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91.大动静
        无机说完,四周一片沉寂,怀仁手里紧紧地握着从“哑伯”那里夺过的秘籍,捏得纸张咔嚓作响,甚至还能听到骨头咔嚓嚓的声音。

         实在是太安静了,一群人围着连呼吸都是轻轻掩着,诡异得让小豆子一直在林木怀里蹭啊蹭,感到非常不安,林木轻声拍打着安慰着,却是效果不甚明显。其实别说是小豆子了,就连此刻他自己都觉得浑身不对劲,却又不好抽身离开,毕竟來都來了,就是要等一个结果,给自己给无机居给老头子一个交代的。

         只是,此刻,他有些忐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出声开口打破,倒是向阳这个外人,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有意,朝小豆子挤眉弄眼,“小豆子,你先捂着眼睛,等会儿让叔叔变个好玩的!”

         小豆子最是听话,乖乖地用十个白嫩嫩的小指头把脸颊给蒙住了,而后从指缝间偷偷地看着向阳的动作。向阳朝方北点了点头,打了个响指,慢慢数着“一二三“,只见后者从怀里掏出一玩意,那是一颗鸡蛋形状的东西。

         好奇的小豆子指缝越來越开,最后手指都放在眉毛上去了,向阳假装沒看见,然后让方北轻轻地把外层包裹的黑布慢慢掀开,,

         “哇,,”两道“哇”声重叠,一个是小豆子,还有一个是躲在石城背后的十六,两个娃娃眼睛都瞪直了,好大一只会发光的猪啊(俗称夜明珠)。

         至于其他的人,一个个皆是见过市面或者是性情较为稳重,第一眼看着惊讶,转眼也沒有放在心上,而放在心上的,不过就是那两个假“哑伯”,已经是阶下囚,目光短浅的家伙,不提也罢!

         方北将夜明珠扔给向阳,向阳转手交给小豆子把玩,小豆子的整个注意力被转移了,不安什么的一下子消失的无隐无踪,小嘴儿笑得都合不拢:不为别的,年纪轻轻的他可是知道这是值钱的宝贝,得好好收着。

         有了夜明珠的照耀,亮堂了一片,奇怪的氛围瞬间被吹散得烟消云散,无机叹息了一声,情绪微微有些低落,却还是沒有吱声。

         向阳抬头,无机福伯还有真正的哑伯三位老人脸上神色皆是一片怆然,在泛白的光芒照耀下,尤其是无机,即使沒有垂头丧气,却是半点都不像是传说中的第一高手那般傲气凛然,反而跟个落败的公鸡似的,尽显神色落寞。

         思考了这么久,怎么还沒有结果的呢?向阳等得有些无聊。有事快说有屁快放这般俗语向阳只差沒嚷出口了,幸而林木摇摇头,拉了拉他,不让他的胡话搅乱了整个局面。

         也是!即使无机再怎么不管事,再怎么不负责任,毕竟也是跟了他十多年的弟子,不管再怎么样放牛式圈养,也都是自家的孩子,跟了这么多年,陪伴了这么多年,即使是一件死物,或浓或淡,那都是有情感在里头的,更别提是人了!想想看,排行第三,那可是无机老人的第二批弟子,仅次于林木林晨地位的人,的确是有些惋惜的。

         “那边有人來了!”方东低语了一声,示意众人往后回头,就看见好多熟悉的人影站得老远,一见这边人发现了,立马嗖的一下沒有了影子。

         “噗!”向阳不客气地第一个笑出声,“你们家师兄们怎么就跟老鼠见着猫儿似的,连看热闹的勇气都沒有啊!”啧啧!居然连正面瞧上一眼,都得偷偷摸摸,哪像他家的那些个将士们,一个个胆子肥得流油,使劲捣腾着,无聊的时候,纯粹是哪里有笑话就往哪里走,才不管你是元帅,是将军,只要不是打仗,大家人人平等。

         动闹得有些大,除了处在事件中三弟子怀仁和跟着方东一起过來的石城与十六外,其他的弟子即使都知晓有重大事件发生,然皆是站在远处不敢靠近,一个个探着脑袋,鬼鬼祟祟地往偏院这边瞅着。

         “六师兄,你去把还在山上的师兄们都喊起來吧!”发话的是林木,仍旧是未下山之前的称呼,一方面回应了无机老人的期盼,另一方面承认了自己消失已久的小师弟身份再次光荣上岗。

         林木开口说话,石城立马应答,连他家师父的意愿都沒有问,直接吆喝着那头:“去大厅集合,师父有话要说!”

         “……”无机囧,其实他还沒有想好要说什么來着!不过既然小木都这么说了,事情都这么地步了,也是该解决了,省的后患无穷!

         无机袖子一扫,掌风一过,啪啪两下,两名冒牌的“哑伯”脸上就掉下了一层奇怪的物体,像是一层人皮,又像是一块薄饼,也不知道是怎么东西。露出的两张陌生的脸庞,脸上同样是黑乎乎的一片,像是撒了芝麻的大饼,向阳瞬间有点不喜欢某种食物了,幸好小豆子沒有看,否则一定会吓一大跳的。

         真正的哑伯跟在两个冒牌的“哑伯”身后,眯着眼睛打量着,点点头,而后又摇摇头,似是在辨认某些熟悉却又陌生的东西。福伯跟哑伯两人手势交谈着,不亦乐乎,倒是看得无机脸色一阵铁青一阵白,就是显示不出正常的色泽。向阳在一边看着笑得直乐,不是他不守辈分什么的,实在是这几个老头子一点都不顾及颜面,情绪什么的波动太大了!

         怀仁是自己走的,方东方北跟在后头,外加十六在一边低低地叨念着,“三师兄,你到底是想干嘛?为什么要去偏院,为什么会跟这些个冒牌货在一起?为什么会抢他们的东西?”

         在大厅集合的时候,底下弟子们一个个排列着,林木站在边上,按道理说从大到小,他应该要站在末列,只是他怀里现在抱着个小豆子,而且边上向阳拉扯着他,再加上自己沒那个意愿,种种原因,他还是以一个看客的身份和向阳在一起站在,哦!不!是坐在一边!小豆子太沉了,站着有点吃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