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欧洲提督,不,天顶星血统?
        “人类啊,回答我,你就是我的提督吗?”

         王某人的呆滞,显然引发了一些不悦,于是那个动听而冷漠的声音如此道,却让刚刚回过一口气的王矩霖险些又被呛住……不得不回头深深呼吸。否则心中剧烈波动,会不由自主想要使用波纹气功欧拉欧拉……

         不要方,要空记我记几啊!

         不就是全刚嘛,不就是伪?外国战舰嘛,不就是伪?打伞大姐姐嘛,不就是不伪?大傻嘛……何必这么激动?

         然而就是因为不是。

         这个金刚……她穿的不是红白宫司服与短裙长袜,没有勒头带,更没有头顶的长呆毛和标志性的傻笑。取而代之的,是金色的……嗯,说不清楚是长发还是短发的发型,厚厚的金色刘海遮住了她的眉头,两缕鬓发从耳边垂下,长长的,直到腰际,但后发却被束短,乍起蓬松的双马尾,一件紫色的晚礼服长裙带着浓厚的欧式风格,轻盈的脚步里,黑色丝袜包裹着的修长双腿,在高高的开叉间隐现,长长的裙脚在光洁的地面上滑动,发出飒飒的轻音。

         蓝色的唇彩本该有些怪异,但在这张白皙的面容上,却无比适合……红色的眼眸里映出人类惊骇莫名的表情,她亦习以为常。仅仅站在那里,她就有着非同一般的存在感,让人几乎无法挪动视线。

         这不是金刚desu。

         准确的说,这位根本就不是舰娘。

         嗯,应该说,是另外一个意义上的——跑错片场的……舰娘。

         大战舰-金刚。

         全球温室效应引发海平面上升之后出现的迷之舰队—海雾舰队的成员,海雾舰队东洋方面第一巡航舰队,旗舰。可能是外星,甚至是高次元生命体。拥有极为强横之火力的大战舰,并拥有与火力和身份相配的强大女王气场,强到可以改变BGM的存在……

         王矩霖记忆中,有关于她的部分,就算是被省略了千多字十几集动画一部剧场版,也仍旧是霸气侧漏……跟舰娘啥的,根本就是差了一个次元的!

         ……

         “嗯咳,我他娘的意大利炮呢?啊,不对。”

         又咳嗽了几声,王矩霖嘶哑着回应道——尽量恭谨。“是的,我……区区不才,要请您多多指教了,金刚……陛下?”

         金发少女红眸微转,冷漠的面容上不见喜怒,目光在他身上微停即离,径直走进了那计量器。

         长长的鬓发随着步态微微拂动,摇曳生姿,深紫色的长裙精确地贴合着她的身体,勾勒出丰隆而美好的曲线,王矩霖看着她在那唯一的椅子上坐下来,双腿交叠、挺直背脊的端庄坐姿似乎在完美地诠释着‘犹如女神’这个形容。

         难怪说海雾多逗逼,唯有金刚刀剑神域湖南江西。

         那裙子下面的高科技聚脂胺纤维……穿着贴身舒适,透气性佳,面料抗皱、光泽照人,厚度应该是200d以下……轻咳了一声,王矩霖以莫大精神力量强迫把自己的目光从那双丝袜上收回来,总算让注视的时间控制在了三秒以内。

         现在不是被艺术眼光牵引本能的时候,被误解成发花痴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这位小姐不仅拥有动辄杀上几万人的能力,而且对于这样做没有半点心理障碍——她自认可是一件兵器,兵器就是用来杀人滴。

         所以整理下思路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何会出现这么一位完全穿破了次元壁的存在的?

         就算勉强可以扯成‘舰娘’的范畴,胡乱混合两个不同世界观不违反某些规则吗?

         就算不违反,为何这么强大的舰娘就被自己一发入魂造出来了?

         就算是简单模式,来个cv65什么的就够了吧?就算核动力斜角甲板还有大猫舰载机什么的,画风也比眼前这位的塔拉特尼姆能量炉要正常啊!要知道真打起来的话,这位金刚女王,就算对抗几艘cv65,不,几艘的cvn78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什么超大和,什么20寸舰炮,碰上了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啊,不是,是洋电子主炮的话,都是渣渣啊!

