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2.玲珑心
        向阳口中这位会说话的大姐正是水云宫现金的二当家水玲珑。对于迎面而來的咄咄逼人,水玲珑并不懊恼,沒有直接回答问话,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甚是温和的说道:“王爷言重了,您可是战场上的神一般的人物,放眼望去,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至于七王妃,那是您看中的人,又岂会是一般的凡夫俗子所能媲美?”

         人如其名,水玲珑,一女流之辈,依仗着一颗玲珑心在水云宫乃至江湖都留下了不错的名号,这马屁拍得不错,可惜的是,在场的林木向阳皆不是江湖人,一是不知晓她的大名,并未对其刮目相看,二么,则是她的出现实在很难让人给予好感,标签贴在她身上,一时间是扭转不过來的。

         林木摸摸手腕:事情比想象中进行得顺利一些,至少沒有剑拔弩张的紧张,沒有直接刀剑相向的血腥,此刻的他们居然还能静下心來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语,真是有够奇怪的!

         “在下水玲珑,如王爷所说來自水云宫,至于目的为何,依照您的睿智应早已知晓吧!”不愧是老江湖,知晓自身安危存在问題的她,仍旧很是淡定,甚至还反问起向阳來,依照往常的经验,被夸到的人一般不会继续纠缠,即使不懂也会装作一副很懂的模样,來响应“睿智”二字。

         可惜的是,向阳对此唯一的反应便是噗嗤了一声:“本王倒是不知自己竟有这般厉害之处,改日说不准还可挂牌算上一卦,能掐出凶吉不说,连前因后果都直接出來了!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别后悔,要不要随你们自便。”

         水云宫能说会道的当属水玲珑,却被向阳完全不给面子的做法逼得接不上话。转头看了看水云宫的其他人,思索片刻:“能否借一步说话?”

         帮派的事情向阳不懂,但深知身份差别,某些话不宜太多人知晓,于是颔首应允,带着水玲珑与林木一起往林中走去。

         这一借步,三个大人物就走光了,余下十來个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措。

         “今日围攻计划难得实现,咱们先回头商量改天再來吧!”一人心里头某个念头刚刚冒出,话音刚落,脚下才刚挪半步,一只飞箭直接射在她跟前,随后,远处传來一声音道:“下雨路滑,姑娘原地等待才是上策!飞箭无眼,伤了可就莫怪!”

         若单是出声恫吓,倒也无妨,然看着那离鞋尖只有一个拇指宽位置处沒入地里半寸的箭头及那微微晃动的箭杆时,冷不防,不由得冒出一阵细汗:若是刚刚错了一步,那只脚就直接废了。有人不信这个邪,同样挪步,只是这一次,飞箭从她耳畔飞过,那呼呼的从风中划过的声音跟砰砰的心跳声相呼应,之前的胆大消失得无影无踪,脚下一软,直接瘫倒在地。

         难怪,七王爷会在这里停留,原來一切都是埋伏好的,就等着她们自己钻进圈套呢!难怪他们会那边潇洒离去,一点都不担心其他人逃离,原來周围藏着太多未知的不安,她们已经被包围了,被盯得死死的了!

         得知性命随时都有可能丢失,于是乎,乱哄哄的四周又开始回归平静,现在的她们犹如被困在笼中的鸟儿,连张开翅膀的都存在着被摧残的危险,而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水玲珑安全归來,或许还有转机。

         “说吧!”沒有走太远,向阳就直接进入主題,他倒想听听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遭人惦记。

         沒來得急做好准备,水玲珑噗通一声直接跪在地上:“一切问題皆是民妇私心所为,恳请王爷王妃放其他弟子一条生路。”与之前的坦然呈鲜明对比,其言语举动差异天壤之别,根本让人无法联想到这会是同一人。

         这是什么跟什么?向阳林木对视,两人均是不解,“怎么回事?”

         “民妇亡夫乃王爷麾下一员小将,五年前,因触犯军规,被王爷责以杖刑送出军营,归家途中因病情严重,未能从阎王爷手中逃脱。民妇无知,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觉得事情因王爷而起,一心想要报仇,才酿下如此大错,还望王爷明察,一切过错,民妇愿意一人承担,绝不牵连他人。”

         向阳摸着下巴:五年前?杖刑?呃,印象中似乎有这么个人,叫……“庄强?”能叫出这个名字,向阳记性好是一回事,主要是这名字听着就像是“撞墙”,太搞笑了!

         “多谢王爷,庄强正是亡夫的名讳。”水玲珑点点头,忆起故人,她言辞恳切,说着说着竟是泪流满面,想來两人恩爱有加,情深意重,难怪会如此放不下,居然会将仇恨转到向阳身上。

         “那现在你怎么不报仇了?荒郊野岭的,不正是最佳时机?”不是向阳欠虐,而是这仇恨來的突然,去的也是无影无踪,他有些好奇。

         水玲珑收起眼泪:“今日本就是一出闹剧,王爷一而再再而三给予我们机会,如此开阔的胸襟,民妇佩服,且想到平日亡夫对您的崇敬,深感自身心胸狭隘,才断了一些错误念头。不求宽恕,然责任在我,望王爷手下留情。”

         向阳不带任何表情地听完水玲珑的述说,沒有说话。倒是林木皱着眉头:“等等,我有疑问,你说你恨他我不评判,那我儿子呢,无冤无仇,为何会瞄准他,如果沒猜错的话,你们的目的是他们父子俩吧!”

         这根本不是猜,而是密信上明摆摆的事实。所以,当林木问出后很是密切地注视着水玲珑的反应:只见她刚刚挂上的笑容瞬间停留在脸上,有些僵硬,然一瞬间,又迅速掩起情绪的波动。

         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的水玲珑连忙摇头: “怎么会?小王爷何其无辜,民妇怨恨再深,也不会殃及无辜的孩子,定是王妃您弄错了吧!”

         “也许真的是我弄错了吧!”林木无所谓地应了声:这人心思如何, 不用问,已经出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