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惊险对峙
        符晓娟眼尖,虽然天色已经擦黑了,但她还是一眼认出舅舅的乳白色面包车跟她乘坐的小汽车擦肩而过——

         “舅舅···我舅舅的车开过去了。  ”她忍不住高声叫道。

         齐顺敏一边开着车,也一边关注着外面的路况和过往车辆,当她听说刚刚擦肩而过的乳白色面包车就是符晓娟的舅舅的车辆时,顿时下意识踩死了刹车!

         蜷缩在汽车后备厢里的陈学武感觉身体突然抖动一下,不由失声道:“小敏,到底生什么事了?”

         由于这辆汽车熄火了,这让陈学武的声音被齐顺敏听得清晰。

         她正没主意了,于是赶紧回答:“刚才符晓娟已经看到她舅舅的车迎面开过去了,难道对方没有注意我汽车的车牌号吗?”

         陈学武稍微思索一下,当即表示:“这辆车的车牌号不是本地的,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对方既然以这样的方式接触,就没有理由不现。你不要停车,继续启动往前开。我估计对方很快会掉头回来追赶你的。”

         齐顺敏一听,心里更加紧张了,不由胆怯道:“他为什么要这样?难道有不良居心吗?”

         陈学武轻松笑道:“宝贝别害怕,这只是他作贼心虚罢了。你只要随机应变就行。我会在必要时跳出去帮助你的。另外,符晓娟快讲出你舅舅的汽车车牌号码,这样,我们再现那辆车时,可以及时按响喇叭通知他。”

         符晓娟先回答:“我舅舅的车是白色微型面包车,车牌号好像是川g——6761。”并同时劝道,“阿姨您就放心吧,由我在场,我的舅舅不会把您怎么样的。我们一定会劝说他把盼盼交出来的。”

         齐顺敏自然不会在意符晓娟的话,但陈学武的话却给她打了一剂强心针,于是鼓起勇气启动了汽车。

         再说李伯翰开着他的车跟齐顺敏的车擦肩而过后,一直开出了二里多地,也没有现对方车辆后面有什么异常情况。

         李伯翰心里松了一口气,便对旁边的彪悍男人讲道:“老大您就放心吧。我的外甥女不会害我的。毕竟,拐卖她的同学,她也有份。”

         那个男子表情依旧显得很谨慎,当即吩咐:“你立即掉头回去追赶那辆车。我们再见机行事。”

         “好勒。”李伯翰爽快答应了。他来一个公路调头动作后,就加快油门追向了齐顺敏——

         又行驶了十多里地,他的车已经咬住了齐顺敏。

         符晓娟通过汽车的倒车镜,已经现舅舅的车追上来了,便提醒齐顺敏:“阿姨您看,我舅舅的车就在后面。我们赶紧停车吧。”

         齐顺敏到底是一个胆小的女子,一看后面的面包车好像不在一个男人,心里就更好忐忑起来了。如果不是她的老公藏在汽车后背厢里给她壮胆,她恐怕已经支持不住了。不过,她并没敢停车,决定等对方的车辆追上来再说。

         嘀嘀嘀···

         就在这时候,符晓娟的手机又响起来了。

         齐顺敏因为开车,只好让符晓娟接听电话。

         符晓娟当即接通电话,并质问道:“喂,舅舅您搞什么鬼呀?如今让开出租的阿姨挺紧张的。您要再不出现,她就把我拉回去了。”

         她的手机里传来了李伯翰淡定的声音:“晓娟别着急。我就在你们车后呢。你现在请那位女司机靠边停车,然后你再下车,并打开汽车后车门。”

         李伯翰的话让符晓娟和齐顺敏同时一惊。

         符晓娟不等齐顺敏表态,便先质疑:“舅舅,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您要检查这辆车吗?”

         李伯翰不容置辩的语气:“晓娟你就听舅舅的吧。这样做,对你对我都有好处。我担心你受到利用。”

         符晓娟不得不把求助的目光冲向了齐顺敏。

         如果换作平时,齐顺敏无论如何不敢把车停在这条黄昏并且僻静的国道上的。但是,如果自己不这样做,就恐怕打草惊蛇,影响对自己外甥女的施救。她这时无法再跟陈学武商量了,于是一咬牙,把车靠在路边,并踩死了刹车。

         符晓娟回头一看,舅舅的车并没有趁机追上来,而是缓慢地滑行,似乎自己不下来,对方是不肯靠上来的。她这时看了一眼齐顺敏。

         齐顺敏也看出其中的玄机,只好向符晓娟一点头。

         符晓娟赶紧挂断电话,并把手机扔在副驾驶座位上,她本人已经打开车门,跳到了车外。

         这时候,那辆乳白色的面包车已经无限接近齐顺敏驾驶的车了。

         符晓娟又赶紧做出了下一步,打开了汽车外侧的后车门。

         于此同时,乳白色面包车已经贴着齐顺敏的车靠上来,并且过了她的车。

         当那辆车里的人现对方车的后排座位上并没有什么异常,才把车停在齐顺敏车头十几米远的地方。

         齐顺敏一看对方终于停车了,心里既紧张,又佩服老公的机智——他居然意料到对方会来这一手了。

         不过,接下来的情况让她嗔目结舌——前方的车上居然先后跳下三个彪形大汉,并迎着她的车头走了过来——

         她惊悚万分,赶紧把车门锁住了。

         符晓娟一看舅舅领过来两个阴面的陌生男子,也吃惊不小,本想一见面就劝舅舅把谭盼盼放掉,可现在吓得张不开嘴了。

         那个四十多岁的彪悍男子看了一眼惊魂未定的符晓娟,不由对并肩前行的李伯翰笑道:“这就是你的外甥女?长得挺标准的。”

         他的目光随即指向了坐在驾驶室里的齐顺敏,不由一呆——好靓的妹子呀。

         齐顺敏已经被对方的阵势吓傻了,坐在里面一动不敢动。

         那个家伙已经靠近,并打算打开驾驶室的车门,但现已经被对方反锁了,便伸手悄悄车窗玻璃:“美女快开门,还要不要您的车费了?”

