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2章 她的时代正式到来
        试探?这个赵仙师是想用气势威压来试探我的实力?还是赵仙师对我有什么不满,想给我来个下马威?

         各种念头迅速从她脑海中闪过,苏颜衣顾不得多想,立刻将体内的灵力运转到极致状态,随即,她的身上也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朝着赵仙师反压回去。

         咦?

         赵仙师的脸上迅速闪过讶异的神色,眼前的这个苏颜三小姐会以气势与他相对抗,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苏颜三小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惊人如此强盛,不但不弱于他的气势威压,还隐约有种要压制住他的趋势?

         赵仙师好胜心顿起,他再次将身上的气势威压加大,想看一看苏颜衣到底能以气势跟他相对抗到什么程度。

         这,这怎么可能?

         好一会儿过去了,赵仙师是越来越心惊,苏颜三小姐的实力究竟到达什么境界了?为什么她能够散发出如此强大的气势?还隐约有种完全将他的气势威压完全压制住的感觉?莫非,莫非苏颜三小姐的实力有可能跟他差不多,甚至是超过了他?

         想到这里,赵仙师不由惊疑不定地看着苏颜衣,对于眼前的苏颜三小姐,他了解得不多,但也不算少,就是当初的他,见到火旗国丞相苏颜马伊的时候,还感叹苏颜马伊生了这么一个天赋极其废柴的女儿呢!

         而关于苏颜三小姐的消息,他这两天也略有耳闻,什么在东洲城城门一招秒杀了身为八品先天武士的李建仁,什么在丞相府一招秒杀了身为筑基六品强者的二长老苏颜马维,还有今天一大早就去大闹李家,将身为金丹二品强者的李家大供奉李成俊给一招秒杀了,就连太子殿下也不得不被她逼得做出那种屈辱的举动来!

         知道再试探下去也没什么结果,赵仙师先是收回了气势威压,然后温和地说道:“小女娃的实力不错,怪不得李师弟会派你来接任火旗国新一任的护国仙师。”

         苏颜衣闻言也收回气势威压,回道:“赵仙师,过奖了。”

         顿了顿,她又有些疑惑地问道:“晚辈都忘了问掌门师傅跟您是什么关系了?嗯,您叫掌门师傅为李师弟,难道按辈分来说,您是晚辈的师伯不成?”

         “掌门师傅?”

         赵仙师闻言先是一愣,随即,他恍然大悟道:“你是李师弟的入室弟子,也对,以你的天赋和实力,的确是有被李师弟收为入室弟子的资格。”

         顿了顿,他又点头道:“还有,本座就是你那个掌门师傅的师兄,也就是你的师伯,所以你就不用赵仙师,赵仙师的称呼本座了,直接叫本座为师伯就好。”

         “嗯,好的,师伯。”

         苏颜衣闻言点了点头,接着不解地问道:“师伯,难道我被掌门师傅收为入室弟子的消息,您现在才知道?”

         “对啊!”

         赵仙师闻言说出原因,“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传信符都传递不了消息了,所以关于火旗派中的一切消息,本座现在都不了解,至于你是火旗国新一任的护国仙师这个消息,本座也是昨天才知道。”

         想想都很奇怪,这一切似乎有大能力者在操纵着什么,只是他没法查出来,没法解决,也没敢插手,因为这样的事情,不是现在的他能够介入的!

         苏颜衣闻言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关于传信符失去作用一事,她在回归的这一路上可没少听说过,其原因,她也猜测到了,这多多少少一定跟南宫轩夜那个家伙有关系,毕竟南宫轩夜之前对她说过,要封锁住关于她在火旗派的一切消息。

         “这样啊……”

         苏颜衣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对了,师伯,接任火旗国护国仙师一职,不知道有什么章程?”

         “没什么章程。”

         赵仙师闻言摇了摇头,回道:“交接的过程挺简单的,只要本座确认你是火旗国新一任护国仙师,然后要火旗国王室颁布一道圣旨,告知火旗国国民就可以了。”

         “这就好!”

         苏颜衣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麻烦她不怕,可不代表她喜欢麻烦啊!

         赵仙师闻言朝她温和一笑,道:“好了,师侄女,将代表着你身份的令牌拿出来,给本座看看吧!”

         “嗯,好的。”

         苏颜衣闻言心中一动,那一枚写着紫色‘护’字的金色令牌从她的衣袖滑到手中,随即,她将之递给赵仙师。

         赵仙师接过来认真地看了看,然后他也拿出一枚看起来一模一样的金色令牌,与苏颜衣拿出的金色令牌重合在一起,一阵紫色的光芒立刻从两枚金色令牌的交接处散发出来。

         苏颜衣见状心中有些讶异,验证金色令牌真假的方法居然是这样子的?

         “没错,这个令牌是真的!”

         赵仙师说着先将他的令牌收起来,接着将苏颜衣拿出的令牌交回给她,“师侄女,从这一刻开始,你就是火旗国新一任的护国仙师了!”

         “这样就行了吗?”苏颜衣接回令牌,将之收回衣袖里。

         “当然。”

         赵仙师肯定地回了一句,然后,他有些好奇地询问道:“师侄女,你现在的实力究竟到达什么境界了?”

