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2第 41 章
        41

         医院的床很窄,两个男人躺在上面挤得要命,韩韬索性把左知遥揽到身上,自己垫底儿。

         “干嘛急着出院?”韩韬终于想起来自己的目的,摸摸左知遥的额角。

         “不出不行,一摊子事儿呢。”左知遥闭着眼睛懒洋洋地说,“我要去和吴局长要好处,在医院里好像欺负他一样。”

         “……你可以强势的欺负。”

         “算了吧,我还有自知之明。”

         韩韬琢磨着这个自知之明的味道,要笑不笑地问:“不信我?”

         “信你不会害我。”现阶段也就是这样了。左知遥很清楚现在自己在韩韬心目中的分量,喜欢肯定是有一些,但绝对没达到自己希望的程度。

         “就这?”

         “那还能怎么样?”

         “你想要什么?我可以给你更多。”

         “我谢谢你了!你的更多是什么?容我挣些钱?捣点儿乱?闯个祸?当初你是这么说的吧?除了钱你还能给我什么?老东西,你不是情圣,别搞的好像我辜负了你一样。”左知遥在韩韬胸口蹭蹭,没来由的有些烦躁。

         韩韬抚摸他后背的手停顿一下,说:“你记得倒清楚。那就乖一点,我总不会让你吃亏。”

         “不吃亏?”左知遥趴在他胸口上,毫无顾忌地嘲讽,“你这个不吃亏是指多少?给小爷个数儿,我好在合理的范围内尽量发挥,省得浪费喽。”

         “遥遥!”韩韬的口气带了些警告的成分,含了怒气。他生平第一次想护着一个人,但这个人却把他的心意毫不犹豫的摔回他脸上,践踏的如此不堪。

         “行了我知道。”

         两个人心思各异地沉默了一会儿,左知遥失笑:“我还笑话人潘玉楼,其实我比他还傻逼。”

         “潘玉楼?”这个弯儿转的有点儿大,韩韬一时领会不能。

         “韩韬,我的心很大,你最好别盼着我跟你伸手。如果有那么一天,我真伸手要了你不给,我自己都不保证会不会干出点儿什么来。”

         韩韬笑了一下并不接口。

         不承诺,不追问,就知道是这样!左知遥叹息地笑了,一低头含住韩韬胸口的肉\粒吸吮舔咬,含糊而暧昧地说:“所以,你得想想你能给我什么——除了钱……”

         “给你什么你都收着?”

         左知遥“嗯”了一声。

         “那为什么钱不行?”韩韬*渐起,收紧了手臂。随后他听到一声轻笑:

         “老东西,那是我用来打发你的,你不知道么?”

         “……草!”尽管韩韬涵养一流还是爆了粗口,这玩意儿是专门来气他的吧?这玩意儿还在勾引他!这玩意儿就该掐过来揍一顿……或者再按在身子底下往死里操,干到他说不出话为止!怀里的不省心的还在他胸口上四处点火,看架势还有往下蠕动的趋势,他身边的从来不缺人,却没有一个像这个祸害似的让他这么惦记——韩韬在马上干死他和孩子脑袋还顶着纱布不能折腾之间挣扎出一条血路,一把抓住左知遥后脑的头发逼他仰起头来:“宝贝儿,说话算数?”

         “……?”

         “给你什么你都收着?”

         左知遥盯着韩韬的眼睛,那里头有什么东西让他觉得危险又浑身战栗,于是他不怕死地扯动嘴角,龙抓手下探握住他的灼热讲条件,“收着,但我给你的你也不能推。”

         “……很公平。”韩韬坐起来把人抱到怀里,以他这辈子最大的温柔亲吻着,辗转撩拨,就在左知遥软成一滩的时候忽然把人放到了床上,抽身出来,慢条斯理地穿衣服。

         左知遥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看着韩韬,满眼的茫然和未及消退的情\欲,韩韬终于微笑起来,居高临下地拍拍他的脸:“乖,起来跟我回去——还是你希望……我给你穿衣服?”

