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9.忆当年
        方北啧舌: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说的就是方东这种平时不说话,往往一开口道出的都是重点的。方东自己也有些错愕,刚刚一不小心就把心里头的话给说出来了,还嚷嚷得忒大声!

         如此彪悍的话语惊呆了在场所有人,搞得向阳都不好意思去正眼看小豆子亲生爹爹的反应了:他真的不是来抢儿子的!

         好在林木现在已经能很淡定地接受向阳和小豆子是父子这个“误会”了,大方地笑了笑,表示不介意,小豆子那就更好说话了,在他心里头,向阳叔叔等于是大英雄,他和叔叔长的像,那就间接说明他应该也是个小英雄,嘻嘻,他最最喜欢的就是英雄了!

         林家父子没什么不满是件好事,不过身为另一当事人,向阳蓦地心态不稳定,究竟是他哪里的行为出现问题,搞得方东都一而再再而三地怀疑他了:这十年来他都是跟众兄弟几个一起过来的,一群大老爷们,连个姑娘都少见,他若是有儿子,周边人岂会不知?

         “我说方东方北,亏得你俩平时一个聪明一个稳重,怎么就不用点脑子想想,四五年前爷在哪儿,在干什么,哪有那闲工夫去生儿子啊!”

         方东很是认真地想了又想,觉得说的也是,低头承认错误,倒是方北一时之间没有想起来那个时段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在听到向阳的咆哮后,很是嘴贱地嘀咕了一句:“谁说没有,反正又不是要您生!”

         这前前后后,也就相隔大概一个胳膊的距离,方北嘀咕声虽小,但周边人又岂会听不见,方东想出声警告都来不及,眼神刚刚飞过去,向阳已经火冒三丈了,大脚一踹,“……去你老子的!”

         嗯?踹空了?好吧!向阳知足了,满意地看着方北颇有自知之明地自个儿从马车上滚下去了!

         小豆子惊讶地伸手捂着嘴巴,看看方北灵活的一个筋斗翻身下去,眼睛都闪闪发光了——北方叔叔好厉害的哦!

         林木毕竟是成年人,自己会功夫之外,反应也比较快,稍稍惊讶一瞬便又恢复了,似乎被那种轻松自在毫无压力的打闹所感染,好笑的同时莫名有些羡慕。

         方北被扔下后,又蹬蹬蹬跟着马车往前跑,原本是想回车辕处继续坐着,然一想要向阳那跃跃欲试的大脚,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最后还是乖乖地坐在马车后头的木栏上,反正哪儿都是坐,没啥影响!

         这小娃娃看起来也就四五岁的样子,唔,四五年前……

         那个时候正巧是蛮夷王位交替之时,蛮夷王底下几个儿子你争我夺,内部无比混乱,前任蛮夷王想评判下他几个儿子们谁最能干,却又不愿他们相互残杀,于是颁布了一项非常鄙夷所思的命令。

         他让那些有志于争夺王位的儿子们一个个自告奋勇站出来,然后交付他们一人一万兵马,要求是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有人能成功战胜“不死战神”,那么王位就是谁的!

         早在两年前,两国交战,达成了友好协定,蛮夷国以后辈的身份尊云国为长,年年纳贡即可,战争什么的,已经停歇好久了,所以一听到这个消息,云家军的第一反应是所有人都摩拳擦掌:来吧来吧!就当是练练手,好久都没玩过瘾了!

         本着游戏的心态,云家军一个个气势高涨,跃跃欲试!因两国关系的缓和,云**队驻军不多,然部署严密,能攻能守,将士们气势恢宏,对待这些王子们的挑衅,纯粹是当做饭后茶点,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蛮夷王儿子多,战事拖拖拉拉持续了好几个月,几乎每隔个一两天就有一小战,四五天一大战!估计那些个王子抱着获取渔翁之利的心思,各个都是点到即止,几乎都没什么死伤!

         与其说是战争,还不如说是云家军特意陪他们玩玩,免得日子过得太无聊。

         蛮夷国的百姓们也不担心,权当是看看热闹,甚至还开始打起赌来,究竟是哪位王子能够成功,还是“不死战神”百战百胜?

         只是某一次,不知是谁居然有人想出在士兵身上浇油,而后让他们死命相战,冲至向阳他们所驻扎的军营,再以箭点火射之,已达到火攻的效果!

         从打仗上来说的确是个方法,但若是以牺牲自家百姓生命为前提,这般法子不要也罢!至少一个想出如此卑劣法子的人,绝对不是一个仁君,为了一己之私,居然要搭上那么多无辜性命,实在是可恨!

         方北仍然记得当时他们爷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站在门口威风模样,一把玄铁打到扛着肩上,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蛮夷王的那群儿子们骂道:“你们不想活还有那么多将士想要回家看老小呢!不就是个王位么,爷站在这儿,有本事一个个自己出来跟爷打,甭废话!”

         那些个王子自身不肯吭声,向阳也不恼,连夜分工布局,派出底下众家将,由他们各自率领一队人马从多个方向突袭,不为别的,擒贼先擒王,将那些个蹦跶得不亦乐乎的王子们一个个“请”到自家,然后第二天呼啦啦将他们扒了衣裳**裸站一排,再用一根绳子绑着,跟冰糖葫芦似的,牵着一顺溜浩浩荡荡地给送回去了!

         为了让王子们引以为戒,众家将还好心地在他们前胸后背写着“不仁不义无耻卑鄙伤天害理猪狗不如“等系列精准形容词!

         此番动作自是引得百姓纷纷围观,惊得连卧病在床的蛮夷王自己都奇迹走出来了,向阳也不多做刁难,指着那瘫倒在地的一串王子道:“我家君王说了,看在这两年每年规矩上供的份上,这次的玩笑我们就不追究了,免得伤了和气!”

         蛮夷王忙不迭点头,事情发生到这个地步,只怪他起了异样心思,原以为能趁此机会发现契机,岂料竟是一败涂地,担心之际听到这番话心里的大石落下了。

         然气还没顺过来,向阳又开口了,“不过呢,你爷爷我平时最爱打抱不平,视人命如草芥的君王是成不了大气候的,我劝你还是另找出路吧!否则……”向阳耸耸肩,不再说话,后果嘛,你们自个儿看着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