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城墙外边,一名华服打扮的男子正悠闲的坐在官兵驻守的营前。那是极俊俏的男子,他微仰着头,神色高傲冷冽,见她站在城墙上,他的嘴角弯成微笑的弧度:“上官姑娘,几日不见,可安好。”

         “不劳王爷费心。”上官雪翎站在城墙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而他的气魄却不会因此所迫。

         夜昊然晃着手中的摇扇,妖娆的笑意更深:“本王来此,是给姑娘送上一件礼物。”他微微点了点头,一名白胡子老翁被带到他跟前。

         上官雪翎不解的凝视着他。

         “这位,是我从太医院借来的李御医,本王将他送给你。也可祝你早日找到抑制这次瘟疫的办法。”他的摇扇抬起李御医的下巴,好似他是一件商品,李御医的神色苍白,冷汗淋漓,不敢多说一句话。

         上官雪翎望着被夜昊然带来的李御医。

         “李御医,你是否是自愿?”她问道。

         李御医的脸色更加惨白,他弓起身子,连大气也不敢出,额上全被冷汗浸湿。

         “回答上官姑娘,你是否是自愿前来,本王可有强求?”夜昊然凤眼一抬,威严如山。

         “老夫是自愿前来,王爷并没有强求老夫。”颤抖地把话说完,李御医终于可有喘口气。但见到夜昊然微沉的神色,以为自己说错话。

         “李御医家中是否有孙儿?”上官雪翎的声音从城墙上传来,却显得十分明亮。

         “你如实回答姑娘的问题便是。”夜昊然把一颗葡萄放在唇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老夫…老夫家中尚有一名女孙。”李御医不明白她问他这个问题的含义。

         然而,上官雪翎的声音再次从城墙上传来,这次她是对着夜昊然说的:

         “王爷,李御医年事久矣,家中尚有一孙女,雪翎实在不忍让一老人家涉险,求王爷收回成命。”

         “年事久矣?”夜昊然黑眸带着浅笑,他转头凝视着发着抖的李御医:“看来李御医也到了回家享清福的年纪,我回宫,向皇兄禀告禀告。”

         “王爷…”李御医眉眼垮了下来,布满皱纹的脸上几乎已经要哭了出来。

         “王爷何必为难李御医,王爷带御医前来,不过是希望雪翎早日找到抑制瘟疫的办法,若是雪翎在规定时间内找到,王爷可愿意放了御医?”

         夜昊然邪笑着,他的目光落在城墙上的女子身上:“若是四日之后,本王没有看见你完好无损的出现在本王面前同本王拜堂成亲,这李御医的项上人头,还有他那不韵世事的女孙,本王全数要了。”他的唇角泛起一丝残忍的意味。

         “依王爷所言,雪翎会完好无损的出现在王爷面前,请王爷放过李御医。”上官雪翎连眉毛也未眨一下,似乎对她而言这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好。”夜昊然回答的竟十分爽快。

         凤眼凝滞,夜昊然嗜血的黑眸里隐隐映出浅浅的意味。

         “上官姑娘,就算要秋逸全身血液,也不够救治这城内的村民。”边秋逸青衫飘飘,站立于城墙边,附在她耳边低吟,他眼波宁静。看不出一丝波澜。

         “我知道。”上官雪翎抬起头,凝视着他漆黑的双眼:“我自有办法。”

         边秋逸不再开口,唇角的笑意更深,而这代表着他相信她。

         “上官姑娘,我知道你医术高超,可是这短短四日时间如何能找到办法抑制这场瘟疫,我行医多年,自认医术尚可,也瞧得出这场疫疾没有十天半个月无法缓解,我不懂你为何拒绝十三王爷,咱这儿最缺的是大夫,有了这宫中的御医,总是有利无害,你这时是救了那李御医,莫他日连他孙儿也赔了去,十三王爷绝非善类,他说出的话何曾悔过?”查华音捣着药,终究没有忍住这番话,她在那城墙上早就想说出口了,奈何那并不是时候。

         “小姐,查姑娘说得对,难得王爷有心帮你,你为何拒绝?”茗香这回倒是站在查华音这边。

         边秋逸沉沉地坐在椅上,他细细地将药分好,低头,神情宁静,像是没有听见她们的话。他手指轻轻拿起药材,手指在空中滑落,像深夜中一朵柔美的白花。

         上官雪翎把分好的药材放于药罐内,轻笑道:“如他是过来帮我,为何处处为难?茗香,你我毕竟不了解王爷,只是李御医是为皇上瞧病,这待在深宫中,不比平常百姓,他怕是小心惯了,留在这,怕是我们都会施展不开,何况他一老人家,呆在这身子也会吃不消。”

