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老司机的麒麟臂
        “呵?呵?呵?呵?呵……”

         有些懒洋洋的声音,在剑拔弩张的寂静中显得格外突兀……与其说是笑声,更像一个字一个字地毫无诚意地重复着那单调的音节,让听到的人都心中一沉。

         于是在那一瞬,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汇聚到那个一身干涸血水,赤手空拳的人身上。

         “饭可以吃,话不能乱讲。”

         笑声恰到好处的停滞,他的视线缓缓扫过每一个持枪者的面孔,最后停留在瘦高个的脸上:“死了两个人,就一副被强上的德行……那么我们这边被你们害死了二十几个,要怎么办呢?哦?你不知道?就像你不知道你那两个人也不是我们杀的?”

         这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疯子吗?

         无法理解的状况,让几个黑衣人下意识地收回目光去看他们的领导者——同样的迷惑也让这个人错愕一瞬,当他准备开口时,那个人却又恰到好处地抢在了他前头。

         “说包围没断敌后路,说防御又没纵深,你们就打算用这种仓促的阵势来打一场没头没脑的战斗?呵?呵哈哈……别闹了,同样作为被困在这里无法前进的倒霉蛋,我们各退一步怎么样?我们需要条路去地面,作为交换,有些任务的线索也可以给你们。”

         “任务的线索?”瘦子一怔,但随之冷笑:“这种鬼话你以为能骗得了我?”

         “反正你也不是队长,不做主又何必担心被骗?”

         “我就是队长!”

         “很显然,你不是。”王矩霖伸手,摇了摇食指:“我说到‘队长’的时候,那两位老兄下意识的往那边的里面看了……哦,其实没有人往里面看,我开个玩笑,诚实的老兄。”

         正瞪视手下的瘦子像扭了脖子般的神态,让所有人都表情古怪——就连被火焰环绕,杀机四溢的火蜂,也在一怔之后抿起嘴唇。

         “你这混蛋……”

         “镇定点!”

         恼羞成怒地咆哮被低吼喝断,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壮汉随着声音从一侧的房间里大步走出。他挥手让所有人收枪后退,向火蜂点头示意:“魅影团的火蜂小姐……久疏问候。我们正在做一个第七等级难度的任务,不过不太顺利,只剩下这十二……哦,是这里的十个人了,兄弟们难免有点情绪,言语上多有冒犯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终于出来了个能好好说话的。

         王矩霖挑挑眉毛暗中松了口气。不过转头就注意到火蜂小姐的瞪视……那张白皙小脸染上一抹红霞时倒是平添几分可爱,但红眸里凌厉的杀意有若实质刺人体肤,让王矩霖刚刚放松的精神再次抽紧,连着打了几个抖。

         ‘一会儿跟你算账’的意思?

         妈蛋,你以为我特么是为啥才强行抢戏的?

         ——如果有的选,王矩霖打死也不愿意装疯卖傻强吸仇恨,干这种像是‘表演型人格障碍……俗称人来疯的事,只是刚才局面实在生死攸关,不得不为。

         那瘦子所谓‘被灭了团’‘团长挂了’到底代表多严重的问题他无从得知,但这挑衅无疑是揭了火蜂的逆鳞——刚刚那瞬间她周遭翻滚的十余条青红火花,每条都与烧杀几个裸女时的相似,如果完全爆发……王矩霖绝不怀疑这通道连带周遭的十几个房间都会瞬间融化,万物成灰。

         第一个倒霉的可能就是站得最近的王某人。

         即使这位小姐留有余地,那火焰能够很奇迹地不对同伴造成伤害,也不代表麻烦消失——对方那八个黑衣人不是任人宰割的短毛胖兔。0级的某人就算用铁门也不能奢望抵抗几个方向打过来的子弹。更何况不露出全部底牌是战斗最基本的常识,那些隐藏在暗中的人会如何反击他完全不清楚,再加上战斗获胜之后还需要考虑的后路……

         林林总总的考量之下,王矩霖也只能选择出头缓和一下气氛。

         幸好,这‘缓和’算是成功——最应该庆幸的就是,对方真正的带队者不是那个毒舌又没脑的瘦子?

