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3.三磕头
        向阳这一觉睡得安稳。本以为椅子上躺着会不舒服。结果醒來之后发现自己竟然是躺着床上。手边还趴在一呼呼的小胖豆。整个人惊呆了:为什么他半点印象都沒有。时辰。已近午时。林木不在屋里。摇醒迷迷糊糊的小豆子。小家伙揉着眼睛到向阳咧着嘴笑喊道:“叔叔。早上好呀~”

         “知道叔叔什么时候上床睡觉的吗。”听到向阳的问话。小豆子点头:“叔叔睡得死死的。爹爹扶上來的~”当时他有给叔叔让地盘的。所以印象很深刻。只不过小家伙想赖床。就沒跟林木一块出去了。

         木头扶上來的。还好还好。只是……向阳眨眨眼。疑惑更甚。睡得天昏地暗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实在不应该啊。

         “这小子犯懒。居然现在还沒起來。奇怪了。”步楚抬首了窗外。摇头失笑。林木接过步楚递过來的小本子。解释道:“我扎了他睡穴。”这一路向阳几乎沒怎么睡。好不容易平安到家。却还得连夜进宫。时间果真是个奢侈的玩意。林木咬咬牙。所幸就让他先好好睡上一觉再说。

         “夫人。这个是。”翻着小册子。林木仔细了下。里头列举了密密麻麻一排人物关系。其错综混乱让他一时间沒有反应过來。

         “等下午人齐了。敬完茶之后你就改口。直接唤我‘娘’吧。”步楚沒有直接回來林木的问題。反而说了句題外话。见林木颔首应答后才道:“我刚与你讲的是现在朝上的局势状况。你手上的这份则是京城里头大大小小一些官员的资料。个中牵扯上面皆有明细。这几日你好生研究下。若有不明白的。问我问阿海或者那浑小子都可以。”

         步楚沒过多解释。然小册子的分量。林木不得而知。那可是重得很。夫人现在就把它交给自己。大抵就是这么个意思:我很信任你。我把我儿子交给你了。再一次慎重地点点头。林木答曰:“我会好好的。”既然踏上这一步。就沒有回头的余地。现在他所要做的。就是好好的武装自己。才有能力不拖累。或者成为向阳的有力臂膀。

         步楚点头赞赏:不愧是我和我儿子一致通过的人选。从人品魄力态度及面对事情的态度來说。样样皆是上上选。

         向阳牵着小豆子过來时。饭桌正好摆放完毕。四人的小方桌桌。让他表示不解。这位子都不够用吧。“无机师父和福伯呢。”

         林木接过小豆子。直接把人拎上凳子:“宫里來了几位老太医。正在客房那边给师父诊治。海伯已经帮忙把饭菜端过去了。”

         因是家人聚餐。边上侍者皆已屏退。布菜之事自个随意。步楚一会儿小豆子一会儿林木。一一为其夹菜。而林木也不声不吭地替步楚舀好了汤。好一副母慈儿孝的画面。让向阳有种沒睡清醒的错觉。摇摇头。再睁眼……

         “娘。木头。你……你们……”再一次。向阳有种被吓到的错觉。为什么一觉醒來。就沒有遇上一件在正常范畴内的事。稀里糊涂被抬上床不知道也就罢了。可什么时候。他娘和木头关系这般亲密了。

         “小子。怎么越活越回去。居然开始磕巴了。咱家小豆子说话都比你清楚。”步楚假装不明白向阳的困扰。坏心眼的逗弄这小豆子。小家伙不明所以。咧着嘴笑着:“嗯嗯。小豆子不磕巴~”

         “……”静默半响。三位大人一起大笑:小家伙果然是个宝。话題居然给歪了。步楚是有意不给他答复。而林木是不好意思直说。于是谁也沒提。直到某人吃完饭按捺不住跑去问了一直跟在他娘身边的阿海。才得知答案。

         原來。今日一大早。林木先是去了无机福伯所住之处禀明了一些事。再获得赞成后便径自找到步楚。直接磕了三个响头。第一个。因为愧疚。让她唯一的儿子走上了不归路;第二个是感谢。谢谢她的理解支持以及开导;第三个是尊重。从今以后他势必会以儿子的身份融入生活。会视她如母。会孝顺她。

         林木是个认真的人。他一句一句地说着。一边磕头。诚恳的模样让边上的阿海泣不成声。就连步楚自己都忍不住擦拭起眼泪。嘴里连连说道:“好好好。”就这样。在向阳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家老娘和他苦苦追求的人心思一致形成了统一战线。

         “意思是木头已经在我娘面前应了。”向阳揉揉耳朵。似乎有点听不真切。再一次问道。见阿海点头后。整个人都飞上天了。

         阿海跟着步楚那是大半辈子了。自是着向阳长大的。第一次瞧他傻乐乐的。叹息之余也替他高兴。最后忍不住出言调侃:“我说小七爷。你要傻笑可得边儿呆着去。这地儿得先除尘。晚点林少还要敬茶。要是耽误了时辰。你就得抱着柱子哭了啊。”

         这话一出。其效果那叫一个立竿见影。向阳嗖的一下就沒人了。

         所谓的敬茶只是自家人关上门的事。只是一个形式來承认林木与向阳的关系。沒打算一开始就把事情闹得满城风雨。步楚只让消息在王府和向宅里头扩散。邀请的人沒几个。就无机师父和福伯。顺便宫里头那位打了个小招呼。來不來。那就真的无所谓了。

         丑时刚过。后门进來一对年轻少年。与之前路上的优哉游哉不一样。进门之后。两人撒腿狂奔。前面那人一边跑一边喊:“霍二你个二货。这么重要的事你都不早说。赶不上时辰我把你拖出去砍十遍。”霍二表示很无语。明明上午有跟您说。结果您瞌睡过头了。这还能怪别人么。当然。迫于身份。这些话。他打死都不会说出口的。

         “呼呼呼呼。等……等……等一下。”云旭赶到的时刻。敬茶还未开始。不过这人性子急。生怕自己错过了。赶紧喊停。全然沒见向阳那眼刀子嗖嗖嗖已经戳得他遍体鳞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