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1第 40 章
        40

         韩韬到的时候左知遥还没有睡,正对着邮件发愁。看到韩韬他就乐了,屁股往床里挪一挪,招手叫人:“老韩,你来的正好,帮我看看这个东西。”

         新经理很有些门道,做了一份整改建议书,试图完善博野综合娱乐公司的管理架构,建议招聘的部门经理就多达四位。其实对着一点左知遥是喜闻乐见的,但他毕竟没管理过团队,不知道一下把摊子铺这么大合不合适。

         韩韬走过来坐到左知遥身边,一手拉领带另一只手就及自然地递到了左知遥面前,一目十行地扫了一眼:“新经理建议的?”

         “嗯。”左知遥帮他解开袖扣,把袖子往上挽了两道,另一只如法炮制。韩韬揉揉手腕,直接在电脑上做修改。

         “这个经理很有热情,可是科班痕迹太重了。你公司才成立半年,刚走进大众的视线,这个时候大规模招人,如果有人情推荐你用不用?用未必能给公司带来好的效果,不用得罪人。遥遥,公司发展是好事,但越是好事越要谨慎,有很多人就是死在这上头的……”韩韬一边调出文档修改建议书,一边教导左知遥。

         左知遥曲起一条腿,脑袋歪在膝盖上看韩韬。

         “……一步一步来,别着急。需要的人找猎头挖,不求多只求精,挖来一个是一个,每一个人都要有建立管理一个部门的本事和经验。这个人你要亲自面试,把关,通过了,他部门的人就让他自己招。你新聘的总经理协调各部门工作。这样既给了他们足够的空间,你又不会被架空。一旦有人拉关系往公司里塞人,你也可以直接推说人是猎头公司给找的,签合同的时候就答应他们各部门自理了,现在不好过问太多。这样,就把这类事儿杜绝了。当然,如果你不喜欢,谁的面子也不用理会。”韩韬的语速一向不快,声音又沉又稳,手下不停,很快就把建议书修改完毕,他自己又扫了一遍,把电脑朝左知遥推推,“看看。人事,永远是管理的重中之重,没有合适的人,你再好的企划也执行不来。”

         左知遥没管那份建议书,而是摸上了韩韬的脸。这个男人依然年轻,眉宇间却有着超出他年龄的稳重,当对着他的时候,往往让人忽略了他的年龄,他是海城韩韬,他走到那里都不会被人看轻。

         “虎哥,咱们度假去吧?”左知遥忽然说。

         韩韬目光一动,抓住左知遥的手吻了一下,等着他的下文。

         左知遥把拉桌一推,翻身跨坐到韩韬腿上,直接就啃了上去。的确是啃的,他想咬的韩韬嗷嗷叫,想看见韩韬吃惊或者吓一跳,想让韩韬像头发情的老虎一样扑上来……然后他就如愿了。

         韩韬放倒左知遥的动作利落又温柔,当把他按到床里的时候,怕震到他的脑袋还把手垫在了底下,一边吻他一边含糊地问:“头还疼吗?”

         左知遥把他的手拽出来往下拉,按到自己磨得半硬的部位上,挺腰把自己往人家手里送:“疼!都憋好几个月了……”

         ++++++++++++++++++++++++++++++++++++++++++++++++++++++++++和谐请留邮箱

         左知遥这半年很累,一切都那么难。但尽管艰难,他心里不苦,他有目标有后路,甚至他知道自己是被别人一直关注着的,他的每一分辛苦都是日后的筹码,那么难也就不是特别难了。但是这个教他怎么规避风险的男人呢?这个男人接管韩家的时候和现在的左知遥一般年纪,尽管有元老的扶持,但韩家这条船实在太大,根本不可能万众一心,当年他是吃了多少苦才稳住了局面?练就了这一身功夫?左知遥忽然想让他换个表情,不要总是那么从容淡定,像干了一辈子当家人似的有条不紊。稳重温文不怒自威的韩韬虽然很有魅力,却在今天让他特别的难受。

         ++++++++++++++++++++++++++++++++++++++++++++++++++++++++++++

         韩韬到的时候左知遥还没有睡,正对着邮件发愁。看到韩韬他就乐了,屁股往床里挪一挪,招手叫人:“老韩,你来的正好,帮我看看这个东西。”

         新经理很有些门道,做了一份整改建议书,试图完善博野综合娱乐公司的管理架构,建议招聘的部门经理就多达四位。其实对着一点左知遥是喜闻乐见的,但他毕竟没管理过团队,不知道一下把摊子铺这么大合不合适。

         韩韬走过来坐到左知遥身边,一手拉领带另一只手就及自然地递到了左知遥面前,一目十行地扫了一眼:“新经理建议的?”

