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我可以与之一战?
        “肃静!蠢货们!没丢狗命很高兴吗?地上那几个还想装死到什么时候!那玩意儿都跟你们裤裆里的东西一样软了,还不爬回来等着要蹭高潮?都给我滚回来列队!”

         熊小姐的咆哮盖过战场的嘈杂,但被她特指的‘几个’显然并没有老实的兴趣。围在裸女身周,他们尝试着想得到什么——除了觊觎那曼妙的肉体,还有自以为聪明的七嘴八舌地想挖掘点‘通关情报’,又或者仅是想要找什么事来舒缓情绪?最后就连刚从触须残骸中挣脱的几个家伙也犹豫着是不是凑过去。

         “喂喂,小子,想干啥?”

         纷乱中,一只手搭上某个矮个子的肩头,向后一扯就让他踉跄退开。这倒霉蛋顿时大怒着举枪:“tmd招子放亮点,想横插一杠你也掂量自己的……”

         怒吼戛然而止,犹如被掐住了脖颈的鸭子——银光如带,轻巧地伸进了人群,在他们做出反应之前,剑刃已经穿过枕骨,带着扑的闷响从那两片红唇间探出!

         握剑的双手随即向外一拧,一甩,脑干被破坏而瘫软的裸体女人就在空中翻滚着划出一条弧线,在地面上砸出噗的闷声……

         “我艹!你TMD疯了吗!”

         “马鹿……”“这王八蛋杀人狂!”“kill_you!”

         沉闷的撞击声让所有人呆滞,直到杀人者悠悠甩掉剑上的血液,惊惶与愤怒才终于爆发。

         七八个人狂吼着把枪抵上那人胸腹!但这些铁块的冰冷只是让那个人——王矩霖哂笑:“镇定点各位,教官盯着你们呢?或者你们只剩下对着怪物发骚的智商了?”

         甩动长剑,让指着他的枪齐齐缩了缩。他平静的声音带着坚定的压力:

         “你们都瞎吗?看不见沙子地上一个脚印都没有?呆在这种垃圾场里,披着块破布的人身上会白白嫩嫩?大洋马说的话所有人都能听懂你们就不觉得违和?好吧,看清楚点,穿了脑袋还不大出血的玩意儿是人吗?”

         连串质问,让所有人面面相觑。

         他们游移着视线想从同伴那里找到信心,但得到的却只有无声的赞同——这些人当然不全是精虫上脑的蠢货,只是被紧张心态牵制了判断,其实最直接的证据莫过于那手半剑上浓如墨染的黑,那种不知是否该称为血的液体散发着污浊的腥臭,带着粘性般发出腐蚀的嗤嗤声。

         一如嘲讽。

         “……冚家铲TMD……个仔有种!哼!”

         最高大的黑人从女尸上收回目光,咬牙切齿地迸出句广州味的中文。

         刚才好不容易抱住那女人的他并不甘心就此结束,可这诡异的世界,突然出现的怪物,面前被一剑穿头的活人……接二连三无法预测的情况早已经透支了所有人的勇气,眼前这杀人之后还能笑语晏晏的家伙不能当做常人揣度,所以斗鸡样瞪了半天眼,他只能扔下半截威胁转身离去。

         这表现无疑是个表率,持枪者们随之纷纷后退,仓皇得像是一群小学女生见到了遛鸟的hentai。

         除了其中一个。

         喀,喀,喀!

         这个瘦高的男人不住勾动手指,打空了子弹的枪机徒劳地咔咔轻响,他却不管不顾……那张僵硬苍白的面孔上,眼睛无神地越瞪越大,嘴角不住外扯,整张脸仿佛要把牙龈和眼球挤出来样的剧烈抽搐!

         王矩霖犹豫了一瞬。

         下意识催促他,砍掉那变脸的脑袋,可‘杀死同伴是否合理’的思考又阻止了他——仔细想想,眼前这跳舞的猴子其实没多少危险性,说不定可以抢救一下?

         噗!

         王矩霖面前扭曲的面孔已经应声化成迸溅的血雾泥团!浓厚猩红遮住视线直冲鼻端,让他狼狈后退,然后听见熊小姐的嘲笑:“有点和判断力,可惜警戒心不合格,胜负未定之前松懈可是大忌呦?处男?”