         认真的话,这位金刚大人还能变身死星呢,一炮就秒了一艘衣阿华!

         “第一次大建就出这种超自然的东西,我王矩霖特么难道真有欧洲人血统?不对,这特么已经是天顶星人血统了吧?又不是空什么舰娘之类的,太过爽文的话,会太监的……”挠了挠脑袋,王矩霖自语道。

         作为一个现实主义者,他一向觉得有句俗话说得好,事态反常必有妖——就算外表是软妹,上床也会掏大雕。

         而且,这事儿反常的部分,还不仅仅只有这点儿。

         深海栖舰的制造地点在废旧的沉船里或者可以说成是设定,但是里头这种软体的,触手的,还能变成人形的怪物是怎么个章程?而为何深海栖舰的大建是给个蛋?为何蛋里面出了金刚而且还是立刻孵化的?孵化过程都没经过我同意?这特么是什么触手异化的新型扭蛋机设备不成?

         尤其是触手,总觉得有点……

         思考间,王矩霖忽然一怔——空气里的腥臭味道骤然浓烈了数倍不止!他下意识皱眉抬头,便发现沉船的舱门不知何时关了,可一股股黑灰色的液体,正从铰链缝隙中不断涌出!

         喀喇!

         一把拉开那锈蚀的舱门,薰人欲呕的腥气便猛地扑出,让他双眼刺痛。用力眨了眨他透过泪水看见一片狼藉——触须和生物组织在则短短的时间里竟已完全腐烂,少数的几片肉块正在抽搐着,但随即便被紫黑侵染,喷着浓稠的液体迅速干瘪!

         一次性的?

         喀喇,哗啦啦……!

         剧烈的摩擦声将王矩霖的注意力从那些死亡的生物上扯向上方——似乎是他拉门的力量引发了连锁反应,海床上的战舰残骸发出连串刺耳的摩擦声,淤泥和残渣迸溅飞扬,仿佛这头钢铁巨兽被这骚扰所激怒,将要从数十年中的沉寂中惊醒!

         然而事实上,那是更加猛烈的,终结的到来。

         “妈蛋!”

         骂声中,王矩霖转身就跑——天顶上,维持着空间的穹顶正以天河倒倾之势头崩溃!如山的海水压下,战舰残骸厚重的钢板仿佛沙雕般倾覆,被卷入那数十万吨的浪涛中变成飞散的凶器向着人类汹涌而来!

         那是真正的‘雷霆万钧’之势,‘泰山崩于前’的逃无可逃的恐惧冲击着王矩霖的神经,几乎要将他的心脏捏成小球,把他的脑子打成碎浆……他一瞬间只记得自己正在奔跑,但不知怎么一股巨大的力量就从背后将他掀飞了出去,背后的湿漉冰冷随即被可怕的刺痛取代,仿佛数不清的刀剑刺入了脊一般,他飞过至少二十米的距离,重重地撞在水面上,瞬间全身麻木,动弹不得。

         海域计量器的黑色表面似乎近在咫尺,那些扭曲的金属骷髅狰狞地张着嘴巴,似乎要宣告着王矩霖的死亡。

         突然,喷涌的浪花和钢铁不翼而飞。

         王矩霖茫然地抬头,看见崩落的流水在身周停驻——无数六边形的虚影在在水中隐现,它们支撑住水面,也拼凑出形成了通往计量器的通道,那狭窄的门中,金刚的红眸正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他,冷漠的面容与坐姿构成了强烈的女王威压,让王矩霖屏息。

         立刻就被这位陛下给搭救了啊……不过即使如此,我也不会去舔你的鞋底的。

         ……

         还算幸运,当王矩霖走进了海域计量器中,便听到了它的请示——确定付出五十点钢材,阵阵麻痒在他的背后涌起,状态栏中的血条也随之满格。虽然用五十点钢材恢复8点血量实在奸商,不过心情很好的王矩霖忽略了这点问题。

         反正战列舰都已经到手,还是个天顶星级的,钢材什么的,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找几个废弃物,还是找几个舰娘?

         “找到了desu!”

