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我有一个梦想
        “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小姐,紧张可是发挥实力的大敌,所以任何时候都应该有开玩笑的心情……诶等等,你怎么知道这是玩笑的?哪个黑车司机连小女孩都不放过……”

         “我不是小孩!”

         “……总之有这具尸体,是不是说明出口已经不太远?”

         那双被焰色充溢的双瞳让王矩霖心神一颤,只可惜如果话术技能有冷却条的话,它肯定没蓄满——改口根本毫无意义,小姑娘用炸毛猫咪的姿态盯着他看了几乎一分钟,才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一步就已经跨过了一整层的阶梯,把他丢在诡异的黑暗里。

         幸运的是,出口确实不远。

         在黑暗中转过了两层平台,简短的水泥通道就在眼前扩展成衍架和钢板的方形小厅,对侧镶嵌着一道厚重的门闸,足有四米高,厚度超过了三十公分的闸板半开半闭,其后颇具科幻气息的全金属通道一目了然。

         显然这就是‘基地’。

         不过,王矩霖心中可没有多少‘任务即将完成’的欣喜——视野中,鲜红的光环正从火蜂小姐身体上绽开,点点磷光幻化出一身火红的风衣。肩、肘、膝以及修长的双腿上颇有机械神教风格的金属护甲,让她的外表多了几分科幻战士的凛然。

         “……连巴拉巴拉能量呼尼啦都不念也就算了,魔法少女变身居然不给福利时间啊……”

         “你说什么?”

         “……没什么。”

         “记住,调率者间的战斗可不管你有几级,所以能躲就躲,能跑就跑。必要的话,求饶也行。接着!”

         皱了皱眉,王矩霖接住那位小姐随手抛给他的东西——高分子塑料的圆筒,里面带着三根注满无色液体的细管,前面还有个看来可以拔下的保护帽——准确地说,应该叫无针注射器。

         <治疗针。3/3

         药品。

         品质:普通。

         最常见也最有效的治疗药。每一剂量都会立即恢复你11到20点的hp。并立刻大幅度的降低受伤的疼痛,俗称“万能的治疗针”。除了一个小时只能有五剂量起效的限制外没有任何副作用,是居家旅行冒险作死的必备良药。

         备注:经研究,股动脉区为注射首选,可将恢复效果发挥到最大。>

         喵的,有好东西不早点给,让老子忍着疼走了好几百台阶……这丫头真没好心眼。

         把针口按在脖子上扳下开关,弥散的微凉感觉让某人了咧嘴——当然,腹诽归腹诽,他可不会真的认为这只是好心的馈赠——这个时候给他,更有可能是考虑到他的死亡,会导致任务失败的可能性,也意味着接下来的危险会成倍提升。

         大门之后的通道比想象之中的还要复杂,金属板壁上一排排的门窗在苍白的灯光下或开或关,但不管是走廊或者室内都不见半个人影,只有各种器械、翻倒的桌椅和玻璃的碎片四处散布,还有干涸的液体在地面上勾画出怪异的污渍,与死般的静谧一起构成了不同于黑暗的,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

         “麻烦……”

         通道两头指示标牌上的字迹让王矩霖低声诅咒——虽然除了开头的03字样外,那外文他一个也不认识,可是每个牌子上至少七八行的指示说明,这‘基地’的规模,要比他想象的大得多。

         而透过走廊上的玻璃可以看到内部更多的门,加上通道的尽头的分叉,在剩余的四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里恐怕很难全走一遍。大多数的门上用的是电子锁,而且厚度至少超过了六七厘米。想在其中找到关键线索的难度显然提高了不止一点。如果任务要求里面那个‘内情’相对简单或者还好……然而如果那样,提示是不是应该写成‘事故原因’?这用词上的斟酌和任务的难度,到底有没有关联?

         火蜂小姐显然没有某人的种种顾虑与猜测。穿过大门,她直奔其后的警备室——门牌虽是外文,不过占据了一堵墙的集成屏幕已经足够解释这房间的作用。

         只可惜同样凌乱——

         仅余的灯管苟延残喘地闪动着,映出屏幕墙上纵横的裂口,唯一的桌子下所有抽屉都不见踪影,大敞四开的枪柜空空如也,甚至没留下一发子弹。虽然火蜂小姐正利落地拆卸组装桌上的两台电脑,试图拼出点有用的东西。但在王矩霖看来大概也是无用功——屏幕墙上深深浅浅的裂口看似随意却面面俱到,破坏者明显不想留下任何可用的讯息,就算机箱能启动想要显示也……嗯?

