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8.吃豆腐
        思量着有小豆子这个娇嫩娃儿的存在,方北特地找人在鞍鞯前头做了一个扶手,可供小家伙扶着,鞍鞯上还特意铺了两层软布,生怕把娃儿给硌着了。此外,为防止小豆子力气小扶不稳,方北在胸前还绑了根布带把自己和小豆子连为一体。

         如此细心且贴心的照顾,林木都有些汗颜,见小豆子老老实实地待着方北胸前,稳稳当当,最后仅剩下的一点担心都烟消云散了!

         方北朝方东下巴一扬,挤了挤眼,意为搞定!昨儿说要换成马匹的时候,他“嗖”地一下冒出了这个点子,没恶意,就是想助向阳一臂之力。至于这些贴心玩意其实都是方东弄出来的,而他只是负责耍耍嘴皮子把小豆子忽悠好就行了!

         向阳心头美着呢!在看到三匹马后,他就开始琢磨着等会让林木坐前头,他在后面拉着缰绳,然后……嘿嘿……光明正大地将人拥进怀里……只是,现在的情况似乎有些变动……

         林木的的确确坐在前头,伸手也的确可以把人抱着,只是他似乎没有了伸手的理由——缰绳妥妥地在木头手中握着,看那架势甚至半点交予他的意愿都没有,向阳的手在后头伸了又缩,有些不好意思:他一个大老爷们趴在后头坐着怎么看怎么奇怪!

         其实觉得奇怪的不止只有他一人,林木也是浑身上下不对劲,上马之前还没觉得怎样:除了小豆子之外,不管是肢体接触上,还是心灵交流上,向阳算是与他相隔最近的且能称得上朋友的唯一一个,而且这些日子同榻而眠都过来了,同乘一骑又算什么呢!

         然而,当向阳跨上马背后,所有的一切都变样了!向阳灼热的气息一直撒在脖颈处,不由得令他汗毛顿起,后知后觉地他才意识到他们俩的姿势正属于前胸贴后背的那种,似乎有些过分亲昵,这让林木产生某种怪异的感觉,以至于非常的不习惯!

         方东方北看到了两人怪异的神情,无奈摇头,原本还指望脸皮厚的向阳自给自足,多尝尝“豆腐”,不料竟是这般……实在是帮不忙,倒是小豆子看着手不知该往哪儿放的向阳,嫩嫩地喊了一嗓子:“叔叔~抱稳了~别掉下去了啦~”话说完,小家伙大笑着,就被方北带得远远了!

         小豆子的好心让向阳忍不住嘴角抽了抽:他战场混了这么多年,马上作战不算少数,不拉缰绳的事儿常干,也没说要扶着!现今一马平川,若真掉下去,指不准能笑掉多少大牙呢!

         不过也多亏了这一句,向阳放下了些许顾虑,一手拉了拉林木的衣摆,一手抬了抬,拍了拍林木的肩膀,低声道:“走吧!”

         再次被热气烧到的林木,瞬间红了脸,像是后头有人在追赶似的,扬鞭一抽,马儿撒开蹄子狂奔。许久没有策马奔腾的向阳,难得一次如此恣意,心情煞是愉悦,大笑着,路过方北时,还冲着小豆子吹了一记口哨。

         有样学样的小家伙捋着舌头把指头放进嘴里,口哨声没出来,倒是喷了好多口水,那呆憨的模样换来的又是一阵大笑。

         向阳在后头无事可做,一直盯着林木的后脑勺及侧脸下巴那一块,就见着林木白嫩嫩的耳垂慢慢的变色,最后变得红彤彤,跟抹了姑娘家的胭脂似的,阳光洒在他身上,透过耳垂,竟显得晶莹透亮。

         看着看着,向阳整个人都痴迷了:心里头某块地儿痒痒的,空空的,竟有种想捞点东西填充的**,抓耳捞腮学了一把猴子,仍旧毫无头绪,却想着以后也能看到这番光景那该多好!

         林木感受向阳目光的注视,却又不好直接跟人说“你别看了”,唯有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没事没事,反正不是外人,看看就看看,不会少一块肉,或许向阳看的是前面的路也不一定,无需自作多情……

         骑马赶路,脚程快了不少,小豆子不嫌累,一路上都是笑眯眯的,反观壮硕的向阳一直把脑袋搁在林木的肩膀,眼皮子耷拉着,整一个一副睡眼朦胧有气无力的虚弱模样。

         向阳真的病了么?是的,病了!病的很严重么?是的,很严重!什么病?懒病!

         人嘛!要是真心想犯懒,药石也枉然,四个字——无药可救!向阳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行程开始,他还规规矩矩地坐在后头,就连扶着林木的腰,都是单手虚扶不敢用大劲,明明知道林木会武功,扎实的很,却还是生怕力道重了把人给捏坏了。可是,笔直着坐久了,向阳就忍不住想要瞌睡,没啥压力的他直接坐在马上就睡着了!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把脑袋搁在林木肩膀上给睡过去了,两只手则是无意识地直接搂上了他一直没敢下手的腰。原本还怕林木介意,不料静候半天竟没有听到半句责怪之言,乐得向阳嘴角都合不拢了!

         其实,当肩膀刚刚被向阳的脑袋压着的时候,林木第一反应是把人给一巴掌反推下去,结果,手才伸出来,还没碰上实物时,骑着马的方北方东顺带小豆子三人集体出现在他身边,而后一同眼巴巴地瞅着他,祈求让他手下留情。

         “叔叔累了~爹爹~你就让叔叔好好睡吧~”不知是真的体谅向阳这些时日的辛苦,还是小豆子的话最有分量,面色不悦的林木最终还是把手慢慢放下,随即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挺直了腰杆继续赶路,殊不知,就是他的手下留情,造就了日后某人的得寸进尺。

         有一就有二,向阳即使不累,也开始把脑袋往林木背上搁,手就放的更顺了,直接明了地往林木腰上一放,林木回头瞪他,他就开始装无辜,譬如:“怎么不走了?呐呐,他们都前面去了!走吧!走吧!”

         “哎,放心,都是大男人,我又占不到便宜,你要是觉得吃亏的话,那你抱回来就好了!”向阳大大方方地表示,所谓的模样倒显得林木大惊小怪!

         “……”往往这时,林木就特别无语,他脸皮薄,有些话根本说不出口,被这么一说,得了,什么话都咽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