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1.未知数
        请使用访问本站。石城说想留下看看.究竟为的什么.十六不知.沒多言.回头瞄了瞄其他下山的师兄们.咬咬牙.得了.也不知下次回來该是什么时候.就当是最后的眷念吧.掀开衣摆.十六也跟着一屁股坐了下來.“那我也看看吧.”

         石城望着紧闭的大门 .心中颇为忐忑.他知道自己现在的举动很幼稚.也不是说想要挽留什么的.离开对他而言影响不是很多.反正他只有每个月上山那么几日.然而.他舍不得的东西太多了.包括里面那个倔强的不久前还夸过他的老头.从被吓唬过吃下糖毒药后林木跟他说的那番话.隐隐约约一直在他耳边回响.此刻.更是越发清晰.

         小师弟说:“师父被人下毒了.且最大的可能是底下弟子所为.我知道不是你.所以希望六师兄帮忙.一起找出幕后者.还无机居一个安宁.”

         小师弟说:“师父的病情很严重.亏损得厉害.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能不能熬过去还是个未知数.”

         未知数……未知数……这真不是一个好词.尤其是人满颗心思等待着结果的时候.这简直就跟揪着一颗心似的.连呼吸都有些喘不上气來.

         事情的结果如何.已经水落石出.石城对怀仁所为很是不耻.尤其是在听说无机老人现在的状况很不好.甚至还亲眼看到他吐了血后.他觉得怀仁真的是个畜生.即使是狠狠地揍了他两拳还是无法解除心中的怨恨.可惜的是就算他将怀仁往死里揍.还是无法回到从前.无法还原无机老人一个健康的身体.

         石城跪在门口.诚心祈祷着.十六打着哈欠.低垂着脑袋坐着.坐了大半天了.太阳晒得整个人懒洋洋的.他都几乎要睡着了.石城却是半点动静都沒有.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六师兄.十六.你们晒太阳怎么不搬条凳子.”被呼唤的两人同时回头一看.独特的问候方式來自许久不见的二师兄.他身后还跟着扛着行李的肖烈.

         石城瞅了瞅丁瑞的身后.除了肖烈并无其他人.原本喜悦的心一时间又沉下去了.倒是十六蹦跶着起身欢喜道:“二师兄.十七.你们可算是回來了.”

         是啊.可算回來了.他一路循着无善神医的踪迹而去.最后竟然寻至到了青城林木之前都住的小村落.然后再得知.那老人早在几天前便已经离去.至于去向.已是无人知晓.就跟无缘无故凭空消失一般.半点蛛丝马迹都沒有发现.两人无奈之下.便快马加鞭.打道回府.

         丁瑞感叹完其中的心酸后.看了看四周.很是纳闷.无机山上人不多.还不至于大门紧闭.半个人影都沒有.心头莫名泛起不详预感:“怎么回事.为什么大门都不开.其他人都哪去了.是不是师父出事了.”

         “二师兄.你回來晚了一步.”十六哭丧着脸喊道.丁瑞一听.咯噔了一下.什么叫做“晚了一步”.难不成……好在十六自顾自又把话给接完了:“师父昨晚上把无机居解散了.把师兄们都赶下山了.”十六把事情的经过表演了一遍.说着说着.竟然觉得委屈.一下子眼眶都红了.“三师兄好坏.居然给师父下毒.师父昨天都吐血了.”

         吐血了.听到这句.就连神经大条的肖烈都感觉到了不对劲.难不成福伯让二师兄寻找无善神医是为了师父.可是……沒找到怎么办.是不是说师父就……丁瑞打断了肖烈的联想.“我想进去看看.”

         正在这时.方东开了大门.吆喝着外头的四人.“都进來吧.无机老人有话要跟你们说.”熟悉的面庞让丁瑞瞬间反应过來:方东都來了.那么一定是小师弟回來了.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屋内.小豆子坐在无机腿上.无机一手揽着他.一手抓着桌上的坚果.拇指食指一捏.原本毫无缝隙的果壳瞬间变成两半.老人探着掌.让小家伙自己捡里头的果肉吃.小豆子塞左边一个右边塞一个.两个腮帮子吃得鼓鼓囊囊的.可带劲了.嘴里还咕咕哝哝地含着::“吼吼次哦.爷爷也次~”

         吐字不清的小豆子一边说一还一边往无机嘴里塞.无机别的不知道.脑袋里被那几声爷爷和小家伙胖嘟嘟的小手柔化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一个劲地喊着.“哎.好好好.爷爷吃爷爷吃.”

         众人瞧此模样.皆是摇头.向阳甚至还对林木低头耳语:看吧看吧.又一高手拜倒在小豆子的开裆裤底下了.话说小豆子不穿开裆裤好多年了.o(╯□╰)o

         林木噗嗤一乐.得意道:“你是羡慕还是嫉妒.有本事你也撒娇去.”

         跟无机老头子去撒娇.汗.饶了他吧.跟你这木头撒撒娇倒也不错.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向阳的行动甚是迅速.搬着一条长凳.嘻嘻哈哈拉着林木一起坐下.还非得挨着一起挤啊挤.老不正经的模样让方北忍不住别过脸:那位长得一脸霸气.此刻笑得猥琐至极的汉子.他真的不认识不认识.绝对不是他家王爷.忒忒忒……丢人了.早知道.就跟方东一起去门口瞧热闹了.

         方北默默地嚷着不忍直视.也真如心中所言.目光看看无机看看小豆子.最后看看福伯.只是……福伯似乎……好像……呃.发现了什么.

         福伯原本注意力都放在那一老一小身上.结果.喝了一口茶.不小心瞧了边上的两人.瞥着眼睛看了一眼.然后不确定地再看一眼.当发现向阳摸着林木的脑袋放声大笑.而林木气呼呼地拐了他一手肘子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眼睛瞪得跟个灯笼似的.想开口.却发现不知从何说起.最后眉头皱啊皱.就跟叠被子似的.都折出好几层了.

         毕竟也算是东子的临时师父了.得照顾点.老人家承受能力可能还有所欠缺.方北好意拍了拍福伯的肩膀.倒了一杯茶水.让他顺顺气.放轻松.“习惯就好.习惯就好.”作者有话说刚刚电话回家,森森地被家里的两尊大神给教训了~好吧!算是圆满地走过了2013,2014,各位加油~也祝愿各位小伙伴们在新的一年里顺顺利利~学业事业家业~耶耶耶耶!欧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