:奴婢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