         开枪的人是那位七彩头发的小姐,至于她怎么把狙击步枪玩出了手枪的便利则仍旧是谜,所以王矩霖更关注的是自己手里正消散的光线。

         一秒钟前这还是那个被爆头的蠢货拿着的枪,但现在却只剩下划过眼前的鲜红字体——敬告,调率者私人财产不受侵犯是我们努力保护的基本人权,除非死者生前同意在死后转让,否则想要捡便宜?玩蛋儿去吧!”

         妈蛋,这满满的恶意……

         “集合!软粪们!”

         一群人的惊魂未定似乎让熊小姐颇为愉悦,扫视那些青白的面孔,她毫不吝惜嘲讽:

         “跟触手玩的感觉怎么样?嗯?还有那几个瘪三,怪物美女骚不骚?看吧,要不是那个银剑处男,你们现在都成了货真价实的粪!那是怪物的唯一目的!为了这目的它们会使用任何手段!不想死就跟那银剑处男学学!保持警惕!管好裤裆!别以为你们现在已经是调率者了,可以进入时间线了就了不起!这里可不是你们熟悉的地球!随便哪个茅坑树洞的小怪就可以让你们直接滚回地狱!没人会花魂力来拯救你们,记住了吗!”

         陌生和熟悉的词汇让王矩霖皱眉。

         ‘调率者’大概是对于这些人的称呼,但时间线……是调率者可以进入的?还有那刺耳的‘滚回地狱’——从所有人越发青白的脸色来看,那不只是比喻。

         或者,那就是‘复活’的代价?

         “接下来是点常识!每个场景里的怪物都不一样,所以调率者用的区分方式很简单!比人还弱的动物一类是六级变异,不灵敏的僵尸也算!跟人一样快的僵尸和变异人种算五级!四级的就是狼人,魔法兽这一类的玩意儿!刚才那大触手也是!至于说这以上的怪物,你们现在这个等级,最好祈祷自己别遇上!好了,现在整队,继续……”

         弥漫的黑色,一瞬间打断了她。

         没人注意那浓烟般的黑从何而来,可眨眼间它已经从飘渺到浓稠继而沸腾翻滚,四五十米范围的光线仿佛被吞吃般黯淡下去,将所有人笼罩其间。

         “见鬼!这地方怎么会出来个三级变异的!所有人散开!”

         游刃有余的神色刹那已经变成狰狞,高喊声中,毛熊小姐的******接连喷出火舌!子弹轰鸣着在地面推起半人高的灰土,而周遭的空气立刻被可怕的酸蚀气息铺满,每一块飞溅的碎石沥青在下一瞬都化为了燃烧的碧火,将那黑暗少许迫退。

         但始作俑者对于这结果显然不甚满意。“快滚远点,这玩意儿只是它的……”

         是什么?

         无人知晓,因为喊声被爆发的轰鸣湮没了!

         裂痕蛛网般蔓延,令人牙酸的摩擦随之穿透爆鸣,如泉灰土炮火般将首当其冲的倒霉蛋直接抛飞!紫黑的柱状物随即裂缝中一柱擎天,比刚刚见到的粗了足有一倍!尽管两个教官手中的火器光辉连闪,但第二条第三条甚至数不清的触须也甚嚣尘上……

         呼吸间,几百米的方圆内,已经变成了蠕动的丛林!楼房风化的残骸骨牌般层层撞击倒伏,而触须却仿佛兴奋般开始翻动抽打,可怕的力量将残骸与岩石如粘土样挤压粉碎,腾起的石块沙砾与碎裂飞舞的柏油岩层组成了一场无法想象的灾难!

         触手怪大战女骑士?

         第一条触须喷发时,王矩霖已毫不犹豫地转身迈步。

         跨过迸裂的沟壑,踩上飞起的岩层,借力向上,凭空翻滚,刚好让条触须从脚下掠过,落地,跃起,双腿微分,借助流沙和碎石顺着掀开的柏油断面滑出……赘述的一切瞬间完成。王矩霖喘息着,感觉阵阵的恐惧正翻涌上来,但莫名地却又有些欢畅——热流正在从身周涌起,仿佛从出生起永固在肌肉关节与神经上的隔阂消散了,身体清晰明澈地回应大脑,甚至时间的感觉也被拉扯稀释。

         控制的快感,几乎溢出理智。

         或者,我可以与之一战?

