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9章离奇绑架
        齐顺敏张了半天的嘴巴,才断断续续吐出几个字——“旺旺···被···绑架了···”

         陈学武一怔,赶紧从座位上站起身,并靠近爱妻,把双手一端她的肩膀上,关切地表示:“宝贝别慌,慢慢说,旺旺到底怎么了?”

         齐顺敏缓和了一口气,终于清晰地讲道:“刚才英子来电话说,旺旺在中午放学的路上,跟他的奶奶一起被人家绑走了。  ”

         陈学武大惊:“怎么会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敢做绑架的事情,简直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齐顺敏眉头一皱:“刚才英子在电话里哭哭啼啼的,也没有把事情讲清楚。但她让咱们马上去他们家。”

         陈学武疑惑道:“你说是去杨家?”

         “嗯。”齐顺敏点点头。

         陈学武虽然感觉诧异,但没有时间思索,当即一拉爱妻的胳膊:“那咱们赶紧走吧。”

         当陈学武陪着齐顺敏来到杨家别墅时,齐顺军携着妻子刘咏梅早他俩一步赶到了那里。陈学武是第一次来到杨家的豪宅,但里面豪华的装饰跟里面满脸焦虑的主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今,接待他们的只有已经哭肿眼睛的齐顺英。

         齐顺敏心里同样焦急,一把抱住了四妹,并温言哄道:“英子别着急,旺旺一定会没事的。”

         陈学武这时跟齐顺军夫妇打个招呼:“您们早来了?”

         齐顺军已经认可陈学武为一家人,立即礼貌性过来跟他握一下手:“我们比你俩刚到一会,正听英子介绍情况呢。”

         刘咏梅也跟陈学武友善地点一下头,然后又去安抚齐顺英:“英子你别难过了,继续把情况跟我们讲一下吧。”

         齐顺英因为娘家人的6续到来,不由百感交集,不停地抽泣着,竟然一时无法开口。

         陈学武见状,不由问道:“英子你通知梅子他们了吗?”

         英子一边抽泣,一边点点头。

         陈学武立即示意爱妻:“快给英子倒点水吧。先让她冷静一下,等梅子他们过来,再一起讲。”

         齐顺敏感觉老公讲得有道理,免得悲伤过度的四妹重复讲事情经过。尽管她非常想知道事情的经过,但还是耐着性子为声音沙哑的四妹倒了一杯水。

         齐顺英自从得知儿子被绑架了,整个中午都滴水未进,嗓子早就像着了火一样,便不顾水热,痛快地咕哝一大口。

         齐顺敏赶紧劝道:“英子慢一点。”

         陈学武这时好奇地问道:“广海和你的公公呢?”

         刘咏梅这时接口道:“刚才英子对我俩说,他们去公安局了,正在设法营救旺旺和他的奶奶呢。”

         等英子情绪平静下来了,齐顺梅也在谭立军的陪同下,匆匆地赶到了杨家。

         “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谭立军一看另外两家都到齐了,就出了歉意。

         齐顺英显得很感激道:“您们能来就好。应该谢谢您们。”

         齐顺梅这时做了一下解释:“我和立军都出去上班了,当听到英子的通知后,就赶紧约了他,再汇合在一起,才打车过来。”

         齐顺军一看大家都到齐了,便对四妹讲道:“英子你再把事情经过当着你二姐和三姐他们讲一遍吧?”

         齐顺英于是讲道:“我今天中午跟广海下班回来,现旺旺还没有回来,平时接他的婆婆也不在家。我以为他们还没有到家,就没有当回事。可是,我们又等了一会,还是不见他们回来。这时候,我的公公也回来了,现婆婆和旺旺还没到家,就感觉情况不对劲,于是就敦促我打电话问一问。当我给婆婆打通电话时,却不料接电话的是一个陌生男子声音,并在电话里警告我说,婆婆和旺旺都在他的手里,如果要想他俩没事,就赶紧准备好两千万,等明天12点交钱赎人,假如要报警的话,便立即撕票。我当时大吃一惊,立即追问对方,但对方只是说了一句,‘你们只有24小时准备钱的时间’之后,就挂断了电话。等我再次拨打时,人家已经关机了。”

         谭立军这时好奇道:“旺旺和他的奶奶是在放学的路上被绑架的吗?”