         “二位刚才说,可以提供一些我们任务的线索,但不知道是什么线索?冒昧一问,你……们的任务不会也是这里面的东西吧?”

         身高超过两米的大汉穿着宽松结实的迷彩长裤和军靴,却露出了肌肉鼓胀的上半身,像是涂了橄榄油般的赭石体魄,只在肩头上用皮索扣着副厚厚的肩甲,小臂上套着宽宽的臂环,这些粗重的金属防具上纹样繁复,镶嵌宝石。配合他满脸的络腮胡须,颇有几分古希腊雕像战士的风格。但他一口中文又纯正清亮,颇有点古意。

         “废话少说。”

         火蜂小姐冷冷道,她双手环胸,却有一层暗淡的火雾随着视线在身周流转,灼热的能量似乎揭示了她的想法——烧死眼前这些人要比和他们对话有趣:“你们从那里来的,我们就从那里出去。把地图传给我就够了。”

         “我们下来的通道早就炸塌了,要不是用光了炸药又死了操作员,你以为我们干嘛在这里……”

         一旁的瘦子忍不住阴阳怪气的插嘴。但立刻被大汉摆手制止,他的神情如常,似乎对火蜂的敌视毫不在意:“……火蜂小姐,我们来地方离此颇有距离,想必也不适合您再去绕路,不过我们倒是知道一条最近的出路,在这门里面,所以您……二位如果真有什么线索不妨明示,也算是个双赢的结局吧?”

         很合理的提议。

         但小姑娘根本连跟他对话的兴趣也没有,只是冷冷向王矩霖甩过一记眼刀,意思明显——你弄出来的事情,你自己搞定。

         “嗯,其实我们在来的路上,发现了不止一具尸体。所以也得到了点小玩意儿。”

         王矩霖叹了口气,慢慢说道。但他脚下可一点儿不慢,说着话就走进了走廊左面的房间。

         这里又是间监控警备室,不过陈设要比入口那间好得多,不只电视墙完好无损,桌上还放着相框,书籍之类的私人物品。房间里的四个调率者目光炯炯地盯着这个走进来的人,却没有阻拦他行动的意思。显然这里有价值的物品已经被他们搜刮一空了。

         所以王矩霖毫不客气地走上前,拿起桌上散落的几张打印纸——

         纸张上似乎是什么指导性文件,所以每个段落都被翻译成了四种文字,其中一种是繁体中文。

         ……必须有三个全副武装的保卫人员执勤,三小时换岗一次,侧边装有CIW系统(CIWS,近距离武器系统,一种高射速武器,例如装备在军舰上用来击落来袭飞弹的“密集阵”近防炮系统),拥有整个走廊的良好视线,并带有一面塑料防弹玻璃屏幕以保护操作者……

         目标需要放置在最高等收容密室内,配置绘制巨大(数据删除)的地板及强力的真空系统。所有从收容密室内离开的生物,除了少部分用於分析和剖檢,都需要燒毀。密室每日都需要清洗及检查结构损坏。在任何时候密室外都需要被最少两名人员所监视。任何异常行为及活跃迹象,或不明物种接近主体的附近都需要立即汇报给■■■■

         保安人员必须对所有已知的(数据删除)及武装着镇静剂枪,並被下達常規命令在有需要時■■■■直到更好地理解……

         “靠……严密过头了吧,这里面难道有个基金会的物件?”

         两眼扫完这文件,其中的内容让他不由低声骂道。

         “什么基金会?”

         “口误,我是说金库。”王矩霖应付道,放下纸又顺起了桌上的相框。然后抛给跟他进来的瘦子一张纸条:“诺,第一个线索。”

         “这……就是你说的线索?”

         瘦子愣了愣,但看清楚纸条上的字迹后便招牌般地冷笑几声:“我就知道!你跟我过来!”

