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五章 得知
        在场的人,唯一的感觉就是怨恨自己反应慢,看着别人都出去了那么久,只有他们这就被挡住了出去的路。

         “呵呵,真是不好意思,我家人还等着我回去吃饭呢。”找个理由,还是很容易的事情,说好话,绕过刘玉,直接奔着门口出去。生怕再迟上一秒,就再也出不去了。他们不好像之前的那些家族,说走就能走,做人总是要留下一线,以免以后生疏的不行。

         刘玉虽然脸皮厚,可是还没有到完全不把被人的拒绝当回事,最关键的也是知道这些人即使留了下来,也是不会叫价了。就算是叫了,也出不了多高,兴许呢,连当初的成本都赚不回来。

         好生生的一个主意,就这么的被浪费掉了。刘玉的面部表情,那是纠结的不行。

         陈刘文见事不好,肯定不会说还在这里等着,也跟着一个家族的人要出去,悄悄的跟着他们的身后,然后还专门的确定过后面也有好多人再走,可是,不幸运的就是,还是被刘玉给叫住了。

         “刘文,你在这里等等,小姨和你说一会儿话。”承受她一腔怒火的人,可不就是这个不争气的孩子。要是他还是不往来的也就算了,明明是合作双方,简直就是要人命一样。“我们也很久没有说过话,别这么生疏。”

         陈刘文又不傻,要是现在不走,还不知道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呢。问题是,大家之前的举动,明显就是不给刘玉面子,带了现在,肯定是不会管的。

         一行人自觉的移开了位置。露出来一个陈刘文。

         陈刘文那是笑的尴尬的不行,努力的说道,“小姨,我还要去店里呢,有时间了,咱们再好好聊聊。”即使以后也是一样的会被记恨,可是能躲过一天是一天。别必要一定要是现在。他的报复。还只是一个刚开始罢了。

         他那是只能寄希望于跟着一起来的少年们,可惜,没有人是真的感情。少数的几个人,甚至都不敢和他对视,都是直接跟着家里人出去,或者直接大部分的出门。反正,是不记得之前还有这么一个人一样。

         陈刘文笑的悲伤。果然呢,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刘文,怎么还没走,要迟到了。”这时的一个声音。就是解救他的天使一样,那是去而复返的陈霜,因为意识到陈刘文还没有出来。才专门的再回来一次。说好的要合作,不会说轻易的就放弃了他。“快点。王老板一会儿要走了。”说话间,就拉住陈刘文的胳膊往外拖。

         所有的动作叫一个迅速,大家还没有反应的过来,她们人就到了门口的位置,甚至一只脚,都迈了出去。

         “我说你们等等。”刘玉刚从瞪目结舌中醒悟过来,可不是立马就说话,这要是被人走了,以后就不打算在这条道上混了。“什么王老板的,以后再说好了。今天呢,是不适合做生意的日子。”她不管那是一个借口还是什么,反正人就是不能走。

         如果真的有一个所谓的王老板,才是更好的事情,搞的自己的生意全砸了,别人的,也不要想着能好过。

         陈霜才不会理会刘玉的那些话,我行我素的继续往外走着,“下次吧,今天很重要。”连头都没有回,就那么的出去了。

         房间里面剩下的人,那是全部都很吃惊,原来还有这么一个手段,以前都不知道的。刘玉被当众下了面子,可不是一点好心情都没有,笑都笑不出来,面无表情的看着房间里面的人说道,“你们有事就先回去吧,有机会再合作。”甚至,连准备好的礼物,也不要送人了。之前是自己蠢,竟然还又多拿出了成本,还不知道回去,会是什么样子的。

         刘家,一个大家族,内部的矛盾还是不少,自己一个出嫁女,原本能站在这个位置,也是几个长老的支持罢了,今天的这个失误,应该会让这么一房的人,全部都没有再接触中心的权利了。刘玉很相信,不要看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应该是整个家族,都很清楚刚才的发展。

         想着,就听到手机响了起来,不用猜都能知道是谁,瞬间打起了全部的精神,“喂,你好,我是刘玉。”

         “刘玉,尽快回到本家。”说话人,是没有任何的感*彩,一句话讲好,就挂断了。

         对于刘玉来说,那就是另外的一个战场了,一个不允许有失误的地方。

         放好手机,面向着整个店面的人,布置着属于每个人的事情,不管是谁,都能发现,自己的存在是有价值了,而且刘玉记得每个人的名字。能成功的人,肯定都是有属于自己的特长。

         不管刘玉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或者说她的结局会怎么样,刚才出去的陈霜和陈刘文,可是很快的就到了开来的车子上面,要不是身后没有人跟着,还会被人误会呢。

         陈刘文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才松了一口气,还以为刚才就逃不过去了,“谢谢你们了。”不仅是说她专门回去的一趟,也是为了他们把自己放在了心上。平常合作的人是不少,可是很少有人真的会说全部都放在了心上。更多的,就是利益。

         从陈霜的身上,实在是感受到了太多的感情。

         有来自长辈的关心,同辈的照顾,以及工作伙伴的善意,甚至于让陈刘文觉得,陈霜的出现,就是上天派来的命运。

         “不用。”陈霜说的很平常,要不是她刚开始忽略了陈刘文,就是大家一起出来了,而不是又回去了一次。那对于她来讲,就是举手的事情,不仅是他,哪怕是任何一个员工,也是一样的待遇。

         “恩,不管怎么说。还是你们救了我。对了,现在要去哪里?”他那也是跳跃的思维,其实是刚才太过刺激,现在还没有怎么回过神来的缘故。就像是他脑子里面想的是要不要继续说些刘玉的事情,嘴巴自觉的问道了去哪里的问题。