         苏颜衣闻言想了想,最后还是如实回道:“回师伯,我现在的实力是筑基七品这样子。”

         “筑基七品?”

         赵仙师闻言不大相信地问道:“师侄女,你确定?”

         虽然说十五岁就到达筑基七品的实力,在相对于整个火旗国,甚至是火旗国周边诸国来说,都已经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那种妖孽,但是他想到刚刚自己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威压无法压制苏颜衣,反被苏颜衣压制的情景,就觉得苏颜衣的实力有可能比筑基七品的境界还强!

         苏颜衣两世为人,怎么会不知道赵仙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呢?

         “师伯,我确定。”

         苏颜衣先是很肯定地回了一句,接着解释道:“师伯之所以会这么问,想必是刚刚我能够抗下您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威压,才让您误会了吧?”

         “误会?”

         赵仙师闻言兴趣倒是来了,“师侄女,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这也没好说的啊。”

         苏颜衣闻言回道:“我所修炼的功法与别人不同,对于气势争锋比较有利。”

         “什么功法?”

         赵仙师闻言又是好奇地问道:“师侄女,刚才本座就发现了,你所修炼的功法似乎跟咱们火旗派中的功法有些不同啊!”

         “是的。”

         苏颜衣闻言承认道:“在拜掌门师傅和呼延师傅为师之前,有一个高人前辈传授了我这功法,所以,您懂得!”

         “嗯,本座懂。”

         赵仙师闻言表示理解,“至于那个高人前辈的身份,你应该也不方便说吧?”

         苏颜衣闻言立刻回道:“师伯英明。”

         能够不用解释就最好了,省得她又得去编编造这个所谓高人前辈的身份,没办法,‘龙姐姐’的事情,她目前是不方便跟别人说起的。

         “少拍本座的马屁。”

         赵仙师闻言又询问道:“师侄女,你的灵根测试了没有?”

         “嗯,测试了。”

         “测试了啊?那快说你的灵根是什么灵根?”

         “是水系天灵根!”

         “什么?你的灵根是水系天灵根?”

         赵仙师闻言瞪大着眼睛看向苏颜衣,脸上是满满不敢相信的表情,饶是他早有准备,知道苏颜衣的灵根必定不错,也没想到苏颜衣的灵根会是天齐大陆上极其罕见的水系天灵根啊!

         潜在的未来超级强者,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将会是天齐大陆潜在的未来超级强者!

         “是的,我的灵根就是水系天灵根!”

         苏颜衣闻言有些无奈地回应道,无论是谁,第一次听说她说出自己的灵根之时,几乎都是这样的反应,就连眼前这个实力已经突破金丹,到达元婴境界的强者居然也不例外。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赵仙师在反应过来之后,心中是那个兴奋啊,拥有苏颜三小姐这个天齐大陆潜在的未来超级强者,火旗派想必离崛起的时候不远了。

         “怪不得李师弟会委派她来担任火旗国新一任的护国仙师,有这样的妖孽不委派,还要委派谁?”

         赵仙师为李云贺所做的决定喝彩了一下,“我火旗派开宗立派这么久,终于要遇上崛起的良机了,不容易啊!”

         “对了,师侄女,听过你今天一大早就去找李家的麻烦,还一招秒杀了身为金丹二品强者的李家大供奉李成俊是吗?”

         这两天关于苏颜衣的消息有很多,赵仙师都想验证是不是真的,可他又怕苏颜衣不耐烦,所以就捡他最关心的来问,“而你使出的这一招,就是神武王阁下所传授的,不知道你跟神武王阁下是什么关系?”

         本来他是想先问苏颜衣为什么她的实力明明才到达筑基七品的境界,就可以一招秒杀身为金丹二品强者的李家大供奉李成俊,但他随后一想,这也许是神武王阁下的招式太过强大了,导致苏颜衣都可以无视双方境界的差距了。

         轩夜啊轩夜,看来你的名头太大,每个人都对你好奇的不得了啊!

         苏颜衣闻言心中更加无奈了,自从她认识南宫轩夜的消息传出去之后,每个碰到她的人,都会问她跟南宫轩夜到底是什么关系,她的便宜母亲是这样,眼前的这个师伯也是这样,唉,大家的八卦之心为什么就不能少一点呢!

         想是这样想,苏颜衣也知道被人追问她和南宫轩夜的关系这样的事情,现在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谁叫南宫轩夜那个家伙太出名了,属于传说中的人物,很多人都想知道关于他的消息,或者想跟他攀上关系,好得到什么好处。

         “师伯,您的这个问题很多人都问过了。”

         苏颜衣轻叹一声,回道:“我只能告诉你,我跟神武王阁下是好朋友关系而已。”

         “真的?”

         赵仙师闻言不大相信她的说辞,“师侄女,那你告诉本座,需要好到什么程度,神武王阁下才会将他的招式传授给你?”

         “就是好朋友的关系啊!”