         齐顺敏哪敢开门?

         她已经被预感对方来者不善,就算自己的老公埋伏在汽车后备厢里,也未必敌得过对方三个男子。不过,她也没有启动汽车逃跑,那就等于放弃自己的外甥女了。

         齐顺敏的反应又引起那个多疑男子的怀疑,不由愣眼看了符晓娟一眼:“她是怎么回事?”

         “她···她···”符晓娟已经被对方的震慑目光吓傻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李伯翰一看自己的外甥女也紧张起来了,就猜到了缘由,便笑着对那个男子解释道:“看样子她俩都被您吓到了。我刚才本来想自己独自下车接我的外甥女,可您俩偏要跟过来。”

         不料,那个彪悍男子的目光重新锁定了貌美的齐顺敏,不由伸出舌头****一下嘴唇,并低声对他的两个手下讲道:“难道你俩没看出这其实是咱们的猎物吗?”

         李伯翰和另一个年轻的男子也关注一下面无血色的齐顺敏,眼神都是一亮。他们是专门拐卖妇女的犯罪集团,所以如果遇到没有防范的女子,自然不想放过。尤其是漂亮的女子还可以卖个大价钱。

         李伯翰眼珠子转了转,便低声为难道:“可她毕竟是送我外甥女的。咱们当着我的外甥女把她劫了,这合适吗?”

         彪悍男子眼神里顿时射出凶光:“哼,自从你的外甥女参与了拐卖她的同学。她已经跟咱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到时,大不了分她一点提成。”

         李伯翰感觉有理,便也暗动了歹心。不过,他现在先要把骗齐顺敏打开车门或者车窗,于是就从自己口袋里掏出几张钞票,并大声问身边的符晓娟:“你跟这位美女阿姨讲多少钱?快把钱给她吧。我们也好上路。”

         他为了打消齐顺敏的戒心,故意把钱塞给了符晓娟,并直等那位美女司机打开车窗接钱时,在扑上去。

         可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符晓娟并没有接钱,相反却后退一步。她显然已经听清楚了舅舅跟那个面带凶相男人的对话,知道他们要对齐顺敏不利。

         李伯翰见状,赶紧向外甥女叽咕一下眼睛:“晓娟你怎么了?快把钱给司机呀。”

         不料,符晓娟一摆手:“舅舅,我们是找您要人的,请您把我的同学放了吧,千万不要再做傻事了。”

         她此言一出,令现场三个男人脸色同时一变,几乎异口同声叫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彪悍男人脑袋反应极快,一看势头不对,就立即从路边拾起一个石块,再档在齐顺敏的车头。他担心齐顺敏会开车逃跑,就高举石头叫嚣:“美女识相就乖乖开门下车,假如你敢启动汽车,我就用它砸爆你的脑袋。”

         齐顺敏一看事情不妙,不由花容失色,哪里还敢启动汽车?虽然跟那个家伙相隔一道挡风玻璃,但又如何抵挡得住对方的石头重击?

         符晓娟更加慌张了,赶紧上前抓住李伯翰的一只胳膊,并哀求道:“舅舅不要呀。这位阿姨是盼盼的家长。我俩出卖盼盼的事情露馅了,人家是来接盼盼的。”

         李伯翰大惊:“难道她就这样独自跟你来了,而没有报警?”

         符晓娟只好回答:“我敢保证他们没有报警。否则,我就不会配合他们来找您要回盼盼的。不过,来的人并不是这位阿姨一个人。还有···”

         “还有谁?”李伯翰心里陡然紧张起来了,不由四处张望。

         这条国道上此时彻底暗下来了。而且没有路灯,恐怕再过一会,就彻底黑下来了。虽然偶尔有车辆经过。但那些司机一看这个架势,还以为生了车祸争执,谁都没有停车下来问个究竟。

         “他···”符晓娟又为难了,就怕自己一讲出陈学武藏在汽车的后备厢,就会被眼前凶狠的男人揪出来打个半死。

         齐顺敏此时手脚都几乎抽筋了,做梦没想到对方的势力如此庞大。自己恐怕追不回外甥女,就连自己和老公都赔进去。她在对方大石块的震慑下,既不敢开车夺路而逃,也不敢打电话报警,整个人已经堆缩成了一团。

         那个彪悍男子看在眼里,感觉这位美女司机不足为惧,便把手里的石头交给那个年轻的男子,而自己则走到李伯翰的身边,并一把揪住他跟前符晓娟的衣领子:“好你个小丫头,竟敢算计你的舅舅,快说这个女人的同伴在哪?

         符晓娟面对如此一个恶汉,早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了,语音哆哆嗦嗦地就要讲出陈学武藏身之处。

         咣当!

         就在这危急关头,这辆汽车的后备厢的盖子突然被打开了,由于动静太大了,出了一个响亮的声音。

         就在那几个家伙惊愕的时候,陈学武几乎是从里面弹射出来——

         那几个家伙几乎惊呆了——谁都没有料到汽车后备厢里居然藏人!

         陈学武趁他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突然跃上了这辆汽车的车篷上,对这几个家伙来一个居高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