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傻了眼
        当沈曼秋兜兜转转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咕噜噜……”

         她捉弄完了王婆,心情感觉非常的好,可还没坐下肚子便开始打鼓了。

         沈曼秋用手揉了揉肚子,才想起来自己一整天都没吃了几口饭,可能是太开心,忽然觉得很饿,刚准备叫小红和小翠弄点吃的,门外便传了声音。

         “哈哈哈,笑死我了,王婆那死婆娘,叫她平日里嚣张跋扈,作恶多端,今日总算是遭了报应,真是大快人心啊!”

         说话的人是小翠,她比小红大了一岁,鬼点子多,是个小机灵鬼,平日里见不得王婆的行为,总喜欢和她抬杠,所以和王婆结下了不少‘仇恨’。

         “快别笑了,咱们去看看小姐回来没,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四处都找不到。”小红紧张的说着,眉毛都快拧到一块儿去了。

         刚才沈曼秋说她要喝鲜鱼汤,她俩便兴冲冲的跑去厨房煮汤,哪知道在厨房做好饭菜之后回去,才发现房间里的沈曼秋又不见了踪影,可把她俩丫头急坏了。

         两人连忙出去一顿好找,可是如同以往一样找了半天也找不到人,随后便碰着王婆掉茅坑的事给耽搁了,小翠拖着她去看热闹,结果到现在人还没找到。

         对啊,小红的话打断了小翠的笑声,她刚准备伸手打开门,门却吱呀一声开了。

         “抓蝴蝶,抓蝴蝶……”沈曼秋又变回了原来那傻傻的样子,楞楞的笑。

         看到两人,她又拍了拍肚子,像个几岁的孩子一般地道:“我饿了,我饿了,我要喝鱼汤!”

         “小姐你去哪儿了,吓死我们了!”小翠不无抱怨地说着。

         “是小姐,我们这就去给你弄好吃的!”小红则是乖巧地立马去给她拿吃的去了。

         两丫头见着沈曼秋回来了,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沈曼秋一进门,便见到小红小翠两人一脸焦急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汗颜:为了方才的事,把她们两个给忘了,看来以后要对她们好一点才行。

         刚走几步,小翠便停了下来。

         “快走啊,干嘛停下来!”小红有些不解和心急。

         小翠转身对着小红使了个眼色,小红一愣,不过还是很快就明白过来,又回到了沈曼秋身边。

         小翠心怕她和小红一离开,这小姐又不见了人影,所以才示意让小红回去守着。

         “呼,终于饱了。”沈曼秋扫光了一桌子的饭菜,满意的拍了拍肚子。

         才吃完饭一会儿,沈曼秋就觉得困得不行,真真是吃饱就犯困。

         她仰身往后舒服的伸了伸懒腰,小红小翠打来水她梳洗了一下便上床休息了。

         栖凤山的夜很静谧,月明星稀,几处屋舍烛火闪跃,偶尔传来孩子捉田鸡的嬉笑声及妇女织布的声音,沈曼秋也很快就睡去了。

         却说马刚在后山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半天都不见一个人影,只以为是干娘没有能把沈曼秋骗到后山去,心里除了失望之外,还有一些埋怨。

         他心神不安的下了山,径直地找到王婆的住处,想要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哪知,屋子里竟是不见她的人影,随即看到桌上盛满饭菜的竹篮。

         马刚在后山还想着王婆中午给他弄些好吃的,等到此时都快傍晚了,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哪里还管那么多,风卷残云的便将饭菜席卷一空。

         暮色渐渐地落下,夜幕笼罩着整个栖凤山。

         “唔……好难受,好热……”

         刚刚大朵快颐的马刚慢慢地发现有些不太对劲,脸色发红,口干舌燥,不断冒着汗,好想……

         正在此时,在外边好不容易才冲洗干净的王婆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她脱下身上湿淋淋似乎是仍带着些臭味的衣服,刚准备换上干净衣服,便觉身上一紧,一个滚烫的身体紧紧地将她抱住了。

         王婆不由得大吃一惊,正准备叫喊,回头就见到了后边抱着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干儿子马刚。

         她稍一迟疑,嘴巴便被马刚的大嘴堵住,只能是发出“喔喔喔……”的声音。

         王婆起初还在想着这样不行,可她连跑了那么多趟茅厕,整个人都快虚脱了,又哪里会是身强力壮的马刚对手,不片刻便被制得服服帖帖。

         马刚早已经是欲A火焚A身,身上的衣服自己脱得七七八八,王婆身上更是连块遮羞布都没有。

         两人很快,便滚到了一处。

         刚开始王婆还有点意识清醒,后来马刚在药性的完全挥发下,她就彻底地失去了意识。

         月上树梢,夜很安静,安静得能听见各种虫鸣声,以及……

         “啊……”

         大清早的马刚歇斯底里的怒吼音,便响遍了整个栖凤山。

         一大早醒来便见身边睡着一个裸身的女人,马刚自己都有点懵了。

         再仔细一看,一张老脸、满是皱纹和麻子,枯瘦的身子像是披了一层风干后的肉色树皮一般,这不是自己的干娘王婆还能有谁,见自己也完全赤果着,他真的是被吓到了。

         “干,干娘!”马刚被眼前人吓得一下就从床上跳了起来,顿时清醒过来。

         怎么回事,干娘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不是沈曼秋那个傻女人?难道昨晚和他抵死纠缠的死人是他干娘王婆?想到这里,他连死的心都有了。

         马刚用力的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是看错了,或者是在做梦。

         可是无论他怎么揉,出现在他面前都是王婆那张丑陋不堪的臭嘴脸,马刚这心真是碎得连渣都不剩。

         随着马刚的一声惊天大叫,王婆顿时也被吵醒了过来。

         她睁开老眼,便见到对她怒目而视的马刚,心里满是疑惑:昨晚他朝她扑过来的时候怎么不是这样,怎么一觉醒来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马刚的惊叫声,不仅吵醒了王婆也吵醒了其他人,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大家都赶往去了马刚屋里,推开门那一瞬间,所有的人都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