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报复了
        陌清安再次见到周琪是在一个月之后飞迪拜的航班上,此时的周琪面含浅笑,温婉宜人,和初见时的歇斯底里,医院里的颓然绝望判若两人,陌清安想这应该就是周琪最真实的一面。

         “对不起,上次的事情一直都没有机会给你说声对不起,连累了你还差点……害死你,非常抱歉,我每每想到都是愧疚万分,回想起来,我都无法相信当初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人是我,真的是太对不起,还好你没有事,我更要谢谢你,谢谢你点醒了我。”

         周琪感激的说道,因为陌清安的那一段话,她想通了她对她老公的执着都是无妄,虽然想通,但是走出来却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但是时间是治愈情伤最好的办法。

         “你那天和我说的话,我都记得,你说的很对,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离了谁就活不了,我把他看得太重,而他却把我弃如敝屣,我的付出在他看来不值一提,我流了产,住在医院里他没来看我一眼,我想,被如此轻贱我何故还死死的吊在他一棵树上,我能活的很好,半个月前我和他办理了离婚,突然觉得这几年我早已迷失了自我,一颗心都扑在了他身上,我是有多么的傻啊,我解脱了,这个男人我已经看透了,与其大家膈应,不如我退出才是最好的报复。”

         陌清安蓦地抬起眼,“报复?”

         难道眼前的周琪并没有恢复正常,反而精神出了状况?

         周琪摩挲着手指,那里那一枚戒指已经不在了。

         周琪浅笑,对陌清安的警惕不甚在意,说道:“是啊,成全他们就是一种报复,我隐瞒了一件事,一件我本来想为他做而做了之后却更加看透他的事,我打算和小三同归于尽,可是阴差阳错搞错了人。”

         说到这里,周琪对陌清安歉意一笑,“对不起,我错认了你把你推下了水中,你知道我想和小三同归于尽是因为生无可恋?”

         难道不是吗?陌清安诧异。

         周琪拨了拨眼前的刘海,看向了飞机窗外掠过的蓝天白云。

         “当初我可以为他做任何事,甚至杀人,那个小三有艾滋病,我早就做好了杀了她的准备,如果不是弄错了人,恐怕我真的杀了人……”周琪回过头来,看着陌清安,“当初,我是不是很傻?”

         陌清安明白了,周琪没有告诉她前夫他的小三有艾滋病,这就是所谓的报复,后果可想而知。

         “你觉得我是不是个坏女人?”

         陌清安摇头,“他活该。”

         这不能算是报复,就算她不告诉他前夫,该生的都已经生了,他或许已经感染了,周琪更应该选择离开,陌清安认为这是一个再正确不过的选择。

         “不谈这个了,我想我忘掉他还需一段时间,但是一定会忘掉的。”周琪神色坚定,随即小心翼翼的问道:“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

         “你是不是也被情所伤过,遇到过一个渣男?那天才会这么激动?”周琪觉得能说出那样一段话来说的人应该有一段相似经历,而且她说的是那么激动,仿佛感同身受。

         见陌清安顿了下,周琪歉声道:“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问的……”

         陌清安回以淡笑,打断她的话,“没关系,你让我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和你一样为爱疯狂的女人,只是她没有你那么幸运,你及时的醒悟了,可是她没有想通,懦弱的选择了解了自己的生命。”

         周琪惊讶,陌清安在笑,可是她的眼中却是空无,她似看到了那无尽的寂寥。

         “和你说那些话,只是因为这些话我也想好好问问她,只是没有机会了。”

         周琪自责自己的多嘴,“对不起,勾起你不好的回忆,你的朋友也是个痴情人。”

         “不是我的朋友,”陌清安站起身来,“是我妈。”

         在周琪错愕的时候,陌清安微笑,“周小姐,祝你有个愉快的旅途,若是有什么需要,我们将竭力为您服务。”

         看着离开的陌清安的背影,周琪幽幽的叹口气,她的妈妈恐怕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或许她不是对爱情看的太透,而是从来没有相信过爱情。

         ====

         酒吧里,涂雪琳从舞池里出来,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拿起湿巾抹了一下。她拿起桌上的鸡尾酒灌了一大口,舒服的喟然一声,向后面一倒。陷在了沙里。

         “清安,你真不考虑谈场恋爱?”涂雪琳问道。

         陌清安放下手机,“和谁谈?”

         这个问题涂雪琳已经问了不知道多杀遍了,她已经不想回答了。

         涂雪琳觉得这话好像松口的迹象,以前她都是一口回绝的,“找了就有了,要不今晚的对象我介绍给你?”

         陌清安睨了涂雪琳一眼,一口回绝,“我不要。”

         “你不是说找谁谈恋爱吗?姐姐给你介绍个对象,正好可以谈谈,又没让你和她结婚,你和他谈几天又不会死,姐又不会害你,姐相亲的对象哪个不是层层筛选的青年才俊。”

         说道这个涂雪琳满是得意,看向酒店的走廊,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疑似今天相亲对象的男人。

         “要是真这么好,你就不会相第四十次亲了。”

         陌清安毫不留情的戳中涂雪琳的泪点,“清安,不带人身攻击的,才俊归才俊,可是也得看合不合得来,总不能让我拉到一个男人就是郎吧。”

         “也许今天这个就和你合得来了,妹妹不夺姐姐所好!”

         涂雪琳又被陌清安绕过去了,每次说道这个问题她都回避,说多了她就摆出一副断交的脸色给她看,她也不好再多说。

         “我说清安,上次在你家见到的那个帅哥不错耶,英挺非凡,还是个军哥哥,精品男人,特别是那股男人味,真是帅呆了,和你还很搭。”

         涂雪琳说的是季楠,一开始陌清安居然告诉她季楠是个送外卖的,还是她偶然在一期军事杂志上看到季楠的照片才知道人家是空军飞行员,开飞机的和空姐可是公认的最佳配偶。

         “我没觉得……”陌清安说着却突然一顿,她好像看到季楠了。</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