         很有活力的女孩子的喊声,充满了元气,让王矩霖眉头大皱——

         海域计量器里面的空间实在说不上宽敞,唯一的椅子被女王大人占据之后,留给王矩霖容身的地方就只剩下了椅背侧后面的一块。虽然是够站的,不过要保持绅士的站姿,在闻到那细微馨香的同时又不能让自己的呼吸被对方感知,可就是件辛苦的差事了。

         至于说靠近门边的空间?确实够大,然而一直被金刚用冷漠眼神盯着……那只有抖m才会觉得舒适。所以计量器一出水面他就忙不迭地退出门来,正好被这声音喊了一耳朵的痒痒。

         “是的!捕获目标!”

         “发现海域计量器的说!”

         “战斗准备尤伊!”

         在王矩霖皱眉的刹那,喊声接二连三地到来,很东山,很闹闹……

         四个方向上各站着一个女孩——如出一辙的红白宫司服与短裙,头上勒着相同的发带,背后各有三门巨大的连装炮被金属臂抬起,将计量器的一圈都给封上。

         “全刚,比叔,棒各和雾鸟?”眉头舒展,王矩霖轻笑起来:“这还真是下了大本钱,四位小姐下午好。”

         “深海提督!”

         人类的处变不惊让四个舰娘神情微动——某人非常小心的挡住了那道狭窄的门口,确保背后冷漠端坐女王陛下没被第一时间发现……当然其实本来是不可能完全挡严实的,不过无巧不巧地,正对着他的舰娘是不善观察的某大傻。

         “你逃不了,人类的叛徒。”她的微笑充满自信,或者,自得?“亲爱的……提督早就知道你会在这里露面,特别派遣我们在这里等着你,乖乖投降吧,否则等待着你的可就不止是牢狱之灾了desu。”

         “假如我要是抵抗到底,你想怎么样?”王矩霖瞥了一眼环绕周遭的四姐妹,心中微动。

         “抵抗?”大傻愣了愣:“你以为……”

         话音未落,她的身影已经在原地消失,啪地一声,一只纤长的手掌已经打穿了海域计量器的船壳,距离王矩霖的脑袋只有五公分,掀起的风如利刃般挂断了几根他刚刚得到的雷鬼发辫!

         舰娘确实不愧是这个世界中超出了人类常规兵器的战力,虽然外表与人类没多少分别,但体能却远超人类的极限,如果正面敌对,王矩霖根本无法以视觉捕捉到她们的动作,更不用说硬抗那种可以打凹钢板的攻击力,以及看上去精巧,却有着真正炮弹威力的舰装了。

         虽然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杀死了十几个深海栖舰?废弃物,但那基本上都是因为这种怪物缺乏智力,又只对于海域计量器有反应。才给了他可乘之机……否则就算他有那根拷斤棍,在废弃物的触手+炮台面前,也找不到接近捅刀的机会。

         至于舰娘天龙的大破,那纯粹是短兵相接之下的有心算无心,也只有在力量上,王矩霖才占有一定的优势。

         没错,只是一定的。

         “咦?”舰娘一愣,因为那个人类不仅对她的威胁无动于衷,甚至闪电般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力量随之爆发,要将她的手拗向一旁,不过战列舰毕竟是战列舰,她抽手间就轻而易举的甩开了人类的钳制。

         “姐姐小心!”带着眼镜的舰娘叫道,同时身上的舰装火光一闪。

         某大傻仓皇后退,带着几十片碎布——在她甩开那只手的时候,王矩霖的右手已经斜斜划上!金属条的锋尖险险划过舰娘最丰满的地方。但即使以毫厘之差躲过,她的宫司服仍然瞬间破损!

         四个舰娘同时惊呼中,王矩霖低声叹气。

         似乎有一丝清凉从斤栲棍中传来,可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想要暗算可就难了。

         “算了,还是交给你吧……”

         身侧的空间里,有一枚红热的金属弹头正在缓缓转动,试图钻进那个人类的身体,不过隐约可见的六角轮廓紧紧地将之夹在半空,当王矩霖的话音落下,它便已经灵活地掉转了方向,砸中了它原本的主人,爆发的火焰把榛名推向一侧,身上的衣装碎布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