         齐顺英点点头:“是的。婆婆开的车也一起被绑匪劫走了。”

         陈学武诧异道:“你的婆婆每天是开车接送旺旺吗?”

         齐顺英点点头:“嗯,本来是我平时接送孩子的。因为我去新厂上班了,所以婆婆就开着她的车负责接送旺旺了。”

         陈学武略有所思:“原来你的婆婆也会开车呀。”

         齐顺敏赶紧提醒老公:“英子的婆婆才五十多岁,开车技术好着呢。”

         齐顺英也附和道:“是呀。她前几年还帮公公打理公司呢。因为她患了高血压和冠心病,承受不了压力,才提前退休回家的。”

         齐顺军这时担忧道:“她既然患有那种病,如今落入绑匪手里,一旦受到惊吓,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齐顺英一听,顿时又抽泣起来了——

         陈学武神情凝重道:“既然绑匪在电话里警告不许报警,那他们父子俩为什么会大张旗鼓去公安局呢?这岂不太冒险了?”

         齐顺英解释道:“我公公之所以亲自去公安局,就是敦促警方尽快抓到绑匪。他并不认为绑匪会监视这个家,而且想通过学校在家里这段街道的摄像头调查出旺旺被绑架的真相。”

         谭立军眼睛一亮:“杨老爷子真是高见。旺旺奶奶在中午街道高峰期连人带车被劫走的,肯定会在沿途留下大量线索的。”

         不料,陈学武却连连摇摇头:“未必。既然绑匪想趁这个机会绑架旺旺和他的奶奶,就一定不会留下任何痕迹。我估计他们也会意料到这一点的,所以,警方未必能从摄像头里了解到真相。”

         陈学武的话就像一盆冷水,让大家的心都冷却下来了。

         齐顺敏有些嗔怪道:“学武,你干嘛这样悲观呢?就算绑匪不会在旺旺的学校和家之间的街道的摄像头里留下蛛丝马迹。可他们毕竟劫持了那辆车。它的目标多大呀,会凭空消失吗?”

         齐顺敏的话得到了其他人的附和。齐顺梅当即表示:“二姐说的有道理。如今又在光天化日之下,绑匪们岂能让那辆车‘瞒天过海’地开出市区呢?”

         陈学武摇摇头:“绑匪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劫持那辆车,不一定是鲁莽的行为,也许是策划已久的,就感觉在那个时间段最合适。再说,他们目标不是车,而是车里的人,既然把车一起劫走,目的就是不在劫持现场留下任何痕迹。我估计他们不会愚蠢地把车开出蜀西的。”

         齐顺军沉思一会,不由点点头:“小陈分析得有道理呀。现在真不知道接下来会生什么事。”

         陈学武这时好奇地问六神无主的齐顺英:“你通知我们一起过来,不只是想寻求一下安慰吧?是不是还有别的目的呢?”

         齐顺英摇摇头:“这是公公的主意。他跟广海临走前突然让我通知您过来等他。我不知道他有何用意,顺便就把大家都通知到了。”

         齐顺英的话让大家都很诧异,不由把目光一齐对向了陈学武。

         陈学武沉思一下,不由苦笑道:“杨老先生真是抬举我了。我也未必能帮上忙。”

         齐顺敏愕然道:“他会找你帮什么忙?难道他认为你跟绑匪有关系吗?”

         陈学武责怪的目光瞥了爱妻一眼,然后才缓缓地讲道:“我估计杨老先生有一些苦衷不能找警方帮助,想找一个能讲出苦衷的对象,来帮助他去一些警方不能去做的事情。”

         旁边的齐顺梅不解道:“那杨叔叔到底有什么苦衷呢?又怎么会认为您是合适的人选呢?”

         陈学武又苦笑道:“也许我杨老先生因为我之前帮助过他的孙子,又救过盼盼,就断定我比别人有特别之处吧。”

         齐顺军这时略有所思道:“自从前几天在杨氏收购‘爱婴乳业’的庆功宴上,杨老先生就对小陈就高看一眼。他也许想找小陈出出主意。”

         齐顺梅眉头皱得很深,不由嘀咕道:“杨家到底有什么苦衷不能找警方,而要找二姐夫呢?”

         这时,大家又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聚焦在齐顺英身上,希望她作为杨家的媳妇,能解开这个谜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