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集训
        “唤醒程序已启动,10,9,8……”

         轻柔的语声一响起,司非即刻睁眼,下意识要翻身坐起,前额却撞到了睡眠舱的玻璃盖子。她捂头忍住痛,默不作声地躺了回去。

         视野左上角的倒数还在继续,数字归零,舱盖对外的有色投影缓缓消失,而后向旁侧自动滑开。

         昨天找到舱位后发生了什么,司非已经记不太清了。她好像到宿舍的清洁区域洗了个澡,之后直接爬进舱位睡死过去。

         肚子空荡荡得难受,司非当即知道自己没吃饭。但神奇的是,昨天的超大运动量并没有给身体带来什么后遗症,连预料中的肌肉酸痛都没有影子。她爬出睡眠舱,手指在合金外壳上抚过,神情一瞬甚是复杂。

         “喂!你的!”右手边的舱位突然传来一声敷衍的吆喝。

         司非一抬头,看见有东西飞过来,想也没想就伸手去抓。到手的东西软绵绵,原来是一套天蓝色的预备兵制服。

         “谢谢。”她转头道谢。

         对方却早已背过身去,手指勾着发绳在发丝间穿梭,迅速将长发盘成一个牢固的髻。

         察觉到视线,这少女恶狠狠地转头瞪回来:“看什么看!”

         这是一张五官艳丽的鹅蛋脸,眉峰凌厉地扬起,圆圆的眼睛凛然生辉。

         司非见状有些惊讶:竟然是在提前批测试见过的那个陈姓双马尾少女。

         “嘁,真是没有礼貌!”少女啧了声,傲慢地将头一甩,“我早就说了,混在预备兵里就是浪费时间!”

         抱怨归抱怨,她还是很快整理好了制服,抬头挺胸地往外走。

         看来即便是被飞隼战队预定的天才少女,也无法享受区别对待,必须经过一年的集训才能正式踏上机甲师之路。

         司非缩回睡眠舱里更换制服。舱位不宽,稍稍张开手臂便显得捉襟见肘。白色衬衫的领子勾住了什么东西,司非愣了愣,低头一看,她脖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条金属链,挂着一个小小的坠子。

         迟滞片刻,她才记起来:这是盖亚号空中陆地舰居住区的通行证。苏夙夜大约也没想到会只在盖亚号逗留一晚,事后也没提起回收。

         这坠子之前被塞在衣袋中,昨晚司非换上浴室内放置的室内服后,混混沌沌按照指示把旧衣物往统一回收机里塞,却被提示:

         “检测到异常金属物件,请检查是否有个人物品遗漏。”

         摸出这碍事的小东西后,她发现身上衣物没有口袋,想也没想就把它挂在了脖间。

         绿叶形状的金属片贴在肌肤上已久,摸上去是温的。司非原本已经抬手去解链子的磁力搭扣,启明系统却骤然提醒道:“司非预备兵,请注意,1分钟后于训练地集合,请合理安排时间。”

         她便作罢,快速将制服穿好,急匆匆顺着箭头指引离开了宿舍区。

         来到昨日留下不愉快回忆的指定区域时,视野左上角倒计时还有4秒。无声舒了口气,司非悄悄打量四周:

         大部分人已经列队完毕,还有不少预备兵睡眼惺忪,慌慌张张地奔过来。

         司非就近站在了队列的空隙之中,旁边的少年看了她一眼:“这里不是你的位置。”对方盯着她看了片刻,眼神发生微妙的变化,口气也不觉幸灾乐祸起来,“啊……你就是昨天那个……”

         被认出来,司非也不窘迫,只微微一笑便离开队列。

         毫无意外地,她看见了另外四个同样无队可归的少年。

         田决和韩一韩二站成一个小圈子,杨冕犹犹豫豫地在他们几步外徘徊。司非走上前去:“早上好。”

         “早,早!”韩二不管什么时候情绪都很高涨,忙不迭地应了早安,却立即吃了田决一记眼刀。

         “今天不会比昨天轻松,你们都省点力气!”田决老气横秋地哼哼数声,将手指关节按得咔咔作响。

         杨冕小心翼翼看了看四周,才怯怯地对司非说:“早上好。”

         司非回了他一个微笑。杨冕愣了愣,没来得及开口,韩二就嘘了一声:“哎哎哎,都站好,中校来了。”

         五人当即单独成列,排在其余人后面。

         皮靴叩地的声音渐近,严星昌中校稳步走到众人面前,环视四周。

         在他严厉的目光中,前排不少人都僵硬了肩背,却又不敢低头。

         田决站得笔挺,力图营造好印象。韩二却怂了,慢吞吞地将脖子一节节往下缩,试图彻底从中校的视野中消失。

         严中校突然朝五人的方位看过来,韩二吓得立即昂首挺胸。

         但军官很快转开了视线,直接下达了正式训练第一日的首个命令:“全体列队!绕场跑五圈!”

         队伍中短暂骚动起来,严星昌唇边现出冰冷的嗤笑。

         “不好。”田决低低咂舌,立即将鞋跟一并,大声应道,“是!长官!”

         中校原本还要说什么,被这么一搅和顿时止声。他看着田决扬了扬眉毛;板寸头少年为这一眼所威吓,全身僵硬,干脆摆出了视死如归的架势。

         “立正!向右--转!”言中校居然就这么放过了田决。

         韩一韩二不约而同舒了口气,赶忙垂着视线右转开跑。

         还没跑完一圈,队伍中的密度就大大缩小,尾巴拉得老长。

         田决恼火地回头,愤愤自言自语:“嘁,到时候再加五圈的话,老子刚才的功夫就白费了。”

         他语音未落,言中校就从场地对面喝道:“保持队伍间距!全体加五圈!”

