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人,我们不要了
        王英在土牢前被庞大元当着小翠等人的面狠狠地损了一顿,一直都没有机会还回来,此刻见他们主动送上门来,自然是毫不客气的加以为难。

         庞大元、侯开森和夏子文三人也不和他多说废话,拼命地想往前冲过去,奈何都被王英带人挡了回来。

         侯开森身材瘦小,接连被人推搡了回来,差点没有摔倒在地上。

         庞大元和夏子文眼见闯不过去,只能是扶住了侯开森,骂骂咧咧地走开。

         “现在怎么办?”庞大元虽然不忿王英的作为,可是他在山寨里地位没有人家高,实力没有人家强,就是不让过去他们也没有辙。

         夏子文想了一会儿,在两人耳边嘀咕道:“要不咱们这样好了?”

         三人商议完,猛地脱出了人群,径直地朝着两方阵营中间的空地而去。

         他们异乎寻常的举动,登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官府方面一时间也不知道他们三个想要做什么,仍然是排列着阵形保持按兵不动。

         沈曼秋与沈靖北等人站在盆地高点,远远地看到他们三人,不禁疑惑地问小翠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不要命了吗?”

         小翠愣了愣,大声道:“大小姐,他们正在向我们挥手呢?是不是有话要跟你说?”

         “走吧!一起过去看看!”沈曼秋正闲得无聊,说着便往前面走去。

         沈靖北紧张的追上前道:“冰儿,你这是在做什么?”

         “大哥,没什么事,他们不会乱来的!”沈曼秋泰然自若地道。

         沈靖北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可是又有点不太放心,只得带人跟着往前走了走。

         庞大元三人见状,也连忙朝着这边迎了过来。

         “大元哥,你们三个怎么回事啊?”小翠关心的问道。

         侯开森惴惴不安地道:“大小姐,我感觉情况有点不太对劲!”

         好不容易见到了沈曼秋,可是又担心她不会相信他这无稽之谈。

         “哪里不对劲?”沈曼秋锁眉问道。

         侯开森摇了摇头,道:“我也说不好,可是我以前每次眉毛跳得厉害的时候都会出事,大小姐你看……”

         庞大元和夏子文也是一脸认真的道:“大小姐,猴子的感觉一向很准,搞不好,可能会出大事!”

         沈曼秋沉吟了好一会,这一路走来,她也有点不安的感觉,可是到底是哪里有什么问题,却总是捉摸不定。

         一千两白银,原本只是她用来讨价还价的筹码,可是对方想也不想就痛快的答应了下来,这有点不合常理。

         毕竟不管是县令朱成林私人掏的腰包,还是他借用官府的名义出的,一千两白银都不是一个小数目。

         还有就是,官府既然已经明文公告七日之后将栖凤山大当家沈沦斩首示众,那又怎么会拿他来作为人质交换呢?

         难道说只因为山寨的人抓了县令大人的儿子,就可以把山贼头目释放掉吗?官府公文岂不是儿戏吗?

         作为一县父母官,朱成林他真的敢如此横行无忌吗?

         如果不是,那他们到底是在图谋着什么呢?

         据沈曼秋所得到的信息,官府方面能够调动的人手最多也就七八十人而已,应该大多在此。

         这么说来,他们不可能使用调虎离山之计,乘机派人去攻打山寨。

         而此处视野开阔、一目了然,他们也不可能去设什么陷阱和埋伏,而且就算是有所不敌,栖凤山方面的人马只要守住阵脚也能从容地退去,那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呢?

         “官狗也太狠了,把咱们大当家都折磨成这样了!”小红见沈曼秋半晌不语,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沈曼秋心念一闪:原来如此,她之前怎么也没有想明白的事情,听小红这么随口一说,瞬间阔然开朗。

         想到这里,对正一脸忐忑不安的庞大元勾了勾手,道:“胖子,你过来一下,我有事情吩咐你去办!”

         庞大元看到恢复镇定自若地沈曼秋,不知为何就觉得底气一壮,连忙小跑着过去。

         沈曼秋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就见他大马金刀往前那么一站,伸手一指,大声喊道:“你们那边,出来个说话的,我们大小姐有话跟你们说!”

         不一会儿,老付在几人的陪伴下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笑着道:“有什么话跟我说就行了,咦,怎么还不见我们家公子?”

         “我们大小姐刚才说了,人,我们不要了,你们爱养就养着,不养就杀了吧!”庞大元扯开嗓门儿大喊道。

         此话一出,别说老付等人一个个地傻了眼,就连栖凤山山寨这边也是一片哗然。

         “这胖子疯了吧!”

         “谁让他上前说话的?”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王英刚刚才像赶苍蝇一样赶走了庞大元他们三个,想不到这一转眼功夫,他居然又跑到两军阵前去耀武扬威去了,他心中的那个恨啊!

         他急急忙忙地走到沈靖北身边,不解地道:“少当家,咱们山寨什么时候由大小姐说了算了,她叫胖子这么乱说,不是想害死大当家的吗?”

         土牢那次沈曼秋帮庞大元化解尴尬,王英只以为是巧合,也没有太在意,可是这时候沈曼秋让庞大元强出头,就让王英有点忍无可忍了。

         沈靖北离得沈曼秋并不远,刚想问她到底怎么回事,便见她已然走了过来,在他耳边低声道:“大哥,对面那个人质是假的。”

         沈靖北满脸错愕地看着她,目光看向了对面正低着头的沈沦,陷入了沉思之中,将王英的话完全是当作了耳边风。

         好一阵子,他才回过神来,怔怔地看着沈曼秋道:“冰儿,你真的能确定吗?”

         “我现在还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不过很快就能知道了。”沈曼秋神秘莫测地笑了笑道。

         王英见沈靖北似乎并没有听清楚他的话,又上前道:“少当家,事关大当家的性命,不能任由大小姐乱来啊!”

         “够了!”沈靖北猛然一声断喝,道:“通通给我闭嘴,再有私下议论者寨规处置!”

         他功力甚为高超,此刻以内功发出声来,立时声震四野,一片嘈杂的山寨这边登时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