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第 4 章
        4

         左知遥站在写字楼大堂里等电梯,看到“华威电子商贸有限公司”的方块牌子时,瞳孔有一瞬间的收缩。他插在裤袋里的手紧紧握着,很紧张,也很兴奋,有上辈子那么些磨练垫底儿,总算让他练就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但也就这样了,除了冷着脸,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隐藏自己的心情。

         有时候他很羡慕老东西在外面温雅从容的范儿,但同时他也知道,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气度是需要资本的。

         电梯很快到了,身后跟他的人先一步挡着门,请他进去,然后按了楼层。

         电梯的不锈钢内壁擦得很亮,左知遥默默牵动嘴角,试图挤出自然亲切的笑,但到了华威的楼层也没成功,在电梯门开的一瞬间,他的表情回复木然。

         老张之前跟他交接的时候就说过,这公司人事关系复杂。

         复杂到什么程度呢?华威现有员工八十七人,分市场部、业务部、人事部、综合部。一个总经理,五个副经理;三个总监,七个副总监;四个部长,八个副部长;每个部门另有奇怪主任若干名,都加起来有一半以上是干部编制。

         三兄弟合伙开公司的时候,为了节约成本用了很多家里人。后来随着公司发展又不可避免地安置了一些关系人员,比如安全设备监察局的小姨子的内侄之类。这类人来了最少得给个主管吧,但在外面“某主管”肯定不如“某主任”听着体面,于是就在运营公司里出现了行政部门才有的干部编制。

         电子市场这几年很火,华威代理的几个牌子也都占领了一定的市场份额,利益越大分歧越大,就算三兄弟齐心合力,但架不住家里耳边风吹的勤,拼命往里塞人,暗地里小动作不断,互相拆台,于是公司管理就更混乱了,终于被合并。

         左知遥让保镖到一楼的商务咖啡厅等着,深吸口气,走进公司。公司的前台没人,他站了一会儿,绕过隔断就见到了办公区。

         办公区很敞亮,半封闭的工作台间隔很大。疑似前台的姑娘正趴在隔断上和同事聊天,经同事提醒回头看见左知遥就是一愣。公司好些天没来客人了,姑娘第一个反应就是谁家亲戚过来找人的,很随便的问:“哎,你找谁啊?”

         办公区的气氛很放松,修指甲的、玩游戏的、吃零食。有个打电话的笑着笑着感觉气氛不对,匆匆挂断电话,回头就见一屋子石化的同事和站在地中间冷着脸的少年。

         “谁家孩子啊?”从洗手间出来的魏经理甩着手上的水珠不满意的问。知道大老板要来还给往公司领家属,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嘛。

         “魏总,新老板。”秘书赶紧贴上去,低声提示。

         “新老板带来的?”魏总说完,立刻就觉得不对,因为秘书的眼色都快使抽筋儿了。他四处一扫,确定这屋子里再没另一张新面孔,摇摇头,还是不敢相信新老板是这么个毛都没长全的孩子。

         “左先生,要不您先到办公室休息?还是您想先开个会?会议室也准备好了。”秘书打圆场。

         左知遥额角跳跳,决定先去办公室“歇会儿”。

         “草!搞毛啊?微服私访啊?”左知遥一走,办公室里立刻炸了锅。

         发出第一声惊叹的不是魏总经理,可见即使是为了权力平衡而高薪请来的专业人才也没被这些人放在眼里。魏总黑着脸快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觉得一切都糟透了。

         左知遥也觉得糟透了。

         左知遥上辈子是个什么样的的人呢?头十六年做他的大少爷,再两年做韩韬的禁脔,之后的八年一心想做个杀手,恨不得把姓韩的和所有跟陆家有关的人都捅死。上辈子陆家倒了,害他爸的陆正秦跳楼自尽摔成肉饼;姓韩的也倒霉了,被死对头潘家和亲堂弟逼得窜进深山生死不明。听起来似乎他的目的达到了,但追究起来,这些他都不算他做的。

         把陆家连根拔起的是韩韬;把韩韬逼上死路的是潘家。陆家的事儿韩韬没真正让他插手,韩韬那事儿他只是个提供情报的。

         当年左知遥眼看着几家翻手云覆手雨,搅得海城官场商场惊涛骇浪,可是看了是看了,那手段也不是看看就能学会的。

         世情永远比想象的更复杂,也更操蛋。

         左知遥在办公桌边坐了半个来小时,发出了一声冷笑。

         韩韬在飞机上看到周秘书拿给他的报告,扫了几眼微笑:“你说小左不惹事儿?”

         “是不惹事,但也有少爷脾气。”周秘书已经看过报告了,他也没想到左知遥就敢把公司的人都炒了,除了留下一个总经理之外,其它的全部解聘。要知道他们收购华威的时候签的是全责并购书,解聘这么些人几乎花光了公司账面上所有的钱,华威现在是一个名符其实的空壳了。

         更重要的是华威属于没有背景的小公司,如果不是因为底子不够也不会留那么多“人情主任”,现在左知遥招呼都不打,挥手就吧人打发了,只怕有些人面子上就过不去了。

         要说左知遥背后有韩韬,原本是不怕的,但周秘书已经知道他们之间有协定,这个公司完全归左知遥掌控,包括所有关系都要自己搞定。

         “左少太冲动了,要不我去打个招呼?”

         “算了,让他玩儿。”韩韬放下报告,“贺老什么时候到?”

         “明天下午。山庄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不过远少原本说要来,但时间不确定,如果他和贺老撞到一起,怎么安排他?”

         “让他住别墅。”

         “好的。”周秘书把韩韬的东西整理好,和老板说几句闲话,“华威的法人挂的是老张,早知道左少这么个搞法,老张肯定不会用他的名字。”实在是太丢人!传出去老张合并的公司又宣布破产了,周秘书可以想象老张那原本就不白的茄子脸会黑成生么样。

         “嗯,老张儿子毕业了吧?你去了解一下,如果能用就安排一下。”败坏了别人的名声总要给人点儿好处,韩韬在这方面还是很护着自己人的。

         “好嘞!”周秘书跟老张斗了十几年,很乐意这个时候去踩一脚热闹。哎,幸亏左少还小,没到做法人的年龄,要不这热闹上哪儿看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