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3章 厚此薄彼
        芈通领着亲兵,花了半天的时间才登上这雷公岭,却着实被这雷公岭所惊叹。

         只见荆山群峰叠嶂,却唯独这雷公岭像是一个外来峰一般,孤独的甩在最北面,就像是一个“前哨”。

         雷公岭山峰极高,高耸入云;山壁陡峭,四处悬崖,只有一条小路直上。到了山顶倒变得异常宽敞,就像是被神仙拦腰斩断了一般,确实能够建造一些建筑。楚国将祭天台选在此处,的确眼光独到。

         只是,这独峰入云,四处宽敞又毫无遮蔽,在这上面建造祭天台,碰到雷雨天气,遭受电击自当平常。

         芈通望着那建造一半的祭天台,只见已然被天火烧的漆黑,废墟一片。不过光从这建造工艺上看,还是相当有一些水平的。正当此时,却见那集尹成丰押解着一人前来……

         只见这个被押解之人面容憔悴,胡须邋遢,身上更是五花大绑。芈通一看便猜到此人是谁,正欲开口,却被那集尹成大夫抢了先,谄媚笑道:“呵呵呵,公子,这厮便是先前建造祭天台的罪臣公输虔,成丰把他押来了,以听候公子发落!”

         芈通听了眉头紧皱,并未接他话题,而是淡淡道:“咦,不是给你分配了寻找卞和的任务了吗,为何会在此出现,难道成公叔是瞧不起通,不听通之命令?”

         “呃!”成丰听了微微一愣,忙又道:“公子这是错怪下臣了。公子命令,下臣当即便火速回家,分派人手四处打探去了,并无半点耽搁。只是下臣思虑,公子贸然上山,身边总要带一个传话之人吧,而公子的亲兵多半都对荆山一带不太熟悉,故此……故此下臣在安排家人寻人任务之后,便急速上这雷公岭来了。只是刚上山便想起来这罪臣公输虔,下臣便也把他押来了……”

         芈通听了淡淡一笑,心道你这马屁是拍错了。口上却直接道:“来啊,先拖下去打四十军棍!”

         “是!”旁边亲兵立马持棍上前,将那集尹成丰按倒在地。

         可怜这成丰开始以为是要打公输虔四十军棍,心里还是美滋滋的,直到这些护卫径直朝他走来,他才反应过来,连连摆手道:“呃,错了,错了,那……他才是公输虔,公子是让你们打他……啊,哎呦……公子……”

         连连惨叫,芈通充耳不闻;直到四十军棍杖毕,芈通才像刚刚清醒一般,皱着眉头问向集尹成丰道:“咦?这……是谁将成公叔打成这样,我刚才头脑一阵眩晕,刚才我下了什么命令?”

         成丰有苦难言,知道芈通在装疯卖傻,却又不敢再多说,只得在心中埋下怨恨,口上只是“哎哟不停”……

         芈通也不在管他,只慢慢走向了五花大绑的公输虔。

         公输虔在来此之前,就听说了芈通的“恶名”,不过他早知自己在劫难逃,是谁来接掌这建造之职,都要向他问罪。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公输虔也就没有过度紧张。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当芈通走到公输虔身后,竟慢慢的将他绳索解开……

         看到这一幕,集尹成丰是惊讶的连“哎哟”之声都忘了,趴在地上不停的用手揉眼睛,似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除了集尹成丰,公输虔自当也是惊讶的不敢相信,不知所以,只在嘴上不停的说道:“呃,公子,这……罪臣不敢,虔有罪”

         芈通淡淡一笑,道:“公输大夫为建造祭天台劳心劳力,从这祭天台废墟上,通就能看出公输大夫的才学造诣,心中有数;只是这祭天台遭受天火雷劈,乃天命使然,岂是大夫之罪?”

         “呃……公子宅心慧眼,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呵呵,公输大夫毋须多言,通要建造这祭天台,日后还得多多仰仗大夫,共同商榷!”芈通谦虚说道。

         公输虔先是一愣,思绪片刻才又说道:“呃,公子大义,虔羞愧!只怕虔才疏学浅,到时又误了公子……”

         芈通听了又是呵呵一笑,道:“通心中有数,误不了,误不了。来,我们先到军帐中详谈……”

         说着,芈通便脱下自己的外套,给这公输虔披上;春雨初晴,天气未暖,芈通的这个举动,的确是惊掉了一地的眼球,更让公输虔感动不已。芈通扶着公输虔进了军帐,只把集尹成丰当成空气丢在原地!

         ……

         军帐中,公输虔喝了些热水,身子稍微暖和了一些;不过依然眉头紧锁,思绪不停。受了公子通的礼遇,又听了公子通建造祭天台的计划,不免要为公子通好好筹划一番。

         “公子先说,与我之前建造祭天台的方法并无太多不同;只是公子在祭天台的四周,以八卦的方位加了一些屋舍,这恐怕只能起到在祭祀时遭遇恶劣天气躲避的用途,但……请恕虔直言,恐怕还是防止不了天火袭扰吧……”公输虔思绪再三,还是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芈通听了,淡淡一笑,心道这公输虔倒真的把自己当成了自己人。口上赞道:“公输大夫果然好眼力,知道这八卦方位的屋舍其实并没有多大的作用。而我要防止天火,却又更大的妙招……”

         “哦?不知……”公输虔欲言又止,他本来想问什么妙招,却又怕这是芈通机密,自己这个外臣,以前也没有什么交情,故又不太敢问。

         芈通当然看通此理,也不瞒着掖着,只又淡淡一笑,直接道:“实不相瞒,通有一防止天火之法,便是将一金剑状之物竖到各建筑之顶,或者周围最高处,嗯……这些可命名曰‘引雷针’;再将一些金块做成金线,以金线连接‘引雷针’与大地之间,起到防止天火的作用!”

         公输虔听了,细细思虑片刻之后,突然拍手大声道:“妙!妙哉!虽然虔不知此法是何道理,但虔知晓,这天火闪电,对这些金铁特别敏感,公子此法,乃是千古之举,真乃神人也!”

         公输虔说完,便又突然拜倒在芈通面前,施礼道:“虔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公子成全!”

         “请讲!”

         “若公子不弃,公子大可将这建造之事再行交给虔,虔定当竭尽全力,为公子建造好这祭天台及周边设施!”公输虔道。

         芈通知道,这公输虔是打从心底诚服自己了。这避雷针的想法,以及这周边的建筑,他说说还可以,要是真正实施起来,却也不是那么简简单单的;而且他脑中后世的建筑知识,与此时的木质祭台结构更是格格不入。他之所以如此招募这公输虔,要的就是他给自己建筑这祭天台。此时不用他题,公输虔竟自己提出来了,真是适当及时。

         “也好,这祭天台的建造,以及这‘引雷针’的设计,就全权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替我做好!不过,在建造好之前,切勿张扬,更别将这避雷之法透露出去。”芈通道。

         公输虔听了,立马又伏跪在地,他没有想到这个公子通竟如此信任自己,什么都不问就直接交给了自己。心中自是感激不已,激动的道:“多谢公子给虔这戴罪立功的机会。公子如此信任公输虔,虔怎敢张扬。虔定当不负公子所托,全心全力,以建造一个最完美的避雷祭天台,以报公子之恩!”

         “呵呵呵!请起,请起!”芈通笑道。同时眼睛望向远方,心中却又在想着另外一件事情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