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 她真是死的最憋屈的女主
    秦长歌没有像小说里的女主一样是穿过来是闭着眼的,然后睁开眼看见的是一个破房子外加一个忠心耿耿的丫鬟。

     相反,秦长歌是睁着眼穿过来的,而且是睁着眼进入一个小男孩的身体的……然后她就成了那个男孩……

     当然男孩并不是真的男孩,如果秦长歌知道自己死了一次以后成了一个男孩的话,估计会高兴的欢呼:死的好,死的妙,死的呱呱叫……死而无憾,死的其所……(那啥,你确定你是接收过贵族教育的公主么?死而无憾?死得其所?囧……)

     秦长歌因为自己并没有真的穿成一个男子而情绪低落了那么几秒,回过神后发现风云变幻了啊,皇帝哥哥来了啊,长公主姐姐来了啊,太医院的那群老不死的们打算给她施针了啊……

     这还了得?!

     秦长歌“唰”的一下就正常了,她老人家天不怕地不怕就是……

     就是怕疼!

     秦长歌背过脸,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在秦长歌一再声明自己没事了之后,太后还是让那一帮的老头子们还是给她开了一副药,秦长歌瘪瘪嘴,是药三分毒好吗。

     虽然不愿意喝,但是还是挡不过太后的劝阻。

     秦长歌知道自己是先皇最小的一个“儿子”,太后关心她,也算是说的过去。

     但是这“说的过去”在秦长歌从太医手里接过药碗放在唇边的一瞬间就说不过去了。秦长歌笑笑,还是当着太后的面喝了她,她看着太后慢慢的松了一口气,然后慢悠悠的跟着侍女们回到了属于自己的王府。

     秦长歌看着那大大的“秦王府”三个字,只觉得讽刺。

     您身上穿的是云州的云霞锦,每年只产十丈,只有皇族中人才有资格穿,伺候她的侍女曾这样对她说。

     您束发的发环是苍山古玉,为天下玉主,可辟百毒,伺候她的侍女曾这样对她说。

     您是先皇的最小的一个皇子,您的母妃是太后的亲妹妹,太后自您丧母起,就把您当亲生儿子疼,伺候她的侍女曾这样对她说。

     是的,您是秦国的秦王殿下,伺候她的侍女曾跪在地上很认真很恭敬的这样对她说。

     秦长歌闭着眼躺在椅子上,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桌面。

     大秦最受宠的王爷?太后打心眼里疼的皇子?

     让这些统统见鬼去吧。

     “可乐,给爷拿一杯苦瓜汁。”秦长歌“霍”的睁眼,开口就支使起这里最可爱的小侍女了。

     她要把刚刚喝的药全部呕出来。能让她呕的东西,一个是她最讨厌的苦瓜汁,另一个,嗯哼,就是那见鬼的外交部发言词。

     “是。”小姑娘苦着脸福了福身,然后下去给自己王爷那苦瓜汁了。

     其实可乐的原名不叫可乐,叫芍药,秦长歌听到这个名字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换,没办法,谁叫她一听到这名字就想到《甄嬛传》,一想到《甄嬛传》就会觉得窝心,所以……所以吧……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百事和可乐,这两个名字,你自己选一个。”秦长歌以王爷的身份命令人家小姑娘,结果人家小姑娘就被迫屈服在她的淫威下了。

     秦长歌才不管别人是不是被迫听她的,只要结果是自己想要的就行。

     然后……秦长歌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等过些阵子,就该对付那个住在后宫的老巫婆了,现在么……

     秦长歌眼睛一眯,先处理掉老巫婆安排在这个王府里的眼线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