         “小姐说的也有理。”茗香喃喃道。倒也是,小姐一向都是有她自个儿的想法。

         “查姑娘,我倒是有个法子,不知道你的意见如何。”上官雪翎唇角微微弯起,轻柔笑道。

         “何法?”查华音停下捣药的动作,抬起脸问道。

         “我听闻这赵家庄的后坡上有一乱葬岗,这岗上阴深恐怖无人敢入,而恰巧有一珍贵药材,便生长在坟墓上,因无人破坏,怕是生长得十分茂盛。”

         “我在这儿长大,并没有听过这岗上有何药材。”查华音眼底的疑惑更深了,质疑着她话中的真实。她是赵家庄里的人都不曾听闻过,何况她一个外乡人,她是打哪儿听来的消息。

         “只因这岗地形严峻,这地下尽是些无主的墓,赵家庄里也甚少有人敢去瞧瞧,知道的人不多,不足为奇。何况这味药是味毒药!”她把药罐一一盖好,至在火上煎烤,轻描淡写的说着。

         “毒药!”查华音从椅上弹了起来,脸色微变:“上官姑娘,我不懂你何意。切莫病急乱投医。”

         “查姑娘,听她一说无妨。”柔和的男声从不远处传来,一直没有开口的边秋逸轻声说道,他依旧没有抬起头来,手指纤长,把那药材一一分好,直到放下最后一片药材,功德圆满,这才满意一笑。

         上官雪翎向他点了点头,以视感谢,她接着说道:“药物有相克也有相辅的道理,这味药虽是有毒,配合其他的药材,也可抑制它的毒性,反而将它的药理发挥极致,我前些年研究过这种药材,发现它对于疫疾的控制与断根很有效果,只是这些还在我的猜想之中,并未得到实践。”

         “人命关天,岂能儿戏。这村民当中有谁能不顾性命替你试药?”查华音显然还是不能接受她的提议,一切都还只是她的臆想,人命岂能如此轻率?

         “姑娘,老朽愿意。”昨日被上官雪翎搭救回来的老妇人从内屋走了出来,她身子服了药汁已有所好转,听到她们在屋外讨论,便急忙走了出来。

         “大娘,我不会同意让你试药,这药是要试,可不是由你,也不是由这村里的人。”上官雪翎停下手中的动作,她断然拒绝道。

         “除了我还能有谁呢,若不是姑娘相救,老朽已经断了气,姑娘的大恩,我无以回报,这试药的事理应由我来。”老妇人显然也是铁了心了,怕是这会儿让她服下毒药,她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谁来试药,等采了药材再谈也可。”边秋逸从椅上缓缓站起,他俊眉舒展着,面容恬淡而安适,宛如灵山秀水间沉静的温玉:“剩下四日,如可一试,倒也无妨。这药…”

         “我提的议,这药理应由我去采。”上官雪翎轻声说着,话里的坚持怕是不容忽视,她一向轻柔的脸庞上映出几抹绝强,倒也给她添了一些风采。

         他微笑,目光温润如月光:“若是上官姑娘执意要去采药,我倒也不拦着,只是今日已晚,何不明日一早再采?虽说时间宝贵,姑娘的身子也要紧。切莫在这时出了什么岔子。”

         边秋逸的意思很明朗了,采药不急于一时,若是她深夜入山,这乱葬岗上有什么东西,谁都不清楚,如她出了什么意外,非但采不着药,赔上一命。这赵家庄里的人手不足,怕是没了救。

         上官雪翎点了点头,答应了他。

         边秋逸泛起一笑,凝视着她的眼底像是隐藏着暗芒。

         “小姐,你真要去乱葬岗了?这岗上说不定都是些孤魂野鬼,茗香想想都觉得可怕。”茗香想象着乱葬岗尸横遍野的恐怖情景,后背不禁涌上一层凉意,她的身子颤抖着,连手也开始发凉。

         “什么鬼,我看你这丫头胆子真比不上你家小姐,看上官姑娘一副娇弱的样子,这身豪气与胆量,你这丫头不及她一分。”查华音虽是不喜欢上官雪翎,却也叫她的胆量所折服,这个女子,凌立与城墙内,与这世上最暴戾无常的十三王爷谈判,只身涉险进入瘟疫横行的城庄,更是想一人入乱葬岗采药,这等胆量,她如何能不佩服,查华音凝视着上官雪翎,见她脸上有淡淡的光华。

         这女子,是一名奇女子。

         她自是无法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