         破碎的屏幕墙忽然亮了起来。

         应该不是女孩做的。

         没有具体的内容,只是耀眼的蓝白雪花点。随着哗啦啦啦的噪音不断抖动……但是,王矩霖分明能清楚地看到上面横亘了液晶板的,足有三指宽的纵横裂缝,而那光亮也没让周遭的亮度有所增减,却又有个嘶哑的声音,混在那哗哗声里。就像是野兽的哀号一般地,长长短短!

         又是……幻觉么?

         他晃了晃头。

         雪花和杂音消失了,只剩下黑色屏幕上他的倒影——唇角翘起的阴冷笑意,却不属于他。

         心脏咚咚的声音在耳中炸响,血液带着热量充斥到全身的感觉让他眩晕,不得不沉重地呼吸了几口,才重新抬起视线——然后,没有雪花,没有杂音,也没有他的脸,只有门口正对着的几个屏幕,破破烂烂。

         还有一行银白的文字闪过。

         文字很小,仅仅三个,在视线的边缘……但完全没有逃过图片修正师的视力捕捉。于是他转头让那字符回到视野中央。

         (一扇门)

         当然,那确实是一扇门,虽然是金属制造,厚度超过三厘米,不过就安装在这警备室唯一出入口的门框上,开合顺滑,毫无异常——除了王矩霖非常确定他视野里所有的东西上都没有类似的提示,不管是桌子椅子屏幕或者走廊。

         所以犹豫了一下他抓住门把手,然后随着噶吱一声刺耳的摩擦,几行文字就出现在了他的状态栏中。

         {一扇门

         武器

         伤害:变化。

         品质:精制。

         装备需求:能拿起来。

         说明:这东西带着点弧度。有条狭窄的观察孔,两根把手刚好适合的手臂穿进去提起它,不过它也只是一扇门而已。

         “这也能算是武器?”

         王矩霖愕然。

         他不是没有找件临时武器的打算,只不过暂时还没有合适的选择。本来这房间里能做武器的只有脆弱的桌腿和一张不好用的凳子。可现在一件武器却等于直接送到了他手里——如果那真的能算是武器的话。

         “你找到了件精制品?”被摩擦声吸引的火蜂小姐转过目光,首次露出了一丝惊讶。

         “精制品……有什么不同吗?”

         “大部分物品只有经过了魂力的强化才能带入高等宇宙。所以是普通和破败等级的。”小姑娘走过来,敲了敲那扇门:“不过总有些精良品或者更特殊的东西。虽然相当罕见,尤其是在这种难度很低的世界中。总而言之,你运气不错。”

         “哦,这东西值钱吗?嗯,我是说,魂力?”

         女孩儿因惊讶而缓和的神情僵硬了一下,然后用漂亮的眼白表达了对拜金主义者蔑视。让某人不由苦笑——天可怜见,对于一个背着债务的人来说,什么运气都比不上现金实惠不是么?

         当然,如非必要,他暂时也不会随便将这东西出手

         毕竟这第一件到手精良品装备虽然外形不佳,质量却是不错——至少宽阔的表面和两三厘米的厚度足够给人相当的安全感。而且这个体积如果按钢铁的比重算恐怕少不了半吨。可此刻王矩霖将它举起放下,却觉得不太影响行动。

         影响还是有点——小姑娘已经沿着走廊走了出去。动作看似轻缓,但每一步却几乎都迈出两米多远,王子光不得不一路小跑才能跟上她,咚咚的脚步声在走廊中回响,颇为刺耳,又换来了个‘安静点!’的斥责。

         “那个……火蜂小姐,你找到地图了?”

         “没有。”

         “那……您以前来过这里?”

