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朱小明想到方才他们上山的情形,就气得想要捶胸顿足。

         好不容易上了栖凤山后,庞大元他们几个一个个都笑得合不拢嘴。那傻乐的滑稽模样,让心里正在滴血的朱小明,恨不得马上挣脱捆绑上去抽他们几巴掌。

         山寨里的人见到沈曼秋他们满载而归,也是纷纷兴冲冲地跟着马车过来看热闹,不时有人嘴里叫着“傻丫头真厉害!”

         “傻丫头好样的!”

         “傻丫头真行啊,第一次下山就弄了这么多好东西来!”

         朱小明才知道他真的没有看错,沈曼秋就是一个傻女山贼。

         也不知道是他太倒霉,还是这些傻不拉几的山贼太过走运。

         朱小明今日偷偷地从他父亲的宝库里偷了一些好宝贝出来,连同他这些时日所搜罗的宝贝装了一马车,想要找个地方变卖掉,哪知道马匹突然受了惊,然后就莫名其妙的被沈曼秋他们连人带马车一起劫持到山上来了。

         想想他朱小明可是堂堂朱县令的公子,在凤城县那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今日居然被一个傻丫头山贼给抓住了,所有的宝贝被抢走不说,还被人当成人质勒索。这要是传了出去,怕是会笑死人。

         这还在其次,现在他更担心的是,父亲若是知道自己偷走他的宝贝,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拿出赎金来救他?

         沈曼秋把夜明珠重新放进盒子里,攥在手中,一边盯着在马车里翻腾着的小红,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东西能让她看得上眼的。

         她虽然不会鉴赏东西的好坏,可是却能很敏锐地察觉到朱小明神色间的变化。

         “哈?这个花瓶看着还不错,我带回去晚上来用!”沈曼秋看到当小红拿起一个半米高的青花瓷瓶时,朱小明眼角跳了跳,便随口说道。

         朱小明听得一阵气紧,这傻女贼没有一点眼光,可糟蹋东西却是没有人比得过她,这价值千金的青花瓷瓶,她居然想拿去当夜壶用,也真亏她想得出来。

         奈何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只能是忍气吞声的在心里暗暗诅咒!

         不一会儿,小红又从马车里鼓捣出一卷字画递给了沈曼秋。

         “这是什么破字画!比我作的还要难看,一会儿当柴火烧了它!”她看到朱小明神情有异,打开字画随意地看了一眼,忿忿地收了起来。

         朱小明看到她拿着那幅字画打开,一颗心都悬了起来,暗暗地祈祷她千万不要看出些什么端倪来。

         当他听到沈曼秋说字画比她作的还要难看时,心里直想骂娘:这可是人家字画双绝顾喜之的稀有墨宝,寻常人万金难求,她居然说还没有她作的好看,要是让顾喜之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气得死而复生?

         这夜明珠和花瓶只要不毁坏,朱小明一时也不怎么担心,以后让他老爹带人把这山寨给端了,东西迟早还是他的。可是这字画若是被烧了,以后就再没有了,他能不着急吗?

         “这位女侠,这字画其实也蛮值钱的,要不你一百两银子卖给我,算在赎金里面可以吗?”

         “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沈曼秋疑惑地道:“我们都是山贼,又不是书生,要这字画有什么用?眼不见为净,烧了干净!”

         朱小明情急地道:“要不我给你五百两,这幅字画我爹挺喜欢的!”

         这点他倒是没有说谎,他父亲朱成林确实是将这幅画当作心肝宝贝一般珍惜,正因为如此他才费尽心机把这字画偷了出来。

         沈曼秋见他如此着紧这幅字画,甚至于比刚刚那颗夜明珠还要紧张,也不知道其中有什么玄机,看来要好好的找人研究一下才行。

         “啪!”侯开森看她沉吟不决,也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一巴掌拍在朱小明的后脑勺,骂道:“白痴,现在有你讨价还价的余地吗?”

         朱小明顿时被拍得眼前直冒金星,更为让他无法容忍的是,这傻贼居然叫他白痴,这简直是比杀了他还让人难受。

         马车里面的东西非常的多,不过大多引不起沈曼秋的兴趣,朱小明大概是哀莫大于心死了,竟是直接闭上眼睛,什么话也不多说。

         过得一阵,兴致勃勃赶去找沈靖北的庞大元悻悻而回。

         “怎么了?”沈曼秋疑惑地道,难道说大哥他们不想与官府的人结怨太深?

         庞大元强自笑了笑,道:“没有什么,就是少当家他们在商量要事,一直没有机会见我,我怕大小姐等久了,就先回来了!”

         原以为这次他们可以好好的在少当家面前露露脸,哪知道却是吃了闭门羹,心里难免有些失落。

         “那就好,胖子你们一人选一样东西作为战利品,其他的就全都存放到仓库里去吧!”沈曼秋略微松了口气,心里却是莫名的一紧,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会让大哥他们如此紧张?

         庞大元他们几个各自拿了一样喜欢的东西,看着边上那些艳羡的目光,刚刚那点被拒门外的不愉快,马上就一扫而空了。

         沈曼秋带着几人把马车里面剩下的东西都搬到山寨仓库里,又把几匹马安顿好,朱小明则是被庞大元他们押到土牢里暂时关了起来。

         这次回来后,沈曼秋发现山寨里的众人看她的眼神都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虽然都是一样的笑脸,可是意味截然不同。

         以前是和煦,对傻丫头笑不但是对她大当家义女身份的尊重,也是表现他们对一个弱者的同情和友善。

         现在的笑更多的是讨好,既是对沈曼秋身份的认可,同时也是对她能力的认可。

         以前庞大元他们几个是什么样的情况,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可是谁又能想到,沈曼秋和他们才第一次下山,就带来了那么多的东西。

         如果不是沈曼秋的功劳,还能有谁?

         无论在哪里,有能力的强者都是受人敬重的,尤其是一切以实力说话的栖凤山山寨。

         沈曼秋前后所表现出来的巨大反差,不由地让人想起那天雷电交加的情景,很快大家都将这一切认为是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