         方阵没来得及炸开锅,便已经沉寂下去。无人有异议,无人敢提出异议。

         杨冕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田决眼疾手快把他拽住,狠狠瞪目:“你要是敢拖累老子,之后有得你好受!”

         瘦弱的少年涨红了脸没说话,每一步的踩得愈发刻意,闷头跟着队伍连咳嗽都顾不上了。

         司非全程默默无言。她与其他集训队擦肩而过时,疑心自己看见了今早的陈姓双马尾少女。

         不知是否拜昨日的十圈所赐,今天跑完全程后,最精神的反而是昨日最狼狈的五人。田决扫了一眼其他小队的模样,不由勾唇哼了一声。

         “跑完就能吃饭了吧,我饿死了……”韩二低声抱怨着。

         下一轮命令说到就到:“集合列队,前往食堂用餐!”

         “是,长官!”

         剧烈运动后,不论什么食物都加倍有诱惑力。其他方阵也刚晨跑完毕,一时间偌大的银灰长厅中只有进食之声。

         稍事休息后,第一天正式的训练开始了。预备兵多多少少对于训练项目有所期盼,但等待他们的只有无止尽的队列操练。

         “不够齐!退回去重来!”严中校为人严苛,稍有不如意便出言斥责,并且毫不在意队员的心情,“你,要是再对不齐就不要呆在这里了!”

         被点名的少女脸涨得通红,僵硬地颤声应道:“是,长官!”

         在一旁等待的韩二见状不忍地摇摇头,和田决交头接耳:“老大,这么齐步走正步走的,要练到什么时候去啊?我可是做梦都想摸枪!”

         “急什么,”田决瞪了他一眼,最后还是低声应答,“总要磨练出纪律才行。”

         韩二恹恹地努起嘴,几乎没开过口的韩一突然拽了弟弟一下,后者立即一本正经地站好。严星昌中校冷然扫了他们一眼,命令道:“下一排!”

         轮到司非这小队的时候,严中校似乎比之前还要严格。他甚至让五人单脚长时间站立,将抬起的腿齐平。杨冕摇摇晃晃,重心一个不稳便歪了下去。

         围观的人群里传来克制的哄笑。

         “再加三十秒。”严中校似乎很享受刁难队员的过程,不急不缓地吩咐。

         田决恼怒地抽了口气,却忍住没瞪杨冕。

         司非谦恭地垂着视线,将注意力集中在前方一点。她猛地感觉如芒刺在背--有人在盯着她。不动声色地用余光一瞥,她讶然发现居然是严中校本人。这目光……倒好像在观察她,等待她出错。

         但司非没有给对方挑错的机会。

         终于走出了要求的完美队列,五个人都松了口气。

         还有两小队等待检阅,田决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儿,冷不防用胳膊肘捅了韩二一下:“你说,他为什么对我们特别苛刻?”

         韩二转了转眼珠:“谁让我们第一天就被抓了个现形呢。”他说着还向杨冕和司非亲热地咧嘴笑了,倒好像之前欺负杨冕的根本不是他。

         不被教官待见的猜想很快被进一步确认。

         即便五人已经尽力表现最好,还是时不时会被点名冷嘲热讽。

         十余天的高强度体能训练和列队演练后,训练终于增加了新的项目:“我不知道你们中间有多少人想着要驾驶机甲,但现在你们连常规军都不是,必须先把近身格斗技能练熟了,不然……”严星昌说着哧哧笑了,“真到了常规军一线,那些不要命的游击队足够从后面,悄无声息地抹了你们脖子!”

         除了应对系界边缘奥尔特飞行物的袭击,帝*人主要的任务就是维持广袤疆域内的治安,而各色各样的叛军无疑是帝*最大的敌人。

         帝*使用人形机器人训练格斗技巧。

         换句话说,毫无基础的新兵基本只有挨打的份。至于要怎么把传授的格斗套路付诸实践,全凭各人悟性。虽然辛苦,拳脚活总比齐步走要有意思,预备兵又大多是少年人,因此每逢格斗训练,气氛都分外活跃。

         出乎意料地,田决在这方面极有天赋,上手就能和机器人打上好几个来回。而练习不过一周后,他已经能毫无压力地摞倒对方。

         相较之下,队伍中其他四人就没那么顺利了。韩一韩二都是进度平平,杨冕磕磕绊绊整日挂彩,司非的表现也毫不出挑。

         长官有权限查看预备兵的个人资料。如果严中校是因为司非的三等公民身份而有意苛责,她能做的只有低调避开风头。贸然展露实力反而会令对方心生疑惑,牵扯出不必要的麻烦。

         咣当!--

         铁拳砸进司非脸颊边的墙面,机器人眼看就要得胜。司非动作生涩地格挡,毫无悬念地被判负。

         杨冕原本正在休息,见状不由蹙起了纤细的眉头,显得极为疑惑。

         为什么要隐瞒实力?这可是记分项目。

         他和司非目光交汇,少女垂了垂眼睫,向他摇了摇头。

         另一边突然爆发出喝彩声,原来是田决再次将机器人按倒在地。等对方头部闪起判胜的绿光,少年腾地起身,在其余新兵艳羡的目光中呼了口气,潇洒地拍拍掌心。

         严中校正巧在附近,见状冷淡地点点头,默了半晌才给出罕见的赞誉:“不错,继续。”

         田决的下巴顿时高高扬起来。

         不等他得意多久,严星昌突然再次发话:“司非,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