         “没有。”

         “这……”

         “我追踪技能八级。”

         冰冷简单的回答让王矩霖皱眉。

         从字面上的意思推断,‘追踪技能’是找人用的——没地图也不知道路,那么去找知道路的人也不失为没办法的办法。问题是敌人可不一定会乖乖配合,尤其那些人如果同是‘调率者’的话。不过她既然提到了‘追踪’技能,或者就算有让人开口或者配合的技能也不足为奇?

         技能,道具,武器……还真是个足够‘有趣’的世界啊。

         两人自此又陷入了沉默,穿过一道道的通道——这个地下设施的大小不断地刷新着王矩霖的认知,他知道自己基本上是朝着一个大致的方向前行,但那些宽宽窄窄的走廊和窗棂门后布满设备的房间却几乎从不重复。只是所有的房间无一例外一片死寂,没有生物,也没有尸体。甚至活着的气息,当然,除了他们俩。

         步行又持续了十多分钟,他终于忍不住开口:“如果我们没在限定时间里回到那座塔下面,会怎么样?”

         “我可以自费开一扇传送门,你的话,会被困锁在这个世界里,直到有人愿意救你出去。”

         “不能一起走?”

         “给公司付费就行。”小姑娘语声中的冷漠,一如她话中的含义:“0级新人有优待,只要十点魂力。或者自杀。复活费五十点。但无等级新人死亡时有一半几率会灵魂溃散。”

         “公司?好吧,这公司果然是搞传销……”

         王矩霖的语声中断在半途,因为小姑娘一把把他推回刚走过的墙角:“噤声。”

         几秒之后,急促的轰鸣声从走廊的另一头,某个房间里传出来,王矩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那是在室内开枪的声音,而这个时候一个人影已经猛地从前方走廊滑开的门中滚了出来。

         轰鸣和火光紧随其后,于是滚出来的人砰地一声撞上了墙,一条腿上血如泉涌。

         这家伙的皮肤黑中带黄,短短的头发和黑色的服装看上去象是电影里很常见的保镖,不过此刻的表现却与平民无异:“不……不要,别杀我!”他大喊着:“你们要什么我都可以给!”

         喊声换来的却是两声枪响——打在他完好的那条腿上。让远处的王矩霖不由缩了缩脖子。

         他小心地探出视线,观察着走出的两个行凶者——应该也是调率者,不过外表上与火蜂,以及那两位‘教官’完全不同。硬式防刺服和头盔以及自动步枪让他们看起来更接近于军人,却又多了几件格格不入的东西。

         其中一个围着条花花绿绿的围巾,另一个腰间却挂着弯刀和弓弩。

         “进入中心的密码交出来!”围着围巾的家伙一把抓住了黑人的脑袋将他扯到墙边,呵斥道:“还有知道什么全都给我说出来,我可以让你少吃点苦头!”

         “真弱。没超过五级吧?”王矩霖忍不住露出一丝冷笑,轻声讽刺。

         这评价让火蜂小姐下意识地点头,但随即一愣:“你怎么知道?”

         王矩霖回答之前,更响亮的声音已经响起。

         “我……我们有一个梦想……”

         发出声音的是哪个黑人,断断续续,却异常洪亮:“我们找到了,它……犹如带来希望之光的硕大灯塔,恰似结束漫漫长夜禁锢的欢畅黎明……我们,作为缔造者草拟……这气壮山河的诺言,我们承诺让所有人……都享有不可让渡的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力……”

         “住口,我在问你……”调率者喝道,但完全无法制止那声音。

         “但是他们没有实践诺言……履行这项神圣的义务。只是开了一张空头支票,支票上盖着“资金不足”的戳子……我们不相信它们已经破产,我们不相信,巨大的机会里没有我们的储备……”诡异的语声在周遭回荡,但很快就变成了尖利的狂吼……

         “自由啦!自由啦!感谢全能上帝,我们终于自由啦!”他疯狂地大叫着,突然猛地窜了起来!而随着喊声,一层浓密的细雾就从他的周身喷涌出来!顺着猝不及防的调率者的五官冲进了体内!于是那调率者立刻发出一声不像人的惨叫,扔下枪用五指抠挖着面孔!

         他的力量是如此之大,脸上的皮肉立刻就被一条条的抓了下来,血肉横飞,但他却仍旧抓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