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节 神之凝视
        休息了两天时间,张鹏的健康状态恢复到百分之七十,就没再卧床休息。从那天开始,他就一边兢兢业业地干活,一边寻找着报复的机会。

         此刻他心中只想着干掉邪武,完全把征服女神的事抛之脑后了。他觉得男人活着,就是为了争一口气,这口气若是咽不下去,他就要喷出一口血来,他可不管什么后果。

         几天过后,他终于抓住了一个机会。当时纱织正在吃午餐,邪武目光呆滞地站在她身边,仿佛做错了什么事情,以至于纱织对他的态度十分冷漠。她自顾自地切着小牛排,仿佛没有注意到身侧还有个人站着。

         张鹏见状,立即跑到门口,等厨娘端菜上来的时候,接过她手中的菜盘,然后从保安服里摸出半块砖板藏在菜盘下,端了过去。此时,邪武虽然穿着圣衣,但出于对女神的尊重,没有戴头盔。

         看着他后脑勺,张鹏深深地吸了口气,缓步端着菜盘走了过去。

         一步……

         两步……

         此刻的邪武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全然没有注意到他的靠近。

         近身的瞬间,张鹏猛地一咬牙,将盘子底下的砖板高高举起,突然一声暴喝:“去死吧!”同时抡圆了手臂,朝邪武后脑勺猛砸了下去。

         “嘭!”

         随着一声沉闷的巨响,手中的半块砖板拍在邪武脑袋上应声而碎。

         与此同时,一道信息如闪电般窜过脑海。

         [砖板暴击,背击成功,暴怒总加成150%,伤害52点5!]

         下一秒,只见邪武浑身一颤,仿佛喝醉酒般来回晃动了几下,然后就瘫软在地上,宛如一堆轰然倒塌的烂泥般。紧接着,一条条血线从他头发中流了出来,瞬间就淌得满头满脸都是血。

         看着翻起白眼的邪武,张鹏拍了拍手,冷哼一声。就在这时,纱织缓缓转过头,一道冰寒彻骨的目光顿时扫了过来。

         张鹏当即浑身一抖,只感到冷冽的寒意由双脚升起,迅速蔓延全身,仿佛马上就要被冻结一般。然而,他却一步不退,凛然无惧地瞪了回去。

         四目相交的瞬间,她那星河璀璨的眼眸中仿佛藏着世界的终焉,只看一眼就能让人迷失其中,灵魂溃散。顷刻间,他就感到如宛如滔天巨浪般的威压,让他无法呼吸,甚至连心跳都停止了。

         死亡的阴影迅速笼罩着他,或许几秒钟后,他就会被碾碎。悄然无声间,鲜血从他的眼睛里、鼻孔里、耳朵里、牙缝里流了出来。此刻的他已经豁出去了,即便他只是一个平凡的diao丝,但他也有尊严,也有不可退让的时候!

         有本事你就杀了老子,老子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虽然他口不能言,但他的内心咆哮着,宁死不屈。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一秒钟,或许是几秒钟,亦或许是几分钟,张鹏只感到身体忽然一轻,磅礡的威压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踉跄了一步,就倒在了地上。

         数个小时候,他被某个声音唤醒了过来,缓缓睁开了眼睛。

         [快进来,快啊!快进来……]一个机械合成的声音传入了耳朵里。

         他昏昏沉沉地应了声,数秒钟后,他出现在了杂物小屋中。

         “你的身体状态很糟糕,生命力只剩百分之九了,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死亡。”老者焦急地说道。

         “你是什么意思?”张鹏虚弱地问道。

         “最后百分之十的生命力代表生命的本源,一旦有破损,你的身体就会像个漏斗般,永远也无法恢复回来,当生命力耗尽之时,你就会走向永恒的死亡,而我也会和你一起消失。”老者说道。