         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脑海,如此灼热,几乎主导了思想。

         但他随即摇摇头——不远之外,混血小姑娘微微仰头望着冲天而起的触须,似乎被突如其来的变动惊呆……于是一个箭步越过地面崩裂的沟壑,王矩霖把她拦腰拽起,夹在腋下大步前进!

         “你……”臂弯下的纤细身体像受惊的小鹿,但挣扎被王矩霖无视——低头的刹那,阴影带着令人心悸地呼啸从头顶掠过!腥臭的风吹过脸颊利如刀割,毫厘之差就能把他的脑袋抽成烂泥!

         没时间感慨,迈出第二步的脚下已猛地空了!

         沉重的撞击感沿着双腿冲上,翻搅内脏让他呲牙咧嘴,不得不猛咬舌尖才强撑着冲向灰尘里的阴影——坍塌的瞬间他捕捉到那水泥的外形,应该是原本支撑这附近几百平方米地面的主衍柱。

         不管那触手怪是个什么生物,应该都很难在这种结构周遭藏身。

         震动停滞了。

         一如它迸发时般突兀。ph2.5指数破万的灰尘就像更大的触须盘桓周遭,摇动不休,一片静谧里只有沙石滑落的飒飒鸣响绵绵不绝。

         那种古怪的虚无缥缈……令人寒噤。

         王矩霖吐了口气。

         幸运的是没受什么外伤,胸腹间的闷痛也在平复。不幸的则是两个教官的行迹完全消失——那触手怪是不是已经被她们击杀或者引走?或者现在是个脱离大队寻觅任务的最佳时机,可是有这条见尾不见首的触须大怪盘桓周遭,谁还能有离队独走的自信?

         唔!

         虎口上爆发的刺痛让王矩霖闷哼,猛地抽手,他注意到那里已经多出了两行细细牙印,红色的-1就在血迹渗出的地方缓缓飘起。

         “擦,你这丫头属狗的!?”

         ‘游戏’里的首次落红就这样丢了……不过对方毫无愧疚:“你到底要抱……挟……抓着我到什么时候!喊了多少声你还越来越用力!想杀人啊你个白痴,蠢蛋,蛮力!”

         “呃,耳鸣了,没听见你叫?”

         看那张白皙小脸上泛起的红潮,可能刚才还真有点用力……不过连串突变下谁能有闲心管这些?救个溺水的倒霉蛋还要打昏,顺便人工呼吸呢。不是老子我,你这家伙现在已经变成了女皇之刃还是淫妖虫鬼道退魔录的免费演员啦,居然咬我,不知好歹……

         某人心中的恶毒吐槽当然不为小姑娘所知,所以她只是扔过一记蔑视的眼刀转身离去。

         王矩霖犹豫一下跟了过去。

         孤身在这能防御激光武器的‘京城天’里乱闯等于找死,而逃过一劫的人出乎意料地多——越过几堆瓦砾,已经有七八个人影从雾霾中跑出来,呻吟哭喊和大呼小叫逐渐响亮。

         “这拙计的智商……鬼哭狼嚎的引怪么?”

         吐槽出口,他就紧紧闭上了嘴。可惜成箴之语显然是没法吞回——

         视线的远方,五六个人狼奔豕突地奔出浓雾,然后,是个四肢着地的扭曲身影。它与人类相若的身体从中间高高弓起,仿佛翻跟头一样前行,但那个身体却没骨头般柔软,看似缓慢的每一步,都迈过,不,‘甩’过了七八米的距离!

         “help!”“大师开泰!”“救……”

         惨叫从最后面的牺牲品口中喷出,不过半声就被一只手卡在了喉咙里——带着肠子样的柔软结构从不可思议的角度上飞过来,抓住猎物时,怪异扭曲的身体也如影随形地缠上!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人在地面翻滚,随即气球一样不断膨胀,眨眼间就已经张大了至少七八十倍之多!

         借助这变化,它飞速的滚向人群,张开大嘴!

         没有人看清楚那个忽然圆滚滚起来的东西上,究竟是如何张开一张嘴的,但那确实是张獠牙突浮的血盆大口,一口就把牺牲品横着吞下大半!只剩下脑袋和半条腿露在外面,尖利的惨叫让另外两人手脚酥麻,瘫坐在地!

         于是他们立刻也挂了。

         巨大的球上悠悠地凸出几块,每个凸起随即化为獠牙参差的大嘴,向前一伸就把几个人咬住,吞下!血液飞溅间,球一样的怪物又膨胀了将近一半的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