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开学
    这一夜,苏易都在想怎么解释如何找到女孩尸骸。

     清晨很早就起来了,下楼时看见客厅桌子上,小舅当驴友时用的全波段半导体收音机。半导体上支出的拉杆天线,让苏易眼前一亮,顺手抓起来出了房门。

     院门的西侧,是防腐木做成的大花架,上面爬满牵牛花和葡萄藤。牵牛花粉白娇艳,马奶葡萄白绿晶莹,不过现在在他眼中,却像女孩生前的花季容颜和滚滚泪珠。

     掘开花架下的泥土,苏易在晨曦奋力挥锹,不知疲惫,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挖出真相,挖出公平和正义。

     “小易子,你在我们家院子里干什么呢?”

     熟悉的声音,一夜未归的舅舅出现在院子中。

     “帮你们家做好事呗。”

     苏易直起腰,抹了把额头的汗水。

     “还做好事,我看搞破坏还差不多,挺好的院子看让你糟蹋的。”

     “真的是做好事,我在施法捉鬼。”

     苏易看了眼被他扬了一地泥土的院子,是够祸害人的。尴尬地指了指地上的半导体收音机,我昨天夜里也听到有人在哭,今天早晨用这个检测了一下,这里电磁场异常,地下肯定埋着东西。

     “用收音机捉鬼?哈哈——”舅舅大笑起来,照着他脑袋拍了一巴掌,“我看你就是个鬼头,一会儿记得,把院子给我收拾干净了。”

     说完转身向屋里走去。苏易摇摇头,这总算一种解释,用收音机捉鬼,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也不信。拿起铁锹继续挖掘,突然锹尖触到了成团的硬物,拨开上面的泥土,露出绿色塑料布的包裹。

     “舅舅,快过来,我挖到了。”

     “挖到了?再敢耍舅舅,小心抽你小子。”

     韩雄嘟囔着走过来,当看到绿塑料布包裹时也傻眼了。包裹被拽了出来,尸体死后曾被肢解,此时血肉都已经腐烂干净,只剩下一堆白骨。

     “舅舅,赶快去打电话报案吧。”

     苏易叹了口气,可怜的女孩,生未曾享受清福,死后又惨遭虐尸。看着舅舅跌跌撞撞跑进屋打电话报警,他继续骨骸中查看,终于看到残破的手机,于是戴上手套从手机里扣出主板。

     警察来了之后,勘察现场,询问笔录,寻找前任房主。苏易做为重要证人也少不得跟着忙活,同样的话被翻来覆去地拷问,问的最多的,就是如何得知埋尸体的地方。可怜的半导体收音机,作为奇异事件的重要物证被暂时封存,用超短波频道找到藏尸地点,警官学院教材里肯定没有。

     疲惫地走上三楼,时间已经是傍晚时分。受惊吓的舅妈不敢留在家里,带着表弟回娘家了,舅舅则领着警察满世界去寻找前任房主,也就是那个禽兽男人。

     “谢谢你,小苏法师。”

     苏易听到女孩子的声音,从关着门的衣柜里传出来。

     “不客气,警察已经来过了,现在去抓害死你的那个男人。好好去投胎吧,希望你后一世能投到个好人家,快快乐乐过一辈子。”

     “谢谢”,女鬼声音哽咽。

     突然,苏易身体里仿佛被注入了能量,神识进入头顶的魂海,漂浮在水面的小塔更加璀璨夺目,并且小塔似乎变高了。准确讲,应该是浮出水面的部分更大了,他头一次发现,原来那不只是一个塔尖,水下面若隐若现似乎还有整整一层。难道是鬼魂的感激让小塔发生变化?苏易似乎看到又一种新的修炼途径。

     后面的事情超出了他能力范畴,那些应该都是警察和检察官的事情。很快,他就被闻讯赶来的父母带走了,今天是周日,从明天起,他又要恢复高中狗的苦逼生活,而且是最苦逼的高三狗。

     星期一早晨,沉寂没多久的四中校园又恢复了生机。

     “阿易,想哥哥我了吧。”

     苏易被搂住来了个熊抱,豆芽菜一样的高中生里,能有这般肥厚体魄的,他们班除了大牛之外绝无二人。身高体胖的牛百利是他的邻桌,龙班的座位是按成绩排的,成绩最好的学生有优先选择座位的权利,成绩倒数的苏易只能被动坐在教室最后一排。

     “我真的好想好想你呀”,苏易高声抒情,周围不少人听了身上起鸡皮疙瘩,但是后面还有一句,“想得都想不起你是谁。”

     轰,教室里顿时一阵哄笑。

     苏易没笑,他看见秀发飘飘的白衣女孩,靠,我跟白衣服有仇吗?为嘛总能碰到。

     很快,同学们也止住笑声,男生集体向白衣女孩行注目礼。身材高挑,明眸俏脸,腰背挺直更显出别样气质。女神是大家的,夏清澜是高三龙班的女神,也是全校的女神。似乎还不习惯被众人用这种眼光注视,夏清澜低着头,微红着脸,快步走到自己的座位。

     “清澜,听方伯母说,假期你去欧洲旅游了,拍了好照片可不要藏私哟。”

     沉稳的男声,钱英杰主动向夏清澜打招呼,称呼很亲热,说完更神情鄙夷地扫视了一圈。这话里几层意思,一是用亲热称呼当众宣示主权,二是告诉众人,彼此地位差距悬殊,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三是搬出来所谓的方伯母抬高自己身价。鹿山县城不大,县里的人多半知道,********杨友升的老婆姓方,县妇联的副主任。夏清澜来历很神秘,高二转学到鹿山四中,直接进了龙班,而且妇联的这位方主任经常跑到学校来看她。

     “我,我没拍什么照片。”

     夏清澜红着脸回答,却从另一个角度印证了钱英杰所言的真实性。

     钱英杰的战术收效了,很多男生沉默地低下头。这个世界很现实,也很骨感,信息化的社会,即便没踏入社会的高中生也知道,纵使将来考入最顶尖的学校,他们也只能被称为凤凰男。鸡窝里飞出金凤凰,大城市人用来形容苦读出身的农村孩子,虽然鹿山是县城,但在超级大城市人的眼中,偏远小县跟农村有差别吗?

     如果没有得到仙家传承,苏易很可能也会跟其他同学一样自卑,上两个学期,他也曾悄悄凝望俏丽背影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