         陈霜也不太确定,从后视镜里面看着系统。

         系统呢,是负责开车的。技术还很是不错。车子都很稳,“去酒店。”这会儿,除了哪里还会安全一些。别的地方,还是算了吧。

         他倒是想的也很清楚,刘玉犯了这么大的错误,肯定先是会被家族解决掉。然后家族统一决定要怎么做,现在的他们出去。就不会那么的安全了。刘玉是个有脑子的人,即使很是不方便,手下的小弟很多,趁着酒店有专属于自己的空间比较好。出去就是送上门的靶子给人练习用的。

         陈刘文的脑子还没有回到线上,很自然的说道,“那我先自己回家吧。咱们也不顺路。”那孩子是没有想到,家里会有什么样的对待。

         再怎么说。那些人也全部都是帮着刘家的,肯定是不会任由他逍遥下去的。这会儿回去,不被他爸爸捆着送到刘家,就算是好事情了。

         “先开个会儿。”陈霜也不会说提醒他这一点,有的时候,想的单纯一些,也是很好的事情。省的过的那么不愉快,还不如最开始就不懂。“关于店面的。”这件事情也是必须进行的,陈刘文确实是没有决定权,但是也要保证他都能知道,他们的决定是什么。

         可以有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队友,可是不能什么都不知道。

         “哦,好。”陈刘文可是惦记店里很久了,就是这段时间都是忙着报复的事情,根本忘记了去问问看发展的情况如何。其实,也是因为他不想要那家人给出来的店面,而他本人也确实拿不出来,所以呢,心里自然的就忽略了。也没有急着说一定要现在就知道,也不过是半个小时的时间,还是可以忍受的。

         回到酒店,老人家还不在房间里面,陈霜找了一个遍,也没有她的身影,想着是出去玩了,为了能尽早的知道她回来的时间,几个人那是全部都在她的房间里面讨论,如果感觉出来不对劲的话,也好一起出去找找人。

         “店面,选好了吗?”陈刘文发现,自从是带人来了这边,他是没有以前那么的自信了,一直都是在给大家造成困扰,要不是陈霜意志坚定的,那是真的想要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叫停了。当初说好的要自己提供的位置,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实现的来。说话的语气,都很低,就差让人听不到。

         陈霜的系统的耳力好使,也不想瞒着他关于刘玉给店面的事情,“是在xx路的尽头的那家,刘玉给的。”

         刚听到位置所在路的时候,陈刘文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结果还真的是那样的,听到了来源,一下子跳了起来,“你们怎么还真的要了!”当初还以为不过是说说而已,想来靠着陈霜的聪明,是可以跳过去的,结果呢,还是原来的那样。“那家店,很不好,大家都说有诅咒,咱们换一家吧。我回去,求求那个人,让他给出来一个好的。”陈刘文也不说和家里人的关系怎么样,即使是要付出代价,也是乐意的。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现在这个点,根本不会顾及他不应该涉及生意上面的事情了。反正,整个人都是着急的,就差着把他们全部都拉起来,把那家店面给推倒。

         看着两人动都不动,像是没听到,陈刘文的心都慌了,那究竟是什么意思,是知道还是不知道,还是说根本不介意。

         “你们听说过吗?”试着冷静下来,找回以前的理智,坐到原来的位置上面。还打算,要是他们不清楚的话,就给人普及一下广市不能去的地方。

         哪想到,那两人同时点点头,动作倒是很整齐,跟约好的一样。

         “你们是不相信这一说吗?”带着略微的侥幸问着,如果是不相信还好说,可以去找人专门给他们讲讲,就算是找到一个江湖道士也没事,想来也是有两把刷子的,不至于还是在那里发展。以前那些人的惨事,陈刘文知道的也不是很了解,但是确铭记着,那个地方,千万不能碰。

         那是生意场上的规定,不用谁说,自觉的就遵守。

         当初刘家得到这里,也是巧合,也是他们属下不相信那一说,试图加入,结果没了命,大家也都不接手,自然的就属于他们了。想的也是挺好,就算是不做生意,等到哪天要拆迁了,或者是重新修路什么的,也是一笔钱不是。

         陈霜还是摇头,她那是完全相信的人,“没关系,我们请人看过了。”不说还好,说了那就是捅了篓子。

         这年头,有好的风水大师,也不会轻易的帮助一个外来人不是,而且出名的几个人,他都是知道的,一个个的问了过去,结果全部都不是。

         陈刘文其实一直都是听陈霜的所有主意,也就是今天,才要反驳,不是为了自己的生意,那都是因为担心陈霜的身体。活了这么多年了,才找到一个朋友,如果这个都失去了,简直是要失去对生活的信心。

         “你不用担心,没问题。”陈霜解释了不少句,到了最后,都不想再说下去了,反正都准备了那么多了,要她放弃,也是不可能的事情。经过那个人的改造,这里不仅不会出意外,还是会变成敛财的好位置。

         陈刘文是苦口婆心的说了不少话,结果愣是没有一个人听的,说的那是嘴巴都干了,还是同样的回答,心里都在想着,要不然去问问看老太太,也许她会有办法的。

         年轻一辈人的想法,在某些方面是共通的,可不就是没有一个人告诉了老人家真相是什么。

         之前的交谈,陈霜是知道陈刘文的好心,才不会觉得被拘束之类的,可是要是让老太太插手,就说不过去了。

         “不可以,告诉我奶奶。”这是警告,也是她的底线。

         结果,老太太就像是找着时间点进来的一样,直接打开了门,刚好听到陈霜说自己,直接重复后半句,“告诉我什么?”笑的挺开心的,看起来是玩的不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