         “嗯。”左知遥帮他解开袖扣,把袖子往上挽了两道,另一只如法炮制。韩韬揉揉手腕,直接在电脑上做修改。

         “这个经理很有热情,可是科班痕迹太重了。你公司才成立半年,刚走进大众的视线,这个时候大规模招人,如果有人情推荐你用不用?用未必能给公司带来好的效果,不用得罪人。遥遥,公司发展是好事,但越是好事越要谨慎,有很多人就是死在这上头的……”韩韬一边调出文档修改建议书,一边教导左知遥。

         左知遥曲起一条腿,脑袋歪在膝盖上看韩韬。

         “……一步一步来,别着急。需要的人找猎头挖,不求多只求精,挖来一个是一个,每一个人都要有建立管理一个部门的本事和经验。这个人你要亲自面试,把关,通过了,他部门的人就让他自己招。你新聘的总经理协调各部门工作。这样既给了他们足够的空间,你又不会被架空。一旦有人拉关系往公司里塞人,你也可以直接推说人是猎头公司给找的,签合同的时候就答应他们各部门自理了,现在不好过问太多。这样,就把这类事儿杜绝了。当然,如果你不喜欢,谁的面子也不用理会。”韩韬的语速一向不快,声音又沉又稳,手下不停,很快就把建议书修改完毕,他自己又扫了一遍,把电脑朝左知遥推推,“看看。人事,永远是管理的重中之重,没有合适的人,你再好的企划也执行不来。”

         左知遥没管那份建议书,而是摸上了韩韬的脸。这个男人依然年轻,眉宇间却有着超出他年龄的稳重,当对着他的时候,往往让人忽略了他的年龄,他是海城韩韬,他走到那里都不会被人看轻。

         “虎哥,咱们度假去吧?”左知遥忽然说。

         韩韬目光一动,抓住左知遥的手吻了一下,等着他的下文。

         左知遥把拉桌一推,翻身跨坐到韩韬腿上,直接就啃了上去。的确是啃的,他想咬的韩韬嗷嗷叫,想看见韩韬吃惊或者吓一跳,想让韩韬像头发情的老虎一样扑上来……然后他就如愿了。

         韩韬放倒左知遥的动作利落又温柔,当把他按到床里的时候,怕震到他的脑袋还把手垫在了底下,一边吻他一边含糊地问:“头还疼吗?”

         左知遥把他的手拽出来往下拉,按到自己磨得半硬的部位上,挺腰把自己往人家手里送:“疼!都憋好几个月了……”

         左知遥这半年很累,一切都那么难。但尽管艰难,他心里不苦,他有目标有后路,甚至他知道自己是被别人一直关注着的,他的每一分辛苦都是日后的筹码,那么难也就不是特别难了。但是这个教他怎么规避风险的男人呢?这个男人接管韩家的时候和现在的左知遥一般年纪,尽管有元老的扶持,但韩家这条船实在太大,根本不可能万众一心,当年他是吃了多少苦才稳住了局面?练就了这一身功夫?左知遥忽然想让他换个表情,不要总是那么从容淡定,像干了一辈子当家人似的有条不紊。稳重温文不怒自威的韩韬虽然很有魅力,却在今天让他特别的难受。

         作者有话要说:家里的网线修好了,给长城宽带的客服一个拇指!虽然来的时间晚了点儿,将近九点才到;虽然技术糙了点儿,他也没看出什么毛病。但人家胜在有耐心有恒心,愣是把我家网线从分线盒新走了一遍,把路由器也恢复了出厂设置重新登录了——基本就跟重安网线一样。但别管怎么说,现在是好用了。而且他离开我家的时候都十点多了。袍子真心赶脚耽误人家下班了,只能默默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