         “你有办法吗?”张鹏问道。

         “这里有瓶小回复剂,是你现在唯一能买得起的,需要两千金丸,但只能延续你一段时间的生命。”老者递过来一瓶淡紫色的药剂,说道。

         “还有别的办法吗?”张鹏接过手,望着圆瓶中晶莹剔透的液体问道。

         “多元宇宙的自然法则如此,我无能为力。”老者摇了摇头,叹息道。

         张鹏见状,只好支付了金丸,然后扭开瓶盖一饮而尽,属性状态即刻一闪而过。

         [健康状态:濒死,所有属性下降90%]

         [力:1-0.9]

         [敏:1-0.9]

         [神:1-0.9]

         [灵:1-0.9]

         [主动技能:砖板暴击1级(下一级所需exp5,九级前每级别递加exp5,三十三级前每级别递加exp20,六十六级前每级别递加exp100,九十九级前每级别递加exp600)]

         [被动技能:砖板专精]

         [待分配exp:20(击败比自身强大五倍的对手一名+20exp)]

         “我还能活多久?”张鹏问道。

         “大概七、八个小时。”老者说道。

         “有什么建议吗?”张鹏问道。

         “你可以花费五十金丸关闭直播,无时间限制,重新开启也是五十金丸。”老者说道。

         “这……”张鹏有些郁闷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让我一个人安静地死去吗?”

         “好像也没别的办法了……”老者长叹一声,说道。

         离开杂物小屋后,张鹏陷入了长久的沉思。看来必须放手一搏了,反正都要快死了,此时不赌一把,更待何时。只可惜临死前不能回家父母看一眼,若是赌输了,将来天人永隔,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样。

         想着想着,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张鹏拖着虚弱的身体,来到了厨房,搬了张椅子,靠在墙角闭目养神。他感到生命正在急速流逝,或许用不了多久,他就要失去意识了。

         时至六点半,胖厨娘来到厨房中,忙碌了起来。

         “大……大娘……”张鹏虚弱地喊道。

         “啊!”胖厨娘先是吓了一跳,待到看清他的相貌后,丢下手中的炊具,快步走了过来。

         “孩子,你怎么了?”胖厨娘关切地问道。

         “没……没事……就是有点累。”张鹏说道。

         “你怎么这么傻呀,你只是个普通人,又不是他们那些斗士,非要争一口气,现在可好了……”胖大娘责怪道,可语气里却充满了同情。

         “大娘,自从来到这里,也就你对我最好,其他人都很坏。”张鹏说道。

         “其实大小姐人挺好的,心地很善良,我从小就看着她长大,她小时候曾经为了一只猫,哭了……哭了……”胖厨娘犹豫了一会,略显局促地说道,“好几分钟。”

         张鹏顿时心里暗骂不已,看胖厨娘的表情,应该是象征性地哭了几声,再者了,这句话只能说明,在大小姐眼中,人命还不如猫。虽然心里腹诽着,但他嘴巴上却说着:“那是肯定的,我就是听说城户家的大小姐心地善良,为人和善,才来这里干活的。”

         “嗯。”胖厨娘点了点头,表示了赞同。

         “但……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小姐好像很不喜欢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张鹏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道。

         “是不是她对你有什么误会?”胖厨娘一边问着,一边准备起了早餐。

         “应该没有啊,我才来几天啊。”张鹏思考了一会,说道。

         就这样,张鹏和胖厨娘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直到早上八点半,厨娘为纱织弄好早餐,准备端过去。

         张鹏忽然轻轻拉住胖厨娘的手臂,语气诚恳地说道:“大娘,带上我一起去好吗,我想当面向大小姐道歉,我不该报复邪武。”

         “这……”胖厨娘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大娘,如果今天不去,或许明天大小姐就会赶我走了,到时候就再也见不到您了。”张鹏可怜巴巴地恳求道。

         “好吧……”胖厨娘叹了口气,说道,“跟我来吧。”

         随后,胖厨娘端着早餐,带着张鹏走出厨房,穿过走道,踏上一层的双股阶梯。当两人走到二层的平台时,张鹏偷偷取出红色的魔药,抓在手心里,然后指着大厅的某处,在胖厨娘耳边问道:“大娘,那是什么?”

