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荀攸做媒
    “恭喜都尉,贺喜都尉!”

     张李二人言笑晏晏,一脸喜色,连连作揖。

     王宿摆了摆手:“恭喜什么?贺喜什么?”

     “都尉升迁在即,难道不值得恭喜吗?”张铭咧嘴笑道。

     “升迁?”王宿剑眉微弯,笑道:“我刚做屯田都尉还不到四个月,怎么能升迁呢?”

     话是这么说,但王宿心里清楚,依着曹操的用人手段,升迁当是不在话下。毕竟,他宰了关羽张飞,破了刘备大军,将刘备赶的像条丧家之犬,若非跑得快,早就死在他手中了。更重要的是,他救了徐州!

     若刘备此战获胜,杀了车胄,占了徐州,之后的事就麻烦了。

     要知道,袁绍正虎视眈眈。作为后院,若徐州起火,曹操便要两难,局势就有可能要发生反复。

     王宿的功劳,不可谓不小。

     但王宿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地方,相反,还有些郁闷。

     刘备那么大一坨本源,眼睁睁就看着他跑了,实在可惜。王宿只怪自己没学射术,否则远远一箭射过去,刘备必须要死。他打定主意,之后要好好学一下射术,免得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见王宿一脸淡然,张李二人互视一眼,笑意掩藏不住,但并没多说。

     半日后,曹操的诏令下来了。

     司空府诏令,拔擢王宿为下邳郡守,主掌一郡军政大权!

     张李二人也各有拔擢,张铭成了郡丞,李午则是功曹。还有钱曲率,因战功拔擢为军司马,可谓连跳两级。

     不过钱曲率,不对,钱司马这会儿还躺着呢。他不是王宿,万军之中可来去自如,却是受了些伤,还在疗养。

     说起来,那日的战场上,王宿作为将领,做的并不合格。他只盯着刘备,几乎忽略了身后的五百兵丁。

     初时闯阵,兵卒们倒还跟得上,但时间一长,就不行了。在王宿前往追赶刘备之时,已然与之脱节。也亏得刘备大军崩溃,无人组织反击,否则钱司马这点人手,必定会全军覆没。

     但即便如此,那五百兵卒也折损大半,只剩下两百人左右。

     不过活下来的人,都得了好处,这里便不细表。

     随同司空府诏令而来的,还有两人。一人是曹操府上的管家,一人却是荀攸荀公达!

     王宿有些惊讶,连忙道:“不想公达先生竟然至此,有失远迎,祈望恕罪!”

     荀攸笑呵呵的,一脸温润,回了一礼,各自坐好,这才道:“那日情景仍历历在目,彼时王君尚是布衣,此时已为一郡太守,端端是让人感叹。君武略无双,破刘备,救徐州,攸心甚慕之!此来一者奉主公之命,传达诏令,二者嘛...”

     王宿心里玩味。

     传达诏令用得着荀攸亲自出马?!

     这谋主也太廉价了吧?

     “二者是代主公前来视察屯田诸事。”荀攸继续道:“三者...呵呵呵...”荀攸笑了起来,脸上满是温和:“先要恭喜王君!”

     “恭喜...”王宿一脸纳闷,还有什么值得恭喜的?

     荀攸笑道:“我此来,除传达诏令、视察屯田,还有主公私事相托。”

     “哦?”王宿一愣。曹操私事,为何要恭喜他王宿?他脑子没转过弯来。

     荀攸袖袍微微一拂,笑道:“主公有一女,名瑾,年方二八,容貌瑰丽,正待字闺中。王君仪表堂堂,才具非凡,又无家室,正是良配。主公意与王君结亲,王君意下如何?”

     王宿愣住了。

     “曹操要把女儿嫁给我?!”

     “是了,我没拜他为主定下名分,如今却有破刘备,杀关张,救徐州之功,另有屯田丰收之象,想来曹操是坐不住了,想要将我彻底绑上他的战车!”

     转瞬间,王宿就想了个通透。

     心里犹豫起来。

     曹操嫁女与他,虽说是为了把他牢牢绑住。但怎么说也是从好意出发,而非恶意。若不应下,天知道曹操之后又要怎么做。

     若是应下,王宿又有些不情愿。

     来自于现代地球的他,自然受到现代地球思潮的影响。

     这种包办并有政治色彩的婚姻,让他有些排斥。

     但如果不答应,那就是不给曹操面子,人家曹操都把荀攸派来做媒人了,王宿还能怎么办?

     他沉吟片刻,随即笑道:“我自山中来,之前的确没想过要成家立室...但曹公好意,我不能拒绝!”

     荀攸闻言,暗暗舒了口气,笑道:“如此便好,王君而今拔擢为郡守,又与主公结亲,是喜上加喜。说起来,我之前也是一番为难,主公所命,我不能不为,但又不知王君心意。如今好了,免的我难以向主公交代。”

     然后道:“主公所命,让王君年前返回许都述职,并与瑾小姐成婚,王君意下如何?”