         男人的*是怎么样的呢?他绝不是说来就来,说下去就下去的。左知遥不知道韩韬是怎么顶到家的,他只知道自己难受的要死。韩韬把他带回别墅就跑路了,左知遥半躺在浴缸里一边打\手枪一边诅咒他阳\痿,撸出来的时候更是把压住韩韬猛干当成假象画面毫不掩饰地哼哼唧唧大声咒骂。于是当他洗完澡出来后,看到主卧里站的一排人时,饶是他脸皮再厚也HOLD不住了。尤其看到韩韬似笑非笑看他的眼神,那火立刻就压不住了。

         “我草的韩韬!你要死吗神出鬼没的?!”左知遥围着浴巾,脸红脖子粗地吼。

         韩韬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上,指派家庭医生给左知遥做检查。

         家庭医生某某、助理某某、管家栾叔、生活助理某某……好,我记住你们了。左知遥紧抿着嘴角,目光挨个从这帮人脸上盯过去,眼神够狠戾,可惜赧然的脸红暴露了他的内心。家庭医生咳嗽一声,好耐心地去给他检查伤口,伤口的美容针不用拆线,愈合也很好,换了药之后重新包好,那动作那表情就像对个闹别扭的孩子。连一向面瘫的栾叔眼睛里都微微挂了笑意。

         等外人都退出去后,左知遥仰躺在床上举胳膊挡住眼睛:“老东西,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乖乖的躺下分开腿让我上一次;要么滚出这房子大喊三声我是变态——不然我不保证会不会杀人灭口。”

         韩韬从另一边上床把人划拉到怀里,拉下他的胳膊蜻蜓点水般地在他脸上亲了几下:“我支持你灭口。”

         “你妈的!”左知遥抬腿就顶。

         韩韬比他动作更快,长腿干净利落地蹩住他的小腿,拉过被子盖住两个人,“乖了,睡觉。他们只会赞叹你有追求。”

         “我早晚要上你!”

         “呵~”

         “你等着!”

         “嗯。”

         “早晚!”

         “哦。”

         韩韬和左知遥的关系从那一天开始,有了些变化。明眼人如周秘书栾叔等人,虽然不知道这两位之间的所谓协定,但却是最先发现这些转变的。

         左知遥生活上不拒绝韩韬的照顾和保护,住在韩韬的别墅里,安稳的如同在自己家似的养着伤。生意上的事儿却一码是一码,半点不掺合韩韬的领域。

         韩韬也不再给左知遥想圈钱的道儿,任其对着电脑倒腾那点儿股票,顶多是没收他的烟,让栾叔看着他注意休息。饮食起居上韩韬分外在意,怕左知遥的伤口愈合不好,家里做菜的调料都少了好几味,而且他居然也每天回来陪着一起吃,这温情脉脉的,弄得某些人直感慨。

         左大少的浴室单口相声周秘书没赶上现场,但不妨碍他从别人那里挖来其它版本。他看西洋景似的观察了几天,这天早上给韩韬送东西的时候来早了,就在门廊里跟栾叔感叹:“这弄得,跟他们要过日子似的。”

         栾叔仰脸想了想,反问:“不是么?”

         “是个屁!跟你个老光棍说不明白。”谁家过日子还能允许老公牵三挂四的?周秘书想到老板昨天才收到的生日礼物,不禁有些叹气。左少够牛叉了,但也就是这样了,即使能正位中宫,也挡不住外面妃妾成群。周秘书被自己这个类比雷着了,生生打了个冷战。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我看这孩子挺好的。”栾叔在韩家工作一辈子,是看着韩韬长大的,虽然韩韬喜欢男人这一点他原本颇有微词,但眼见着十多年了,韩韬恐怕是改不了了,他也就转变了想法。栾叔觉得韩韬年纪不小了,老韩先生在他这么大的时候都有韩韬了,所以韩韬也该有一个人陪着了——哪怕能逗他乐呢,也挺好。