         两人穿过走廊来到那扇门前。

         厚重的大门沾染着污渍和灰尘,原本鲜红的06字样已经变成了酱褐色,就像沉淀的血污。王矩霖眯了眯眼睛,注意到门中央曲折交错的缝隙其实没有完全密合,留着大约一公分左右的空间,一些不知来源的污渍卡在其中——缝隙周围崭新的金属碴口证明,有人曾经试图强行将之打开,只是这努力失败了。

         不过大门的侧面,倒是有一块被撬开的操作区,镶嵌在门内的金属箱里,有一小块的液晶屏,八个星号在上面闪烁着莹然的绿光,其下是一个3X5的键盘,十五个按键上排列着1到9,加上abcdef六个字符。

         “敢不敢把你这个密码输入一遍试试?”瘦子伸手拍了拍那屏幕的边缘,大声质问。

         “当然……不敢!”

         王矩霖看了看那液晶屏,突然提声大吼。

         他瞪着瘦子,一脸‘你白痴啊?’的神色:

         “随便捡个密码就拿去开门,你游戏玩多了?那么容易进去你在这里干嘛?我有说这东西就是密码么?纸条上明明有十八个数,多的怎么办?我输入了地下会不会翻开个陷坑,天花板掉下几排花瓶,一架钢琴一堆保龄球?就算出来个平底锅糊脸我也受不了啊?”

         “又不是猫和老鼠……”

         瘦子被这爆发的吼声唬得退了一步,紧随而至的连串问题则让他思绪混乱,愣了半天才想起来应该说点什么,可这时候王矩霖已经转向那位大汉:“这位老兄,你们也拿到了很多这种纸条吧?能不能拿出来瞅瞅?”

         “这位小兄弟,还真有意思。”

         直截了当的态度让大汉也微微一愣,不过随即一笑,挥手让一个手下拿着几张纸条展示给王矩霖。

         四张纸条,一张带着印刷的横杠,似乎是从日记本上撕下,一张打印纸,一张是旧报纸的边缘,还有一张干脆是餐巾纸,笔迹和墨水也都各有不同,唯一相同的就是一行八个字母和数值组合出来的符号。

         “791ab628……4156b2df……729b5167……448c5279……加上我这里的167d538b1A2ceba61(03)……就算是十五个数字,八位数的组合,也要四十亿种以上的排列……”

         王矩霖轻声念诵,摇了摇头。然后又到大门前,朝那门缝里面看了几眼,最后来到那输入盘旁边看了看:“果然不太好猜。”

         “废话!这基地里这样的大门光外层就有八座,但是我们找到的类似密码的东西却足有十四条!每条都是错的!而且只要输入错误就会引发大规模的陷阱!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何在这里绕了一天?”终于反应过来的瘦子显然觉得自己找到了反击的机会“你小子要是……”

         但王矩霖一句话就让他闭上了嘴:“老兄,你泄露机密了,没看见你老大在瞪你吗?”

         瘦子一怔,本能地去观察大汉的脸色。

         但滴滴的轻响就让他又猛地拧回了脑袋——王矩霖出指如风,已经在那键盘上敲下了四五个数值!

         “你疯了!卧槽!”

         瘦子怪叫一声,整个人已经化为一道残像冲进了侧面的警卫室,就连那位大汉也同样脸色一变——他们不是第一次碰上这种大门,当然知道会有什么麻烦——混合大范围的高压电流,几组机关炮的射击甚至是激光的扫射绝不是人力可以抵挡,而且范围不但覆盖密码输入的位置,就算是在门前通道里面的也难免鱼池之殃!

         然而,想象中的惨状,并没有出现。

         大门在滴滴的轻响中震动了一下,没有电流迸发,只有液压机轰鸣隆隆响起,然后,厚重的钢块向着两侧滑开,露出其后深幽朴素的通道。

         王矩霖的目光微动,落在门中间掉落的一团白布上,那已经腐烂的布条里面,还有压得碎成七八节的骨头,让他微微点头:“果然,有老司机的麒麟臂,这车就是稳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