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8.空宅子
        套话是极不可取的方式,不知晓跟班中平日各自的关系,万一不小心说漏了嘴,那无疑是自己拉着自己往火坑里跳。于是,替换上的两兄弟,默默地,默默地,跟着大部队,只求别那么快暴露身份。

         好在运气真是个调皮的小家伙,至少这一刻是眷顾他们的。跟班中,一个个皆是你无视我,我无视你,即使见两人面孔有些陌生,却沒人放在心上,反正事不关已,随你便,一路随着,倒也平安无事。

         沒打算挖出大秘密,本只想着顺着藤儿能把水云宫给摸清楚了,结果,到了晚上,两人跟着大部队,随机來到一座大宅子面前。

         宅子很大,从外观上來说煞是普通,跟一般的大户人家并无差异。不普通的则是进门方式,尽管是黑夜,來往人不多,然一伙人出入或多或少会引人注目,面具者手一摆,驻足于大门,而跟着他身后的人头也不回,立马领着余下的人往边上的巷子里走去。

         大晚上摸黑在巷子里转悠,实在有些诡异,两兄弟一边走,一边偷偷在转角处留下自己人的独特标识。绕了近约一刻,总算看见一小门。说是门有些抬举,其高度几乎才到一行人的肩膀,不着一言,一个个弯身钻了进去。进去之后,豁然开朗,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偌大的练武场。

         两兄弟好歹是见过世面的,然却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宽广的院内场,即使是黑夜,竖立在边角的兵器盾牌仍旧泛着清冷的光芒,莫名渗出些许寒意,压制住心内的激动,两人规规矩矩跟着领队穿过场地來到边上的一排小屋舍。

         领队者按照顺序指着排在最前的两位: “你,你,你们两个在这一间。你,你,这一间……都听好了,等会儿会有人把饭食送到你们房间,晚上禁止出入!”

         沒有名字,沒有编号,所有的称呼只有一个“你”字,幸好指头的位置对得比较准,房间分配并无太多意外。在听到那句禁止出入的时候,有人暗暗翻了两白眼:要是大小便怎么办?当然,这些只能在心中想想而已,正开心这沒被戳穿得知心头的大石稳稳当当地停摆后,很是淡定地进入指派的房间。

         屋舍很小,四四方方一间,一丈來宽,里面什么都沒有,唯有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棕毯,还有两床看不出颜色的被子。如此艰巨的环境实在令人咋舌,别说是七王府,就连普通人家的柴房都比之宽敞太多,更令人惊讶的是,为何这些人竟然连半点怨言反抗都沒有,如此温顺实在对不住那个正儿八经的“逃”字啊!

         纳闷归纳闷,环境如此,只得接受,反正以天为盖地为庐都经历过,这点小问題算什么!

         因有命令说不让出入,在未了解情形前,实在不好明目张胆出去挑衅,借着晚餐馒头送过來的空档,一个闹肚子去了茅房看看能否找机会放点消息。

         幸得接应的人行动快,一路跟着标记正巧遇上,战友间的默契根本用不上眼神,单是看那撅着屁股的姿势便已经知晓拉得是什么屎,两人相遇于臭气哄哄的茅房,大致交代了下,这才有了方东这边的消息。

         “他们现在人呢?”向阳手指扣着桌面:深入敌人内部这事真不好说,若是沒被发现,那的确是个好方法,若是被逮着了,能不能顺利逃脱变是个未知数了,尤其是在敌人势力并不弱的情况下,单是两人,恐怕不妙啊!

         “还在那里候着。”现在暂且还算安全,在沒有弄清楚水云宫和这群“逃犯”的关系前,他们并不打算离去。

         向阳颔首,无恙就好:“有打听到宅子是哪户人家的吗?”他现在才知道,天子脚下,竟然会有如此胆大之人,筑起围墙在宅子内练兵,练的还是逃兵,啧啧,这般勤奋态度着实值得表扬,沒放在沙场上,还真是可惜了!

         方东递上一张纸:“据说是一位冯姓大户的,然查遍所有大户,冯姓早已搬离,只晓得此房子地契上的主人叫冯大宝,至于真正是何人,沒有人知道。”

         地契是从官府那边摸过來的,时间显示是五年前,可打听了周边所有人家,这几年根本沒有人出沒。之所以会强调沒有人出沒,原因甚是简单,因为这宅子“闹鬼”,至于原因,一切无从考证,反正传言已经开始了。

         方东说到鬼的时候,向阳哈哈笑了两句,林木抬头看了一眼:“莫非你知道闹的是什么鬼?”

         向阳耸耸肩:“管他色鬼冤鬼艳鬼小鬼,无非就是吓吓胆小鬼,要是沒猜错的话,这闹鬼一事说不准是他们自创的。若真是自创,足以见谋划之事已是酝酿许久,能憋到现在还不冒泡,也难为他们了,改天见了定得表扬下!”

         说坏话不掉肉,向阳半点口德都沒留,方东方北那是习惯了,听得林木哭笑不得:实在是太损了!这表扬要真被闹事者听到了,估计当时一口气就跟不上來了!

         “对了,那个面具男进的大门是哪家的?”林木想起方东所述中面具男,知晓其是与众跟班分开而行,一路不通便谋它路,这边鬼宅沒有消息,那另一头指不定能发现点什么,况且他才是主要人物,只要逮住了主角,不愁其它的谜題解不开。

         方东摇头,“其实这才是最令人奇怪的,宅子是定远将军多年前购置的,本家是在南边,而这几乎属于京城北边郊区,相距太远,又因周边的鬼宅之说,皆是有所顾忌,久而久之,便也荒废着。除却偶尔会有人打扫,根本就无人在里头居住,我们再次去的时候,大门是落了锁的,翻墙进去,整座宅子都是空荡荡,并无人迹。”

         “会不会是咱们的人看错了,他根本就沒有进宅子,而是疑兵之计,知道有人在跟踪,才虚晃了这么一招?”林木思忖着,想着其他可能,“又或者是晚上看不清,沒发现踪迹,他在哪里藏着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