         周秘书拍着栾叔的肩膀摇摇头。老板的八卦可以讲,但也要分对象。像栾叔这种表面面瘫实际婆妈碎嘴子的,还是防着点儿好。

         “栾叔,麻烦你帮我备车,我要出去一趟。”

         左知遥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吓了周秘书一跳。栾叔哦了一声拔腿就走,留下周秘书和左知遥。

         “起、起来了?”周秘书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左知遥盯盯地看了他一会儿,转身走了。

         等他一走周秘书才长出口气,这种帮助老板助纣为孽在外面找二奶被原配抓包了的心虚感是要闹哪样啊!左少真是越来越难琢磨了~

         左知遥出门又恢复了之前的配置,一个司机,一个名为助理的保镖。他今天是去海港实地考察的。经过这些天的筹划,要怎么跟吴局长他们谈他已经有数了。

         海城未来几年会有很多大工程。城市建设是一方面,地铁高铁之类的。但真正震动各方的却是军港建设。这个动静之大诱使很多势力蠢蠢欲动,连远在京城的潘家都忍不住跑过来参了一脚。当年的地头蛇韩家本来是稳操胜券的,可是谁让韩家出了两个吃里扒外的内应呢?一个是韩韬正牌子的堂弟,韩林,另一个就是他左知遥。左知遥隐藏的比韩林更深一点儿,在关键时刻倒戈一击,到底让潘家拔了头筹。再往后的事儿就不肖说了。

         左知遥站在海边望着远远的海天一线,慢慢勾起了嘴角。他知道自己的斤两,就他这点儿资金都不够在这场斗争中给双方垫车轱辘的,想分一杯羹那是千难万难。但那个谁谁谁是怎么说的来着?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动地球。有时候事情不需要做的太全面,关键是要找到那个点。

         “左少,风大,添件衣服?”保镖走过来,胳膊上搭着衬衫。夏天的清晨海边还有些凉意,但保镖的重点其实不是衬衫,而是想劝他回去。左知遥的伤口收口很好,缝针的医生技术一流,此时额头上只留下一线红印和周围浅淡的肿痕。但着了风到底不好,保镖万分后悔没带顶帽子——关键是也没人告诉他要来海边啊!

         左知遥接过衬衫抓在手里,又看了一会儿,说:“走吧。”

         车子沿着沿海公路绕了半圈儿,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今天是周六,韩韬不用上班,他正在客厅里看东西,见到左知遥就招了招手。

         左知遥走过去,捡了张单人沙发坐下。

         韩韬吩咐人给他弄杯牛奶,一边看文件一边开训:“你还没好,这么早跑出去干什么?”

         “憋一个星期了,我总得露个面证明我还活着呢吧。”

         “你可以开视频会,有必要的话也可以叫你的经理到家里来。”

         “可千万别!我怕吓着他们。”

         韩韬讶然地看过去:“怎么了这是?谁惹我们左少不高兴了?”

         左知遥不置可否:“你快过生日了吧?”

         “嗯。”

         “哪天?”

         “后天。”

         “哦……那你今天晚上空出来,我提前给你过。”左知遥缓慢地眨了下眼,笑了,“就咱俩。”韩韬家没有长辈,没有晚辈,没有女主人,社交活动都不好开展,也就剩韩韬的生日可以发挥下了,所以每年的那一天韩韬是肯定拔不出身子的。

         韩韬失笑,到底是小孩子,还看重生日。不过被人惦记的感觉还不赖,所以他很自然地点头应了。

         韩韬中午有一个挺重要的酒会,没吃午饭就走了。左知遥亲自送他到门口,完了还不忘嘱咐:“早点儿回来啊~”

         等韩韬一走他就回了卧室,一下午都没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抽的看不到评论,抓头!郁闷~其实我喜欢看评论,哪怕就是撒花两个字。

         收到凤栖玥的连环雷,赶脚春节长的肉都没那么痛苦了(⊙o⊙)

         预告一下,下章某潘渣就出来了,主线情节也将全面展开。感谢所有跟到现在的亲们,统统揽过来啃一口=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