         趁着胖厨娘望去的瞬间,他将小巧的魔药瓶塞进了咖啡壶和奶壶之间。

         “你是说的那副画吗?”胖厨娘望着张鹏所指的方向问道。

         “哦,我可能是看错了,我们还是快点上去吧,不然大小姐等急了。”张鹏提醒道。

         胖厨娘点了点头,就带着张鹏继续向上,来到了三层的主人房前。

         这时,光头管家辰已想上前接过早餐,却被胖厨娘瞪了眼睛,立即缩回了手。

         “今天让我伺候大小姐吃早餐,我已经好些天没见到她了。”胖厨娘说道,辰已只好让开了通道。

         随后,张鹏跟在胖厨娘的身后,顺利进入了纱织的卧室。此刻,纱织已经穿好衣物,坐在床前的小餐桌旁,等候早餐的到来。

         跟着厨娘进来后,纱织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就没再理会了,就好像他是空气一般。

         厨娘上前放下早餐,然后对纱织说道:“大小姐,这孩子想和你说几句话,好吗?”

         纱织没有说话,只是朝胖厨娘微微颔首,表示了同意。

         厨娘走后,张鹏低着头,双手自然垂下,态度恭敬地站在门口。

         纱织轻轻拿起小巧的银汤匙,一边搅拌着白瓷杯中的咖啡,一边抬头看了张鹏一眼,那眼神仿佛在问他:“什么事?”

         “我……我错了……我不应该……不应该……”张鹏显得异常紧张,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听着断断续续的声音,纱织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头,显得有些不高兴了。

         张鹏觉察到异状,立即话锋一转,改变了请求的内容:“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很需要这份工作,请不要辞退我,求你了。”说完,他就朝纱织深深一躬。

         “疑?”

         就在这时,一声空灵的、宛如天籁般的声音自前方响起,正是纱织发现了咖啡壶和奶壶之间的红色小瓶子。只见她拿了起来,仔细地端详了好一会,显得有些讶异。

         “这是什么?”没过多久,纱织转过头,朝张鹏问道。

         张鹏刚想回答是果汁,却在话要出口的瞬间,突然脑内灵光一闪,硬生生地止住了,然后改成了默默地摇头。如果他说了,就意味他知道,而他知道,就意味着不安全。从进门开始,就是胖厨娘端着早餐盘的,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就是为了避免被怀疑。

         不出所料般,纱织星眸微微一动,瞄了他一眼,然后拧开瓶盖,尝试了一口。似乎味道还不错,她又将剩下的也喝完了。

         刹那间,张鹏只觉得心脏快要从胸口蹦出来了。

         与此同时,似乎觉察到他的紧张,纱织目光一凝,朝他望了过来。

         当那星眸绽放着光芒,锁定他的时候,他差点就吓尿了……

         这药行不行的?不行就死定了,这是他当时唯一的念头。

         忽然之间,他从她的目光中感受了一丝暖意,仿佛错觉般。他随即心念一转,花费十个金丸,丢了个侦测术过去。

         [名字:城户纱织,年龄:十三,身高:175cm,体重:63kg,胸围:Ecup,好感度:999]

         [力:9(隐999)]

         [敏:9(隐999)]

         [神:9(隐999)]

         [灵:99(隐999)]

         [主动技能:神之凝视、沐光神恩、独宠神恩、隐??、隐??、隐??、隐??、隐??、隐??、隐??……]

         [被动技能:神体、预知、隐??、隐??、隐??、隐??、隐??、隐??、隐??……]

         “好感度九百九十九!”看到这个数值的瞬间,他只觉得幸福得快要晕倒了。

         恍然间,整个世界都变得模糊起来,他感到力量正一丝丝地抽离身体,眼皮也变得越来越沉重。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在那执念消散的同时,他浑身都瘫软了。

         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他感觉自己倒进了一个温暖的浴池中,而脸部则重重地撞在了一对硕大的、充满弹性山峦之中。

         真的只是E吗?带着这样的疑问,他安静地睡着了……

         【章节结算,870金丸,直播人气29人】