         苏颜衣闻言整理一下语言,回道:“师伯,你们都以为神武王阁下为人高冷,可我不是这么认为,对于神武王阁下熟悉的人,他可是很热情的。”

         “是吗?”

         赵仙师闻言反问了一句,他真的很想说,师侄,神武王阁下对你才是这样子吧?否则这些年以来,也没听别的什么人说神武王阁下不高冷,对人热情,还传授招式什么的!

         “是啊是啊!”

         苏颜衣闻言回道:“我很了解他就是这么一个人。”说完,她才蓦地觉得自己说错话了,噗,她这算不算是不打自招,把她跟南宫轩夜那暧昧的事实不经意透露出来了?

         赵仙师闻言眼中一亮,只见他点头附和道:“师侄女说得不错,我们是不如你了解神武王阁下。”

         小姑娘,就你刚刚那话,说跟神武王阁下只是好朋友的关系,谁相信啊?

         苏颜衣闻言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师伯,随你怎么说吧?我懒得解释了!”

         “好好好,本座知道你年纪小,脸皮薄,就不逗你了。”

         赵仙师闻言笑了笑,紧接着神色一正,问道:“师侄女啊,太子殿下今天所做的举动,本座也听说了,好像是你逼他的吧?”

         “是的。”

         苏颜衣闻言没有否认,“相信您以前也听说过司马洛林那个家伙以我天赋极其废柴,配不上他为由,到丞相府强行退了婚约的事情,然后我昨天回到东洲城,晚上王上就带着司马洛林来丞相府说要给我道歉,我就说出了这么个提议,接着王上和司马洛林就答应了。”

         听苏颜衣说得轻松,赵仙师知道其实昨天晚上的交锋肯定很激烈,王上和太子殿下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地答应苏颜衣的提议,“师侄女,你给本座仔细说说当时的情况吧?”

         “嗯,好的。”

         苏颜衣闻言将昨天司马轻旗带着司马洛林来丞相府给道歉的情景大略说了出来。

         “王上和太子殿下居然这么无耻,这么天真?”

         听到司马轻旗和司马洛林说要恢复婚约,给苏颜衣当太子妃作为赔礼的时候,赵仙师的脸上不由地闪过鄙夷的神色,到底是谁给他们勇气,才认为火旗国护国仙师的身份,不及火旗国未来的一国之母尊贵?

         “就是啊,谁想吃什么回头草,谁要当特么的什么太子妃啊?”

         苏颜衣闻言深有同感地说道:“师伯,你不知道,我当时都快要被气笑了,这都什么人啊!”

         “嗯,有志气!”

         赵仙师闻言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想必他当上火旗国护国仙师这么多年以来,行事太过低调了吧?导致王上和太子殿下都忘记了火旗国护国仙师对于火旗国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多谢师伯的夸奖!”

         苏颜衣闻言依旧是有些气恼地说道:“最可笑的是,在我拒绝了他们的这个提议之后,王上又给出了一个更离谱的提议。”

         赵仙师闻言错愕地问道:“什么更离谱的提议?”

         苏颜衣闻言先是冷笑一声,接着才回道:“王上说要许我给三皇子殿下做正妃呢!”

         “什么?王上说要许你给三皇子殿下做正妃?”

         赵仙师闻言笑了,笑得极其嘲讽,“王上他是吃错药了吗?师侄你连太子妃之位都看不上,还看得上一个皇子正妃的位置?”

         “可不是吗?”

         苏颜衣闻言也讥笑道:“我倒不是嫌弃皇子正妃的地位低,而是对于火旗国的王室成员,我没什么好感,也不准备跟他们扯上什么关系。”

         “也是。”

         赵仙师闻言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其实相对于司马洛林那个家伙,三皇子司马洛铭算是比较不错的,而你这两天的一些作为,也在间接帮助了三皇子司马洛铭,不清楚情况的人,还以为你向着三皇子司马洛铭呢!”

         苏颜衣闻言情绪没有一丝的波动,“这个我也知道,他们想要误会就误会吧,我不在乎!”

         赵仙师闻言赞赏地说道:“师侄女真够豁达的!”

         本来他还在猜测苏颜衣会不会参与了火旗国王室的王位之争,支持三皇子司马洛铭,这会儿,他是看出来了,苏颜衣的所做作为,大概只是恰巧帮了三皇子司马洛铭的忙吧!

         “关于火旗国的王位之争,没有什么意外出现的话,我不会支持谁!”

         苏颜衣表态道:“不过,如果他们谁敢牵扯到我,我也不介意让他们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赵仙师看着锋芒毕露的苏颜衣,心中感慨不已,这真是长江后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啊,他的这个师侄女实力是不是能与他相抗衡,他不知道,可他知道的是,他的这个是侄女以后的成就,必定远远地超过了他!

         赵仙师的天赋不是很高,这些年,他一步步将自己的实力提升至元婴的境界,靠得是他坚持不懈的努力,因此,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的他,知道苏颜衣才不过只是十五岁的年纪,就有这般变态实力和拥有水系天灵根究竟意味着什么。

         也许,从他的这个师侄女回到东洲城开始,就预示着旧的时代过去,她的时代正式到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