     王宿还能如何?事情都答应了,具体什么时间自然就无所谓了,于是点头道:“当尊曹公之命。”

     掀开这一节,两人就下邳农事、政务,做了一个交流。

     荀攸虽更擅于军略,但政务也同样精通。王宿虽来自现代地球,脑子里有许多奇奇怪怪的想法,大框架而言,倒也能与荀攸说的头头是道,但具体怎么做经验却不够,正好向荀攸取经。

     之后又是一番招待,然后便与曹府管家交换了生辰八字,并奉上了聘礼。

     王宿的生辰八字,说实话,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孤儿,哪里知道自己的生辰?只大略琢磨了一下,按照自己的年龄估摸了一个。

     当然,这个年龄,也是虚构的。

     王宿本身,已三十有一。但他的模样,尤其是在使用了九窍金丹之后,变得愈发年轻,现在看来,不过二十出头。因此,就报了个二十一,整整削了十年。

     而曹瑾的生辰八字,则完完整整。

     王宿细细一看,这千金大小姐竟是曹操长子曹昂一母同胞的妹妹,生于光和年间,今年正好十六岁,是曹操的长女。

     王宿略略回忆,这个女孩,如果没有自己插这一脚,应该会嫁给夏侯家,亲上加亲。但自己这么一来,夏侯家就没份了。

     当然,具体情况,王宿记得不大清楚了。

     至于聘礼,则是王宿从地球带来的一些东西,镜子、手表、打火机等小玩意。大玩意儿因为当时没想起黄泉图就没带,只有这些小东西。

     但东西虽小,在这时代却很宝贝,作为聘礼,也不显寒酸,反而十分隆重。

     曹府管家接了聘礼,当天就回返许都去了。荀攸则留在这里,还要视察屯田事宜。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王宿陪着荀攸将整个下邳逛了一遍,待得巡查完所有的试点乡,荀攸才告辞离去。

     王宿的生活,又回到了之前的模样,波澜不兴。

     ......

     许都。

     曹操把手里的打火机玩出了花样,啪啪打个不停,口里啧啧称奇。

     “我那女婿还真有些好东西。”曹操笑眯眯的:“也不知这些宝贝是怎么做出来的,端端是鬼斧神工。”

     堂下荀攸笑道:“王君言道,这是其师所为,借鉴了古之诸子,尤其是墨家的机关之术,才做出这些宝物。”

     “墨家...”曹操微眯着眼,沉吟道:“我偿闻墨子制木鸢,能飞三日而不落,再看这打火机神妙,想来不曾有假。公达,荀氏传承久远,又是荀子后裔,可知墨者踪迹?”

     “主公的意思是?”荀攸眉头一挑,微微吃惊。

     “墨者有如此技艺,若能为我所用,岂不妙哉?!”曹操笑道。

     荀攸有些踌躇,道:“墨家思想偏激,若是启用,恐怕...”

     荀氏书香门第,乃儒家传承,自然排斥墨家。但主公曹操所问,他又不能不答,因此十分犹豫。

     曹操心思一转,约莫就明白了。

     自汉孝武皇帝时,儒家公羊派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其余诸子各家,皆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除了法家苟延残喘,其他各家如今均难见踪迹。

     而今曹操想要启用墨家,实在困难。

     不说墨家是否还有传承,单说儒家这一关,曹操就过不了。儒家墨家,乃是死敌!墨子怒骂孔子,鄙视儒家。孔子的徒子徒孙,当然就憎恨墨家。

     甚至比憎恨法家都更甚一筹,乃是道统死敌!

     因此,荀攸又怎会眼睁睁的看着曹操启用墨家呢?虽然八字还没一撇,但必须要扼杀在摇篮之中。

     随之,荀攸大谈墨家危害,言其动摇统治根基,万万启用不得。

     曹操虽然不是很赞同,但也心有所感。

     虽然仍然有用墨家的想法,却不再提及,按捺心间。

     荀攸见状,松了口气。

     转念就想到了王宿,看着曹操手中的打火机,荀攸不由心头一跳:“莫非这王寻道出身墨家?!”

     当下,这个念头止不住疯长起来。

     ...

     曹府后院,乃女眷居所。

     曹瑾作为曹操长女,十分得到曹操宠爱,所居宅院十分美丽。说起来曹瑾的身世也不如意。她生母早死,大哥也战死,若非曹操疼爱,恐怕在曹府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

     当然,曹操持家有道,压得住妻妾,其妻丁夫人又是个慈爱的长者,对曹昂兄妹视如己出。

     两年前,曹昂因曹操之错战死,丁夫人甚至闹到要与曹操离婚!

     曹操不许,就搬回老家去住,至今都没回来过。

     闺房里,曹瑾拿着一面明镜,坐在梳妆台前,优雅而雍容。曹操虽不英俊,但样貌还过得去,其亡妻刘氏,自然是个大美人,因此曹瑾生的也是秀丽端庄。

     虽不说绝世美女,但打个八十分是绰绰有余。

     明镜里,将一张美丽的脸蛋映照的纤毫毕现,曹瑾看着自己的模样,不知怎的,脸色就愈发红润起来。

     身旁的丫鬟俏生生道:“小姐真好看。”

     曹瑾并未回答,却忽然道:“小玉,你说王寻道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

     “嘻嘻,小姐在想姑爷啦...”

     “乱说话!”曹瑾脸蛋通红,使劲了拧了小玉一把,拧的小玉哎哟一声,连忙道:“婢子听说姑爷身长一丈,腰围八尺,青面獠牙...”

     “哎哟,小姐饶了婢子,婢子不敢乱说啦...”

     主仆两人打闹起来,春光灿烂。

     好一会儿,才气喘吁吁停下,若有男子在此,怕不要口水长流,那脸蛋通红,气喘吁吁的模样,实在是太过诱人。

     “小姐,前院服侍老爷的石头说,姑爷身长八尺,身材修长壮硕,眉目英挺,是个好男儿呢!而且还文武双全,听说这次把想要霸占徐州的刘备打的落花流水,还杀了刘备的几个大将呢!还有还有,听说姑爷屯田也很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